評論(0

《一個貴婦和她的女兒們》

標籤: 暫無標籤

《一個貴婦和她的女兒們》是作家安徒生的作品之一。

1 《一個貴婦和她的女兒們》 -作者簡介

《一個貴婦和她的女兒們》《一個貴婦和她的女兒們》
安徒生(1805-1875)丹麥作家。1805年,安徒生誕生在丹麥奧登塞鎮的一座破舊閣樓上。他的父親是個鞋匠,很早就去世了,全家靠母親給人洗衣服維持生活。安徒生雖然過著十分貧窮的生活,但他卻有自己遠大的理想。開始,他決心當一名演員,起初,他想學習舞蹈和演戲,卻遭到了拒絕,後來被一位音樂學校的教授收留,學習唱歌。因為他沒有錢只好離開了音樂學校。經過十幾年的奮鬥,終於踏進了文壇。從三十歲開始,專心從事兒童文學創作,一生中共寫了168篇童話故事。如《醜小鴨》《看門人的兒子》《皇帝的新裝》 《夜鶯》 和 《豌豆上的公主》 等。選編在六年制小學語文第十二冊中的《賣火柴的小女孩》 ,就是其中的一篇。



 

 

2 《一個貴婦和她的女兒們》 -故事內容

《一個貴婦和她的女兒們》《一個貴婦和她的女兒們》

 一個貴族和他的女兒們



    當風兒在草上吹過去的時候,田野就像一湖水,起了一起漣漪。當它在麥子上掃過去的
時候,田野就像一個海,起了一層浪花,這叫做風的跳舞。不過請聽它講的故事吧:它是把
故事唱出來的。故事在森林的樹頂上的聲音,同它通過牆上通風孔和隙縫時所發出的聲音是
不同的。你看,風是怎樣在天上把雲塊像一群羊似地驅走!你聽,風是怎樣在敞開的大門裡
呼嘯,簡直像守門人在吹著號角!它從煙囪和壁爐口吹進來的聲音是多麼奇妙啊!火發出爆
裂聲,燃燒起來,把房間較遠的角落都照明了。這裡是那麼溫暖和舒適,坐在這兒聽這些聲
音是多麼愉快啊。讓風兒自己來講吧!因為它知道許多故事和童話——比我們任何人知道的
都多。現在請聽吧,請聽它怎樣講吧。
    「呼——呼——噓!去吧!」這就是它的歌聲的疊句。
    「在那條『巨帶』(註:這是指丹麥瑟蘭島(Sjaelland)和富恩島(Ey
n)之間的一條海峽,有40英里長,10英里寬。)的岸邊,立著一幢古老的房子;它有
很厚的紅牆,」風兒說。「我認識它的每一塊石頭;當它還是屬於涅塞特的馬爾斯克·斯蒂
格(註:馬爾斯克·斯蒂格(MarskStig)謀殺了丹麥國王愛力克五世(Eirk
V,1249?—1286)。據丹麥民間傳說,他採取這種行動是因為國王誘姦了他的妻
子。)堡寨的時候,我就看見過它。它不得不被拆掉了!石頭用在另一個地方,砌成新的牆
,造成一幢新房子——這就是波列埠莊園:它現在還立在那兒。
    「我認識和見過那裡高貴的老爺和太太們,以及住在那裡的後裔。現在我要講一講關於
瓦爾得馬爾·杜和他的女兒們的故事。
    「他驕傲得不可一世,因為他有皇族的血統!他除了能獵取雄鹿和把滿瓶的酒一飲而盡
以外,還能做許多別的事情。他常常對自己說:『事情自然會有辦法。』
    「他的太太穿著金線繡的衣服,高視闊步地在光亮的地板上走來走去。壁毯(註:這是
歐洲人室內的一種裝飾品,好像地毯,但不是鋪在地上,而是掛在牆上。)是華麗的;傢具
是貴重的,而且還有精緻的雕花。她帶來許多金銀器皿作為陪嫁。當地窖里已經藏滿了東西
的時候,裡面還藏著德國啤酒。黑色的馬在馬廄里嘶鳴。那時這家人家很富有,波列埠的公
館有一種豪華的氣象。
    「那裡住著孩子,有三個嬌美的姑娘:意德、約翰妮和安娜·杜洛苔。我現在還記得她
們的名字。
    「她們是有錢的人,有身份的人,在豪華中出生,在豪華中長大。呼——噓!去吧!」
