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下一個就是你2》

標籤: 暫無標籤

《下一個就是你2》是由寧夏文化音像出版社 出品的一部電影。

林秋做

《下一個就是你2》《下一個就是你2》
夢也想不到,最後一個下車的乘客竟然是那個神秘的藍衣女人!
  
她的臉很蒼白,冷冷的看著林秋,一雙眼睛顯得異常的詭秘、深邃。她的身上散發著一股寒氣,那股陰颼颼的寒氣直向林秋逼過來,令他感到一陣的顫慄。
  
林秋不敢正視她的臉,逃命似的跳上公車。車上只有他和司機兩個人。
  
車子啟動了,林秋不敢向後看,但是他可以感覺到,那個藍衣女人一直在死死的盯著他。他一想到那個女人蒼白冷漠的臉,那雙詭秘深邃的眼睛,他就不寒而慄,心裡充滿了恐懼和不安。

1 《下一個就是你2》 - 小說簡介

夜幕降臨了,天色很快暗了下來。

《下一個就是你2》《下一個就是你2》

  
天空又飄起了綿綿的陰雨。路上幾乎沒有了什麼車輛和行人,司機在全神貫注的開著車。林秋一直看不清司機的臉,因為他從來沒有轉過頭來,好像車上除了他根本就沒有人了。整個車廂顯得空蕩蕩的,空虛得令人害怕。
  
天已經完全黑了,司機卻沒有開燈,車廂內一片黑乎乎。在黑暗中,林秋總感覺到有一雙眼睛在冷冷的盯著他,似乎那雙可怕的眼睛就在他的後面,他感到脊背一片冰涼,直冒冷汗。
  
他連忙喊司機開燈。
  
「燈壞了。」司機陰陰的應了一句,依然沒有轉過頭來。
  
林秋覺得那司機有點古怪,甚至讓人覺得有點恐怖。他無可奈何的蜷縮在自己的座位上,車窗外也是一片黑乎乎,路兩旁的樹影被風吹得搖搖擺擺,影影綽綽,形同鬼魅。
  
車繼續平穩的向前開,林秋感覺頭有點重,暈暈乎乎的,他不禁閉上了眼睛。
突然,恍惚間,林秋似乎看到一個女人上了車,那個女人穿著藍色的裙子,蒼白、冷漠的臉上沒有一絲表情,她徑直向林秋走過去,在他旁邊坐了下來,她的身上散發著一股陰颼颼的寒氣,一雙詭秘深邃的眼睛在冷冷的盯著他……
聽了葉眉的話,郭浩然才真的覺得自己與妻子已經形同陌路,葉眉竟把他當賊一樣防備。他一點都不知道葉眉心裡在想什麼,他也從來沒收到過葉眉的禮物。他知道妻子的心已經離他越來越遠,雖然這一點他早就料到了,可現在知道真相后,他的心中還是泛起了一片酸楚。

郭浩然木然地把純白且細長的特醇三五塞進嘴裡,點上后,重重地吸了一口。他知道現在必須要讓自己的心緒安定下來,他必須要把所有的思緒都投入進鴻門旅社裡發生的神秘恐怖事件里。這是他的責任!

