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再世魔導》

標籤: 暫無標籤

1 《再世魔導》 -簡介

索恩是大陸上數一數二的強者,一位頂級的魔導師。在一次魔法實驗中,索恩為了避免一場災難,被捲入了異空間中,動彈不得。  兩百年後,一位逃亡中的公主走投無路下,以生命為代價召喚惡魔為她報仇,但公主奇迹般的沒死,而被召喚出的也不是什麼惡魔,而是相貌變成了年輕人的超級魔導索恩……

 

2 《再世魔導》 -相關介紹

 不過在邁向追求更強大的實力之路前,索恩還是決定先把目前大陸上的情況弄清楚,以免給自己帶來不必要的麻煩。而對他來說,現在最好的詢問對象,無疑正是還在沉睡中的蒂娜了。

  雖然到現在還沒有弄清楚,自己是怎麼被從異空間召喚回主物質位面的。但出於對魔法敏銳的感覺,索恩還是可以非常肯定,自己正是受到了那個年輕女子的召喚,這才有了回來的機會的。所以憑心而論,他對這個年輕女子的印象倒還不錯。

  大步走到蒂娜身邊,索恩對她施展了一個解除魔法。這是一個六級魔法,可以解除任何四級以下魔法造成的負面狀態,自然也能讓蒂娜很快蘇醒過來。

  「我……我這是怎麼啦?」從沉睡中蘇醒過來后,蒂娜一面向四周觀望,一面問身邊的索恩:「那些追兵……都被你殺了?」

  要知道一路上受到這次刺客的追殺,蒂娜對這些刺客的實力也是有所了解的。雖然在這些人中,沒有什麼絕頂高手,但畢竟也都有五級左右的實力。再加上這些刺客人數眾多,的確也是並不好對付。所以蒂娜雖然知道,肯定是索恩消滅了所有的追兵,但還是有些很難接受這個事實。

  「嗯。」不願意和蒂娜在這個問題上多作糾纏,索恩很快轉移了話題:「現在是哪一年了?」

  「今年是眾神歷7528年啊!」聽了索恩的問題,蒂娜有些驚訝地看著他問道:「你怎麼連這個都不知道?」

  「整整兩百年了……」沒有回答蒂娜的問題,索恩忍不住喃喃自語道:「這還真是有點奇怪啊!」

  要知道從古至今,大陸上從來沒有一個人能活過五百歲的,這點早已經成為所有人形生物的共識了。而索恩清楚地記得,自己是在眾神歷7328年被吸入那個異空間的。也就是說到目前為止,他早就活過了五百歲了。這個發現令索恩十分不解,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能突破這號稱眾神設下的界限,更不知道這對自己來說,究竟意味著什麼。

  「你怎麼啦?」眼見索恩聽了自己的話后,就站在那裡喃喃自語,蒂娜忍不住開口問道:「莫非你真的不是深淵惡魔?」

  要知道雖然知道這年輕男子是自己召喚而來,但他的外貌性格,實在和深淵惡魔有太大的差別了。所以現在蒂娜也有些糊塗,不知道自己召喚來的究竟是個什麼生物。

  「我是什麼並不重要。」不願意回答對方的這個問題,索恩淡淡地對她說道:「重要的是你遇見我老人家,也算是你足夠走運,要不然現在倒在地上的就是你啦!」

  「老人家?」聽了索恩的話,蒂娜先是一愣,隨後忍不住輕笑起來。

  「很好笑么?」然而索恩可是個見多識廣的人,雖然掩唇輕笑的蒂娜神態十分可愛,但他並沒有受到多大影響。

  「老人家……」重複著剛剛索恩用來形容自己的話語,蒂娜輕聲對他說道:「我從來沒有見過你這麼年輕的老人家呢!」

  「什麼?」聽了蒂娜的話,索恩一時也有些不明所以。要知道兩百年前,他就已經接近五百歲了,而現在時間又過去了兩百年,索恩覺得自己應該變得更加蒼老才是。所以他根本不明白,蒂娜話中的意思。不過當索恩習慣性地伸手撫摸自己的鬍鬚陷入思考時,卻意外地發現,陪伴了自己好幾百年的鬍子,居然已經不見了。