風兒唱著。接著它繼續講下去:「我在這兒看不見別的古老家族中常有的情景:高貴的太太
跟她的女僕們坐在大廳里一起搖著紡車。她吹著洪亮的笛子,同時唱著歌——不老是那些古
老的丹麥歌,而是一些異國的歌。這兒的生活是活躍的,招待是殷勤的;顯貴的客人從遠近
各處地方到來,音樂在演奏著,酒杯在碰著,我也沒有辦法把這些聲音淹沒!」風兒說。「
這兒只有誇張的傲慢神氣和老爺派頭;但是沒有上帝!
    「那正是五月一日的晚上,」風兒說。「我從西邊來,我見到船隻撞著尤蘭西部的海岸
而被毀。我匆忙地走過這生滿了石楠植物和長滿了綠樹林的海岸,走過富恩島。現在我在
『巨帶』上掃過,呻吟著,嘆息著。
    「於是我在瑟蘭島的岸上,在波列埠的那座公館的附近躺下來休息。那兒有一個青蔥的
櫟樹林,現在仍然還存在。
    「附近的年輕人到櫟樹林下面來收撿樹枝和柴草,收拾他們所能找到的最粗和最乾的木
柴。他們把木柴拿到村裡來,聚成堆,點起火。於是男男女女就在周圍跳著舞,唱著歌。
    「我躺著一聲不響,」風兒說。「不過我靜靜地把一根枝子——一個最漂亮的年輕人撿
回來的枝子——撥了一下,於是他的那堆柴就燒起來,燒得比所有的柴堆都高。這樣他就算
是入選了,獲得了『街頭山羊」的光榮稱號,同時還可以在這些姑娘之中選擇他的『街頭綿
羊』。這兒的快樂和高興,勝過波列埠那個豪富的公館。
    「那位貴族婦人,帶著她的三個女兒,乘著一輛由六騎馬拉著的、鍍了金的車子,向這
座公館馳來。她的女兒是年輕和美麗的——是三朵迷人的花:玫瑰、百合和淡白的風信子。
母親本人則是一朵鮮嫩的鬱金香。大家都停止了遊戲,向她鞠躬和敬禮;但是她誰也不理,
人們可以看出,這位貴婦人是一朵開在相當硬的梗子上的花。
    「玫瑰、百合和淡白的風信子;是的,她們三個人我全都看見了!我想,有一天她們將
會是誰的小綿羊呢?她們的『街頭山羊』將會是一位漂亮的騎士,可能是一位王子!呼——
噓!去吧!去吧!
    「是的,車子載著她們走了,農人們繼續跳舞。在波列埠這地方,在卡列埠,在周圍所
有的村子里,人們都在慶祝夏天的到來。
    「可是在夜裡,當我再起身的時候,」風兒說。「那位貴族婦人躺下了,再也沒有起來
。她碰上這樣的事情,正如許多人碰上這類的事情一樣——並沒有什麼新奇。瓦爾得馬
爾·杜靜靜地、沉思地站了一會兒。『最驕傲的樹可以彎,但不一定就會折斷,』他在心裡
說。女兒們哭起來;公館里所有的人全都在揩眼淚。杜夫人去了——可是我也去了,呼——
噓!」風兒說。
    「我又回來了。我常常回到富恩島和『巨帶』的沿岸來。我坐在波列埠的岸旁,坐在那
美麗的櫟樹林附近:蒼鷺在這兒做窠,斑鳩,甚至藍烏鴉和黑顴鳥也都到這兒來。這還是開
春不久:它們有的已經生了蛋,有的已經孵出了小雛。嗨,它們是在怎樣飛,怎樣叫啊!人
們可以聽到斧頭的響聲:一下,兩下,三下。樹林被砍掉了。瓦爾得馬爾·杜想要建造一條
華麗的船——一條有三層樓的戰艦。國王一定會買它。因此他要砍掉這個作為水手的目標和
飛鳥的隱身處的樹林。蒼鷺驚恐地飛走了,因為它的窠被毀掉了。蒼鷺和其他的林中鳥都變
得無家可歸,慌亂地飛來飛去,憤怒地、驚恐地號叫,我了解它們的心情。烏鴉和穴烏用譏
笑的口吻大聲地號叫:
    『離開窠兒吧!離開窠兒吧!離開吧!離開吧!』
    「在樹林里,在一群工人旁邊,站著瓦爾得馬爾·杜和他的女兒們。他們聽到這些鳥兒
的狂叫,不禁大笑起來。只有一個人——那個最年輕的安娜·杜洛苔——心中感到難過。他
