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佩利亞斯與梅麗桑德》

標籤: 暫無標籤

《佩利亞斯與梅麗桑德》是一部典型印象派歌劇 。歌劇的主題是禁戀。

1 《佩利亞斯與梅麗桑德》 -簡介

五幕歌劇,梅特林克編劇,德彪西譜曲,1902年4月30日在巴黎喜歌劇院首次公演。

《佩利亞斯與梅麗桑德》:《佩利亞斯與梅麗桑德》


德彪西共作有4部歌劇,而真正完成的只有這部《佩利亞斯和梅麗桑德》,這部歌劇作於 1892—1902年。 1892年夏天,德彪西在一個書店裡偶然發現一部新書,這本新書便是他夢想中的詩篇——梅特林克的《佩利亞斯與梅麗桑德》,並得到將原著改為歌劇之權。而德彪西竟費了10年的時間,才完成自己這部唯一的歌劇傑作。它凝結了德彪西所有在音樂領域內的偉大探索。
德彪西反對瓦格納的歌劇誇張作風,反對聲樂與管弦樂互相對抗的音樂。他採用一種適合法國語言的朗誦式旋律風格,讓音樂與文字能完美契合。他遠離和聲的邏輯,傾瀉毫無限制的純粹音色,然後創造出浮動的氣氛環境,顯露一種鬆散、柔滑的開闊空間,再帶領我們走進介於神話與幽靈悲劇之間的領域。聽眾必須了解的是:樂譜所呈示的一致性可能也代表傾向死亡的一種轉移。德彪西的這種音樂及主題思想的處理方法的確創造了獨特的風格,給20世紀歌劇界開闢一條新的路線。
這部五幕歌劇的劇情敘述阿萊蒙德國王阿凱爾的孫子戈洛在山林中遇到遇見一位美麗但飽受驚嚇的女孩梅麗桑德,戈洛愛慕她,與她結婚。但梅麗桑德與戈洛的異父兄弟佩利亞斯產生了愛情,戈洛妒火中燒,最後殺死了佩利亞斯,又猛擊梅麗桑德。梅麗桑德受重傷后,臨死前產下一女,戈洛後悔莫及。此劇經德彪西處理,故事並不連貫,只是一連串象徵性情景的延續,描繪出一個夢境般的世界。羅曼·羅蘭因此而稱德彪西是「一個偉大的夢境畫家」。這部作品1902年在巴黎喜歌劇院首演時,梅特林克卻曾一時狂怒,咒罵它「一敗塗地」。

2 《佩利亞斯與梅麗桑德》 -劇情

第一幕第一景:森林中一水泉
阿萊蒙特之王阿凱爾的愛孫戈洛在森林狩獵時,發現一迷路少女梅麗桑德,在林中泉水旁哭泣。她不願意說出任何有關她自己的事情,也不講明她來自何處。戈洛定了定心,發現這少女很美,再接近一看,戈洛看到泉底有東西發亮,梅麗桑德告訴他,那是某一個人給她的皇冠,她哭泣時掉落到水裡了。但她如今已經不再需要它,與其要她帶上那頂皇冠,很不如要她死了的好。然後梅麗桑反問戈洛:「你是誰」?「為何盯著我」?「來森林中做什麼」?等等。戈洛告訴她自己的身份后,梅麗桑德才安定下來。戈洛因妻室亡故,極為寂寞,並被她美麗的眼睛迷住了,便攜她同返王宮。
《佩利亞斯與梅麗桑德》《佩利亞斯與梅麗桑德》