  「怎麼回事?」被這個發現搞得有些心神不定,眼見不遠處有個平靜的池塘,索恩連忙跑過去。借著水面反射的光線,他愕然發現,水中倒影中顯示的,完全是個年輕的小夥子。

  「這……怎麼可能!」看著水中的倒影,索恩一時也覺得有些難以接受。此時水中的倒影也象他一樣,緊皺著雙眉,一副苦苦思索的表情。

  倒影中的那個男子有一頭濃密的栗色頭髮,在他兩道濃眉之下,是一雙充滿了智慧光芒的眼睛。而那挺直的鼻樑和緊閉的嘴唇,則顯示出它們的主人擁有堅定的意志。而那欣長的身材雖然不強壯,但倒也十分勻稱。總之任誰都不能否認,倒影中顯示的是一個年輕英俊的小夥子。

  「時光倒流了……」眼見倒影中的形象,分明是自己年輕時的樣子,饒是索恩見多識廣,一時也不明白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要知道索恩被吸入異空間時,已經年近五百歲。再加上他又在異空間里待了兩百年,所以剛才在和蒂娜說話時,才自稱老人家。然而眼見自己的形象,最多不會超過二十五歲的樣子,索恩才明白剛才蒂娜聽了自己的話后,為什麼會啞然失笑了。

  「不過……這樣也好!」好在索恩經歷已經足夠豐富,所以在他看來,再多這麼一條關係也不大。而且法神很快就想到這中間的好處,除了可以重新擁有一個年前的身體外,他還可以隱藏自己的身份,隨心所欲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回想起自己當年無論走到哪裡,都會被那些崇拜自己的人認出來,然後就會受到國王般的待遇,索恩覺得自己更喜歡不露聲色地在各地旅行。而現在他面貌以前和成名后完全不同,這對索恩來說,無疑是個非常令人欣喜的變化。

  要知道在很久以前,索恩就是一個聲明顯赫的魔法師了。他甚至可以肯定,就算在兩百年後,自己的魔法畫像,一定還保存在魔法師公會的名人堂內。而對一向討厭各種繁文縟節的索恩來說,要是走到哪裡都會被人認出來,無疑是件非常令人不快的事情。這樣一來他不禁要花費大量精力去應酬各方面的勢力,也很難隨心所欲地從頭開始學習劍術和鬥氣。

  眼見索恩獃獃地站在池塘邊自言自語,蒂娜站在離他幾步遠的地方小心翼翼地問道:「你……你沒事吧?」

  雖然這個奇怪的年輕男子是蒂娜召喚出來的,但公主對他還是有些害怕。要不是想到剛才正是這個男子打退了追兵救了自己,恐怕蒂娜此刻早就逃得遠遠地,肯定不會來管他的閑事了。

  「我很好!」聽著公主如出谷黃鶯般清脆的聲音,索恩很快回到現實中來,看著有些忐忑的蒂娜問道:「請問,這裡是什麼地方?」

  雖然不明白索恩問自己這話的原因,但看著他彬彬有禮有樣子,蒂娜多少放下些心來,輕聲回答道:「這裡是羅蘭公國。」

  「羅蘭公國?在大陸上的什麼位置?」聽了對方的回答,索恩微微皺了皺眉頭。他離開這個世界已經太久了,以至於對目前許多眾多周知的事情都是聞所未聞。就象蒂娜口中的羅蘭公國,在索恩的記憶中就從來沒有聽說過。

  「羅蘭公國位於大陸的西南。」沒想到索恩會問出這樣常識性的問題,蒂娜很是驚訝地反問道:「你怎麼連這個都不知道?」

  「他們為什麼追殺你?」此時的索恩已經完全掌握了對話中的主動權,他沒有和對方在這個問題上過多糾纏,而是接著問蒂娜:「你是誰?」

  聽了索恩的問題,蒂娜一開始有些猶豫,不知道該不該向這個來歷不明的年輕人說出自己的真實身份。不過當想到就在不久以前,對方還為了救自己而對托尼的手下大開殺戒,她還是老實說道:「我叫蒂娜·羅蘭,是羅蘭公國的公主。」