們正要推倒一株砍掉的樹,在這株樹的枝椏上有一隻黑顴鳥的窠,窠里的小顴鳥正在伸出頭
來——她替它們向大家求情,她含著眼淚向大家求情。這株有窠的樹算是為顴鳥留下了。這
不過只是一件很小的事情。
    「有的樹被砍掉了,有的樹被鋸掉了。接著一個有三層樓的船便建造起來了。建築師是
一個出身微賤的人,但是他有高貴的儀錶。他的眼睛和前額說明他是多麼聰明。瓦爾得馬
爾·杜喜歡聽他談話;他最大的女兒意德——她現在有15歲了——也是這樣。當他正在為
父親建造船的時候,他也在為自己建造一個空中樓閣:他和意德將作為一對夫婦住在裡面。
如果這樓閣是由石牆所砌成、有壁壘和城壕、有樹林和花園的話,這個幻想也許可能成為事
實。不過,這位建築師雖然有一個聰明的頭腦,但卻是一個窮鬼。的確,一隻麻雀怎麼能在
鶴群中跳舞呢?呼——噓!我飛走了,他也飛走了,因為他不能住在這兒。小小的意德也只
好克服她的難過的心情。因為她非克制不可。」
    「那些黑馬在馬廄里嘶鳴;它們值得一看,而且也有人在看它們。國王親自派海軍大將
來檢驗這條新船,來布置購買它。海軍大將也大為稱讚這些雄赳赳的馬兒。我聽到這一切,
」風兒說。「我陪著這些人走進敞開的門;我在他們腳前撒下一些草葉,像一條一條的黃金
。瓦爾得馬爾·杜想要有金子,海軍大將想要有那些黑馬——因此他才那樣稱讚它們,不過
他的意思沒有被聽懂,結果船也沒有買成。它躺在岸邊,亮得放光,周圍全是木板;它是一
個挪亞式的方舟,但永遠不曾下過水。呼——噓!去吧!去吧!這真可惜。
    「在冬天,田野上蓋滿了雪,『巨帶』里結滿了冰,我把冰塊吹到岸上來,」風兒說。
「烏鴉和大渡烏都來了,它們是一大群,一個比一個黑。它們落到岸邊沒有生命的、被遺*?
了的、孤獨的船上。它們用一種喑啞的調子,為那已經不再有的樹林,為那被遺*?了的貴重
的雀窠,為那些沒有家的老老少少的雀子而哀鳴。這完全是因為那一大堆木頭——那一條從
來沒有出過海的船的緣故。
    「我把雪花攪得亂飛,雪花像巨浪似地圍在船的四周,壓在船的上面!我讓它聽到我的
聲音,使它知道,風暴有些什麼話要說。我知道,我在盡我的力量教它關於航行的技術。呼
——噓!去吧!
    「冬天逝去了;冬天和夏天都逝去了。它們在逝去,像我一樣,像雪花的飛舞,像玫瑰
花的飛舞,像樹葉的下落——逝去了!逝去了!人也逝去了!
    「不過那幾個女兒仍然很年輕,小小的意德是一朵玫瑰花,美麗得像那位建築師初見到
她的時候一樣。她常常若有所思她站在花園的玫瑰樹旁,沒有注意到我在她鬆散的頭髮上撒
下花朵;這時我就撫著她的棕色長頭髮。於是她就凝視那鮮紅的太陽和那在花園的樹林和陰
森的灌木叢之間露出來的金色的天空。
    「她的妹妹約翰妮像一朵百合花,亭亭玉立,高視闊步,和她的母親一樣,只是梗子脆
了一點。她喜歡走過掛有祖先的畫像的大廳。在畫中那些仕女們都穿著絲綢和天鵝絨的衣服
;她們的髮髻上都戴著綴有珍珠的小帽。她們都是一群美麗的仕女,她們的丈夫不是穿著鎧
甲,就是穿看用松鼠*?做裡子和有皺領(註:這是歐洲16世紀流行的一種領子。一般都是
白色,有很整齊的褶皺,緊緊地圍在脖子上。)的大氅。他們腰間掛著長劍,但是並沒有扣
在股上。約翰妮的畫像哪一天會在牆上掛起來呢?她高貴的丈夫將會是個什麼樣的人物呢?
是的,這就是她心中所想著的、她低聲對自己所講著的事情。當我吹過長廊、走進大廳、然
后又折轉身來的時候,我聽到了她的話。
    「那朵淡白的風信子安娜·杜洛苔剛剛滿14歲,是一個安靜和深思的女子。她那副大
而深藍的眼睛有一種深思的表情,但她的嘴唇上仍然*?著一種稚*?的微笑:我沒有辦法把它