第二景:城堡中的一室
阿萊蒙特國王阿凱爾因年老而目力衰退,他的兒媳熱納維埃夫正念著大兒子戈洛的信:「我和在森林中泉水邊所遇到的迷路少女已結婚六個月,但關於她的事所知並不多。我們現在想回城堡,如果承認我們的婚事,請在接信后第三天晚上,在面海的塔上點燈,我在船的甲板上可以看到。不然我們將遠走他鄉而不再回來」。熱納維埃夫讀完信後向阿凱爾問道:「您說怎麼辦」?阿凱爾答道:「就依戈洛所希望去辦。因為我們只能看到命運的一面,而我從不反抗命運,大概世界上不會有一件事是多餘的吧」!熱納維埃夫立即命令次子佩利亞斯今夜就開始在塔上點燈,然後下場,佩利亞斯也下,幕落。
第三景:城堡花園
緩慢響起帶有點淡淡憂愁的優雅音樂,幕起。熱納維埃夫與梅麗桑德遊覽古堡花園。由於城堡被四周深沉的森林包圍而且過於陳舊且黑暗,梅麗桑德感到驚恐。這時,佩利亞斯從有海的那一邊登場。他告訴她們說,今晚可能有暴風雨會來,接著卻有一艘船出航去了。看到這情景,梅麗桑德發覺那就是載他們回來的船,擔心著它會不會遇到海難。熱納維埃夫把梅麗桑德交託給佩利亞斯,然後看伊尼奧爾去了。由於黑幕急速降臨,道路崎嶇難行,佩利亞斯就扶著,梅麗桑德的手臂前行。這時,佩利亞斯告訴她,說自己也將離去,她憂鬱地問:「你為什麼要走」?這段音樂與情節配合得天衣無縫,難以分別何者為主題曲,表現出獨特格調。
第二幕第一景:公園噴泉
短短的12小節序奏,先由豎笛與豎琴展開纖細色彩的佩利亞斯主題,接著小提琴奏出細碎有似流動的旋律,美妙地描繪出透明清泉的印象,以傳送出庭中泉水的情趣。幕起,佩利亞斯邀請梅麗桑德到冷泉邊休憩,並告訴她說:「這泉水總是冰冷的。傳說從前這個泉水曾使瞎子重見光明,於是被稱為:「盲人之泉」,可是自從老國王眼睛瞎了以後,再沒有人來到泉邊求醫,人們就把這泉水忘了。現在已是被遺棄的古泉。」 梅麗桑德像小孩似地俯卧在泉邊大理石上,凝視泉底,她想把雙手浸在水裡,但水面太低夠不著,而垂下的頭髮則達到水面,「嗯!我的頭髮比手、比全身還要長……」。沉默片刻,佩利亞斯問她在森林中的泉水邊,怎樣遇到戈洛的?梅麗桑德立刻借口談說水底遊動的東西,把話題轉到別事上。並脫下戈洛給她的結婚戒指玩弄著,佩利亞斯警告她不要丟得那麼高,果然不出所料,她的戒指終於掉入水中。由於水很深,根本沒有法子撿起來。正午的鐘聲響了,佩利亞斯提醒她該回去了。梅麗桑德問說,如果戈洛問起戒指的事該怎樣回答時,佩利亞斯要她把真實情況說出來。
第二景:城堡中的一室戈洛躺在床上,他旁邊坐著梅麗桑德,音樂奏出低聲粗率的戈洛的動機。「當中午報時的鐘聲敲了最後一響時,我的馬突然狂奔,(戒指失落時,也正敲著報12時的鐘聲)馬撞上了樹木,我被拋下來,以後即不省人事了!幸好沒受重傷……」。戈洛敘述著狩獵受傷的經過。在梅麗桑德細心照料下,戈洛很快便恢復健康,一天他忽然發現妻子的戒指不見了,問它到哪裡了。她回答說:「當她替他的兒子在海邊撿貝殼時掉到洞里」。戈洛嚴厲地說:「如果你說的是真話,現在馬上去把它找回來,失落了那戒指,就等於遺失所有的一切。快去,遲了海水會沖走它……」,「但只我一人去嗎」?「可叫佩利亞斯一道去,我等你回來再睡」。梅麗桑德訴苦似地自言自語:「哦!我並不快樂!並不幸福」!她哭泣著下去。樂隊奏出間奏曲,梅麗桑德的動機、戈洛的動機,最後以顫音最弱音為基調,並以簡潔的技巧巧妙地描寫海邊的夜色。
