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兩個媽媽》

標籤: 暫無標籤

《兩個媽媽》屬短篇小說,由作者眼淚枯了創作,第一次登選在小說閱讀網內,2007年完成。

《兩個媽媽》屬短篇小說,由作者眼淚枯了創作,第一次登選在小說閱讀網內,2007年完成。

1 《兩個媽媽》 -基本資料

作者:眼淚枯了,曾寫過短篇小說 《等待那個聲音》
作品類型:短篇小說
書籍簡介:一個孩子兩個媽媽真的幸福!!

2 《兩個媽媽》 -初登

小說閱讀網,本文於2007年完結屬於短篇小說。

3 《兩個媽媽》 -原文欣賞

兩個媽媽
      哭著求她留下,她卻悄然的走了。
  傷心的人,絕望中復甦,
  淚水淹沒那放飛的思緒。
  「你留下來,我什麼都聽你的,我的世界不能沒有你,這麼多年的恩情我全還給你。」她無語,滿懷傷感的看著我。我身為七尺男兒,不知道哪來的淚水,竟抱在她面前痛苦的哭泣。你不是我媽媽,因為媽媽永遠不會丟棄我,會帶我一起走的。多少個夜晚做著同一個夢,每次醒來我的眼睛濕濕的。
  從我的記憶中,一直是我和媽媽兩個人生活,我是媽媽的唯一的依靠,雖然我很小。那時我什麼都懂,我也像媽媽愛我一樣愛她,有時候為了她一個微笑我會拚命的做好自己的事情。我們的生活是一場夢,很甜美。
  她叫我王子,我會不暇思考的叫她公主,我知道《王子和公主》的故事,因為結局很完美。媽媽不會累么?她會微笑著說:「有你給我洗腳啊。」這是我能讓她最快樂的時候,同時我也很幸福。我們走在路上會玩剪子、石頭、布這樣簡單的遊戲,但是我們很滿足。朋友是我和她最好的詮釋吧,她不會以家長的身份去對我。有時候我們也會因一些小事而不愉快,每次都是她來向我道歉,我會立刻笑起來,因為我從來沒生過她的氣。
  我們去看海,我對大海喊:「長大后我會賺很多的錢,讓我身邊的這個人成為最幸福的人。」她笑著看我,我打逗她說:「你沒有話對我說的么?」她想了想像我一樣對著大海喊:「我會等的,大海你可要做證啊。」我瘋狂的追著她,她會故意跑的很慢,我追上她說:「我們的約定要擊掌哦。」
  我的小手和她的大手一擊成了我們最後的約定,一輩子完不成的約定。
  老天是很無恥的,它嫉妒我,嫉妒我的愛,我的生活都太完美了。它無情的把她帶走了,走的很突然。
  我一次次昏死過去,醒來的時候,白色的被子,白色的窗帘,一切都是白色的。我以為自己在天堂了,周圍那麼多熟悉的臉旁,還有那個我討厭的女人,我惟獨沒發現她。以往的幸福變成孤獨,我躲在被子里抽泣,他們說什麼我都聽不進。
  為什麼我看不到眼淚,我沒在水裡。
  最初沒有她的世界,我想放棄自己。每天看著城市的最高點傻傻的發獃,我想那縱身躍下的感覺會是怎樣,會不會比那體操健將完美的最後一個動作帥,或者比那跳水運動員在空中旋轉的姿勢更優美。
  我沒走向那最高點,我覺得這樣對不起她,她會流淚的。有時候想她想的心痛,眼睛再乾澀,眼淚也順著眼夾出來看世界。
  每天我三點一線的生活已成為一種習性,家、學校和她靈魂安息的地方。日子久了,發現總有一個人跟著我,多少次倒在媽媽的「懷抱」里,醒來卻躺在我那舒適的床上。我討厭他,多管閑事的傢伙。我不知道那人是誰,但我知道是誰指使的,懶的理會他。以如繼往的去給媽媽講故事,說最近發生的事,同樣我能感覺到媽媽的聲音。
