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來自雪河的人》

標籤: 暫無標籤

1880年的澳大利亞雪河是個像美國西部一樣充滿了牛仔,野馬和草原的地方。吉米從小就幻想有一匹自己的駿馬,當他看到一匹純種的野馬的時候,他苦苦央求他的父親幫他抓回來,父親同意了,卻在抓捕中意外身亡,父親的喪生給吉米留下了深深的陰影。吉米跑到一個牧場去做幫工,但是牧場的人都排擠他,而他和美麗善良的牧場主女兒傑西卡的戀情也遭到了反對。牧場的一匹珍貴的純種賽馬跑掉了,吉米成了替罪羊,要從野馬群中抓回這匹賽馬。因為童年的事件而遭受刺激的吉米能夠克服自己的心魔,完成任務嗎?

1 《來自雪河的人》 -故事梗概

《來自雪河的人》來自雪河的人

19世紀末的澳大利亞,在一個遠離城鎮的山區,青年吉姆和父親居以養馬為生。和其他男孩一樣,吉姆自幼深愛馬匹,幻想著能成為駕馭著良駒馳騁的英雄。當時有一群純種野馬經常出沒在吉姆家附近的林區,許多愛馬之人都曾嘗試將它們抓回馴養,但都以失敗告終。一天,野馬群襲擊了吉姆家的林子,吉姆說動父親攔截野馬,不想父親卻不幸被馬群踩傷身亡。父親的老朋友斯伯送給了失落的吉姆一匹良馬,讓他到山下的平原找工作謀生。很快,吉姆在牧場主哈里森家找到了工作,別人因為他是山裡人而看不起他,但哈里森的女兒傑西卡卻很喜歡能幹、善良的吉姆。

一日,哈里森外出,只留下吉姆陪傑西卡。傑西卡鼓勵吉姆和她一起馴服了父親最為珍視的那匹價值一千英磅的小馬駒,野馬群恰在此時襲來,吉姆受了傷。哈里森回家后因為發現有人動了小馬駒而大發脾氣,將吉姆趕出農場,傑西卡也因此負氣離家出走。吉姆在山裡找到了傑西卡,他托斯伯把傑西卡送回家。

在斯伯家中,傑西卡意外發現了母親瑪蒂爾達的照片,原來斯伯是哈里森的兄弟,20年前,他們同時愛上了鎮上最美麗的姑娘瑪蒂爾達,無從選擇的瑪蒂爾達決定誰先賺到大錢就嫁給誰,但她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個決定會造成日後如此巨大的傷害。哈里森選擇了孤注一擲,很可能賠上性命的賭馬,而斯伯則選擇了暗無天日的挖金礦,最終瑪蒂爾達嫁給了哈里森。20年的今天,哈里森成了惟利是圖的商人,而斯伯依然沒有放棄挖金礦,兄弟倆更在瑪蒂爾達不幸去世后反目成仇。

此時的哈里森正在懸巨賞動員全鎮的好騎手一起出動尋找小馬駒,出於對斯伯的敵意,他拒絕吉姆同去,然而當眾人追趕的野馬群奔到一處陡峭的山崖時,連最有經驗的騎手也不得不勒住了馬韁,眼睜睜看著馬群遁入林中。只有吉姆獨自一人飛馬向前,衝下山崖。哈里森一行人卻只能站在那裡驚恐地看著他遠去。最後吉姆不但找回了小馬駒,還趕回了成群的野馬。於是這個來自雪河的男子漢成了人們心目中真正的英雄。

2 《來自雪河的人》 -精彩視點

提起美國影星柯克·道格拉斯,人們自然會想到氣勢磅礴的史詩巨片《斯巴達克思》,主人公斯巴達克思正直、勇敢、無所畏懼的英雄氣概被後人所傳頌,而他的扮演者——柯克·道格拉斯也成為60年代好萊塢影星中最具光芒的一位,也因此榮獲了第68屆奧斯卡終身成就獎。在這部由著名導演喬治·米勒執導的影片《雪河男子漢》中,柯克·道格拉斯一人分飾兩角,充分顯示了其過人的演技。

