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伊凡的童年》

標籤: 暫無標籤

這是部蘇聯「解凍」時期戰爭題材電影代表作。二戰中,小伊萬因戰爭失去雙親,自願為軍方擔任偵察工作,結果也犧牲了生命。他飽受戰亂之苦,生活十分艱難,但是他在這種紛雜無序、朝不保夕的環境中,依然保持著不泯的童心和對和平美好的嚮往。就題材而言,電影取材並無特殊之處,但導演通過對細節入微的處理及從兒童視角出發的鏡頭語言來表現出的戰爭,雖少見硝煙,但不亞於炮火紛飛的場面慘烈。本片獲1962年威尼斯國際電影節金獅獎,舊金山電影節大獎,墨西哥阿卡普科電影節大獎,並在加拿大等十二個其他國際電影節獲獎

1 《伊凡的童年》 -簡介

《伊凡的童年》《伊凡的童年》

一個名叫伊凡的少年,他的父母在二戰期間被德國納粹殺害。懷著對納粹的仇恨,他加入了蘇聯紅軍,當上了一名小偵察員,深入德軍敵後,執行危險的任務。紅軍中校認為戰爭不是孩子的事情,欲安排他到後方上學,小伊凡聽了很是惱火,最後還是留了下來。在伊凡的強烈要求下,再次讓他進行秘密的偵察活動,而這一次,伊凡再也沒有回來。
塔可夫斯基的故事片處女作《伊凡的童年》是一部從寫實到抒情完美過渡的作品,標誌著當代電影一位偉大形式主義者的到來,題材屬於當時正統的蘇聯電影,獲得威尼斯影展金獅獎。

安·塔爾柯夫斯基是著名電影藝術家米·羅姆的學生,《伊凡的童年》是他的成名之作,後來他又拍攝了《安德烈依·魯勃廖夫》《鏡子》等影片。1983年他在義大利導演了《懷鄉》。之後,在國外定居。1985年他在瑞典導演了獲戛納國際電影節大獎的影片《犧牲》。1986年他在巴黎病逝。西方影壇對他評價很高,認為他是與費里尼、英格曼·伯格曼等齊名的大師一級的電影藝術家。伊凡的扮演者柯里亞·布爾里亞耶夫當時還是一個初中生,現在已是職業電影演員並嘗試著導演影片,1983年他主演了《戰地浪漫曲》。看慣了舊模式影片的人指責《伊凡的童年》把戰爭表現得太殘酷。但事實上,影片具有嚴酷的真實性,戰爭的現實本身就是人類的災難。

2 《伊凡的童年》 -關於影片

塔可夫斯基接受《伊凡的童年》的任務可以說是受命於危難之際,當時另一位導演已拍攝到一半,因影片質量遭到普通質疑,被勒令停拍。他不僅要推倒全部重來,本來就捉襟見肘的拍攝資金也只剩下了一半。對一位剛出校門的新手來說,壓力不言而喻。然而,他卻以超強的自信決定要以自己的方式來完成這部電影。為此,不惜與原作者博戈莫洛夫發生劇烈的爭執,他直言不諱對那位大名鼎鼎的小說家宣稱:電影與小說同樣具有自己的創作個性。言下之意:影片雖然改編自你的名作,但你也不該過多干涉我的工作。如果照搬原小說的故事情節也許可以拍攝一部不錯的描寫衛國戰爭中一位小偵察兵英勇事迹的故事片。但塔可夫斯基認為這樣做的話違背了他的電影美學原則,在他看來,線性的敘事邏輯就象幾何定理的證明一樣生硬、令人乏味,他提倡的是一種詩的邏輯,用詩的聯接與推理讓電影成為最真實、詩意的藝術形式。