  我遠遠的看見他(我爸)把我媽媽最喜歡的百合花放在石碑前,身邊還站著那個另我討厭的女人。我憤憤的跑過去,拿起他剛才放的花用力的扔在一邊,大聲的向他們咆哮。我雖然小,可是我的爆發力是很大的。
  看著他蒼老的而憔悴的面孔,我的心裡也隱隱作痛。他畢竟是我的爸爸,雖然我的世界里一直沒有他,我能原諒他。另我氣憤的是他竟和我討厭的女人一起來,我不能容忍。我很氣憤對他說:「我不想管你的事情,我也管不著。請你別讓人監視我的自由,還認你這個爸爸是我的寬容,今天我告訴你,不認你我也沒錯,因為你從來沒給過我什麼。」
  他無聲,我瞟了她一眼繼續對他咆哮:「請你馬上帶她離開,別褻瀆了我媽媽的靈魂。」她含著淚想說什麼,他阻止了她,我在心裡想你難道很委屈不成?他慢慢的轉身拉著她離去。我抱著那冰冷的石碑,淚水如那積壓了多日的泉水一涌而出,在恨和愛的抉擇中,又一次倒在了媽媽的「懷裡」。
  「媽媽,我給你洗腳。」
  「好啊,凱樂很久沒給我洗腳了。
  她又露出了燦爛的笑容,那種久違的感覺。洗腳的時候我會問媽媽:
  「媽媽,爸爸怎麼還不來看我啊?」
  「他忙啊,有時間他會來看你的。」
  「什麼時候啊?」
  「星期天吧。」
  每到此時媽媽都很憂鬱,我不知道我有錯么?為了一個概念中的爸爸我會繼續問下去。
  「媽媽,爸爸怎麼不和我們住在一起啊?」
  「你以後會知道的,乖,寶貝睡覺了。」
  每當我看到媽媽慌亂不知該怎麼回答我的時候,我的心就記恨爸爸一次,同時也多少知道與那個女人有關,所以我更恨她。我會很乖的聽她的話,並說句她愛聽的。
  「媽媽,我永遠的陪在你身邊。」
  「恩。」她很滿足的笑著應我。
  「媽媽,別走。」
  「我不走。」
  她還是走了,留下我自己。我大聲哭喊:「媽媽,你騙我。」眼淚啪嗒啪嗒的掉下來。
  睜開眼,才發現是一場夢。可總覺得和現實一樣那麼吸引人,回味夢香還殘留一點咸喂,難道我真的哭了不成。看著周圍的環境,我知道不是我家,如果我沒猜錯,這是他家。以前他接我來過,就住在這個房間。好像專門為我留的,因為房間里所有的布置都和我走的時候一模一樣。
  我被強制性的搬進了這個本該屬於我的家,隨之我的恨也日益增長。自從媽媽走後,我什麼都無所謂,過一天算一天。學校開家長會,我恨的她去了,很多同學說:「凱樂,你媽媽好漂亮啊。」因此我和他們大大出手,雖然我被他們揍的鼻青臉腫,還還一樣對他們吼:「那是你媽,我媽媽比她漂亮。」
  日子久了,感覺氣她是我的一種榮耀,也是我宣洩的一種方法。可是她並不像書中和電視里所說的繼母那樣,甚至有的時候我感覺她愛我勝過愛自己。我認為這是她在向我媽媽贖罪的一種方法,或者她是真的愛我。不管怎麼樣,我都恨她一輩子,早點讓她消失在我的眼前。
  為了達到我想要的目的我什麼招數都可能使出來。
  生日快到了,我並不像往年那樣高興,而且心裡很失落。全身一種颼颼的孤獨凄涼感,夕陽慢慢的滑落與遠處的天邊相接,可惜媽媽不在我的身邊,如果老天再給我一次機會,我願死在那一刻。越想心裡越不是滋味,看看身邊的她,我心中的恨愈濃。
  生日那天,我沒叫我的夥伴,我不想讓他們看見現在的家。意外的是外婆和奶奶都來了,天啊,我的兩個保護傘,簡直高興的快忘記了我自己。她在為我細心的準備生日午餐,我並不領她的情,我暗自想好戲在後面,等著瞧。