  「哦?」沒想到自己意外拯救的,居然是這個國家的公主,索恩饒有興趣地問道:「那些人為什麼追殺你?是羅蘭公國的皇室被推翻了么?」

  「不,是因為父王已經去世,而我的弟弟繼承了王位!」聽了索恩的問題,蒂娜淡淡回答道。不過索恩可以聽得出來,雖然她盡量讓自己的語氣顯得平靜,但還是有一絲夾雜著恨意的憂傷流露了出來。

  「哦,原來如此。」雖然蒂娜說得簡單,但索恩可是一個有著極其淵博見識的法神。他很快就明白,面前這個落難的公主,不過是另一場王位爭奪戰的落敗者而已。

  「什麼叫原來如此?!」似乎被索恩輕描淡寫的語氣激怒了,蒂娜捏緊拳頭對他說道:「追殺我的是我的親弟弟!而且我甚至懷疑,正是他害死了父王,只為了得到對國家的控制權!」

  「作為一國的公主你應該知道,有些人會為了獲得王位,而作出任何事來。」雖然蒂娜的語氣十分激動,但索恩卻還是象剛才一樣平靜。事實上任何一個接觸過大陸歷史的人都知道,在一國之君這個巨大的誘惑面前,象這樣的事情以前就經常發生,今後也還會不停地重演。所以在索恩看來,這根本就是件平常之事,尤其是,這樣的事情,索恩之前就親眼目睹過好幾次了。

  「可是我在一夜之間,就失去了父親,失去了家庭,甚至還差點失去生命!」雖然知道索恩的話沒有錯,但蒂娜還是很難接受這個事實。公主悲傷地看面前自己,連名字都不還不知道的年輕人,含著淚水問道:「我以後該怎麼辦?」

  「首先活下去。」雖然和蒂娜非親非故,但想到要不是她,也許自己還在那個異空間里待著呢,所以索恩還是決定給對方一點忠告:「不論你將來怎麼打算,是不是要為你父親報仇,首先要想辦法活下去。」

  「活下去……」聽了索恩的話,蒂娜低著頭重複著索恩的話,然後抬起頭看著他輕聲問道:「可是又有誰會冒著得罪羅蘭公國的危險,來收留我這麼一個背著弒父罪名的人呢?」

  「為什麼一定要靠別人?」看著公主悲傷的臉,索恩緩緩對她說道:「難道你就不能靠自己活下去么?」

  「可是我什麼都不會!」雖然也很認同索恩的話,但蒂娜還是對自己的未來感到很迷惘:「難道要給人去當女傭么?」

  「你是一個魔法師吧?」眼見蒂娜茫然無措,索恩決定再幫她一把:「其實你可以去自由港的魔法學院當老師,那裡離你的國家足夠遙遠,就算是你那個弟弟知道你在什麼地方,也很難威脅到你的生命。」

  「老師?」聽了索恩的話,蒂娜的雙眼漸漸亮了起來。歪著頭思考了一會,她終於採納了對方的建議,抬起頭來堅決地對索恩說道:「好,我就去自由港!」

  見蒂娜重新樹立了信心,索恩滿意地對她說道:「嗯,祝你一路順風。」

  「那你呢?有什麼打算?」出乎索恩意料的是,蒂娜並沒有立刻離開,而是問起了他的打算:「看你剛剛戰鬥的樣子,應該是個劍士吧?如果你也沒有地方去的話,不如就做我的追隨者吧?」

  和索恩一番對話后,雖然還不清楚他的身份,但蒂娜至少可以肯定,這個年輕男子肯定不會是深淵惡魔。雖然對自己的未來有了初步的規劃,但她畢竟是一個年輕女子,想到自己要一個人千里迢迢前往自由港,心中多少有些害怕。而對蒂娜來說,現在唯一能夠信任的,只有面前這個年輕男子了。所以她才會在離開之前,向索恩提出這麼一個要求。

  因為魔法師掌握了強大的魔法力量,而且要培養一個魔法師,也十分的不容易。所以在大陸上,魔法師的地位要比同等級的劍士高上許多。但魔法師施法需要時間,而且他們孱弱的身體又很容易受到敵人的傷害。所以大多數魔法師達到了一定的等級后,都會有一些劍士成為他們的追隨者。