吹掉,也沒有心思要這樣做。
    「我在花園裡,在空巷裡,在田野里遇見她。她在採摘花草;她知道,這些東西對她的
父親有用:她可以把它們蒸餾成為飲料。瓦爾得馬爾·杜是一個驕傲自負的人,不過他也是
一個有學問的人,知道很多東西。這不是一個秘密,人們都在談論這事情。他的煙囪即使在
夏天還有火冒出來。他的房門是鎖著的,一連幾天幾夜都是這樣。但是他不大喜歡談這件事
情——大自然的威力應該是在沉靜中征服的。不久他就找出一件最大的秘密——製造赤金。
    「這正是為什麼煙囪一天到晚在冒煙、一天到晚在噴出火焰的緣故。是的,我也在場!
」風兒說。「『停止吧!停止吧!』我對著煙囪口唱:『它的結果將會只是一陣煙、空氣、
一堆炭和炭灰!你將會把你自己燒得精光!呼——呼——呼——去吧!停止吧!』但是瓦爾
得馬爾·杜並不放其他的企圖。
    「馬廄里那些漂亮的馬兒——它們變成了什麼呢?碗櫃和箱子里的那些舊金銀器皿、田
野里的母牛、財產和房屋都變成了什麼呢?——是的,它們可以熔化掉,可以在那金坩堝里
熔化掉,但是那裡面卻變不出金子!
    「穀倉和儲藏室,酒窖和庫房,現在空了。人數減少了,但是耗子卻增多了。這一塊玻
璃裂了,那一塊玻璃碎了;我可以不需通過門就能進去了,」風兒說。「煙囪一冒煙,就說
明有人在煮飯。這兒的煙囪也在冒煙;不過為了煉赤金,卻把所有的飯都耗費掉了。
    「我吹進院子的門,像一個看門人吹著號角一樣,不過這兒卻沒有什麼看門人,」風兒
說。「我把尖頂上的那個風信雞吹得團團轉。它嘎嘎地響著,像一個守望塔上的衛士在發出
鼾聲,可是這兒卻沒有什麼衛士,這兒只有成群的耗子。『貧窮』就躺在桌上,『貧窮』就
坐在衣櫥里和櫥櫃里;門脫了榫頭,裂縫出現了,我可以隨便跑出跑進。」風兒說,「因此
我什麼全知道。
    「在煙霧和灰塵中,在悲愁和失眠之夜,他的鬍鬚和兩鬢都變白了。他的皮膚變得枯黃
;他追求金子,他的眼睛就發出那種貪圖金子的光。
    「我把煙霧和火灰向他的臉上和鬍鬚上吹去;他沒有得到金子,卻得到了一堆債務。我
從碎了的窗玻璃和大開的裂口吹進去。我吹進他女兒們的衣櫃里去,那裡面的衣服都褪了色
,破舊了,因此她們老是穿著這幾套衣服。這支歌不是在她們兒時的搖籃旁邊唱的!豪富的
日子現在變成了貧窮的生活!我是這座公館里唯一高聲唱歌的人!」風兒說。「我用雪把他
們封在屋子裡;人們說雪可以保持住溫暖。他們沒有木柴;那個供給他們木柴的樹林已經被
砍光了。天正下著嚴霜。我在裂縫和走廊里吹,我在三角牆上和屋頂上吹,為的是要運動一
下。這三位出身高貴的小姐,冷得爬不起床來。父親在破被子下縮成一團。吃的東西也沒有
了,燒的東西也沒有了——這就是貴族的生活!呼——噓!去吧!但是這正是杜老爺所辦不
到的事情。
    「『冬天過後春天就來了,』他說,『貧窮過後快樂的時光就來了,但是快樂的時光必
須等待!現在房屋和田地只剩下一張典契,這正是倒霉的時候。但是金子馬上就會到來的—
—在復活節的時候就會到來!』
    「我聽到他望著蜘蛛網這樣講:『你聰明的小織工,你教我堅持下去!人們弄破你的網
,你會重新再織,把它完成!人們再毀掉它,你會堅決地又開始工作——又開始工作!人也
應該是這樣,氣力絕不會白費。』
    「這是復活節的早晨。鍾在響,太陽在天空中嬉戲。瓦爾得馬爾·杜在狂熱的興奮中守
了一夜;他在熔化,冷凝,提煉和混和。我聽到他像一個失望的靈魂在嘆氣,我聽到他在祈
禱,我注意到他在屏住呼吸。燈里的油燃盡了,可是他不注意。我吹著炭火;火光映著他慘