3 《來自雪河的人》 -主演簡介

《來自雪河的人》《來自雪河的人》主演

柯克·道格拉斯,老一代好萊塢最出色的硬漢演員之一,1996年奧斯卡頒給了柯克一座終生成就獎。在柯克漫長的演藝生涯中,代表最高成就的應該是兩部由柯克的製片公司製作、庫布里克導演的《光榮之路》(Paths of Glory,1957年)和戰爭史詩片《斯巴達克思》(Spartacus ,1960年)。不過柯克另外一部1982年的《來自雪河的人》(The Man from Snowy River),雖然了解的人不多,卻是評價最好和獲得收入最多的 一部作品。該片反映了一段痴美的浪漫愛情,值得影迷關注。

4 《來自雪河的人》 -影片賞析

《來自雪河的人》海報

電影從雪山大全景下吉姆和父親的家開始,以吉姆縱馬回到自己的家結束,突出了人、馬、山在故事中的重要作用,標誌著一個完整過程的結束。不同的是,這時的家不再是吉姆的父親亨利的家,不再是父親死後吉姆繼承的家,而是他用自己的行動掙得的家。當吉姆把小駿馬連同野馬群一起帶回時,哈里森先生要給他事先允諾的獎金,但吉姆告訴他,他做這件事不是為了那一百英鎊。顯然,他是在告訴哈里森以及哈里森為代表的資本主義者,世界上有比錢更珍貴的東西;他在重申之前他與哈里森爭吵時說過的一句話——一個男人對另外一個男人所說的那種話:「你不是惟一能從生活中掙得某些東西的人,我有我(生活中)的位置,我有我的人生計劃。」離開時他告訴哈里森說,他會再回來,取回屬於他的馬。當他說這話的時候,他在告慰自己的父親,因為在故事的開頭他曾告訴父親說,野馬中肯定有一些好馬,可以訓練成良駒。而父親恰恰死於造馬圈時野馬群的驚奔所造成的意外事故。他也告訴哈里森說,他還要來取回屬於他的其他有價值的東西(and for whatever else is mine),他說這話時眼睛轉向他的戀人傑西卡。故事開始吉姆的父親就死去,象徵著吉姆失去怙恃,不得不走向獨立探索自己人生的道路。當地人告訴吉姆說,他無權繼承父親的家和土地。他們告訴吉姆,是房屋和土地的主人與真正擁有它們沒有關係:只有當他像他父親一樣掙得
它們時,它們才真正屬於他。傑西卡也是一個具有強烈獨立意識的女孩。父親哈里森要強行把她送進寄宿學校,希望她接受傳統教育,將來扮演一個傳統妻子和母親的角色。她指責父親培養她的計劃無異於培育他的牛馬。在電影的結尾,當父親走到她身邊用手挽著她時,她毅然掙脫開來,向著吉姆走去。她用這個動作也同樣告訴父親:「Owing something has got nothing to do with it」。吉姆是偶然失去怙恃,而傑西卡則是主動要擺脫她的「監護人」,二者殊途同歸——完成個性的成長、走向獨立的人生。哈里森的老朋友——也是吉姆父親的老朋友——克蘭西稱吉姆和他的馬丹尼都是在山裡長大(mountain bred),他企圖用這個理由來說服哈里森先生,讓他在尋找走失的小駿馬時帶上吉姆。但是克蘭西在說服吉姆應該一起去的時候,卻告訴吉姆應該如何贏得尊嚴:從馬上摔下來后,如果不被馬踢傷,最好的辦法就是立刻翻身上馬。斯珀爾、克蘭西、以及偶然與吉姆見過一面的律師佩特森,都認定吉姆身上有一種良好的內在素質(The boy has a quality about him)。    