《伊凡的童年》《伊凡的童年》

影片從夢境開始,以夢境結束。在第一個夢中,伊凡快樂地追逐著蝴蝶奔跑在原野上,他看到一隻布谷鳥,驚喜地指給母親看。他甚至可以騰空而起,飛翔在樹林山丘之上。然而當他從一派詩情畫意的田園風光中醒來卻發現自己躺在破舊的磨坊中,清醒后他很快意識到必須立即轉移,否則可能落入德寇的魔瓜。來到磨坊外,滿目皆是經戰爭摧毀后留下的凄慘景象,這時才進入影片的現實部分。伊凡不是傳統意義上為國捐軀的小英雄,他既不是機智勇敢、洋溢著樂觀主義精神的小兵張嘎,也不是為崇高的革命事業英勇獻身的董存瑞。他只是一個被戰爭扭曲了心靈,喪失了孩童所特有的氣質與性格,取代的唯有刻骨仇恨的十二歲小男孩。影片中最令人心痛的就象塔可夫斯基所言:伊凡在做打仗的遊戲,他不是部隊的驕傲與寵兒,而是他們的痛苦。伊凡徹底被戰爭異化了,變成一個不能容身於正常的生活環境之中的怪物。對他來說,戰爭永遠不會結束,他將永遠戰鬥下去。犧牲或許對他是一種解脫,死亡比周圍人對他的憐愛更是他需要的。在他眼裡,現實與夢幻已沒有區別。當他翻閱丟勒的版畫《啟示錄四騎士》時,他將畫中凶神惡煞般的騎士看作現實中的德國侵略者,藝術的虛構與真實的現實在他概念中完全是一回事。影片的主題從簡單地歌頌英勇無畏的蘇聯小英雄深化到了控訴戰爭對人類心靈造成嚴重的傷害。薩特對影片的盛讚是眾所周知的,他在寫給義大利《團結報》討論《伊凡的童年》的長信中講到影片更深層的主題:歷史既產生了自己的英雄人物,同時也毀滅了他們,如果他們不能沒有痛苦地生活在他們自己促使其形成的生活里的話。說得也是這個意思。

影片的現實部分從伊凡偵察回來到再次出發這一段時間發生的事。從加爾采夫第一次看到伊凡時,就感覺不到他的童真與可愛,他的神色與語氣流露出與他年齡不相符的堅毅與老練。當他了解了伊凡的經歷后,認為他應該遠離戰爭。慈父一樣的格里亞茲諾夫上校,還有疼愛他的霍林大尉何嘗不是這樣想,他們幾次將他送到後方的軍事學校,伊凡都成功出逃。佔據伊凡頭腦的只有復仇,他強烈要求派他再次執行偵察任務,當霍林與加爾采夫送他出發時,眼看著他弱小的身軀涉水走入死一般寂靜的樹林,兩人心情異常痛苦。送行的一路上也顯得格外漫長而壓抑,黑沉沉的河流、蕭疏的樹木、倒載在岸上的飛機殘骸,對岸被吊著的蘇聯偵察兵遺骸,偶遇的德國士兵,還有不時竄上天空的照明彈,無一不喻示著此行的兇險。事實上,伊凡這一次的確走上了不歸路。加爾采夫最後見到伊凡是他臨刑前的照片(霍林早已犧牲了),蒼白瘦削的臉龐,一雙惡狠狠的眼睛。這個十二歲小男孩帶著他滿腔的仇恨與絕望離開了人世。影片還穿插了霍林與瑪莎一段有始無終的愛情,進一步表現了戰爭對成人生活的戕害。加爾采夫認為戰爭是男人的事,女人也應該遠離,將瑪莎調到後方醫院,無意間造成了兩人的分離,從另一個側面也襯託了伊凡的悲劇性命運。

《伊凡的童年》《伊凡的童年》

《伊萬的童年》作為蘇聯電影的代表參加了當年的威尼斯影展,榮獲金獅大獎,一時間在東西方引起多方爭議。塔可夫斯基的詩意電影在蘇聯國內則被指責為晦澀難懂,在西方左派人士看來有「小資」嫌疑,甚至有影評人認為他不加選擇地運用了已在西方過時的表現手法。薩特看不過去,挺身而出為他作了有力的辯護,塔可夫斯基因此聲名大振。平心而論,《伊萬的童年》不是真正能夠體現塔可夫斯基風格的一部電影,只是他詩意電影的起步之作。在片中,他創造詩一般美麗的夢境:布谷鳥的叫聲、羚羊透明的眼睛、結著蜘蛛網的松林、飛舞盤旋的蝴蝶、羞澀可愛的小女孩、被雨淋濕了蘋果、吃蘋果的馬匹、波光粼粼的水面、還有一起嬉鬧奔跑的小夥伴……他認為電影的素材可以用詩的邏輯來組合,他堅信這更接近人類思想的發展法則,也更接近生命本身。他所提倡的基本美學原則將在他將后的電影中得到進一步的深化表現,從而形成了獨樹一幟的塔可夫斯電影風格。此外,正如批評者指出,他在片中借鑒了西方現代電影的各種表現手法,比如伊凡從磨坊出來,整個畫面都是傾斜的;轟炸過後,傾斜的十字架遮住了太陽,還有片尾那棵燒焦了的大樹都充滿了象徵與隱喻。片中還有一些令人難忘的剪輯鏡頭,以後在他的電影中幾乎消失不見了:比如在地下室里水滴與夢境中井水的剪接;還有霍林轉身看到瑪莎已離去,忿恨之下將椅子砸向地面與佔領柏林國會大廈歡呼雀躍的紅軍戰士的剪接,後來他也承認片中存在學院派式精心組織的鏡頭。可以說此時的塔可夫斯基達到的是「見山不是山,見水不是水」的意境,離他以後「一棵樹,就是在畫面上存在的一棵樹」的境界還是有些距離。

