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6歲的柳憶安,成為京城周王府的侍衛,然而本來平淡無其的生活被三個男人打斷,三人糾纏不清的戀情成為主線,最後的結局更是出乎意料,請聽我娓娓道來。

《兼愛》《兼愛》

1 《兼愛》 -書籍簡介


類別:科幻小說
作者:海芋
書名:兼愛
全文長度:3361字
最後更新:2008-03-28
小說狀態:已完成

2 《兼愛》 -文章概述

「來人,抓刺客!」
隨著二公子恆宇的叫喊聲,故事就這樣拉開了序幕。
周王府是京城地位顯赫的大家族,不過最近卻連連有刺客闖入周王府,先前是偷走一些不值錢的小鍋和小碗,後來就成了打破花草,留下標記。周王府因此被街上的市井小民嘲笑,那莫多的侍衛都是白痴嗎?不過他們都把責任歸罪於勢力相當的趙王府,這樣起碼可以挽回一些面子,因此,兩家之間結了很深的仇……
二公子,今天還是一無所獲。」憶安很是愧疚的向恆宇報告。「飯桶!還城中一等一的高手呢,女人就是沒有。」恆宇氣憤地說到,還不忘帶著諷刺的語氣奚落一下憶安。他心中的滿足感是人人皆知的。在周王府,恆宇是主子,憶安是下人,憶安總是很謙卑的待恆宇,而恆宇卻耿耿於懷於一個月以前的事情。一個月以前,因為刺客的連連到訪,周王府決定再招來一些護衛,憶安就在其中,黑壓壓的人群中,憶安顯得十分突出,原因有兩點,一就是憶安是個長相精緻的女子,膚如凝脂,瞳若星辰,眉似柔柳,唇色微紅。二就是她總是在三回合之內打敗對手,卻又從不致人於死地,總是四兩撥千斤的樣子。恆宇一向看不起女人,硬是要和憶安過招,結果一掌被憶擊倒,夾雜著老大恆遠「不堪一擊」的話,恆宇把仇都算在了可憐的憶安身上,於是處處刁難憶安,所有人都認為他要雪恥。
夜沉得很深,月亮很清很高的懸挂在上空,似乎在為特定的一個人而升起,空氣之中瀰漫著淡淡的花香,一點一點侵入到憶安的神經中,在別人都進入夢鄉時,憶安和其他的綵衣侍衛一起[周王府中的侍衛按等級分為:綵衣(顧及全府安全的侍衛),青衣(恆宇的貼身侍衛,擅長劍),嵐衣(恆遠的貼身侍衛,善術法),憶安是綵衣侍衛]在夜間巡視。忽然的,有一股奇異的香氣遮蓋住了陣陣花香,憶安跟著這香氣來到了周王府的後庭院——采香苑.果然,出現了一個人影,一席白衫,摺扇為伴,一看就知道是一個讀書人。憶安似乎在自言自語,又似乎在叫那少年,輕聲道「喂。」小到連自己也聽不到的聲音,沒想到那少年卻轉過身來,憶安嚇得不知所措,她側身躲在梧桐樹后,探出頭來張望,少年似乎在尋找聲音的來源,隨後向憶安這邊走去,眼看著越來越近了,一個婢女從房間中跑出,手中抱著一件棉披風,見到少年後,輕聲叫呼喚著:「公子。」少年轉身來,停頓了片刻,說:「蘇晴,剛才是你叫我嗎?」聲音很蒼白,但卻很溫柔。婢女笑而應道:「公子,當然啦,立冬了,天冷快進屋吧。」少年輕輕點頭,輕聲應著:「好。」婢女連忙邁著小步攙扶著少年向屋裡走去,漸漸的看不見身影了。
侍衛總是睡得晚起的早,憶安雖然是姑娘,但她不需要胭脂鳳釵,錦衣玉器的裝飾,只需要簡單得收拾一下就可以了。她踱著小步向花園走去,迎面跑來一個穿著華麗的婢女,手中端著茶水,神情緊張的向采香苑的方向跑去,一不小心就撞在了憶安的身上,茶杯瞬間被打碎,婢女驚恐萬分,不知所措的喃喃道:「完了,完了。」全然不顧身邊的憶安,婢女蹲了下來,整理破碎的碗片,轉身又向廚房的方向跑去。憶安低下頭去看地上的茶水,顏色很濃,還泛著淡淡的苦味,似乎是一種補氣的藥水,眨眼間,已經滲入到堅硬的土地之中。憶安不再留戀這入地的藥水,而是繼續向前走去,在路過廚房時,憶安聽到了碗碟打碎的聲音,她拔劍而出,迅速沖入廚房,眼前,庖官正對著一個婢女大發脾氣,那婢女蜷縮在廚房的角落,滿是鮮血的雙手擋住不斷飛來的碗碟,憶安一個箭步沖向婢女面前,用劍擋住了飛來的碟子,對著庖官大喝道:「住手!」庖官似乎一點也不驚訝,停下了手中的動作,對婢女說:「好你個蘇晴,現在有人幫你擋著,我先不收拾你,不過等大公子他們知道了,就有你受的了。」說罷,走出廚房,一看就知道是去告密的。憶安這時才聽到婢女小聲的抽泣,她蹲下身來,輕輕撥開婢女滿是傷痕的雙手,這婢女竟是昨夜在采香苑看見的女人,此時的她很狼狽,清秀的臉頰被劃出了一條不小的傷口,憶安一時間不知道應該說些什莫,突然,蘇晴甩開憶安的手,奪門而出。憶安緊跟了上去,眼看著蘇晴跳進了花園的水池中,剎那間,十幾名嵐衣侍衛持劍擋在了憶安面前,其中一個禮貌的對憶安說:「柳小姐,請回。」憶安不解的說道:「有人落水,我卻視而不見,還當什某侍衛啊!」那人又接到:「是罪有應得,柳小姐請回。」憶安氣憤地拔劍沖向他們,那些嵐衣侍衛便變出結界,擋住了她,憶安費盡全力也不能打開結界。許久結界自動解開,池面一片平靜,憶安握著劍,佇立在池邊,她突然覺察到了生命的脆弱,這周王府到底是什某樣的地方?到底有多少冤魂在這裡無助的呻吟。

上一篇[行仆]    下一篇 [《北中寒》]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