白的面孔,使他泛出紅光。他深陷的眼睛在眼窩裡望,眼睛越睜越大,好像要跳出來似的。
    「請看這個鍊金術士的玻璃杯!那裡面發出紅光,它是赤熱的,純清的,沉重的!他用
顫抖的手把它舉起來,用顫抖的聲音喊:『金子!金子!』他的頭腦有些昏沉——我很容易
就把他吹倒,」風兒說。「不過我只是扇著那灼熱的炭;我陪著他走到一個房間里去,他的
女兒正在那兒凍得發抖。他的上衣上全是炭灰;他的鬍鬚里,蓬鬆的頭髮上,也是炭灰。他
筆直地站著,高高地舉*?放在易碎的玻璃杯里的貴重的寶物。『煉出來了,勝利了!——金
子,金子!』他叫著,把杯子舉到空中,讓它在太陽光中發出閃光。但是他的手在發抖;這
位鍊金術士的杯子落到地上,跌成一千塊碎片。他的幸福的最後泡沫現在炸碎了!呼——噓
——噓!去吧!我從這位鍊金術士的家裡走出去了。
    「歲暮的時候,日子很短;霧降下來了,在紅漿果和光赤的枝子上凝成水滴。我精神飽
滿地回來了,我橫渡高空,掃過青天,折斷干枝——這倒不是一件很艱難的工作,但是非做
不可。在波列埠的公館里,在瓦爾得馬爾·杜的家裡,現在有了另一種大掃除。他的敵人,
巴斯納斯的奧微·拉美爾拿著房子的典押契據和傢具的出賣契據到來了。我在碎玻璃窗上敲
,腐朽的門上打,在裂縫裡面呼嘯:呼——噓!我要使奧微·拉美爾不喜歡在這兒待下來。
意德和安娜·杜洛苔哭得非常傷心;亭亭玉立的約翰妮臉上發白,她咬著拇指,一直到血流
出來——但這又有什麼用呢?奧微·拉美爾准許瓦爾得馬爾·杜在這兒一直住到死,可是並
沒有人因此感謝他。我在靜靜地聽。我看到這位無家可歸的紳士仰起頭來,顯出一副比平時
還要驕傲的神氣。我向這公館和那些老婆提樹襲來,折斷了一根最粗的枝子——一根還沒有
腐朽的枝子。這枝子躺在門口,像是一把掃帚,人們可以用它把這房子掃得精光,事實上人
們也在掃了——我想這很好。
    「這是艱難的日子,這是不容易保持鎮定的時刻;但是他們的意志是堅強的,他們的骨
關是硬的。
    「除了穿的衣服以外,他們什麼也沒有:是的,他們還有一件東西——一個新近買的煉
金的杯子。它盛滿了從地上撿起來的那些碎片——這東西期待有一天會變成財寶,但是從來
沒有兌現。瓦爾得馬爾·杜把這財寶藏在他的懷裡。這位曾經一度豪富的紳士,現在手中拿
著一根棍子,帶著他的三個女兒走出了波列埠的公館。我在他灼熱的臉上吹了一陣寒氣,我
撫摸著他灰色的鬍鬚和雪白的長頭髮,我儘力唱出歌來——『呼——噓!去吧!去吧!』這
就是豪華富貴的一個結局。
    「意德在老人的一邊走,安娜·杜洛苔在另一邊走。約翰妮在門口掉轉頭來——為什麼
呢?幸運並不會掉轉身來呀。她把馬爾斯克·斯蒂格公館的紅牆壁望了一眼;她想起了斯蒂
格的女兒們:
    年長的姐姐牽著小妹妹的手,
    她們一起在茫茫的世界漂流。
    「難道她在想起了這支古老的歌嗎?現在她們姊妹三個人在一起——父親也跟在一道!
他們走著這條路——他們華麗的車子曾經走過的這條路。她們作為一群乞丐攙著父親向前走
;他們走向斯來斯特魯的田莊,走向那年租十個馬克的泥草棚里去,走向空洞的房間和沒有
傢具的新家裡去。烏鴉和穴烏在他們的頭上盤旋,號叫,彷彿是在譏刺他們:「沒有了窠!
沒有了窠!沒有了!沒有了!』這正像波列埠的樹林被砍下時鳥兒所作的哀鳴一樣。
    「杜老爺和他的女兒們一聽就明白了。我在他們的耳邊吹,因為聽到這些話並沒有什麼
好處。
    「他們住進斯來斯特魯田莊上的泥草棚里去。我走過沼澤地和田野、光赤的灌木叢和落
