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中國第一保鏢》

標籤: 暫無標籤

《中國第一保鏢》,李旭作品。講述一個成功從業者不可不具備的終生學習理念和不允許絲毫懈怠的職業精神。

1 《中國第一保鏢》 -內容簡介

《中國第一保鏢》講述謀殺,綁架、勒索、劫持、恐怖襲
《中國第一保鏢》圖書封面
 擊、意外事事。形形色色的危險,驚心動魄的恐懼,正鋪天蓋地地走近我們,並在鄭重、殘酷地拷問一種古老的也是新生的職業——安全保護。於是,職業保鏢應運而生;於是,《中國第一保鏢》應運而生。打開《中國第一保鏢》,你會走進古老的保鏢史,你會被發生在各國政要、精英身邊駭人聽聞的恐怖嚇得無處躲藏……不過,你更會看到「中國第一保鏢」呈現給你的職業智慧,得到一張安全的「綠卡」。 

2 《中國第一保鏢》 -作者簡介

李旭,出身武術世家,從事保鏢職業近二十年,美國政要保護學院成立以來的第一位中國學員。為國內外政界要人、商業精英提供專業保護。多次參加特種軍事訓練,在香港飛虎隊受過CQB訓練;持有國際認證的PPS(個人保護專家)證書。

越來越多的光環加在李旭頭上,他卻從沒忘記過內心銘記的八個字:忠誠、責任、榮譽、勇敢。這位被媒體譽為「中國第一保鏢」的漢子,正用專業的保鏢素質、執著的職業信念,詮釋著一個職業保鏢的血火人生。 

3 《中國第一保鏢》 -目錄

有些秘密永遠都不能說(自序)
第一章 保鏢,終生驕傲的職業
第二章 遭遇老闆的信任危機
第三章 闖蕩中東:真實的是生活,不變的是信念
第四章 涅槃前的醒悟:頭腦比功夫重要
第五章 踏入美國:在西點軍校的思考
第六章 美國政要保護學院:見識總統的保鏢
第七章 驚訝的第一堂課
第八章 課後,脫胎換骨的改變
第九章 排兵布陣,行家裡手的真實體現
第十章 法律,不可忽視的重要課題
第十一章 實戰訓練:偉大是可以塑造的
第十二章 無論如何,我們總是希望幸運
第十三章 某些場合,任何事情都有可能發生
非常使命:保鏢最好的榮耀註解(後記) 

