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上帝的私生子》

標籤: 暫無標籤

《上帝的私生子》
又到了肆意綻放不需壓抑的春天。我獨自乘著一艘小船行在江邊,沿著長江划來的一路上我又看到了滿山的梅花。我總覺得那一樹又一樹挨在一起的梅花都是相互獨立的,他們都固執地守著自己的世界,於人潮人涌中默然享受著寂寞,有些象我。

梅花又是對愛情最好的詮釋,小小的,紅的有些黯然的花兒,一點都不張揚,它純凈、淡香,耐寒,一如愛情的悠遠,深徹。

可再悠遠深徹的愛情也會凋零...

寂寞的個性使得我愈加喜歡寧靜,我曾經想隱匿在清涼山上守著我的寂靜和那一輪寂寞但纖塵不染的月亮。最後我還是決定藏身於吵鬧的街市裡,師傅說所謂的大隱隱於市就是這個道理:說白了就是城市比鄉村樹林擁有更多的機會。只要你對生活還有需要寂寞就不是迴避遭遇的理由。


埋身街市裡,終日忙碌后靜下身心就想著那另一個世界的女人。
我開始煩躁,我不再象以前一樣工於寧靜,甚至看月亮的時候,我也不再能坐得住,當一個男人胸懷理想卻只能坐待機會的時候,誰又能坐得住?我手中的配刀發出蒼涼的鳴叫.

無數日子悄然過去,我發現自己笑得有些寂寞。

南唐依舊是個獨立的國度,他雖然在政治上已經附屬,但是在經濟上發達。汴梁為了達到收攏人心鞏固政權的目的對江南城市一概免稅,使得這個國中國越來越小資,官府的糧庫充盈,街市上滿是笑臉,人人安居樂業過著悠閑的日子。連乞丐也穿著綢緞,我想他們離脫掉貧困帽的日子也為期不遠。


但我不怎麼同意它是天堂,在我的心底這一份不滿消逝之前。確切的說:那是一份不怎麼切實際但燃燒著我的渴望。我在渴望里尋找著機會,哪怕它細小到遊絲我也絕對不放過。該來的始終會來的,就象這春天的細雨會給騷人發騷的機會,否則也不會有那麼多名句的流傳。


流傳的終究是傳說,而不是機會,要想妙手偶得你就得戮力跋涉。

我的機遇在於宋王的南下,這個喜歡微服問柳的傢伙行蹤暴露。而保護他的幾個大內隨從則無一例外的都是酒囊飯袋。毒死李後主之後總有一些懷舊的傢伙想著報仇。這種復仇的情緒動蕩著南方的一些衣食無憂的城市。這是典型的吃飽了撐著沒事找事。對於這些不能分辨戰爭和和平那一個更可貴的蠢貨來說,我和他們擁有同宗的機會。他們的目的是殺了宋王,我的機會在於幹掉他們。因為我心底有個聲音在告訴我宋王是唯一比王爺大的官僚。

我只是個遊俠,或許我所做的事情意外地保全了和平。但是我壓根就不承載這些責任,我的使命是讓自己活得無悔。我握了握握得配刀,它親切地回鳴,它永不疲倦地跟隨著我這個自私的主人,是這個世界唯一懂我的生命。

還想著那個女人,我必須心狠手辣。基於時間的需要,我拒絕了南唐義軍的招募,我需要一個高度而不是起點。而從零而立對我來說,即使成功也意味著錯過。因此我不可避免地功利。

我知道如果有一天,歷史告訴含冤死去的義軍們我之所以拒絕創業,完全是為了一個女人。他們一定會急紅了眼欲從陰間爬出來扒我的祖墳。

可我依舊不會給他們機會。

贏得一個人信任就是這麼的簡單,但是你首先要具有相當的實力。想殺宋王的人殺光了他所有的隨從,我幹掉了欲殺宋王的所有殺手。在保護他回汴梁的途中,我機智地應付了各種埋伏,成功地使他安全刺激地回到了首都。對於這個沉迷酒色從不知刺激是何物的傻皇帝來說,我無疑是他的偶像。他一路上不停地拍馬屁說我刀法性感。而根據友誼第二安全第一的法則,讓他載滿刺激又安全地回歸,他已經死心塌地地視我為心腹。

並封我為太傅。這個官階並不大於王爺,但是我第二次來到汴梁,成功地完成了轉型。更何況太傅是皇帝的心腹,而王爺又擁有太多的兵權。

擁有太多兵權的人就象擁有很多錢的人一樣,他們心底都有揮霍的慾望。更何況這是個權欲熏天的傢伙。有一個對你終日犯疑的上司你是鬱悶的,在這種鬱悶到達極點之後,王爺終於壓抑不住了,他將兵力吊出汴梁屯於洛陽。

一場激戰在所難免。

我的愛情追隨了我回來的步伐,在王爺起兵后她毫不猶豫地背叛了他,從洛陽潛回東京。她終於成了我的女人,終於我們又和以前一樣一起在皇城的屋頂看月亮,可我心內依舊聒噪。

溫柔似水的月光下,她依偎在我的懷裡玩弄著我的寶刀,溫柔似水的聲音柔和著我不平的心緒:知道嗎?上次你抱我到屋頂對我說「你走吧」的時候,我就對你特傾心;還有你那次不顧一切地來救我,她摸著我後背的傷疤:「我是故意受傷的,我看到你在屋頂而王爺在屏風后,我看你們誰會更疼惜我。那時候我就想被你夾著跑到被那樹林更遠的地方去,再不回來。你說"永遠不晚",我一直在等待我生命里最後的一出奇迹.

女人終究是為愛寸活的動物,她選擇了有我的屋頂。
他輸給了他的權欲和自私。

上一篇[宿世]    下一篇 [泥犂]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