  外婆和奶奶給我禮物我高興的接過來,對於她遞過來的禮物我看都懶的看,還讓我接,決不可能的事情。她為了緩解尷尬的氣氛,說先吃飯,禮物以後再看。看她起身我就嚷著喝水,還要熱水。
  果然不出我所料,她立刻去給我倒水。我高興的等著她過來,她的手伸了過來,我的手僅僅碰著杯子,她手一松,我就順勢把一杯子水傾倒在我的手臂上。那水確實很燙,再說我事先做了預演,眼淚像暴雨一樣傾灑下來。爸爸、外婆、奶奶還有她都急忙過來,看她的樣子比自己燙著還厲害。給我找葯的找葯,忙的他們不可開交。
  「啊,凱樂,你胳膊上這一塊紫的怎麼的?」
  「你背上的痕是誰打的?」外婆給我脫毛衣心疼的問。
  「這?」
  「還有這!」
  外婆和奶奶看著我身上的傷痕,她們越看越生氣,我就哭的更厲害了。她們問我什麼,我就說怎麼怎麼樣,把所有傷痕的來源說了一遍。她手中的藥水掉在了地上,聽著我信口雌黃的哭訴著,她的眼淚也流了下來。
  啪。
  一個耳光打在了我的臉上,沉重而又有力量。是我爸的手,眼淚更像泛濫的河水。
  「你再給我亂說,你媽媽什麼時候打你了?」老爸厲聲問我。
  「誰是我媽,她么?我媽媽不會打我。」我極力痛苦的說。
  啪,啪。
  這兩個耳光是奶奶打的爸爸。
  「你混蛋,你小的時候我這樣打過你。」奶奶怒氣對著爸爸。
  我沒搭理爸爸,繼續哭訴著我的遭遇,看這兩位老人已被我所感染,就像是她們自己被這樣打過一樣。外婆站起來,給那個傷心流淚的她就幾個耳光。那時我的心裡痛快及了,感覺天和地都是我的一樣。
  我很意外的是她沒為自己辯解,從那流淚的眼睛感覺她就像是我的親媽媽一樣。
  「孩子雖然不在你們身邊張大,可畢竟是你們的孩子,你們怎麼殘忍啊。」奶奶帶著哭腔。
  「你還有資格做媽媽么?你……」
  外婆和奶奶你一句我一言的數落著她,她們有很多話我似乎聽不懂。
  「夠了。」她用力的把飯桌掀了。
  外婆和奶奶被她的這舉動嚇的一哆嗦。眼淚比我的還多,我還預演過的啊。難道她不預演就怎麼成功,真的很佩服,我在心裡想。
  「凱樂,我是對不起你,可、可我努力的償還你,我怎麼對待你,你自己不知道么?」她哭的確實很傷心。我看著趨勢不對,大聲的哭,希望能挽回局勢。
  「凱樂,你再給我哭,你媽媽打過你?。」站在一邊的爸爸又一次嚇唬我。
  我的保護傘在這,我並不怕什麼。可是他幫我恨的人一次次的說話,我心裡難受,真正的眼淚從我的眼裡跳出來,我霎那間明白了很多。
  「我是不應該來到這個人世間的,來了,不是我的錯,是你的錯,你一生的大錯。你不愛我媽媽,同樣也不愛我。你為什麼把我接到這裡,假裝對我好?我擦掉眼淚惡狠狠的瞪著他說:
  「我告訴你我從來就不稀罕什麼父愛,在沒有你的日子裡我活的一樣的瀟洒。我、、、我這輩子只有媽媽,沒有爸爸。」
  我推開外婆和奶奶奪門而去,我的心想起以前我的生活,我要媽媽,我要回我以前的家。那思緒和腳步不自覺向那個曾經溫馨的地方飛奔,我感覺我幼小的心徹底的碎了。
  我推開那熟悉的門,凌亂的東西散滿整個屋子,厚厚的灰塵。我的眼睛有股熱流在澎湃,心裡喊著媽媽我回來了。熟悉的地點,熟悉的場景,卻少了那個熟悉的人,我把我的愛給誰?
  找著以前屬於我的一切,布娃娃、玩具手槍、倚天劍那些我曾經的「夥伴」。
  我再也不想離開這個房間了,永遠的陪著媽媽,不會在讓她孤單的。我慢慢的爬向衣柜上,我想把自己掛在房子的中間,我卻偏偏和衣櫃一起倒在了地上,看見了我從來沒看見的一個木製盒子。