3 《伊凡的童年》 -觀后感

《伊凡的童年》《伊凡的童年》,說實話我還真沒有怎麼看懂,很散的調子讓人很難有強烈的感官刺激。而人們大都把大師這種獨特的風格看作是一種作品形式。我不對大師沒有任何看法,好的或壞的,至少個人認為這位前蘇聯電影大師――安德列•塔可夫斯基是真的把一個戰爭的殘酷的事實,用他特有的方式講述給觀眾。

在《伊凡的童年》中,難以看到那種觸目驚心的屍體場面,但是這種死亡,戰爭的傷痛卻通過一個可愛的孩子無形的帶到了觀眾的心中。原本應該生活在快樂的童年中的孩子,卻在硝煙與彈雨中當著偵察員。那種對工作的堅定意志和頑強的生命力,讓人看到不僅僅是一個孩子的精神,更讓人看到戰爭在一個原本應該無暇的孩子留下的傷痕,這種感覺的卻沒有流血的場面刺激人,卻更能刺傷人。就如一個經歷戰爭的孩子:「夜晚天空的像什麼?」「像子彈打過」這樣的構造,使得電影有了詩的感覺,讓人在浪漫中感受到其中之情。這是現實的反映了伊凡的生活。

另一組就是伊凡的夢和回憶,這個沒有了童年的孩子卻總是在自己的夢境里尋找自己的愛:母愛,友愛……戰爭可以毀掉一個人的生活,還是難以毀掉一個人的夢。伊凡在平時生活失去了一個孩子原有的天性,只有在夢境中他才恢復了對生活的光明的概念。戰爭的心靈挫傷遠大於對物質的破壞。如果沒有戰爭,伊凡會是什麼樣子。

我對影片最為喜歡的是對死亡的描寫。雖然這部影片是2戰狀況的反映,但是影片中幾乎沒有出現過一個完整的死亡的場景,這個就如同《聖經》裡面對生死的表達法,從不血淋淋的表現,那隻會給人恐懼,而是安詳地走進人地心裡,這樣才會產生叫化地作用。

當蘇軍攻破德軍時,到處時殘垣破壁,卻沒有太多的屍體,但是那種死亡的場面已經透露出來了,就像說話,有些話不需要說的很清楚,別人就聽明白了。我最欣賞那段說伊凡被殺的,那官兵不斷念著被殺人的名單,「殺,絞刑,殺,絞刑……」那的台詞,語氣比直面殺戮的場面還要讓人感到難受,自由的想象空間讓人會想到更多更殘酷的。同時,場景場景也從破敗,裸露的建築轉到了那個囚室,幾個絞刑架,觸目驚心。用美來突出醜,使丑更丑。

《伊凡的童年》的激情是悲切的,伊凡的死被描繪成人類的災難。片中,塔爾柯夫斯基本人的觀點表現得極為明確而活躍。因而,《伊凡的童年》屬於當時在西方興起的「作者電影」的範例。影片無論就思想內涵和藝術表現形式來說都是一部傑作。

4 《伊凡的童年》 -獲獎

  影片在國際影壇上引起了重視,獲1962年威尼斯國際電影節大獎,舊金山電影節大獎,並在數十個國家上映。

上一篇[淺海沉積]    下一篇 [花仙子]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