  這些追隨者在戰鬥時保護魔法師,不讓他受到敵人的傷害。在平時則充當魔法師的隨從,為他處理一些俗世間的事務。蒂娜本身貴為公主,又有羅蘭玫瑰的稱譽,本身又是五級魔法師。所以在沒有遭此大變前,在公國內有許多劍士都搶著要做她的追隨者。這才讓蒂娜有了追隨者是光榮的這麼一個錯覺,進而向索恩提出這樣的要求來。

  只是蒂娜並不知道,在許多劍士看來,成為一個魔法師的追隨者,甚至可以稱得上是一重恥辱。而象她這樣,主動提出要對方成為自己追隨者,在絕大多數劍士看來,絕對是一種侮辱。

  好在索恩本身其實是一個魔法師,雖然他以前也有過許多追隨者,但對劍士們的這個觀念,倒也是並不知情。所以在聽了蒂娜的提議后,他並沒有感到生氣,而是饒有趣味地考慮起對方的要求來。

  「反正我也決定學習武技,以一個劍士的身份示人,做一個追隨者倒也正合適。」看著蒂娜充滿了期待的表情,索恩很快作了決定:「還能和她一起前往自由港學習劍術,倒也是一舉兩得的事情。」

  「好吧,我同意!」打定了主意的索恩看著忐忑不安的蒂娜,然後緩緩向她說道:「我,索恩·羅金斯,願意成為你的追隨者!」

  「索恩·羅金斯?!」聽了索恩自報姓名,蒂娜吃驚地張大小嘴,一臉驚訝地看著他。

  第三章合格的追隨者

  「怎麼了?」被對方誇張的表情弄得有些意外,索恩有些奇怪地問道:「這個名字有什麼不對么?」

  「沒什麼,只是你的名字和兩百前號稱最偉大法神的魔法師一模一樣,所以我才覺得有些驚訝。」看著索恩年輕的面容,蒂娜很快就平靜下來對他說道:「你自然不會是那位法神殿下,據說他兩百年前就已經接近五百歲了。而且我看過他的魔法畫像,你們長得完全不一樣。」

  「我們該上路了,否則會有其他追兵趕上來的。」對公主的評論不置可否,索恩主動忽略了這個問題。他心裡很清楚,自己留在魔法工會的魔法畫像,都是在成為法神之後留下的。那時候他已經接近兩百歲,相貌自然和現在不同。不過在索恩看來,這樣無疑更加利於他隱藏自己的身份。畢竟要是走到哪裡都會被人認出來,然後被人當成神一樣地崇拜,絕對不是索恩現在想要的生活。

  「可是……我們怎麼才能前往自由港?」聽了索恩的話,蒂娜有些迷惘地。要知道她貴為羅蘭公國公主,平時雖然也會離開城市到野外走動。但那是都是在有侍者跟隨,大量士兵保護的情況下偶爾為之。而象今天這樣,一個人孤身在外的也是頭一次經歷。所以雖然定下了要前往自由港,但對如何到達目的地,蒂娜卻是一點主意都沒有。

  「自由港在大陸東部,我們又沒有馬匹代步,要是步行穿過整個大陸,至少要三個月時間。」雖然對羅蘭公國不熟悉,但索恩對整個大陸的環境倒是十分了解的。既然已經知道了羅蘭公國在大陸上的大概位置,他很快就計算出前往自由港所需的時間。

  「要那麼久?」聽了索恩的話,蒂娜也是一驚。要知道作為一個從小嬌生慣養的公主,要在野外連續步行那麼長時間,的確是太難為她了。

  好在就連索恩本人,似乎也沒有打算採用這種旅行方式,看著蒂娜為難的表情,他很快就提出另一條路線:「當然,我們也可以先往南走,在到達愛琴海后,搭船前往自由港。」

  「嗯,這個主意好!」聽了索恩的這個建議,蒂娜立刻表示同意道:「我知道從這裡往南只要三天的路程,就能到費爾法斯特港。那裡已經是奧匈帝國的領土,我們不必擔心會受到追殺。而且在費爾法斯特港,有定期前往自由港的大船。」