葉的樹林,走到汪洋的水上,走到別的國家裡去:呼——噓!去吧!去吧!永遠地去吧!」
瓦爾得馬爾·杜怎麼樣了呢?他的女兒怎麼樣了呢?風兒說:
    「是的,我最後一次看到的是安娜·杜洛苔——那朵淡白色的風信子:現在她老了,腰
也彎了,因為那已經是50年以前的事情。她活得最久;她經歷了一切。
    「在那長滿了石楠植物的荒地上,在微堡城附近,有一幢華麗的、副主教住的新房子。
它是用紅磚砌成的;它有鋸齒形的三角牆。濃煙從煙囪里冒出來。那位*?淑的太太和她的庄
重的女兒們坐在大窗口,朝花園裡懸挂在那兒的鼠李(註:鼠李是一種落葉灌木或小喬木,
開黃綠色小花,結紫黑色核果。)和長滿了石楠植物的棕色荒地凝望。她們在望什麼東西呢
?她們在望那兒一個快要倒的泥草棚上的顴鳥窠。如果說有什麼屋頂,那麼這屋頂只是一堆
青苔和石蓮花——最乾淨的地方是顴鳥做窠的地方,而也只有這一部分是完整的,因為顴鳥
把它保持完整。
    「那個屋子只能看,不能碰;我要對它謹慎一點才成,」風兒說。「這泥草棚是因為顴
鳥在這兒做窠才被保存下來的,雖然它是這荒地上一件嚇人的東西。副主教不願意把顴鳥趕
走,因此這個破棚子就被保存下來了,那裡面的窮苦人也就能夠住下去。她應該感謝這隻埃
及的鳥兒(註:據丹麥的民間傳說,顴鳥是從埃及飛來的。)。她曾經在波列埠樹林里為它
的黑兄弟的窠求過情,可能這是它的一種報酬吧?可憐的她,在那時候,她還是一個年幼的
孩子——豪富的花園裡的一朵淡白的風信子。安娜·杜洛苔把這一切都記得清清楚楚。
    「『啊!啊!是的,人們可以嘆息,像風在蘆葦和燈芯草里嘆息一樣,啊!啊!瓦爾得
馬爾·杜,在你入葬的時候,沒有人為你敲響喪鐘!當這位波列埠的主人被埋進土裡的時候
,也沒有窮孩子來唱一首聖詩!啊!任何東西都有一個結束,窮苦也是一樣!意德妹妹成了
一個農人的妻子。這對我們的父親說來是一個嚴厲的考驗!女兒的丈夫——一個窮苦的農奴
!他的主人隨時可以叫他騎上木馬(註:這是封建時代歐洲的一種刑具,樣子像木馬,上面
裝有尖物。犯了罪的人就被放在上面坐著。)。他現在已經躺在地下了吧?至於你,意德,
也是一樣嗎?唉!倒霉的我,還沒有一個終結!仁慈的上帝,請讓我死吧!』
    「這是安娜·杜洛苔在那個寒磣的泥草棚——為顴鳥留下的泥草棚——里所作的祈禱。
    「三姊妹中最能幹的一位我親自帶走了,」風兒說。「她穿著一套合乎她的性格的衣服
!她化裝成為一個窮苦的年輕人,到一條海船上去工作。她不多講話,面孔很沉著,她願意
做自己的工作。但是爬桅杆她可不會;因此在別人還沒有發現她是一個女人以前,我就把她
吹下船去。我想這不是一樁壞事!」風兒說。
    像瓦爾得馬爾·杜幻想他發現了赤金的那樣一個復活節的早晨,我在那幾堵要倒塌的牆
之間,在顴鳥的窠底下,聽到唱聖詩的聲音——這是安娜·杜洛苔的最後的歌。
    牆上沒有窗子,只有一個洞口。太陽像一堆金子似地升起來,照著這屋子。陽光才可愛
哩!她的眼睛在碎裂,她的心在碎裂!——即使太陽這天早晨沒有照著她,這事情也會發生。
    「顴鳥作為屋頂蓋著她,一直到她死!我在她的墳旁唱聖詩,她的墳在什麼地方,別的
人誰也不知道。
    「新的時代,不同的時代!私有的土地上修建了公路,墳墓變成了大路。不久蒸氣就會
帶著長列的火車到來,在那些像人名一樣被遺忘了的墳上馳過去——呼——噓!去吧!去吧!
    「這是瓦爾得馬爾·杜和他的女兒們的故事。假如你們能夠的話,請把它講得更好一點
吧!」風兒說完就掉轉身。
    它不見了。
    (1859年)

