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六月之蛇》

標籤: 暫無標籤

《六月之蛇》講述六月的東京,連綿不斷的梅雨,讓人心煩意亂,慾念橫生。供職於心理諮詢室的少婦凜子(黒沢あすか 飾)與丈夫(神足裕司 飾)過著優渥的生活,然而夫妻雖然相愛,卻因丈夫潔癖的原因始終沒有性事。賢淑溫良而又倍感壓抑的凜子只能通過自慰尋求片刻的滿足。某天,一個名叫道郎(塚本晉也 飾)的男子被自殺的念頭所困擾,於是打來電話求助。道郎在凜子的開導下漸漸擺脫自殺的泥潭,卻轉而沉迷於凜子的溫柔中。他以凜子自慰的照片作要挾,逼迫這個一貫保守的女子做出一件又一件令她倍感屈辱的事情……本片根據導演塚本晉也的同名小說改編,並榮獲2002年威尼斯電影節聖馬科評審團特別大獎、2003年葡萄牙國際奇幻影展最佳女主角(黒沢あすか)和評審團大獎。

1 《六月之蛇》 -劇情  

 

《六月之蛇》《六月之蛇》

 一個在醫院生命線工作的女心理諮詢師,意外收到一件包裹,裡面有她關在家裡換上暴露短裙自慰的照片,威脅者命她上街做更大膽的嘗試,否則就對她丈夫公布一切……   

六月持續不斷的傾盆大雨並不能填滿城市中心的黑洞,年過30的職業婦女Rinko和她的工作狂丈夫Shigehiko灰色的人生步入了一場危機中。一封匿名信件送到了Rinko手中,信封上寫著「你丈夫的秘密」,裡面則是Rinko自慰的照片。隨之而來的是一通神秘電話,電話那頭的男人並沒有勒索,他要求Rinko穿上極短的迷你裙,買一個按摩器,然後指示她穿過六月雨季的城市去實現她的性幻想。




2 《六月之蛇》 -幕後花絮


《六月之蛇》《六月之蛇》
黑澤明日香 (Asuka Kurosawa) 扮演的妻子Rinko Tatsumi 、神足佑司 (Yuji Kohtari) 扮演的丈夫Shigehiko 以及導演塚本晉也扮演的攝影師Iguchi。妻子和丈夫都是典型的倭國上班族,妻子Rinko在一家醫院的心理諮詢室工作,而她的丈夫則是一個有著潔癖的工作狂。他們的生活看似平淡,實則卻隱藏著危機。一天,Rinko收到一封信封上寫著「你丈夫的秘密」的匿名信件,但當她好奇地打開信封之後卻驚奇地發現信封里裝的全部都是她自己自慰時的照片。她的生活被人窺視了!隨後,Rinko開始接到一個陌生男人的電話,他自稱是得到了Rinko的幫助,擺脫了妄圖自殺的困境。他並沒有勒索Rinko金錢,他唯一的要求是讓Rinko做她想做的事情。這種古怪的要求讓Rinko「要報警」。可最後,Rinko放棄了。神秘男子讓Rinko脫掉內褲,穿上極短的迷你裙,並去成人用品商店買一個最大號的女性自慰器,然後一步步指示她在城市中穿梭。如果在看到此為止就按下「停止」鍵,並以此認為影片是一部以窺視女人生活為樂趣的變態片,那就大錯特錯了。事實上,攝影師Iguchi是一位患了癌症的病人,他從對癌症的知識上判斷女主角Rinko Tatsumi和他一樣,也患了癌症。Rinko與Shigehiko冷漠麻木關係的基礎是他們無力表達和交流慾望,身體的本能卻以強大的力量成為生命的召喚震動了他們。攝影師Iguchi用自己的方法使Rinko重新找到了自我,重拾對生活的信心,而她與丈夫之間的不和諧也在影片末尾得了化解,最終強迫他們重新認識和建設他們的婚姻。可以說,影片自變態開始,至感人結束。在這部片長僅77分鐘的影片中,塚本晉也用很多色情意味濃厚的畫面表現Rinko逐漸復甦的性慾渴求與肉體快感,但他決不是給觀眾人提供感官愉悅和刺激。它們所呈現的其實是都市人(我個人認為,更多地是指倭國的都市人)在心理上的落寞乃至變異的心態。塚本晉也通過他本人扮演的攝影師,把觀眾的注意力從主人公的性饑渴轉向他們在精神上的需求。他並沒有刻意渲染色情和變態,而這是用這些元素串起了整個影片。這正著影片的高明之處。
《六月之蛇》《六月之蛇》