  「很好,那我們就出發吧。」聽了蒂娜的話,索恩淡淡地對她說道。說心裡話,要索恩步行三個月前往自由港,他也不會願意。所以兩人很快達成共識,決定乘船前往目的地。

  「你等我一會!」眼見索恩就要準備出發,蒂娜連忙叫住他,自己卻跑到那池塘邊去了。

  在索恩奇怪的目光下,公主從襯裙上撕下一塊布來,蘸著水把自己臉上和手臂上的血污都擦乾淨了。雖然也很想把衣服上的血跡洗掉,但因為根本沒有其他衣物替換,蒂娜只得放棄了這個想法。

  「好了!」用那塊布紮起了一頭金色的秀髮,蒂娜對一直等著自己的索恩說道:「我們出發吧!」

  因為洗乾淨了臉上的血污,此時索恩終於可以看清楚蒂娜的相貌了。只見她那細膩肌膚在陽光的照耀下,猶如牛奶般潔白潤澤。而精緻的五官加上完美的臉形,讓蒂娜絕對無愧於羅蘭玫瑰的稱號。特別是她如藍寶石般純凈深邃的雙眼,就讓見過無數美女的索恩,也為之有些動容。

  「呼,這樣舒服多了。」伸出縴手摸了一下乾淨的俏臉,蒂娜有些不好意思地對索恩微笑道:「剛才實在太難過了。」對一向喜歡乾淨的蒂娜來說,剛才臉上沾滿了血污的感覺的確不好受。現在雖然衣服上還是血跡斑斑,但至少要比剛才舒服多了。

  雖然蒂娜只是輕輕地一笑,但卻猶如太陽從雲層后探出一般,似乎讓周圍的景色都顯得明亮了不少。就連見慣了美女的索恩,在見到她如此美麗的笑容后,也不禁呆了一呆。

  不過作為一個意志堅定的法神,尤其是之前漫長的生命以及高貴的地位,讓他見多了各式各樣的美女,現在索恩自然不會因為蒂娜的美貌,就對她有什麼非常的企圖。所以他很快就恢復了原樣,淡淡地對蒂娜說道:「我們還是快點出發吧,以免再有追兵前來。」

  「好!」對索恩的提議表示同意,蒂娜微笑著轉過身向南前進。說心裡話,公主對自己的這個追隨者,感到非常地滿意。除了他有強大的實力,能一個人消滅掉整隊的刺客外,剛才索恩第一次看到蒂娜真容時的反應,也讓她十分放心。

  作為一個從十六歲起,就因為美貌而受人傳頌的蒂娜來說,這三年多來,她見過無數男人在看到自己時的各種神態。在這些男人中,有些人的臉上寫著赤裸裸的慾望;而有些雖然躲躲閃閃,但每次偷望她的眼神中,總有是充滿了強烈的佔有慾;而還有些人雖然儘可能地裝出一副彬彬有禮的模樣,但他們不經意中流露出的猥瑣眼神,卻只有讓蒂娜感到更加討厭。

  只有這個叫索恩的年輕人,雖然在第一眼看到蒂娜時,也流露出一絲異樣的表情。但一直留心著對方表情的公主發現,索恩很快就恢復了正常,而後他看著自己的目光,就變得和之前一模一樣了。

  看著索恩清澈的雙眼和毫不迴避自己的眼神,蒂娜相信,這絕對不是他假裝出來的表情。而剛才索恩臉上那一閃而過的異樣表情中,更多地包含的也是欣賞而非慾望。這讓公主對這個英俊的年輕人,有了更多的好感。

  「看來他真是一個合格的追隨者呢!」此時的蒂娜一面邁步向南方前進,一面在心中對索恩作出了自己的判斷。

  不過在蒂娜看來,就算再合格的追隨者,也無法和整個羅蘭公國的力量相對抗,畢竟,人品是非常值得讚賞的,但這並不能當飯吃。因為害怕再次被追兵發現,她選擇了一條通往南方的小路。雖然說是小路,其實和沒有路也差不了多少。在一片及腰的長草中,兩人緩慢地向南前進,希望可以早日到達費爾法斯特港。

  索恩和蒂娜從中午開始出發,到現在天色已經暗了下來。對身體孱弱的魔法師來說,在野外徒步旅行並不一件令人感到愉快的事情。特別是兩人此時都空著肚子,就連最後一次喝水,都已經是好幾個小時以前的事情了。

