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三色之白》

標籤: 暫無標籤

《三色之白》(又譯《白色情迷》,英語:Three Colours: White,法語:Trois couleurs: Blanc,波蘭語:Trzy kolory: Biały),是一部1994年出品的克日什托夫·基斯洛夫斯基電影作品,為三色三部曲中的第二部,以平等為主題。之前的是《三色之藍》,之後的是《三色之紅》。

《三色之白》《三色之白》

1 《三色之白》 -三色之《白色》

片名:ThreeColors:White      

譯名;三色:白色導演:克日什托夫·基耶斯洛夫斯基

編劇:克日什托夫·皮謝維奇  

          克日什托夫·基耶斯洛夫斯基

主演:伊比格尼埃夫·扎馬霍夫斯基

           朱麗·黛爾比
  
獲1994年第44屆柏林國際電影節最佳導演銀熊獎  
  

《白色》是基耶斯洛夫斯基三色系列的第二部,對應法國國旗三色中的白色,影片所探討的主題是平等。基耶斯洛夫斯基講了一個三色系列中情節最為豐滿的故事,一個關於背叛和報復的故事。
影片一開場是一隻在行李傳送帶上被緩緩傳送的舊皮箱,接著觀眾們看到矮小的波蘭理髮師卡洛如何在巴黎一步步的失去他的一切:性功能、美艷的妻子多明妮克、信用卡以及尊嚴。走投無路的卡洛在地鐵里遇到一個陰鬱的波蘭老鄉,卡洛請求他幫助把自己裝在皮箱里以行李託運的方式逃回波蘭。直到這裡觀眾才明白電影開場時的那隻皮箱里裝著的不是物品,而是卡洛本人,基耶斯洛夫斯基挑出這個既承擔敘事功能同時又富於隱喻性的鏡頭道盡了卡洛為人尊嚴被剝奪一空的窘境。
回到波蘭的卡洛開始努力尋找發財的機會,終於這個沒人在意的小個子男人利用倒賣房產成為波蘭新富豪。對妻子念念不忘的卡洛精心安排了一個陷阱,他買來一具屍體併發布了自己的假死訊。多明妮克趕回波蘭奔喪,卻發現卡洛仍然活著,他就躺在旅館房間的床上在等著她。獲得金錢后的卡洛似乎也恢復了男人的自信,甚至恢復了性功能。兩人激情四溢的做愛,多明妮克到達高潮的一瞬,銀幕呈現一片白色。第二天卡洛人去枕空,作為卡洛遺產繼承人的多明妮克涉嫌謀殺卡洛被警察逮捕。卡洛偷偷潛入監獄,與被關押的多明妮克遙遙相望,多明妮克用手語對卡洛說:等著我,我留下,我們再來一次。
在《白色》里,基耶斯洛夫斯基實際上是以不平等來詮釋平等,而最具有諷刺意味的是,人們追求平等的結果往往只是另一種不平等而已。影片中的兩個主人公看上去就是不登對的一對,卡洛矮小邋遢,神情有些怯懦有些委瑣,而多明妮克則是美艷的金髮模特,彷彿是一對現代版的武大與潘金蓮。順便說一句,我很喜歡這個演多明妮克的女演員JulieDeply,如果你在《勇敢的心》里由於蘇菲.瑪索的艷光四射而忽略了飾演僕從的她,那麼看過小成本製作《從黃昏到破曉》后一定會注意這個長相有點特別的法國美女,也許基耶斯洛夫斯基在《白色》里使用她部分因為她那異常白皙的面容。
卡洛與多明妮克從一開始就沒有共同的天堂,在巴黎卡洛被剝奪一切成了一隻喪家之犬,回到了波蘭后多明妮克被囚禁於監獄,卡洛在影片的開頭不懂得法語,多明妮克在影片的最後無法與卡洛交談,兩人的境遇看似在卡洛的復仇中得到了相互轉換,可是沒有改變的是兩人仍然不能平等的站在一起。主題為探討平等的《白色》始終把卡洛和多明妮克擺在了兩個不平等的位置上,命運在他們之間彷彿一個上上下下的蹺蹺板,始終只能以傾斜的視線面對彼此。
為什麼平等如此難以得到?奧威爾在《動物莊園》里借著豬們的口號道盡天機:一切動物都平等,但是豬更加平等。平等從來都被不平等當作遮羞布使用,它可以被分為平等、更加平等、最平等、最最平等等若干等級,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平等前面的程度修飾詞越多,內在的不平等就越甚。遭受著不平等的苦的人們會打出追求平等的口號,但他們最終往往難以逃脫享受不平等的樂的誘惑,基耶斯洛夫斯基本人引用過一句波蘭人常說的話,人人想要超越別人的平等,這就是卡洛和多明妮克,也是我們芸芸眾生的困境。
難道平等真的由於與人性相悖而成為永遠的空中樓閣?基氏沒有給出明確的答案,但從多明妮克最後對卡洛的那番手語中,我們不難體會到他的悲觀。以我個人的感覺,這部情節中有些喜劇成分的《白色》,倒是《三色》系列中內在基調最為黯淡的一部。

上一篇[揚仁風]    下一篇 [行雨]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