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三套馬車》

標籤: 暫無標籤

俄羅斯名歌《三套馬車》的相關介紹,歌詞和其他有趣的信息。

1 《三套馬車》 - 歌詞

Вот мчится тройка почтовая
По Волге-матушке зимой.
Ямщик, уныло напевая,
Качает буйной головой.
 
«О чем задумался, детина? –
Седок приветливо спросил. –
Какая на сердце кручина,
Скажи, тебя кто огорчил?»

«Ах, барин, барин, добрый барин,
Уж скоро год, как я люблю,
А нехристь-староста, татарин,
Меня журит, а я терплю.

Ах, добрый барин, скоро святки,
А ей не быть уже моей,
Богатый выбрал, да постылый –
Ей не видать отрадных дней…»

Ямщик умолк и кнут ременный
С досадой за пояс заткнул.
«Родные, стой! Неугомонны! –
Сказал, сам горестно вздохнул. –

По мне лошадушки взгрустнутся,
Расставшись, борзые, со мной,
А мне уж больше не промчаться
По Волге-матушке зимой!»

2 《三套馬車》 -歌曲簡介

冬天,一片冰天雪地。一輛郵政三套馬車沿著伏爾加河向前賓士。馬車夫輕輕地哼著憂傷的歌曲,不時地搖搖頭,一副垂頭喪氣的樣子。乘車的老者親切地問他:「小夥子,你在想些什麼?你有什麼傷心的事兒?告訴我,是誰欺負了你?」年輕的馬車夫回答說:「好心的老爺啊,我同她相愛快有一年了。那不信耶穌的韃靼人村長,他責備我,我一直忍氣吞聲。」「好心的老爺啊,再聽我說,聖誕節就要到了,可她不再是我的了。這卑鄙的財主把她霸佔了,今後她再也過不上快活的日子了。」馬車夫講完自己的故事,把皮鞭收起來,插到腰裡,然後對大伙兒說:「好心的人們啊,你們別再盤問了……」說罷,他嘆了一口氣……。「這幾匹快馬離開了我,是會傷心的啊。不過,我再也不會在冬天駕車在伏爾加母親河上跑了。」
 
那麼,根據這首歌原文描繪的這幅圖景,應該怎樣重新配歌呢?筆者以為可以有兩種方式:一是作部分調整,以保留原譯配歌的風格;一是重新譯配。
 
翻譯歌曲大概也應當象翻譯文章一樣遵循「信、達、雅」的原則。把上述歌詞譯文同配歌進行對比后,我們不難發現,二者有很大的差別。除了前述把馬車夫的「心上人」置換成了「可憐的老馬」這個大錯外,聽眾從配歌中是不能得知這首《三套車》描述的是關於俄羅斯已經成為歷史的驛站馬車夫的傷心事的。當然,由於國家不同、民族不同,歷史文化和風俗習慣有差異,我們中國人翻譯和演唱這首歌時,把那些為中國人所不熟悉、不習慣的東西捨棄掉是允許的,只要把最主要的東西表達出來就足夠了。
然而,譯詞配歌又是一大學問,不僅要正確表達原義,要切合歌曲節拍、歌唱的抑揚頓挫、朗朗上口,還要保持原歌風格。在這方面,高山譯詞、宏揚配歌的《三套車》應當說還是非常成功的,它用詞口語化,樸實無華,頗具民歌風格。這是它受人歡迎的原因。

3 《三套馬車》 -其他信息 

筆者得到一位友人送給的新版俄羅斯歌曲集中《三套車》的複印件。它也是三段譯詞(原歌的1、2、4段),歌后附言:「按俄文原意,第四段譯文略有修改」。這樣,原譯配的第四段便修改成了:

「我那溫柔美麗的姑娘,
她不久將離我而去。
可恨那財主要把她買了去,
今後苦難在等著她。」
 
這樣的修改筆者以為仍然是有缺陷的。關鍵就出在「財主要把她買了去」上。為什麼?

4 《三套馬車》 -那不信耶穌的韃靼人村長

 
韃靼人是俄羅斯除俄羅斯族外最大的民族。韃靼人信奉伊斯蘭教,而俄羅斯人信奉基督教的分支——東正教。從1243年蒙古人在伏爾加河下游建立金帳汗國,到1480年兵敗,蒙古韃靼人在俄羅斯一共統治了240年。在這個被歷史學家稱為「蒙古-韃靼羈絆」的時期,俄羅斯人被恣意搶奪殺戮,他們的妻女被霸佔擄走。15世紀末莫斯科公國推翻韃靼人的殘酷統治后,伊凡三世繼承了韃靼人的專制制度,而伊凡四世儘管使用「鐵血政策」,使所有特權貴族俯首稱臣,然而這些貴族在地方上仍然擁有許多特權。所以,在驛鎮、驛站當權的仍然是那些包括韃靼人在內的貴族。因此,他們隨意霸佔他人妻女的情況大概也不會是鮮見的吧。歌詞原文中說的「Богатый да постылый нехристь-староста, татарин выбрал(那不信耶穌的村長、卑鄙而富有的韃靼人選中了)」,——其意義是十分明確的:「選中了」也就是「霸佔了」。所以,就不能說「財主要把她買了去」。這樣,為保持原配歌的式樣,這段歌詞可作如下修改:
 
          「我那溫柔美麗的心上人,
          她跟我再不能相見。
          可恨那財主把她霸佔去,
          今後痛苦在等著她。」
 
筆者不才,也嘗試把這首民歌的六段歌詞重新譯配如下:
 
           伏爾加河冰雪白茫茫,
          三套車鈴兒響叮噹;
          馬車夫唱著憂鬱的歌,
          歌聲叫人好心傷。
 
           「小夥子,你有什麼傷心事?
             為什麼低頭不語?」
             乘車人關心地詢問他,——
             「是誰欺負了你?」
 
              「好心的人啊,聽我說仔細,
              我跟她相愛多親密。
              那沒良心的村長他責備我,
              我只好吞聲又忍氣。
              我那溫柔美麗的心上人,
             她跟我天各一方:
             可恨這財主把她霸佔去,
             今後她痛苦淚汪汪。」
 
             馬車夫講完自己的故事,
             把鞭子收起插腰裡:
             「好心的人啊,別再盤問了……」
             說罷傷心地嘆口氣……。
 
             「這幾匹快馬離開了我,
              它們會把我想念,
              可是我再也不會在冬天
              駕車在伏爾加河邊。……」
 
筆者同原譯配者一樣,不刻意追求譯配詞與原歌詞完全一致,所以沒有指出是「郵政馬車」、「驛站馬車夫」(這需要在演唱前由報幕介紹背景),沒有根據原詞稱伏爾加河為「母親河」,也沒有按俄羅斯當初的習慣,讓馬車夫稱呼乘車人為「好心的老爺」,因為在翻譯為中文的歌曲中,這些都是次要的東西,而且其中某些東西譯為中文後,會使中國人感到刺耳,例如「好心的老爺」即如此,因此筆者把它改為「好心的人啊」。又如「聖誕節就要到了」「那不信耶穌的韃靼人村長」,乾脆不予譯出。這樣會更符合中國人的習慣。

其次,筆者也同原譯配詞者那樣注意歌詞的口語化,使歌詞盡量保持民歌風格。當然,究竟哪一種配歌更好,這應當由歌唱家和廣大聽眾去評定。筆者願意同歌唱家和歌曲原譯配者一起把這首俄羅斯民歌譯配得更好。 
上一篇[庄烈愍皇后]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