  看著蒂娜跌跌撞撞地走在自己前面,索恩也是忍不住搖頭苦笑。為了隱瞞自己的身份,一路上這位法神完全是依靠自己的體力前進,一點都沒有使用魔法。也幸虧索恩意外地重獲年輕時的身體,要是讓他以年邁時的身體來完成這段旅程的話,恐怕此時的索恩早就累趴下了。

  「索恩,我們先休息一下吧?」雖然也想早日到達費爾法斯特港,但此時的蒂娜實在堅持不下去了。無奈之下她只得向索恩要求休息,雖然作為一個魔法師,她有權決定自己和追隨者的行動。但索恩畢竟曾經救過她的命,所以蒂娜一直對自己的這位追隨者非常客氣。

  「好吧!」說實話,現在的索恩也累得夠蹌,所以他立刻同意了蒂娜的建議。兩人很快找到一條小溪,並且在溪邊草草地安頓了下來。不過雖然暫時不需要再繼續趕路了,但另一個問題仍舊是兩人繼續要解決的,那就是食物!

  要是被別人知道,一位法神居然會為了食物而煩惱,一定會讓他們笑掉大牙。開玩笑,堂堂一個法神,會為食物擔心?就算是在無人的野外,只要他願意,隨時可以獵殺任何高級的魔獸殺來充饑。更別說一個法神還會有人數眾多的追隨者呢!就算他本人不會關心食物這樣的小事,難道那些追隨者也沒有想到這一點么?

  然而現在的索恩,卻正面臨著這樣的窘境。

  既然已經決定暫時當一名劍士,索恩就決定學象一名真正的劍士,他最擅長的魔法,除非遇到生命危險,是不會使用了。可現在,他的劍術恐怕連入門級別都還不到,想要打獵,還真不是一般的困難。

  不過不尋找食物,就只有餓著肚子。這點就算索恩身為一個法神,也沒有辦法改變。好在此時天色已黑,蒂娜顯然也不願意一個人待在這荒郊野外。所以雖然她同樣餓得夠戧,但也並沒有要索恩去尋找食物的意思。

  不過索恩和蒂娜可以強忍飢餓,並不代表其生物也會這麼做。就在兩人第三次大口喝著溪水,希望可以暫時緩解飢餓的時候,索恩首先發現,在離他們幾里遠的地方,產生了一陣魔法波動的痕迹。

  「怎麼了?」眼見追隨者似乎發現了什麼,灌了一肚子涼水的蒂娜有些擔憂地問道。雖然她也是個魔法師,不過和索恩相比,魔法造詣實在差得太遠,所以並沒有察覺到有什麼異常。

  「沒事。」不想讓蒂娜發現,自己對魔法波動有著異乎尋常的敏感,索恩淡淡地向對方說道:「時間不早了,抓緊時間休息吧,明天還要趕路呢!」

  「嗯。」聽了索恩的話,蒂娜對他說道:「明天只要翻過前面那座山,我們就能進入奧匈帝國的境內了。到了那時候,就不用再在這沒有人煙的地方趕路了。」

  「很好。」聽了蒂娜的話,索恩也有些高興。要知道對兩人來說,在這種既沒食物又沒人煙的地方趕路,實在是種折磨。好在這羅蘭公國面積不大,否則的話不要別人追殺,只要讓蒂娜在野外多走幾天,恐怕她自己就先垮掉了。

  不過雖然索恩和蒂娜都知道,休息對他們非常重要,但卻都很難做到這一點。因為他們不但連最基本的宿營裝備都沒有,甚至連營火都沒有點。雖然在這仲夏的夜晚,野外並不寒冷。但對一向養尊處優的索恩和蒂娜來說,要在露天睡覺,還是有點困難。

  不過也許是命中注定,在今晚兩人肯定無法好好休息。就在索恩和蒂娜看著天空中的繁星發獃的時候,又一次魔法波動從之前的那個方向傳了過了。

  和上次相比,這次魔法波動的距離近了許多,按照索恩的估計,也不過是在半里開外而已。所以這次就連蒂娜,也感覺到了異常。受了驚嚇的公主立刻翻身坐了起來,看著不遠處的索恩說道:「我感到不遠處有魔法波動,難道是追兵趕上來了?」