過了一會兒,他的手指突然一顫,原來是煙頭燒到手了,他趕緊忙不疊地把煙頭摁熄,抬起頭來,對所有人說:「現在我來分析一下究竟是怎麼回事吧。」

李守廉,就是那個大鬍子畫家,他一定是個神秘文化的瘋狂愛好者。也許他已經超越了愛好者的範疇,成為了一個瘋狂的信徒。他不知道在哪裡聽說了九星連珠的說法,又不知道從哪裡知道了九具屍體拼湊在一起可以引發無窮無盡的神秘力量。於是他決定身體力行,找到九具屍體拼成一具完整的屍體。他選中了九個人,然後鬼使神差地令這九個人都來到了這個神秘的廢棄村落的廢棄別墅。而在他的詭計之下,羅傑成為了他的同謀,幫他欺騙來了金老太太與素心,並把廢棄別墅布置成了鴻門旅社。但是為了拼湊到九具屍體,羅傑也毫無例外地被李守廉當作了其中的一個受害者,所以他也被殺死了,並被殘忍地割去了小腿。當然,金老太太、素心、張冬生都是被李守廉殺死的,現在他已經有了四具屍體,還差五具,他一定還覬覦著剩下五個人身體的某一部分,他的目的就是要把所有人全部殺死,然後拼成一具完整的新的屍體,期待神秘力量的降臨。

2 《下一個就是你2》 -章節簡介


林秋一個激棱,猛的睜開眼睛,車廂內除了他和司機,依然空蕩蕩的,司機仍然在全神貫注的開著車。
  
他獃獃的看著車窗外。雨,似乎越飄越密,冷凄凄的打在車窗玻璃上,在他的心裡濺起一種徹骨的冰涼。
  
不一會,他又重新閉上了眼睛。
  
迷迷糊糊間,林秋總覺得有一雙詭秘的眼睛在黑暗中冷冷的盯著他,似乎那雙眼睛就躲在他的後面,他的脊背不知不覺又一陣冰涼,心裡的恐懼感越來越強,但他不敢往後面看。
 
不知過了多久,他感覺車子猛然停了下來,車門「嘭」的打開了。當他睜開眼睛的時候,一個女人已經下車了。借著路旁昏黃的路燈,他發現那個女人穿著藍色的裙子,一張臉在路燈昏黃的燈光映照下,顯得更加蒼白凄涼。望著那張既熟悉又令人恐懼的臉,林秋的頭「嗡」的一下子大了數倍,頭皮一陣陣的發麻,心裡的恐懼像黑色的海浪一般狂襲過來!
  
他顫顫抖抖的問司機,那個藍衣女人什麼時候上的車?
「她一直都坐在你的後面,你不知道嗎?」司機的聲音依然陰陰的,有點恐怖。
  
林秋「啊」的一聲一下子癱倒在座椅上,呼吸急促,額頭上冷汗淋漓。他這下子明白了,為什麼自己一直感到有一雙眼睛在黑暗中盯著他,原來,那個可怕的藍衣女人就坐在他後面!
他不知道,她究竟是什麼時候上的車,什麼時候坐到了他的後面!
  
林秋完全被一種恐怖包圍了,他戰戰兢兢的走向前去,打算靠近那個司機一點,這樣也許就不那麼恐懼了。然而,當他的目光一觸到司機那陰沉的背影時,又止住了腳步,因為他覺得那個司機同樣令人感到恐怖!他只好退回原來的座位,心驚膽跳的坐了下來,幸好此時車子已經駛進了市區,有了光亮。
  
「司機,能不能放一下音樂,太靜了。」
  
你想聽什麼音樂?」司機冷冷的問,依然沒有回頭。
  
「隨便什麼音樂都可以。」
  
司機往音響里塞進了一個磁帶,奇怪的是,半天都沒有音樂響起來。
  
林秋正在納悶,突然,音響里有了動靜,然而傳出來的卻不是音樂,而是一聲極其低沉恐怖的女人聲音:
  
「今夜十二點,我會來看你……」(未完待續)

第五節午夜敲門聲
  
  
  
白月獃獃的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桌上的飯菜她已經熱了一遍,現在又快涼了,今晚,她特意為林秋做了他平時最愛吃的糖醋排骨。然而,牆上的鐘此時已過八點了,林秋還沒回來,打他手機,卻又關機了。
  