  我想在去陪媽媽的時候好好看看媽媽的東西,我想那裡面肯定有媽媽最珍貴的東西,否則我不會不知道的。慢慢的打開盒子,裡面竟是一封給我的信。看著信,淚迷糊我的雙眼,我在心裡吶喊這一切都不是真的,媽媽你在騙我。而自己看著真切而又感傷的每句話,又怎能讓我不信。
  我的寶貝凱樂:
  開文先祝你每天健康快樂。
  寶貝,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媽媽早已離開了你,你不會恨媽媽吧?所有的秘密都在信里,我不知道你知道事情後會怎樣,還能在喊我聲媽媽么?
  我很小的時候就失去了雙親,從那以後孤兒院便是我的家,我很害怕那種生活。有一天我被好心人領養了,他們對我很好,同時我還得到了一個好姐姐。我們是同年同月出生的,我們的關係很好,比親姐妹的關係還好。
  我們做同樣的事情,她總比我做的好,別人老是把我和她相比。本來找回快樂的我很嫉妒她,憑什麼她比我漂亮,比我幸福而且很受男生的喜歡。老天也許愛捉弄人,在大學的時候我卻和她同時愛上了一個男生。
  她總是處處讓著我,可偏偏那個男生喜歡的是她,她對我所有的好都被我嫉妒心所侵蝕為了得到自己的所愛我開始不擇手段,我不顧我們的姐妹之情。
  我為他付出后什麼也沒得到,我不後悔為了一個不愛我的男人付出過,後悔我從沒對她說聲「對不起」,我希望你能替我完成這個小小的心愿。可能我做的壞事太多,上天要懲罰我,讓我得了絕症,而且不能生育。你永遠不會懂一個女人不能有孩子的感覺,那時我徹底的放棄了。
  後來她知道事情真相以後,堅決和那個男的分手,讓他陪我走完短暫的人生。當然,我不會讓一個不愛我的人守侯在我的身邊,我找他們認真的談了一次,只想要個孩子陪我走完悲慘的人生。那時她已有身孕,她抱著我痛苦的哭泣,並答應我只要能做的她一定儘力而為。
  當我得到她的孩子后我怕她會在我活著的時候搶回去,我讓她向天發誓她沒有讓孩子知道身世的權利,不許私下和孩子見面。我是不是很壞,她的孩子我都這樣苛刻的對她。我抱過小孩的那刻起,我從心底里喜歡,就像我自己的一樣。
  小孩是我的福星,我去做檢查的時候,醫生告訴我我的絕症開始好轉。直到我們去海邊前些的日子,我知道所剩時間不多了,海邊的約定是媽媽失約,千萬別責怪自己。
  那小孩就是你,她就是你的親生媽媽,也就是你討厭的阿姨。凱樂,你會恨我么?我知道你現在的心情很複雜,我希望你能接受現實。
  現在的你肯定很帥,我沒那福氣看了,十多年來你一直沒對她喊聲媽媽,今天後你要喊啊。
  別忘了替我說聲「對不起」。
  ……
  ……
  ……媽媽愛你!
  為什麼我是他們愛情的交換品,你們友誼的橋樑?難道我一出生就註定的。信的很多內容我雖然看不懂,可我知道大體的意思,擦掉淚水回那個我真正的家,那裡我會得到答案。
  十二歲生日就這樣悲傷的走過,回去后我沒向她道歉,臉皮厚的當作什麼事都沒發生過。她沒有責罵我,也沒任何的反應,彷彿我不存在。
  日子久了,我慢慢的叫她去送我上學,開始的時候爸爸很意外。爸爸把我拉出來問我又有什麼新花樣,我無視他怎麼問我,難道我只能看著自己的親生媽媽而不能相認。我們走在路上我很想牽她的手,叫她聲媽媽,可是我做不到,總覺得不自然。多少個夜晚也想在她的懷裡入睡,給她洗腳,每想到這我就想起養育我十二年的媽媽。她雖然在信里說她不是我的親生媽媽,可我覺得她永遠都是我最親的媽媽。