  說實話,索恩並不贊同蒂娜的說法。因為此時他已經分辨出,這魔法波動絕對不是由人類製造出來的,而是出於某種魔獸之手。很顯然,有一頭魔獸正在向兩人靠近,這個發現不禁讓索恩心下暗喜。要知道雖然對普通人來說,一頭魔獸很可能意味著死亡,但對索恩來說,這卻代表今天晚上不用挨餓了。

  似乎是為了證實索恩的推斷,此時大地開始微微顫抖起來。很顯然,這魔獸不但在快速接近,而且它的個子也絕對不會小。

  「一定是魔獸!」與此同時,蒂娜也對這不速之客的身份作出了正確的判斷,連忙站起身來對索恩說道:「你去纏住它,我用魔法把它解決掉!」

  聽了這話,索恩也是一驚。要知道在他的記憶中,這些話一直是由他對其他人說的。現在乍一聽到蒂娜對他說出同樣的話來,還真是讓法神感到有些不習慣。

  不過索恩很快就想到,自己現在的身份是劍士。在面對敵人的時候,他無疑應該沖在前面。趁著蒂娜緊張地看著前方時,索恩悄悄為自己加持了絕對屏障魔法。雖然以他的實力,自然可以輕易幹掉一頭魔獸,不過那可是在施展魔法的前提下。現在要索恩去和魔獸肉搏,一些防禦魔法還是非常必要的。

  而此時地面的震動越來越強,就在索恩準備好了的時候,一頭龐大的身軀出現在了山坡的盡頭。

  「是雷霆獸!」眼見這頭魔獸的樣子,蒂娜不禁顯得有些驚慌。要知道雷霆獸不但身形龐大,有著極強的物理攻擊力和防禦力。而且頭部的三個短角,還可以向敵人發射閃電箭。在同級魔獸中,雷霆獸可以說是絕對的王者,甚至連眾多的七級魔獸,都未必是它的對手。蒂娜怎麼也沒想到,自己的運氣會那麼差,居然第一次和魔獸戰鬥,就會攤上雷霆獸這麼可怕的對手。

  然而和蒂娜相比,此時索恩心中倒是暗自歡喜。因為他記得非常清楚,這雷霆獸雖然相貌不怎麼樣,但味道可是極好。想到烤得濃香四溢的雷霆獸肉,法神幾乎是迫不及待地揮舞著由魔力凝聚的長劍,向著正在逼近的魔獸沖了過去。

  「小心!」沒想到自己的追隨者這麼魯莽,蒂娜一面大聲提醒,一面跟著索恩跑上前去。要知道現在那雷霆獸離他們還有段距離,完全在魔法師的攻擊範圍之外。要是她不跟著索恩向前跑,那就等於要他獨自和魔獸作戰了。

  眼看著一個人類向自己沖了過來,那雷霆獸毫不遲疑地大吼一聲,同時向著索恩發射了一道閃電箭。不過對一個法神來說,區區閃電箭的攻擊,根本不能給他造成任何傷害。

  只見那閃電箭雖然準確地擊中了索恩,但完全沒有對他造成什麼影響。在蒂娜驚訝的目光中,索恩還是繼續向雷霆獸沖了過去。

  不過和索恩驚人的防禦能力相比,他的速度實在是太慢了。就在他衝過那短短近百碼距離的這段時間裡,雷霆獸又連續施放了四次閃電箭,重重地打在了他的身上。

  不過對索恩來說,這種三級魔法根本無法造成任何傷害。此時的他還是和剛才一樣,努力地接近雷霆獸,盡自己作為一個劍士的本份。

  「難道他的鬥氣強到這種程度?」看著一如既往向前沖的索恩,蒂娜忍不住在心中想道:「就連閃電箭這樣的魔法,都可以用鬥氣硬抗下來么?」

  不過蒂娜很快就想到,這並不是感慨的時候。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發動進攻為索恩分擔一些壓力。眼見自己完全根不上索恩的步伐,蒂娜有些沮喪地停下腳步,開始吟唱起冗長的咒語來。

  此時索恩已經非常接近雷霆獸了。雖然魔獸的閃電箭,對他根本造不成什麼傷害,但作為一個魔法師,在接近這麼一個龐然大物后,索恩還是非常小心。畢竟這雷霆獸的體形實在太大了,萬一要是被它踩在腳下,就算是個法神恐怕也會受傷的。