3 《一個貴婦和她的女兒們》 -故事評價

 

這篇作品,首次發表於1859年3月24日在哥本哈根出版的《新的童話和故事集》
第三卷。安徒生在手記中寫道:
    「關於斯克爾斯戈附近的波列埠莊園的一些民間傳說和野史記載中,有一個《瓦爾得馬
爾和他的女兒們》的故事。我寫這個故事的時候,在風格方面花了很大的氣力。我想使我的
行文產生一種像風一樣明快、光亮的效果,因此我就讓這個故事由風講出來。」這是安徒生
在童話創作的風格上的一種新的嘗試,即不斷創新。
    故事的內容很明顯,就是一個貴族及其家族的沒落。這是對他們的一首具有象徵意義的
輓歌——因而安徒生就讓風把它唱出來。「新的時代,不同的時代!私有的土地上修建了公
路,墳墓變成了大路。不久蒸氣就會帶著長列的火車到來,在那像人名一樣被遺忘了的墳上
馳過去——呼——噓!去吧!去吧!」就是這不停的「去吧!去吧!」又把蒸氣扔在後面讓
噴氣把人類送到更高的天空。舊的「去」;新的「來」,但安徒生關於人類歷史和文明不斷
進展的思想卻是不變的,「放之四海而皆準。」

http://www.white-collar.net/child/authour/04-ats/story/antu10.html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