再回到人、馬、山的主題。斯珀爾告訴吉姆說:一個沒有良馬的人不是一個完整的人。當哈里森先生談到征服雪山時,吉姆的回答是:正像是人無法阻擋潮流一樣,人也無法馴服大山!他告訴傑西卡說:人應該把山當作一匹生機勃勃的駿馬(spirited horse),不能按自己的方式來對待它。而傑西卡的回答是「對待人也應如此。」電影中提到金礦的發現,把電影反映的時代背景推回到十九時期後半期。

實際上,電影《來自雪河的人》是基於佩特森的長詩,基本上保持了詩中所敘述的故事主線和表達的情感。該詩發表於1890年,立刻在讀者中產生了廣泛的共鳴。在詩中,佩特森把澳大利亞艱辛的鄉間生活高度浪漫化,表達了他民族主義的情懷。眾所周知,十九世紀末的澳大利亞發起了一場聯邦運動。1898-1899年舉行了全民公決,1901年1月1日澳大利亞聯邦(The Commonwealth of Australia)宣布正式成立。在這個歷史背景下賞析《來自雪河的人》,我們看到了這個故事的社會歷史意義。我們會重新來看待山、人、馬這三個要素,重新理解吉姆和傑西卡的成長過程,重新解析上文提到的這些故事情節和話語。或許,我們看到的是一個「男孩」成長為一個「男人」的過程,聽到的是一個年輕的澳大利亞在對英國說話。

5 《來自雪河的人》 -幕後製作

 本片重拍自1920年的老片,相隔60多年,本片仍然保持了一種濃舊的懷舊氣息和樸素的敘事手法,而避開了一切虛假矯飾的偽裝。這部片子是關於勇氣,初戀和成長的。裡面沒有爛肆的暴力,毫無理由的情慾或者離奇詭異的情節。取而代之的是質樸的人們、樸素的情感和普通的生活。它們交織在一起,如同田園詩一般,緩緩地流過觀眾們的心房,帶來的是靈魂的洗滌與純凈。它們使得這部片子即使因時光的流逝而褪了色,卻永遠也不會過時。片中的雪河(Snowy River)位在澳洲的雪山山脈 (the Snowy Mountains),雪山山脈則是澳洲阿爾卑斯山之一,屬於澳洲東岸大分水嶺區。因為風景獨特,這裡自成「雪河國家公園」。

6 《來自雪河的人》 -敘事長詩

 