  眼見面前那個小小的人類,居然數次抵禦住了自己的魔法攻擊,那雷霆獸也顯得非常憤怒。就在不久以前,它還襲擊了一小隊人類,並且也是小有收穫,吞掉了一個跑得最慢的傢伙。

  不過對身體龐大的雷霆獸來說,區區一個人類完全不能讓它感到滿足。所以這傢伙才順著空氣中的氣味,到這裡來尋找下一頓美餐。其實嚴格地說起來,正是蒂娜把這頭雷霆獸引來的,因為她衣服上的那些血跡,對嗅覺敏銳的雷霆獸來說,無疑具有非常大的吸引力。所以這個大傢伙才會在數里之外,循著血腥味來到這裡。

  不過令雷霆獸感到有些奇怪的是,這區區兩個人類見到它后,並沒有象其他人那樣,驚慌地四處逃竄,反而是迎著它沖了過來。當然,在雷霆獸看來,這樣的舉動雖然奇怪,但無疑對它更有利。所以眼見索恩已經衝到了面前,這雷霆獸大吼一聲,張嘴就向著他咬了下去。

  眼見雷霆獸的血盆大口向自己襲來,索恩也是嚇了一跳。好在這種魔獸因為體積過於龐大,所以動作相對來說也比較緩慢。雖然索恩自己也並不敏捷,但要躲過雷霆獸的這一咬,倒也不是什麼難事。

  而那雷霆獸一嘴咬空,自然更加憤怒。不過此時蒂娜已經施法完成,而她召喚出來的土元素生物,暫時吸引了雷霆獸的注意。

  只見一頭足有兩人高,全身由黃色泥土組成的元素生物,此時正向著雷霆獸大步沖了過來。很顯然,在雷霆獸的眼中,這個傢伙比衝到自己面前的那個人類,更加具有威脅性。所以它暫時放棄了對索恩的攻擊,轉而用閃電箭對這土元素生物發動了襲擊。

  只見在雷霆獸腦袋上的三隻角上閃過一道電光,立刻就有一道閃電箭擊中了土元素生物,在它黃色的身軀上炸出一個焦黑的大坑來。好在土元素生物並無痛感,所以它巨大的身體只是搖晃了一下,就繼續按照蒂娜的命令,向著雷霆獸沖了過去。

  眼見自己的閃電箭並沒能組織土元素生物的前進,雷霆獸立刻接二連三地向它發射閃電箭。一時之間就看到土元素生物的身上電光四射,大塊的泥土被從它身上炸了下來。雖然這土元素生物看上去十分巨大,但終究禁不起如此密集的攻擊。只見在第六道閃電箭擊中這土元素生物后,它巨大的身體一陣搖擺,終於還是頹然倒了下來,崩塌成一個大土堆。

「糟糕!」眼見這樣的情況,蒂娜不禁焦急了起來。她根本沒想到這雷霆獸如此厲害,居然只用了短短的一會工夫,就解決掉了一隻土元素生物。

  要知道召喚初級元素生物,本就是個五級魔法。而作為一個五級魔法師,這也是她所能施展的最厲害的魔法了。但即使是這樣,她都沒傷到雷霆獸分毫。這讓蒂娜在擔憂之餘,也對索恩的防禦力更加佩服。不知道這位劍士究竟是用什麼方法,來抵抗就連土元素生物都承受不了的魔法攻擊的。

  不過蒂娜很快就發現,也許自己的這個疑問永遠都得不到答案了。因為此時她放眼望去,根本看不到索恩的身影。想到雷霆獸那足以輕鬆吞下整個人的血盆大口,一陣恐懼感剎那間湧上蒂娜的心頭,讓她忍不住大聲呼喚起來:「索恩,索恩!你還好嗎,可千萬別出事呀!」

3 《再世魔導》 -參考資料

http://www.laishu.com/Article/xhyn/zsmd/

http://www.d9cn.com/modules/article/reader.php?aid=11254

http://www.yhzw.com/modules/article/reader.php?aid=58401

http://vip.book.sina.com.cn/book/catalog.php?book=58477

 

上一篇[紋斑巴非蛤]    下一篇 [沃勒爾]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