窗外,一片漆黑,雨淅淅瀝瀝的越下越大。屋裡,偌大的空間顯得空蕩蕩的。白月的心裡掠過一絲隱隱的不安。她的眼睛死死的盯著客廳的門,希望聽到林秋那熟悉的腳步聲。
  
時間已經過了九點。
  
白月心裡有些慌亂,她一遍遍的拔林秋的手機,然而總是拔不通。她又打電話到報社去,值班的同事說林秋還沒回來。
  
白月放下電話,頭腦一片混亂,她不知道林秋究竟去哪裡了,或許是發生了什麼意外?車禍?遭遇歹徒?白月不敢往下面想,她感到渾身乏力,心裡慌亂得有點無所適從。她來到窗前,打開了窗戶,一陣風夾著雨絲猛的向她吹過來,頓時她感到臉上涼凄凄的,她慌忙把窗重新關上,心裡陷入了無邊無際的黑暗中。
  
「林秋,你到底去哪了?」
  
白月在心裡自言自語著,她既擔憂又害怕。此時,她多麼希望林秋立即出現在她的面前,然而門外依然靜悄悄的,沒有一點動靜。
  
她重又坐回沙發上,怔怔的發著呆。
  
時間很快就到了十點。
  
白月越來越覺得困。林秋不回來,她也沒有了食慾,只得把桌上的飯菜放回冰箱里,然後到洗澡間沖了個熱水澡。洗完澡后,她感覺精神了許多,於是又在客廳等林秋。他的手機依然打不通。
  
十一點了,林秋依然沒有回來。
  
睡意一陣陣的襲來,白月實在是撐不住了,她關掉客廳的燈,回到了卧室。她一個人不敢關燈睡覺,只得把床頭燈打開,抱著枕頭坐在床頭髮了一會呆,然後懷著一絲隱隱的不安迷迷糊糊的睡去。
  
白月做了一個可怕的夢,她夢見了林秋,他渾身是血,雙眼的眼珠被兇殘的歹徒挖掉了,沒有了眼珠的眼晴顯得黑洞洞的,異常恐怖。但是他還活著,他跌跌撞撞的走在一條林蔭密布、雜草叢生的山路上,他在一遍遍的呼喚著白月,聲音充滿了痛苦和凄涼。突然,林秋的頭髮在紛紛脫落,接著頭皮也在脫落,臉上的肉也在一塊一塊的脫落,慢慢的,他的頭變成了一個猙獰恐怖的藍骷髏……
  
白月從惡夢中驚醒過來,她渾身是汗,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那個可怕的夢一直在她的腦海里纏繞,揮之不去。她的身體在劇烈的顫抖,她實在無法抗拒恐怖對她心靈的侵蝕,她哭了,低低的啜泣起來。
  
正在此時,她彷彿聽到有人在敲門。她頓時止住了哭聲,仔細的聽。然而,卻沒有聽到什麼聲音。白月心裡覺得有點奇怪,她明明聽到有人在敲門的。又聽了一會,依然沒有動靜。也許是自己恐懼過度,產生了錯覺吧。這麼想著,白月也沒有去多想。她起床倒了一杯熱開水,坐在床上慢慢的喝著,她想借開水把心裡的恐懼壓下去。
  
喝完了開水,她心裡的恐懼感漸漸的淡去,感覺平和、舒坦了許多。她放下杯子,重新躺到床上,雖然感覺很累,但是再也難於入睡。
  
正當白月在床上翻來覆去、胡思亂想的時候,敲門聲突然又響了起來!這一次白月聽得清清楚楚,的確是有人在敲門。深更半夜的,誰會在這時候來敲門?會不會是林秋回來了?但是,林秋有鑰匙的呀,他為什麼不直接開門呢?也許,也許是他的鑰匙丟了。
  
想到這裡,白月迅速的下了床,她把客廳的燈打開,問了一聲:「林秋,是你嗎?」
  
門外沒有人回應,白月心裡有些詫異,她忐忑不安的來到門邊,猶豫了一下,便把眼睛湊到門上的貓眼上……

3 《下一個就是你2》 -相關資料


  
http://www.moon-soft.com/program/bbs/readelite935132.htm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