4 《中國第一保鏢》 -精彩書摘

第一章 保鏢,終生驕傲的職業
  我叫李旭,上世紀70年代生人,自幼習武,在20歲那年機遇巧合地成為一名保鏢。
  1990年,一個做刑警的親戚介紹我到一家美籍公司應聘,這家公司在當時那個年代能公開招聘保鏢,實屬罕見。只招聘四個人,卻有上千人在報名,那個年代練武功的人很多。後來進了複試就只剩下一半了,到了最後一輪考試的時候,就只剩下十個人了。
  複試那天天氣不好,整個天都灰濛濛的,飄著小雨,透著一股清冷。複試的地點就是那家美籍公司的辦公地點——市中心的某國際公寓。當我趕到時,公司里已擠滿了人。
  上午九點,公司的門口突然冒出來三輛車,前後兩輛是賓士,中間一輛是黑色的凱迪拉克。車停住后,兩輛賓士上先走下幾個穿西裝的男人,都表情嚴肅,他們當中的兩個快步走到凱迪拉克那裡,一個撐起傘,一個打開車門,只見一個中年男子,不緊不慢地從車上走下來,
  看到這情形,我們想也能想得出,這中年男子就是老闆。他高大的身材,英俊的臉孔顯示出一種魅力,他下車的這種派頭,我還只在電視、電影上見到過。
  老闆大步走入大堂,後面那幾個穿西裝的男子都緊緊跟著。我當時就想,一定要得到這份工作,跟著這個老闆混出點名堂來。
  複試開始了,老闆親自主持,我的心情也跟著緊張起來。可等了許久都沒有輪到我,眼看著一個個應試者試完離開,我開始焦躁不安。我迫不及待地想在老闆面前好好表現,展示我的實力,我擔心老闆沒等面試到我就失去了耐心--複試的人太多了。
  於是,我決定主動把握機會,見工作人員不注意,我就猛地加塞到隊伍最前面,不管其他應試者的牢騷,一步跨入複試的房間,對著老闆,我想也沒想,張口就是一句:「我能打敗你身邊所有的人。」話一出口,我就意識到了自己的冒失。可仗著年輕氣盛,加上急於表現自己,也顧不得那麼多了。沒想到老闆倒很欣賞我這股"初生牛犢不怕虎"的勁,當即詢問了我一些情況后就告訴我,可以參加最後一輪的考試了。當時為何我這樣自信呢,我從5歲跟隨祖父練習家傳的武功--少林太祖拳,到了十幾歲時,又拜在七星螳螂拳名師馬能威老師門下學習螳螂拳。訓練時間久了,老想將這些招數實際應用上,就偷偷地跟著師哥老去惹禍。我們常去其它門派練功的地方找碴比武,俗稱踢場子,每次去輪著只一個人上去比武,為何要這樣呢?如果受傷了,另一個人可以將受傷的人背回來。我們身上帶的唯一的傷口處理的物品就是衛生紙,但是我們從來沒有發生被背回來的時候,總是把對手打敗,或戰成平局,也就是互有得失。後來在什剎海體校開始練散打,這種實戰就更多了,也就不當回事了。當然當年也沒少給師傅惹禍,挨師傅罵。
  現在回想起來,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唯一的解釋就是當時年輕氣盛,一心只想證明自己。不過可能正是有這樣的衝勁,才得到了一些機會。可能也是因為這一點,老闆給了我直接晉級最後一輪考試的機會,他可能想看看這小子是不是吹牛呢。
  到了最後一輪考試時,加上我,只剩下了10個人。一路過關斬將太不容易了,我必須拿下最後這一關,給自己一個交待。
  第二天早上,最後一輪考試開始,時間還是九點。我和其他幾個應聘者早早就在大堂集合,一個穿深色呢子大衣的男人接待了我們,他將我們帶到一個非常大的辦公室,辦公室里所有桌椅都被挪開了,中間空出好大一塊場地。
  不一會兒,老闆前呼後擁地來了,和昨天一樣威風凜凜。辦公室的氣氛登時緊張起來。老闆坐在一張椅子上,表情嚴肅,他的聲音不是很大,但有著一種由內而外的威懾力:"這一輪的考試是一場對抗賽,沒有規則,大家盡情發揮,把真本事都拿出來好好亮亮。你們記住,這也是一次實戰,我坐在這裡需要你們保護,你們要進入戰鬥狀態,我不希望將來我遇到危險時,保鏢都只顧著自己跑了……"
  接下來的就是那場所謂的「對抗賽」,至今回想起來,依舊如麻一般理不清頭緒。
  不像武術比賽,也沒有安排誰跟誰打……可能他們也不懂要如何安排。記得當時一開始的時候所有人都站在那裡不知道該怎麼辦,也沒有人出來要跟誰打,只是站在那裡大眼瞪小眼,似乎大家也都對這種比賽形式很不習慣。