第三景;洞天前面
佩利亞斯陪伴梅麗桑德去到那幽暗的洞穴,佩利亞斯說:「我們到洞中看看吧,否則戈洛問起失落戒指場所的情況時,會答不上來的」。他拉著梅麗桑德帶有冰冷而發抖的手,慢步前進,月光照亮了洞穴的進口與洞穴的一部分,看到洞穴中並坐著三位年邁發白的乞丐,他們靠在岩石上打盹。梅麗桑德感到非常害怕,表示想快一點兒回去。但佩利亞斯卻很沉著地向她說明,這個國家目前正鬧飢荒,為了不吵醒他們,兩個人悄悄地回去了。
第三幕 第一景 梅麗桑德卧室陽台外
麗無比的序奏,在單純的蠕動中,充滿著微妙的情趣,並有無以言喻的色彩。幕啟,一隊巡邏隊行走小徑通過陽台下,梅麗桑德在塔上的陽台上梳頭髮,她唱著中世紀的旋律,「我的長發,垂到陽台下,沿著塔壁,等著心愛的人兒,漫長的一日,……」。佩利亞斯也從巡邏的小徑上場。「你在陽台邊做什麼?歌唱得像罕見的小鳥……」』「我在整理頭髮準備上床……」,「那麼在塔壁上的是你的頭髮了,我以為是燈光的影子呢」。佩利亞斯走到陽台下駐足,摸著她垂下修長的烏髮親吻,「我從沒看過這麼美麗的頭髮,柔軟而暖和,它的光亮掩蓋了天上的光明,愛我吧」!佩利亞斯大膽地說出悶在心裡的情意。梅麗桑德唱出:「放了我吧!有人來了就不好了」。「不,不放,今晚你是我的俘虜了,我吻你的頭髮,那就像吻你一樣」!這時一群鴿子從塔頂飛上去,梅麗桑德即唱著:「那是我的鴿子,它們在黑暗中會迷失方向,也許不再回來」!「放我吧!有人來了,那是戈洛」!佩利亞斯放開了她頭髮,果然,戈洛出現在巡邏的小徑上,他臉上裝著若無其事,說著:「夜深了,你們真是像小孩,多稚氣……」,他帶著佩利亞斯走了。
第二景:古堡地下墓穴
音樂轉入悲愁,管弦樂隊奏出「命運」主題曲,而以「復仇」樂章結束。幕啟時,以低音弦為主體的全吾音階動機,醞釀出沉重的氣氛。
戈洛把佩利亞斯帶到城堡中的地下墓穴,讓他看著飄散死亡臭味的濁水。佩利亞斯很害怕地探視這個深淵,好像要窒息一般,於是催促哥哥離開這種鬼地方。間奏以反覆的琶音風音形為主,但後面轉到明亮的音調上。
第三景:地下墓穴出口的平台上 平台上充滿光線與涼爽的海風,佩利亞斯恢復了平靜吸到海面吹來的空氣后鬆一口氣。他說地下墓穴的空氣沉重得像鉛一樣。這時佩利亞斯發現母親和梅麗桑德站在城塔窗口邊,於是告訴了哥哥。戈洛藉機責備他昨晚對梅麗桑德的無禮,他說:「昨晚的事他全部看見了。希望你以後不要對梅麗桑德過份殷勤,因為梅麗桑德不久就要當母親,我想你是否考慮悄悄地離開這裏?但不要讓梅麗桑德知道」而佩利亞斯似仍不顧危險,當他獨自一人時,喃喃自語:「自由空氣何等可貴」!
第四景;城堡前面
戈洛與其前妻的幼子伊尼奧爾上場,戈洛把年幼的伊尼奧爾抱在膝上,問他母親是否時常跟佩利亞斯叔叔在一起。兒子告訴他,兩人時常在黑暗中哭泣,只有一次擁抱、親吻。不久,當梅麗桑德的房間點亮后,戈洛把兒子舉起來起來,要他看看房間中發生的事。
《佩利亞斯與梅麗桑德》《佩利亞斯與梅麗桑德》