  《The Snake of June》和塚本晉也其他作品一樣,塚本晉也依舊集編劇、導演、製片、演出、攝影和剪接為一身,是典型的作者電影,具有十分風格化的烙印。影片名為《六月之蛇》,既把故事的發生背景置於一個多雨的季節,從影片的對白中可以判斷出六月即是倭國的梅雨季節。正因此,影片中一個重要的影響符號——雨,自始至終貫穿整個影片。除此之外,下水道的蓋子、蝸牛,也在影片中反覆出現。這些符號都帶有極強的象徵意義,暗示了在陰冷和疏離的社會中,倭國中產階級生活的單調、乏味,缺少變化。導演塚本晉也在拍攝時可能特意用了藍色濾光鏡,整個影片都沉浸在一種藍色的陰鬱之中。除了藍色,看不到一點點其他的色彩。這樣的設置,使整影片的冷峻風格表現得一覽無疑。
  負責該片音樂仍是石川忠,一如既往地強勁金屬節奏,加入大量慢版弦樂,為影片營造了了緊張與怪異的氛圍。一部靠情節和氛圍取勝的電影,音樂的好壞直接關係到影片的整體效果。石川忠無疑圓滿地完成了這一任務。
  《The Snake of June》在題材上延續了塚本晉也一貫地性與暴力,可以說沒有什麼太大的突破。好在他每次都能找到不同的載體詮釋他一貫的主題,這也是為什麼他的電影仍然值得期待的一個原因。該片在 2002年的威尼斯電影節放映的時候,影院門口一度排在長隊,由此可以大家對他的電影還是青睞有加的。

3 《六月之蛇》 -媒體報道

《六月之蛇》《六月之蛇》
六月的蛇--塚本晉也多雲的雲 發佈於:2007-09-15 07:26
其實一直在想,男人與女人的身體上最為一致的地方在哪裡,想來其實還是骨頭,一直以來對於突現在身體表面的骨頭來說,那些或許是真的消解男性與女性身體上的差異的東西,鎖骨,胯骨,脊椎的那幾個突出,
以前也有說過,希望可以拍一部A片,但是卻不是一般的意義和形式的那樣,看來或許果然和冢本之間有某些連通的部分,所以可以看到現在的這部《六月的蛇》。
在片中,冢本重複了兩次女主角入浴時候背面露出的脊椎的樣子,很特別的鏡頭,在我看來完全無視了性別一般的鏡頭。

對於人本身,無法逃離的存在是原始的慾望,那就是暴力和性了,其實它們本身並沒有受到任何形式的限制,這個或許也是理性做無法束縛甚至於反而使之神化的原因,就好象那個在評論搖滾現場表演時毀壞樂器過程上這樣描述的,如果說the who他們是一種暴力,性的表現,那麼hendrix那裡則更發展的猶如一種祭祀,犧牲的象徵。

看完以後終於或許是明白自己為什麼討厭雨的原因,呵呵,或許就是對於自身的慾望的一種逃離的慾望的延伸吧,雖然不喜歡freud老頭的理論,不過這個感覺上似乎如此---零散的,雜亂無章的,扭曲的,輕浮的,卻又源源不斷,綿綿不絕的。於是想那種為了擺脫慾望所附加於自己的理性,道德,是否也因為強烈而成為一種新的慾望呢? 這種慾望或許依然還是原始呢?

PS: 裡面也有用了昆大叔(米蘭昆德拉)小說中的那句名言呢---「脫!」呵呵,雖然對象有點彆扭。 
 

4 《六月之蛇》 -精彩劇照

《六月之蛇》《六月之蛇》

5 《六月之蛇》 -相關評論

《六月之蛇》《六月之蛇》
一部探討人性的有碼AV片——六月之蛇通緝熊類份子 發佈於:2007-12-07 20:20
塚本晉也的作品在D版碟市場是稀有品種,從我開始買碟開始,至今還沒有在市場上見到他的DVD。三池崇史也算是比較另類的導演了,我還能在市場上收到他的兩張碟。日本碟現在市場上已是數量稀少,韓國片銷量太好了,老的少的男的女的幾乎全部韓流淹沒!