  年輕毛躁的我,可受不了這種的氣氛,大概一分鐘后,我打破了沉默,"噌"的上前一步,揮了揮拳頭,掃了所有人一遍后問:「誰願意跟我打?」
  最先站出來的是一個小夥子,身高一米八多,體態魁梧,國字臉上顯示著不服氣的神情,他接受了我的挑戰。可是不到一分鐘,被我的閃電似的組合拳加一高位側踹踢中頭部,又一個下踏腿接側踹連連擊中,他就被我打倒了。大家都看出來我倆的水平不在一條線上。他起身擦了擦臉上的血跡,國字臉上露出了猙獰,快速的反撲上來,左右直拳加了一個邊腿,我不慌不忙閃過了直拳,在他起腿的瞬間沖了進去,膝蓋著著實實地頂在了他的大腿根部,他一下軟在了地上。
  第二個站出來的人也特別魁梧,他看了剛才的情形,沒有跟我打。反倒走過來對我說:「兄弟,你朝我背上踢幾腳,給他們示範幾下鞭腿,用力。」當時,我也沒有多想,「啪、啪、啪」就踢了三個高鞭腿,這個哥們挺抗打,看來還是有功底的,然後他又做了一些硬功表演及拳法的演練,確實很好。後來緩過勁兒想想,這哥們兒是很精明的,憑著智慧既讓老闆感覺到了自己的實力,又逃過了一場混戰,真是很精明。後來我知道他姓孫,是練散打的。
  有了我們在前面做引子,一群人的戰鬥欲也被激發了起來,之後的就是一場混戰,誰願意跟誰打都可以,甚至中途換人打也可以……半個小時后這場混戰在一聲叫停后結束。最後的結果就是讓我們回去等通知,原本想像的一場激烈的比賽就這樣在忙亂中草草結束了。
  一個星期後我得到了最後結果:我和老孫進入了這家公司。後來得知我們還是同一個老師教的散打呢,就這樣,我們也就按同門師兄弟論了,我叫他一聲師哥。
  初春,20多歲的我在懵懂中開始了我的保鏢生涯。
  2
  在從事保鏢前,我對這個工作的了解多是從電影、電視劇、書籍中得來的。可入了這個行,要想把工作干好,就不能對這個職業懵懵懂懂。在中國,就算是現在,對保鏢這工作人們也有著很多偏見,有的認為干保鏢的都是「有勇無謀」的一介莽夫;有的還把保鏢看作社會不穩定因素之一。其實,職業保鏢卻是個集"勇、智"於一體的工作。
  我出生在武術世家,祖上是清朝武將,家族中人世代習武。而在我童年的記憶里,和別的孩子不同的地方,除了每天要早起練功外,還要學習歷史。那時,我一直不明白,習武之人為什麼把歷史看得那麼重要,但後來我明白了,任何一個人都需要在參照歷史時找尋自己的位置。
  我對保鏢的歷史很感興趣。
  保鏢的主要工作是保護客戶安全。而保鏢這工作要追溯起來,甚至可以追溯到人類住洞穴的日子。那時候的人就想了很多辦法保護自己的生命財產安全。為了躲避野獸的傷害,他們在自家洞口設置個火堆,很多野獸都怕火,見到火堆,就不敢再往山洞裡面湊。現代的很多大樓都有門禁,有的需要輸入密碼,有的需要刷卡才能進入。古時候的人,沒有這些高科技的東西,有的就將房子建在湖中央,出入來去都必須要划船過橋,如果來訪者不善,就把橋或船收起,讓其接近不得,這算得上是人類最初期的自我保護了。
  老闆雇保鏢,多喜歡雇身形魁梧的,一眼看去,威風、有壓迫感、壯門面。古人則用嚴酷的法律做整個社會的保鏢。他們相信,酷刑可以震懾住那些有犯罪慾望的人。公元前1900年,古巴比倫人將人和人交往的準則,以及違反準則要受的懲罰,都一股腦兒地刻在了一根長柱子上——即漢謨拉比法典。這部法典里到處可見「處死」的字樣。
  但是,再嚴酷的法典也不能讓人們感到安全。公元前600年,飽受戰亂的古希臘人建立了最早的警察隊伍。由於希臘政府把地方的安定與否看作社會公眾共同的責任,警察的主要任務不是維護社會安全,而是保護政府安全。那時的警察更像是政府的「私人保鏢」。
  在人類的發展史上有一條不需要證明的公理:越是大人物,越容易成為被攻擊的目標。古羅馬國王愷撒·奧古斯都擁有一支警察部隊,專門用來保護自己的生命財產。由於把羅馬當成自家錢袋,他又從警察部隊里挑選出一批精英,組建了城市步兵大隊,用來保衛城市的安全。