這時,他知道佩利亞斯也在裡面。他問伊尼奧爾他們兩人在做什麼,兒子回答說,只是在注視燈火。戈洛逐漸激動,以強調的口吻要兒子看清楚,但伊尼奧爾反而害怕了,要爸爸讓他下來。實在沒有辦法,戈洛就帶著兒子離去。十五小節的後奏,如同在表示戈洛內心的激動,極為猛烈。
第四幕第一景:城堡內一室
在弦樂快速運動的前奏后幕啟。梅麗桑德遇到佩利亞斯,告訴她父親的病已逐漸康復,可是當他看到佩利亞斯時,卻說他臉上有死亡陰影,於是要佩利亞斯快出外旅行。這時兩人發覺門後有人就害怕起來,相約今晚在「盲人之泉」幽會。佩利亞斯說今晚是最後的晚上,我要到你看不見的地方……。短小的間奏,運動跟前奏一樣激烈。
第二景 城堡中的一室
阿凱爾知道佩利亞斯的父親即將康復后很高興,對於年輕漂亮的梅麗桑德乖乖地在這陰暗城堡中過日子的事,也表示很同情。這時戈洛進來了,當梅麗桑德發覺他額頭受傷想為他擦藥時,卻被戈洛拒絕,而且命令妻子把他的劍拿來。 當梅麗桑德很害怕地注視戈洛時,問她:「你是否想探尋我知道些什麼,」然後妒火中燒激動地怒罵道:「你的眼睛雖然很像天真無邪,其實隱藏著很大的秘密。」然後把想逃走的梅麗桑德抓住,而且像發瘋般抓住她的長發猛拉。
阿凱爾忍不住斥責戈洛住手,戈洛突然平靜下來,表示自己年紀太大了,不想監視別人,我只是習慣地等待機會……。說了這些古怪話以後他就離開了。阿凱爾不解地問說是怎麼回事,梅麗桑德流著眼淚說他不再愛我了。
第三景:花園中的泉水旁
伊尼奧爾由於要撿回掉進岩石間的球,想要搬動一塊大石頭。這時牧羊人趕著一群羊,要送到屠宰場,經過他身邊。伊尼奧爾看到了,就問牧羊人羊兒為何不說話。由於天黑,他就回去了。
第四景 花園中的泉水旁
夜晚,佩利亞斯先登場,擔心著為什麼梅麗桑德遲到了,他決心在這個最後機會中,對她表白隱藏很久的心思。接著,梅麗桑德悄悄來到,她說因為戈洛在說夢話,而且我的衣服被釘子鉤住,所以來遲了。
佩利亞斯說,明天我就非要踏上遙遠的旅程不可,梅麗桑德反問為什麼必須出外旅行?他說這是由於愛你,說罷,情不自禁把她抱住。,梅麗桑德也表示說,第一次遇到你我就愛上了。佩利亞斯隨即以豐富的表情唱出:「你的聲音,如同從春日之海漂過來的……」,此時他們感到無比快樂,兩人相互得很緊,陶醉在愛的幸福里。
這時,傳來有人關門的聲音。可是他們卻緊抱著說,就這樣吧!這樣吧!然後又激動地唱出:「來吧,哦!我的心臟好像在喉頭瘋狂般跳動」。
突然,梅麗桑德在樹影下,看到執劍的戈洛。佩利亞斯要她在自己上前阻止時先逃走,但梅麗桑德卻說倒不如被他殺死,於是兩人就瘋狂地親吻起來。
戈洛揮動利劍飛奔過來,把佩利亞斯一刀刺死。佩利亞斯立刻倒在血泊中,梅麗桑德恐怖地大叫,戈洛無言地追殺逃走的梅麗桑德。
第五幕;梅麗桑德的卧室
梅麗桑德躺在床上,阿凱爾、戈洛與醫生在房間的一個角落談話。醫生說:「梅麗桑德已經病危,並不只是一點點小傷,很可能會有生命危險。」阿凱爾預感她不能活下去,這時梅麗桑德醒來,睜開眼睛,她表示要看看外面,要人把窗子打開但她的意識已經不太清楚。戈洛靠近她,呼喚她的名字,可是梅麗桑德卻看不清楚戈洛身姿。悔恨的戈洛要求單獨與梅麗桑德談話。他先向她乞求寬恕,懊悔對她的所為,而且要她說出真心話,問她是否愛著佩利亞斯。她答說愛他,戈洛又問她說,你們是否幹了見不得人的事,梅麗桑德否認說,我們不曾犯罪。戈洛激動地想脅迫她招認,但她的病情又惡化了,戈洛無法得知真相。 這時國王和醫生進入,禁止戈洛再糾纏她。阿凱爾譴責戈洛是否想逼死她?然後問梅麗桑德什麼要他代勞的沒有?她回答說,已經沒有任何的憂慮,她想要阿凱爾把小寶寶抱來給她看,他們將生下的小女孩給她看,她虛弱無力地撫弄嬰孩喃喃著:「怎麼不笑……多幼小……也會哭……可憐啊」!這時女佣人走進房間,默默地站著祈禱,戈洛又要叫她們出去,阿凱爾責備他說話小聲點兒,儘管戈洛要求再跟梅麗桑德說話,但被阿凱爾拒絕了。突然,女傭全都跪了下去,醫生按了梅麗桑德的脈后說:「她的靈魂,現在已離開了肉體」!梅麗桑德緩緩地合上了眼睛與世長辭。
阿凱爾對啜泣的戈洛說,要讓她安靜地走吧!今後我們必須好好照顧這新生的下一代,這嬰兒將替代她母親活下去……」!然後抱著小嬰兒離開這房間。大家先後跟著離去,只剩下梅麗桑德遺體靜靜躺在那兒。幕落。

