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中風論》 內科理論著作。 ①清·熊芴撰於1821年。一卷。本書將中風病的病理、診法及治療等有關問題分為18論進行討論,反映了上自《內》《難》,下迄清代的重要學術論點。並附醫案數則。現有《三三醫書》本。 ②吳錫璜撰。一冊。闡述了吳氏對中風病病因和癥候的認識,並介紹了各種病型的治療。現有1922年上海文瑞本。

1 《中風論》 -簡介

<篇名>中風論
書名:中風論
作者:熊笏  
朝代:清朝嘉慶  
年份:西元1644-1911年
《中風論》《中風論》

2 《中風論》 -目錄

自序 
《中風論》《中風論》

序 
論臟象 
論經絡次序 
論經絡淺深 
論奇經八脈 
論總 
論宗氣 
論營氣 
論衛氣 
論脈訣 
論病因 
論中風 
論八風 
論輕重 
論寒熱
論證候 
論風脈 
論治法 
論藥餌 
附案 

3 《中風論》 -自序內容

內容:《中風論》一書,安義熊叔陵先生著,聞向無刊本也。戊寅夏間,余從里中世醫郭君秋泉借閱其家藏抄本,喜是書明於內景,不獨為中風立論,即中風一症,灼有見地,全卷無一模稜語,因手錄之。嗣詢此書所由來,秋泉雲︰嘉慶季年,吾閩陳修園先生治療出,一時名醫右熊君耳其名,不遠千里來證所學,修園下榻欽其緒論,即知熊有撰述,奈深自謙,秘不肯示人。一日熊外出,修園門下士私發其簏,得此書傳鈔之,欲再檢他本,詰朝熊束裝歸矣 。:《中風論論》相表裡,欲合刻而公諸世,未逮也。今夏,家端植兄擬刊醫書,余以此論告,即欣然出資付梓 ,並自任校讎之役,一字之疑,必來參酌。剞劂竣事,屬敘緣起,餘思熊氏書出,當有目共賞,固無待余之表彰,而端植隱於市廛,能不《醫案一隅錄》兩種,肆中遍訪無此書,端 植能──搜羅,襄刻《熊氏全集》,尤余之濃望也夫。  自序

4 《中風論》 -附案內容


 奉新張希良,卒倒不知人,頭破出血,喉中痰鳴,遺溺,汗大出,兩手兩不順適,眾醫咸知為脫,已煎參附湯矣。余望其色,面赤而光,切其脈,浮大而緩,急止參附,投白虎湯一劑而痰靜,再劑而漸醒,次日左手足能動,而右則否,始知偏枯在右矣。因連服數劑,右手亦愈,但不思食,眾疑服藥過涼,止之弗聽,再服清涼數劑,乃大飢能食,倍於平日,而病全愈。或曰∶何以斷其必夾火,而面赤之必非戴陽乎?為虛陽上脫,其脈必散,斷不能緩,故確知(細急不分至數者為散,若見此脈,須桂、附以納之)。 新建劉四美,猝不知人,目閉痰鳴,只右手動,余不動,無汗,醫者投以參附,三日後遂頭 筋急不能屈伸,竟廢。南昌盧生,病如劉四美,誤服參附已六日矣。亦用前方三帖而蘇,再用原方加減,八帖而全愈。可知此症,多受補藥之害。安義尉白映升,年六十餘,尚健如壯年,從不服藥。癸酉夏月,赴城隍廟燒香,忽跪不起,口中喃喃,語不明白,一家謂受神譴也。舁歸,則喉中痰鳴,已僵矣。余視其舌,如錯而黑,用大秦艽湯倍生地、加石膏,三日而盡五劑乃蘇,而左半不能動,再用十劑,仍無效,因盡去風葯,專用元參、天冬、麥冬、生地、酒芍、白菊、知母,服兩月而愈。奉新李榮光,體肥多痰,生平好服、術,雖當歸亦不敢服,一日猝倒不知人,口,右手不動,舌黑而干焦,用白虎湯加麥冬、元參、生地、當歸、白芍、白菊,四劑而蘇,右亦漸靖安辛文祥,好服補藥,因而泄瀉。醫者謂其脾虛火衰也(時已年六十二),極力溫補,而瀉愈甚,肌肉消盡而泄,食入即出,卧床一月矣。繼而猝不知人,口眼斜,不能言,右半不一日盡一帖,二日而蘇,再服至六七日,而手足亦動,仍不能言耳。再服一二日,而大便脹急不得出(已十餘日不大便),於是改用承氣湯加薄荷,服二帖大便通,而手足皆靈,語言亦出矣。再服前方(即生地、麥冬),一月全愈(計服生地三十斤,麥冬十餘斤)。或問其故,曰∶人身腸胃有三十六曲,豈能食入即出,此明是溫通太過,三焦氣化轉運太速,即火泄也。熱積於內,而猶行溫補,以致內熱感召外風,故猝中邪風。用潤葯以緩其傳送,故泄止,以解其內熱,故風息。姑錄數案,以明中風多熱病,乃確有所見,非從紙上空談,且可知一切俗書不足信也。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