  希臘和羅馬的時代結束后,地主崛起了,土地的價值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惹人注目,地主們開始想辦法完善保安工作。他們對領地上的城堡進行登記,為城牆辦理許可證。英格蘭國王亨利二世在執政的35年裡,摧毀了1000多個沒有執照的城牆。
  1066年法蘭西諾曼底的威廉奪取了英格蘭,他將英格蘭劃分成55個軍事區,稱為州、郡,然後將手下的軍人派到不同的軍事區去。有些軍人,由於工作出色,就被提拔為行政長官。可行政長官的工作太繁重了,忙不過來,威廉就要警察幫助他們維護治安。就是在威廉這裡,對犯罪的定義逐漸從「侵犯個人」變成了「破壞國家安全」。
  既然,犯罪成為一種危害國家的行動,那麼國家就有必要將維護安全的責任背起來。1285年國王愛德華一世頒布了威斯敏斯特法令,將警察制度系統化。那時,保安工作保的是國家的「安」,講究先發制人。對那時候的人來說,最理想的生活方式就是一輩子都待在人人都認識自己的地方,每天都在天黑以前回家,把房門關好,不要出去。因為國家的保安們會每隔一段時間就去檢查,看看有什麼陌生人。每天晚上,他們還會在街道上巡邏,將那些在夜幕降臨后仍在街上溜達的人直接扭送到警察關犯人的那裡。
  這和現代的保鏢很不一樣。現代的保鏢必須通讀法律,知道哪些事能做,哪些事不能做,不能主動出擊,必須將行為嚴格控制在正當防衛的範疇內。那時候保衛國家安全的警察們都是主動出擊的。
  漸漸地商業興起了,世界性的貿易出現了,城市開始接納源源不斷的流動人口。與此同時,犯罪率也高了起來,「大家一起承擔保安」對此也束手無策。1663年查爾斯二世曾找來1000多名更夫,要他們拿著鈴鐺,整晚整晚地上街巡邏,可一段時日後,犯罪率仍居高不下。商人們不幹了,乾脆自己花重金請秘密警察保護財產、調查犯罪,有時還要他們幫忙找回被搶走的財物。
  保鏢就這樣一點點地浮出水面。
  工業革命時期的倫敦完全可以被形容成「犯罪窟」,那裡沒有警察制度,人們只能自己保護自己。社會精英們想盡辦法降低犯罪率。1749年,一個叫亨利·菲爾丁的人在他的小說《湯姆·瓊斯》里,勾畫了一個充斥著鐵蹄護衛和流氓酒鬼的倫敦。菲爾丁是個法官,在寫這本書時,他正致力於完善巡邏制度,他曾提議在倫敦市中心的博街建立專門的警察機構,當罪案發生時,這些警察就能在第一時間趕到犯罪現場,展開調查。
  順著菲爾丁的邏輯,在19世紀初,警察機構就分化成許多類型。除了巡街警察外,還出現了負責保護私人產業的商業警察,負責保護教區的教區警察。人們沿著泰晤士河走,時不時就會有機會看到警察的身影。
  城市的保安工作在迅速完善,可是,犯罪率的增長速度卻比保安工作的完善速度還要快。英國想了很多辦法嚴懲罪犯,光是會被判處死刑的條款就多達160種。有段日子,平均每天都會有40名罪犯被絞死。警察忙得焦頭爛額,社會治安卻不見好轉。為了保護自己,人們會在沒有獲得執照的情況下冒險攜帶武器。有人還將狼狗拴在窗戶底下對付竊賊。
  1829年,一個叫羅伯特·皮爾的人建議人們在倫敦建立獨立的警察隊伍。他要求對警察進行嚴格培訓,同時他還指出,如果法律設置得不當,警察也別想高效工作,英國的法律過於苛刻,刑罰也失之於濫。皮爾的建議得到了議會的重視,皮爾本人也被選為警察局的領導,他開始著手對警察制度的改革。由於皮爾對社會治安的貢獻,人們開始將英格蘭的警察稱作「寶貝」。直到今天,依舊如此。被皮爾改革后的警察機構,除了要負責抓捕犯人外,還要進行犯罪預防,處理犯罪信息。
  "防患於未然"是皮爾留給警察制度的寶貴財富。不過,在皮爾的警察生涯里,佔大部分內容的,仍然是犯罪調查和拘捕。在皮爾的有生之年,也少有人意識到「防患於未然」很有必要深入到私人領域。
  3.
  很多國內保鏢,都會羨慕美國保鏢,這並不僅僅因為美國保鏢的高工資,而且還因為在美國保鏢是個備受尊敬的職業。
  這種尊敬深深地根植在美國的歷史里。說保鏢對美國的經濟、社會、政治都起到過巨大影響,是美國社會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一點都不是誇大其詞。