3 《佩利亞斯與梅麗桑德》 -劇中人物

 阿凱爾 阿萊蒙特國王 男低音

熱納維埃夫 國王的兒媳婦 女高音

戈洛 熱納維埃夫之長子 男中音

佩利亞斯 熱納維埃夫之次子 男高音

伊尼奧爾 戈洛前妻的幼子 女高音

醫生 男低音

梅麗桑德 戈洛之妻 女高音

水手們、牧羊人、侍僕們、盲丐等

故事發生於中世紀封建時代,地點在假設的王國阿萊蒙特。

4 《佩利亞斯與梅麗桑德》 -評價

《佩利亞斯與梅麗桑德》在現代西方文藝史上的地位相當重要,它啟發了巴托克和雅納切克等作曲家的創作革新靈感,令《追憶似水年華》的作者馬賽爾·普魯斯特激動得徹夜不眠,堅定了梅西安從事作曲的決心,也讓羅曼·羅蘭從此稱讚德彪西為「一個偉大的夢境畫家」。這部歌劇的優秀錄音眾多,其中指揮大師ClaudioAbba-do攜手維也納愛樂樂團、維也納國立歌劇院合唱團錄製的DG版以精緻透明而被歐洲古典樂壇評論家稱讚不已,神秘、迂迴的半音階管弦樂充分營造出一種波動如水的細膩美感氣氛,單憑這種音色就不難想象出梅麗桑德這個角色的形象和舉止該是多麼窈窕嫵媚,優雅迷人。
上一篇[土衛七]    下一篇 [臨別贈語]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