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一個頭 兩個大》

標籤: 暫無標籤

作為金·凱瑞的一部喜劇力作,《一個頭 兩個大》憑藉其粗俗的笑料成為喜劇片中的一枚重磅炸彈。靠寫劇本起家的法瑞勒兄弟,本著對電影的熱愛,在不眠不休地寫了6個劇本后,終於有片商願意買下《阿獃與阿瓜》的版權,使得影片創下了全球3.4億的票房紀錄,同時也造就了金·凱瑞的聲勢和2000萬片酬的巨星。因此,金·凱瑞和法瑞勒兄弟再次合作了這部《一個頭 兩個大》。影片為金凱瑞提供了盡情發揮的空間,加上他豐富的面部表情和令人驚訝的肢體語言,使得影片喜劇效果自然源源不斷地出現。《一個頭 兩個大》在美國被列為限制級影片,不但創下了同類電影的最高票房紀錄,更讓當時已轉演稍微嚴肅題材電影的金·凱瑞重返喜劇巨星的地位。

1 《一個頭 兩個大》 -故事梗概

《一個頭 兩個大》金·凱瑞

小鎮警察查理和妻子婚後不久,妻子便和黑人侏儒私奔,留下了三個黑色皮膚的孩子。多年來,查理盡心儘力地撫養幾個孩子,卻招致小鎮居民的歧視和羞辱,但查理從未因此和別人產生矛盾,他膽小懦弱,被所有人騎在脖子上。因長期生活在壓力和別人的嘲弄下,查理患上了嚴重的精神分裂症。他潛在的另一個人格漢克被喚醒。漢克崇尚暴力,為人冷酷無情,只要他出現,小鎮上那些曾經欺負查理的人便沒有好日子過。一下子小鎮居民對查理談虎色變,查理本人也試圖通過藥物克制漢克的出現。

小鎮拘捕了一名從紐約來的女孩艾琳,她被紐約警方通緝。為了儘快將艾琳送回紐約,小鎮警察局派查理騎警用摩托押送艾琳,任務完成後查理將得到一周的假期。在閑聊中查理得知艾琳通過誇大履歷而獲得了紐約知名高爾夫球場主管的職務,她和老闆迪奇發展成戀人。但後來因為環境署在調查迪奇,為了不被卷進去,艾琳辭職並與迪奇分手。迪奇擔心艾琳會揭發自己,於是串通警察局內部高層準備至艾琳於死地。無奈下艾琳從紐約逃了出來,不巧卻在小鎮中被抓。為了讓艾琳免於黑白兩道的追殺,查理決定保護她。但事發突然,查理忘記攜帶治療精神分裂的藥物,於是他在查理和漢克之間來回變換,弄得艾琳一頭霧水。在逃亡過程中,他們結識了色盲患者懷迪,三人成為好朋友。與此同時,警察局的格科正在四處打探他們的消息,格科受雇於迪奇並從中受賄,他必須抓住艾琳並滅口。

隨著彼此了解的加深,艾琳和查理、漢克陷入情網,艾琳與查理面臨著他兩種人格的三角戀情。艾琳一會面對懦弱但善良的查理,一會又要面對暴力粗魯的漢克,搞得她焦頭爛額。而格科的追殺和警察的圍追堵截,更是令艾琳和查理方寸大亂。一方面查理帶著艾琳逃亡,另一方面,查理的三個兒子得知父親的事決定出面幫助老爸,在他們眼裡,老爸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人,他不可能像警察對外界宣揚的那樣是個危險的從犯。這三個孩子雖然是生長在單親家庭的黑人孩子,卻擁有極高的智商,他們都是著名學府的優秀學子。為了救老爸,他們甚至搶下了警察的直升機,現學現賣地順利升空並四處尋找老爸的身影。

查理將懷迪留在了旅店,自己則帶著艾琳踏上了開往小鎮的火車。警察局接到線報后,在火車站進行了埋伏。迪奇和格科也趕到這裡準備抓住他們。經過搏鬥,在懷迪的幫助下迪奇和格科均被繩之以法。案件水落石出,艾琳的罪名被洗清。經過這一系列發生的事情,查理已經慢慢學會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緒,控制漢克。在警局同事的幫助下,查理向艾琳展開了浪漫的愛情攻勢,有情人最終走到了一起。

2 《一個頭 兩個大》 -精彩視點

作為吉姆·凱瑞的一部喜劇力作,《一個頭 兩個大》憑藉粗俗笑料成為喜劇片中的一枚重磅炸彈。靠寫劇本起家的法瑞勒兄弟,本著對電影的熱愛,在不眠不休地寫了六個劇本后,終於有片商願意買下《阿獃與阿瓜》的版權,使得影片創下了全球三億四千萬的票房記錄,同時也造就了吉姆·凱瑞的聲勢和兩千萬片酬的巨星位置。因此,吉姆·凱瑞和法瑞勒兄弟再次合作了這部《一個頭兩個大》,影片推出后更是受到各界矚目。影片為吉姆·凱瑞提供了盡情發揮的空間,加上他豐富的面部表情和令人驚訝的肢體語言,使得影片喜劇效果自然源源不斷地出現。《一個頭 兩個大》在美國被列為限制級影片,不但創下了同類電影的最高票房記錄,更讓當時已轉演稍微嚴肅題材電影的吉姆·凱瑞重返喜劇巨星的地位。