  美國在建國之前,是英國的殖民地,殖民者在開疆拓土時,也將英國的警察制度扎了下來,比如,設置守夜人。在向西部進軍的過程中,殖民者時不時就要遭到印第安人的進攻,為了保護自己,殖民者就建立了中心要塞,一聽到警報聲,他們就可以迅速地到要塞中躲避。這要塞要比他們的農莊安全多了。
  獨立前的北美很有意思,南方人建起一座座種植園,北方人則忙著辦工廠,這種"各自為陣"的生活方式對建立統一的警察制度造成困難。況且在安全保衛上,北美人也沒有太多好經驗可以借鑒,北美的犯罪情況很快就像倫敦一樣猖獗了。人們必須依靠自己的力量保護自己。18世紀時,底特律、芝加哥、費城、舊金山、洛杉磯都先後建起公共警察隊伍。紐約的警察們則在皮爾的「防患於未然」的思想里找到靈感。1870年美國司法部成立,不僅從財政部那裡搜羅來大量調查人員,還對私家偵探敞開懷抱。之後,司法部又成立了調查局,1924年美國又有了聯邦調查局,儘管擔任聯邦調查局局長的是強人胡佛,可面對不斷升高的犯罪率,他也只能唉聲嘆氣。
  當國家提供的保安滿足不了人們的需求時,人們就希望得到私人的保安服務。一個叫亞倫·平克頓的箍桶匠看到了其中的商機。他從蘇格蘭移民到芝加哥,成為一名代理警長,幾年之後又成為芝加哥第一任偵探。以做偵探的經驗為資本,平克頓建立了一家名為"平克頓國家偵探事務所"的私人保安公司--這也是後來美國眾多保鏢公司的前身。
  平克頓公司創立的時候,只有8個僱員,除去秘書和兩個處理日常事務的職員外,只有5 個偵探。但這並不妨礙平克頓將生意做到總統頭上。1861年,平克頓在調查一起火車搶劫案時發現了一起針對總統林肯的暗殺陰謀,他以最快的速度通知林肯「當列車經過巴爾的摩時,您會被暗殺」,讓林肯改變行車計劃。南北戰爭爆發后,林肯即請平克頓做自己的保鏢,還要平克頓幫忙建立情報網。平克頓沒有讓林肯失望,他一手建起的情報網就是美國軍情局的前身。而林肯遇刺則是南北戰爭結束后的事了。
  平克頓公司成立的時候,整個美國都還做著「西部夢」,人們發瘋似的向西部涌去,其中夾雜著大量的騙子、匪徒、野心家。搶火車、劫銀行……層出不窮。而對這些犯罪活動,警察們往往只有乾瞪眼的份。美國各州的法律都不相同,跨州辦案尤其麻煩。但這卻為平克頓這樣的私人保鏢公司提供了機會,平克頓公司可以避開司法上的掣肘,可以在幾個州之間穿梭自如地抓捕犯人。
  19世紀的美國是強盜的樂園,和淘金熱、西部熱一起出現的,還有殺人越貨熱。鐵路運輸在19世紀已非常普及,「鐵道大王」們橫空出世。而和以往備受指責的搶劫犯不同,劫鐵路的往往會被看成英雄。鐵路業的壟斷者一面南南北北地運輸著煤、火油、火爐,一面不斷提高運輸農產品的價格。儘管美國在1890年就通過了《謝爾曼反壟斷法案》,對「鐵道大王」的種種行徑予以限制,但這依然沒能阻止鐵道業成為最讓人痛恨的行業。
  傑西·詹姆斯和道爾頓·詹姆斯製造了多起可怕的火車搶劫案,有一次,他們甚至打算用炸藥炸毀一列火車。從1866年2月開始,詹姆斯兄弟便製造了12宗銀行搶劫案,7宗火車搶劫案和其他七七八八的罪行,他們從西弗吉尼亞來到阿拉巴馬,又從阿肯色來到堪薩斯,手段殘忍,行蹤詭秘。
  公共的執法部門能力有限,跨州斷案對它們而言就像穿著腳鐐起舞。於是,有的州允許鐵道業組建自己的保鏢隊伍,並賦予這些隊伍和警察相當的權力,以便他們能更好地抓捕犯罪分子,同時也相當於告訴人們,鐵道保鏢會對任何犯罪行為狠狠回擊。到了1914年,美國的鐵道保鏢就有10,000多人。第一次世界大戰時,這些保鏢還會幫助政府保護鐵路,將那些破壞鐵路的活動扼殺。不過,傑西·詹姆斯和道爾頓·詹姆斯最終卻栽在了同夥的手上,美國政府對抓捕二人的懸賞金額太高了,詹姆斯兄弟的隊伍里發生了內訌。
  做警察的,常會開玩笑說什麼時候社會安定了,警察也就沒飯碗了。做保鏢的,也會開類似的玩笑。但是,我相信,只要人們會感到不安,保鏢這個職業就不會消失。
上一篇[單層柱狀上皮]    下一篇 [兩腳球]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