《來自雪河的人》海報

養馬場起了風波,消息立刻在四周傳遍。

老雷格雷特圈中的一匹小馬駒,突然逃出了家園 。

這匹價值千金的良種馬駒,追隨著野馬群逃入林間。

遠近有名和無名的騎手聞訊趕來,

紛紛聚攏到馬站。

農莊里連夜聚集起,

眾多喜歡追逐野馬的林區好漢。

就連他們的馬兒都聞到了戰鬥的氣味,而異常興奮欣歡。

騎手中有個哈里森老人,年輕時曾在賽馬中奪冠。

如今他已年老,頭髮像雪一樣白,

但當他來了興緻飛馬賓士,沒有幾人能追到他的身邊。

只要人或馬能去到的地方,他都能去轉轉。


還有一位來自河口的騎手名叫克蘭西, 

也熱心前來助戰。

只要馬的肚帶不斷,就沒有烈馬能將他從背上甩下來,

他多年在草原騎放牧騎馬,練就了高超的騎術和一身虎膽。

另有一位小夥子,他騎的馬矮小毛長,

像是一匹不夠體長的賽馬,

它有至少四分之三的帝汶小型馬血統,

山地騎師對這種馬都會另眼相看。

此馬長得瘦而結實,耐力非同一般, 

他急躁的步伐中充滿勇氣, 

驕傲而崇高地高昂著頭,

有著明亮如燈,永不認輸的雙眼。


但是有人擔心這麼個小毛長的馬,到底能跑多遠。

哈里森老人說:「這樣的馬怎麼行,」

小夥子,你還是別去了,長途的奔行很是辛苦,

山岡崎嶇,行走艱難。」

小夥子好不沮喪,可還是滿心期盼。

只有克蘭西幫他講情,

「我看還是讓他跟我們一起去,

我保證他在最後關鍵時候會和我們在一起。

這小夥子和他的這匹馬都生在本地,長在山間。

「他來自雪河,科修斯科山那邊。

那裡的山坡比這裡陡峭兩倍,

馬蹄踏在山石上,每一步都會迸出火星,

能在這種地方騎馬的人,想去哪裡也不難。

這位雪河的騎手家住山中,

河水奔流在兩山的峽谷間。

自從我開始遊歷各地,見過多少騎手,

但這樣的高手從未遇見。」

馬隊出發了,不久就看到野馬群在一大叢含羞草後面——

騎手們打馬直追上去,轉眼追到山前。

 「小夥子們,上去圍住它們,現在不要亂跑。」

哈里森老人向眾人發出召喚。

「克蘭西,你必須包抄它們,包抄到右面。

夥計們,不要害怕摔倒,眾人勇敢向前。

一旦它們跑進山裡,

沒有任何騎手能再把他們找見。」

克蘭西帶領著這些最嫻熟最勇敢的騎手排開陣式, 

圍堵馬群側面。

他打馬飛奔超過野馬群,從一旁包抄過去, 

手中長鞭舞成環型,跑到馬群前面。

野馬群停住了,鞭聲響亮在耳邊。

但野馬看到自己喜愛的山林,近在眼前。

它們突然拚死逃竄,衝破了包圍圈,

飛快地逃向山中的林間。

馬群奪路逃進黝黑的山谷,騎手們在後面緊緊追趕。

馬蹄踏地聲像打雷,

鞭聲震蕩著頭頂掠過的懸崖峭壁,

迴響在山谷中間。

山上長滿了花楸樹和異葉瓶樹,山路越來越高,越來越險,

野馬跑到了山頂,定下了腳步。

哈里森老人對大家說:「說不定今天這群野馬會跑掉。

因為一過了這道山崗,到那邊再想追上它們實在萬難。」


登上山頂,連克蘭西這樣的高手也不得不勒住馬,

最勇敢的騎手也得屏息止步,不能向前。

前面的下山的陡坡被一層厚厚的蛇麻草荒覆蓋著,連地面都看不見。

遍地都是袋熊的穴坑,一腳滑倒就會一命歸天。

此時只有來自雪河的男子漢,單人獨騎,縱馬追趕。

他一邊高高揮舞著手中的長鞭,一邊高聲呼嘯,

他縱馬追下山崗,猶如洪水沖入河床, 

眾位騎手都驚恐地看著,呆立在崖邊。


馬踏亂石飛滾,少年衝下山澗。

雪河男兒人不離鞍,

山地騎手的身影猶如猛虎下山。

儘管腳下是長滿雜草和灌木叢生的亂石崗和到處裂開的地面,

但他仍舊以賽馬地速度衝下陡峭的山澗,

始終沒有收一收韁繩,一口氣衝下可怕的陡坡,

直落到谷底平川。