3 《一個頭 兩個大》 -影片評論

《一個頭 兩個大》金·凱瑞

自從在1994年以《阿獃與阿瓜》創下票房佳績后,法拉利兄弟就成為好萊塢的當紅炸子雞,加上《哈拉瑪莉》突破前者票房,這對兄弟檔只能以「炙手可熱」來形容。或許這也是為什麼金凱瑞在嘗試過《楚門的世界》 、《月亮上的男人》等較嚴肅的角色,想要重返搞笑路線又絕對不能失敗時,會想到與老搭檔再度合作的原因。

法拉利兄弟最大的特色之一,就是脅迫明星去作一些觀眾視為不能公開討論的事情:金凱瑞和傑夫丹尼爾在《阿獃與阿瓜》又是拉肚子又是舌頭黏在冰天雪地的搖椅上,已令人蹙眉了;《哈拉瑪莉》的卡麥蓉狄亞把班史提勒的精液當髮膠抹在頭上以致秀髮豎立的「奇觀」,更是令人拍案叫絕的創意。看明星出糗,或許逗樂了許多觀眾;但是大多數的笑話都脫離不了「體液」,又常讓人將這兩個兄弟視為「低級趣味」的耍弄者。或許《一個頭兩個大》可以讓我們再度辨清他們的喜劇策略。

說到露骨,法拉利兄弟確實夠徹底。片中不時跑出來「蠢蠢欲動」的假陽具,已近乎尺度底線,更誇張的是劇本竟然還安排這是金凱瑞拿來自己「享用」的道具!法拉利兄弟絕不是同性戀鼓吹者或者真的性解放主義者,就像前面講的,他們只不過強迫明星把觀眾一堆私下可能拿來說笑卻不敢公開討論的禁忌,加發揚陽光大罷了!即使沒什麼性意味的「護手乳」,到了他們電影,都可以變成男人打槍過度的保養品(說是護手其實重點根本在手所服務的那支器官)。品味,應該不存在於他們的字典里的。

不過即使是一部鬧劇,在搞笑之餘,也不見得全無發揮的可能與空間。本片即很弔詭地反映出法拉利兄弟某些憤世嫉俗卻不無道理的觀點:像是對愛情誓言的調侃、或是對人們落井下石、欺善怕噁心理的嘲諷、甚至金凱瑞的精神分裂,都成了可以作文章的題材。

金凱瑞在片中原是一個意氣風發的小鎮警察,當妻子留下三個黑皮膚的小孩給他,而跟侏儒私奔后,他就變得畏畏縮縮,使得鎮民趁機佔盡他的便宜,而從不生氣的他直到一天終於發飆了。問題是這個發飆的人其實是另一個潛在的他,過去的嫉妒壓抑,令他患了精神分裂,於是一好一壞、一溫柔一粗暴的兩個自己,搞得他幾乎崩潰。偏偏他又被指派護送女主角回紐約銷案,而牽出一件警匪勾結的案外案,也逼使他面對兩個人格要如何調適的問題。這種探索人性善惡兼具的原型,可以推溯到「化身博士」的故事。但是金凱瑞在片中一下好、一下壞,甚至出現一個身體兩個種人格互演對手戲的部份,則讓人聯想到二十年前史提夫馬丁在《衰鬼上錯身》的著名演出。

持平而論,金凱瑞確實演得不錯,尤其是當兩種不同個性不分秩序地一股腦爭相跑出對抗時,其精準的動作和豐富的喜感,彰顯了他最為人津津樂道的「變臉」功力外,在肢體的控制與念白技巧上,也有相當夠水平的表現。只不過法拉利兄弟喜歡走鋼線的性格,讓他們有時會陷入剝削弱勢而不自知,還沾沾自喜的窠臼。這點《一個頭兩個大》也不能倖免(這部片在美國甚至觸怒了精神疾病照顧團體),多少反映了他們創作的問題。

另外,《一個頭兩個大》還有一個獨特的幽默,就是在片尾把那些在前面劇情一閃而過、觀眾根本不太可能留下印象的臨時演員們,一一按劇照指出他們的大名(包括只露了一次屁股、連臉都沒被看見的人)。法拉利兄弟是算準這麼做一定會引起注意、甚至博得好評;還是真的有心凸顯電影明明是團隊合作,卻往往只有少數人功成名就的不公平,而想為這些無名英雄翻案?從他們慣常的嬉笑怒罵姿態里,從來不曉得正經時候的法拉利兄弟到底是什麼樣子的。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