最早從網上知道了塚本晉也,看過《鐵男》的介紹,可惜一直都沒有機會看到!今天看了《六月之蛇》,這部在59屆威尼斯電影節獲得評委會特別獎的影片給我的感覺就象一部探討人性的有碼AV片。

整部影片並沒見到多少形而上的東西,塚本晉也似乎拚命想挖掘現代人內心深處某些腐爛的疼痛的東西,實際上只是蜻蜓點水似的掠過而已,多少讓人有點感覺失望,辜負了我對他的期待。值得贊的地方也有,整部電影的影像想冰冷的鋒利的刀片,輕而易舉就擊穿你的心臟 

象我這樣一個閱片無數的影迷,對於本片的故事情節總覺得似曾相識,典型的三級片套路。保守的漂亮的知識女性,只知道工作的禿頂的陽痿的丈夫,沒有孩子沒有寵物沒有生氣沒有愛也沒有性的冰冷的家庭。

女子是心理諮詢師,在長期的性壓抑后,一次在家自慰的情景,被一個身患癌症的攝影師拍到!他以照片要挾她,要她在人潮洶湧的街上自慰。她是害怕的。她害怕丈夫看到那些照片。她照他的要求做了。壓抑著的性被遮遮掩掩地釋放著 

一邊是出生后教育的傳統的道德。一邊是原始的與生俱來的活色生香的慾望。她猶如在水中被電流擊中,心跳加速,高潮迭起,逃不了,丟不掉,掙扎著,痛苦著,享受著。

「做你想做的事情」是魔鬼的誘惑,每個人心中都有個魔鬼,換個說法吧,「生活在別處」,「在路上」「嚎叫」,假如我們還有選擇。

照片拿了回來,一切並沒有結束。慾望在六月的雨的澆灌下瘋狂滋生著,她要做回自己,拿下眼鏡,穿上迷你裙,從容地奔向江湖,用目光刺向虛空的劍法,用曼妙的赤裸的身體,殺死那些委瑣的虛偽的萎而不舉的舉而不堅的行屍走肉般的男人!

她在雨中自慰的情節是全片的高潮。她的臉在那一刻有著神性的光輝,神聖不可侵犯。兩個男子怎敢褻瀆女神?那個愛戀著她的攝影師只是不停的按動著照相機的快門。他的丈夫象個色情狂一般在牆角卑微地手淫著。

攝影師走出了他藏身的小黑屋,走向了前台,象個奔赴死亡的英雄。他把丈夫狠狠的揍了一頓,丈夫以為他會要他的命,他只是想讓他明白,愛是做出來的。

攝影師(塚本晉也飾演)充當著「蛇」的角色,他讓「夏娃」身體內的慾望蘇醒了,他受到了死亡的懲罰。從另一個角度看,他又象個受難的基督。而我看他只是個委瑣的三級片導演。 

結尾是什麼?庫不里克說,立即做愛。

對電影《六月之蛇》的點評LinkinBz 發佈於:2007-04-22 14:36
《六月之蛇》給人最大的印象無疑還是日本中產階級壓抑變態的精神狀態,無論是有潔癖的丈夫還是內心壓抑慾望的妻子,抑或是偷窺尾行的患癌症攝影師,曾以一部《鐵男》震驚影壇的冢本晉也,這次沒有那麼奇幻噁心,但依然直擊讓我們厭惡的一面。 

塚本晉也這部蘊釀三年的作品講述了一個性壓抑女子的故事。六月是陰雨的季節,黏稠的空氣、蝸牛,濕漉漉的天窗,這些氣氛使人的性慾膨脹,滋生出倫子的慾望。辰巳倫子每天在家中徘徊,她的丈夫辰巳重彥是個性冷淡並患有極度潔僻的中年男人。他每天最大的樂趣就是在家裡尋找並清理哪怕有一點骯髒的東西,而用毛刷反覆刷摩的動作帶有明顯的男性性暗示,可倫子只能看在眼裡。 
塚本晉也曾多次描寫女性。他作品中的女性總帶有幾分妖艷,甚至是琢磨不透。《子彈死跳舞》中的合田始終是神魂顛倒的尋找戀人自殺的動機。《雙生兒》中兄弟倆為了一個女人不惜毀掉一切。在《東京鐵拳》中,溫順的美子突然變得面目猙獰,突然向暴力的靠攏讓義春不知所措。《六月之蛇》中的倫子也是魅力獨特,她能使同樣癌症晚期的道郎不惜代價挽救她的生活。倫子是日本社會中一個傳統的女人,她工作上經常受到壓力,可回到家還要細聲細語的服侍丈夫。沒有家庭的幸福而只能在自慰中尋找短暫的歡愉。 
關於性壓抑,以邁克爾·哈內克的[鋼琴教師]最為著名。女主角艾麗卡由於幾十年的家庭壓抑而萌生出受虐和施虐的念頭,她的發泄甚至以割傷她學生的手指為代價。然而倫子卻不同於歐洲女性的瘋狂,她出於世俗和常識而極力控制情緒。獨自容忍著痛苦和壓力,若不是道郎用偷拍的照片加以逼迫,她根本不會為自己而超越世俗屏障。這也是日本女性的傳統道德理念,東方女性特有的容忍品質。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