他跟在野馬群中,跑上了前面的小山。

身後的山頂上,眾人都無聲無言,

遠遠望見他跑在野馬群中,猛揮牧鞭。

他飛快地追逐著,又跑過一段平川。

然後跑過兩山之間的峽谷,一瞬間身影不見。

很快穿過了那個地段,少年又在眾人的視線中出現。

隱約還能望見野馬在山坡上狂奔, 

雪河男兒仍在後面緊緊追趕。


他單人獨騎追趕群馬,直到身旁的野馬白沫飛口邊。

他縱馬飛奔就像跑道上的賽狗,

馬群被他追得無力再逃, 

雪河男兒單槍匹馬把馬群趕回頭向來路返。

但他的山地小馬也已經累得幾乎走不動,

他渾身血汗淋漓,踢馬刺上也是血跡斑斑。

但他勇氣依然如故,威風絲毫不減。

山區良馬從不膽怯,從不畏難。

帶領著馬群走下布滿松林的科修斯科大山。


眾騎手在高處揮淚高喊,

空氣像水晶一樣清透,繁星像火花一樣閃耀,

此時已是午夜,地上結霜天空寒,

河口周圍的蘆葦在風中搖擺,

微風吹拂著丘陵起伏的草原。

騎手們把這個故事講給人們,

雪河男子漢的美名在千家萬戶世代流傳,直到今天。

7 《來自雪河的人》 -創作背景

 

《來自雪河的人》海報

悉尼奧運會開幕式的設計可謂獨具匠心。同亞特蘭大的閉幕式不同,編導沒有突出袋鼠和考拉熊這些為世人所知的動物,而是把澳洲獨特的歷史和不太為人知曉的澳洲植物和大自然展現給了世界。

開幕式開場是由一位澳洲偏遠內地牛仔打扮的男子飛馬馳騁在澳洲內陸那紅色的土地上,這個場面立刻就扣住了觀眾的心。接著一百二十騎打扮相似手執奧運旗幟的牛仔奔騰出場,場面十分壯觀。然而這個場景並非編導的杜撰,而是出自澳洲本土詩人班尼歐·彼德森(BanjoPaterson,1864-1941)的著名長詩《雪河男子漢》(The Man from Snowy River)。

《雪河男子漢》是一首澳大利亞最有名的土產詩歌。描寫的是一個來自雪河的小夥子的傳奇故事:一匹名貴的馬匹逃掉了,馬主懸巨賞要人尋回這匹駿馬。於是周圍所有的騎士都趕到了,試圖從混在野馬當中的這匹駿馬分開。一個來自雪河的山中小夥子騎了一匹小馬也來到了。可騎士們都在嘲笑他和他的馬的瘦小。然而當野馬群奔到一處陡峭的山崖的時侯,連最有經驗的騎手也不得不勒住了馬韁,眼睜睜看著馬群遁入林中。可是這個被人嘲笑過的來自雪河的小夥子,卻獨自一人飛馬向前,如激流流過河床那樣衝下山崖。而嘲笑過他的騎手卻只能站在那裡驚恐地看著他遠去。最後小夥子獨自一人把馬找了回來。於是雪河男子漢的這個傳奇故事為人們所傳誦。

後來,好萊塢根據該詩改編成了同名電影。雖然電影談不上十分成功,但卻使得澳大利亞騎士的形象得以留傳世界,而影片中的音樂也為人喜愛。在悉尼奧運會開幕式上的騎士,顯然是受了這個電影的影響,其配樂則直接採用了電影中的音樂。

這個長詩,把澳大利亞偏遠內地的荒涼和美麗寫得出神入化,給1880年代的城市人帶來了真正的澳洲內地生活氣息,使人煥然一新,為澳大利亞人找到了自我。也使得時年26歲的彼德森一舉成名。因為在這之前,澳大利亞沒有象徵自己的獨特文化。

這首詩歌描寫的是跨越新南威爾士州和維多利亞洲的澳洲阿爾匹斯山地區雪河一帶的故事。有人甚至認為,這個男子漢的形象就是依歷史人物傑克·雷利(JackRiley)為原型的。雖然這個說法頗有爭議,因為也有人認為詩中的人物是作者見過的許多人物的合成。但這卻為雷利的家鄉,維多利亞州的雪山入口克揚(Corryong)小鎮帶來了繁榮和名氣。每年一度的雪河男子漢鄉村節就在該鎮舉行,其中有雷利騎馬賽,葡萄酒和食物節以及遊行等,當然受了彼德森這首詩歌的影響,也有一個賽詩會。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