  我想到母親節的時候喊她第一聲媽媽,送給她我的禮物,化解我心所有中的怨恨。
  我為了這一天準備了好久,把自己的零用錢攢下來給她買康乃馨,可惜那天早上去花店花已經沒了,下午才有。我想下午她來接我給她驚喜吧,就預定了一束康乃馨。想著她吃驚不敢相信的樣子,再叫她一聲媽媽,她會幸福的暈倒么?
  下午一放學就跑去取花,那個花店離我們學校很遠,回來的時候已經很晚了。看著她焦急的打著電話,我把花放在背後,悄悄的走過去。
  「嗨。」
  她回過頭,擔心的說:「你去哪了,媽媽以前沒教你要在學校門口等么?你看現在都幾點了,要是出什麼事情,我該怎麼辦?」
  我委屈的把花給她,怨聲怨氣的說:「親生媽媽從來沒有教我要在這老實的等她,她什麼也沒教過我。」
  她抱著花看著上面的字傻傻的發愣,十多年第一次在母親節收到禮物而感動,她哭的很幸福,我轉身大步的向家的方向走去。不知道是幸福的淚水還是剛才怨恨的淚水從眼睛里流出來,她在後面緊追著我,我並不等她。腦里卻想著喊她媽媽,想著我們相認時會是怎樣幸福和感動。
  當我被燈光和喇叭聲驚醒時我嚇的一身冷汗,一輛大卡車急速向我駛來。在我手忙腳亂的時候被一個溫柔而有力的手推了出去,我回過頭卻看見她飛了起來,我拚命的喊了一聲:
  「媽媽」
  她倒在了地上,手中的花和她一起被血渲染。
  當媽媽被推進手術室的時候,她手中的花別人怎麼也拿不開,我心跳的像快枯竭的河,怕她不在醒來。因失血過多,馬上需要輸血,可是血庫里找不到匹配的血型。我要求用我的血,醫生說我太小,可是我不怕,在我的強求下,他們答應把我的血輸分給媽媽一些。在手術室里,我的血液緩緩的流向她的身體,感覺這條輸血管的兩頭相加就是整個世界。
  我累了,迷糊中沉睡了過去。
  「媽媽。」
  「哎、、、,我的兒子。」媽媽幸福流淚了。
  「媽媽,我以前對、、、對不。」我還沒說完。
  「以前的就叫它過去,媽媽沒有怪你。」她打斷我。
  「那為了懲罰我,我願每天給媽媽洗腳,每個節日送花給您。」
  「好啊,媽媽愛你。」她幸福的閉上眼睛,她繼續:「你怎麼知道真相的?」
  「什麼啊?」我想了想,「哦,信啊,我媽媽給我的信啊。」我把信拿給她看。
  「那我呢?」她故裝作生氣。
  「你?我媽媽啊。兩個都是啊,你不會吃醋吧。」我逗著玩說。
  「不會了,媽媽有那麼小氣?」
  「恩,我看有。」我笑著:「媽媽小氣的把我都給了姐妹,小氣的把自己放在了卡車下,小氣的把愛給了一個淘氣而另人討厭的孩子,你說你小氣吧,自己不留點啊。」
  「你等著,媽媽真的揍你了。」
  「呵呵,不會吧,我怕了還不行。」我忽然深沉的看著她說:「媽媽,我愛你。」
  這次淚水不只模糊了我的眼。
  等我醒來的時候她也醒了,手中仍然拿著我送給她的花。
  「媽媽,我愛你。」我醒來的第一句話。看看爸爸驚呆的眼神和她幸福的淚水,覺得這時的病房就是幸福天堂。
  兩個媽媽愛我,我愛兩個媽媽。
(全文完)

4 《兩個媽媽》 -參考資料

[1]小說閱讀網


上一篇[無淚城]    下一篇 [愛不分]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