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再見十九歲》

標籤: 暫無標籤

天佑漸漸長大,生性反叛,希望到香港一開眼界,順道調查自己身世。經過努力天佑考取大學,康修女開心不已,於是設旅行慶祝,但天佑卻在旅行時突然宣布翌日前往香港,康修女一怒之下墮下腳踏車,扭傷了手腕。 ...

1 《再見十九歲》 -基本資料

《再見十九歲》再見十九歲地區:中國香港(TVB)

片名:再見十九歲

地區:中國香港(TVB) 

類型:時裝情仇

片長:20集

上映時間: 1983年5月16日 
語言: 粵語

監製:李惠民

編審:陳方

2 《再見十九歲》 -主演

《再見十九歲》電視劇再見十九歲周星馳出現片段截圖

梁朝偉

謝賢

李司祺

盧敏儀

龍天生

周星馳

夏平

關海山

戴月娥

3 《再見十九歲》 -劇情簡介

《再見十九歲》陳美玲再見十九歲

孤兒馬天佑自幼在澳門的修道院長大,得修女康妮悉心照顧,二人關係如同母子。而康修女對天佑的身世亦知之甚長,但一直總不願告之真相。十九歲那年,天佑決定趁著假期獨自跑到香港找尋親生父母的下落。期間天佑認識了退休醫生馮宗,並寄居於馮家作幫傭。幾經波折,天佑與王姓一家相認,更初次嘗到家庭溫暖,及至對王家女兒阿香發生感情,礙於兄妹關係,唯有黯然返回澳門。

康修女得悉天佑的經歷及感情上的煩惱,內心掙扎一番,終於向他揭露了一段痛苦的過去。原來天佑的生父乃馮宗之子馮約禮。二十年前,康修女和馮約禮原是一對戀人,康修女的好友容曉梅亦同時愛上馮約禮,且和他發生了關係,康修女得悉后大受刺激,看破紅塵。而容曉梅生下天佑后,則難產而死,臨終前將兒子交託康修女照顧。

天佑得悉自己身世秘密,對生性風流不羈的父親頗不接受,后因祖父病重,天佑入住馮家,與父親接觸漸多,開始對父親有所改觀… 

4 《再見十九歲》 -分集劇情

第1集

肥仔在校園菜圃內種了一梱心愛的樹苗,不料被阿龍無意踏歪,肥仔大怒,又見阿龍抽煙,遂向郭神父告密,使之被罰小過。阿龍懷恨在心,卻無意發現肥仔收藏了不少有關健美先生的照片及用具,便藉機在眾人面前將之調笑,以報私仇,天佑見肥仔受窘,於是出面相助,不料與阿龍發生爭執打架,被郭神父懲罰,並追問因由,但兩人私底下畢竟是朋友,所以互不招供。天佑漸漸長大,生性反叛,且希望到香港一開眼界,順道調查自己身世。阿龍與天佑決定與學校作對,不參加考試,康修女知此事再三勸導,天佑雖覺嘮叨,但仍依其意參加考試,以取進入大學的資格。天佑一再追問康修女關於自己的身世,但所得線索仍不足以追查,這更使他下定決心往香港。一方面,康修女被天佑再三追問下,不禁想起初戀時的情景,但隨即發覺自己欠缺定力,犯罪似的走往懺悔。

第2集

天佑考取大學,康修女開心不已,乃設旅行慶祝,但天佑卻在旅行時突然宣布翌日前往香港,使康修女感到不被尊重,一怒之下墮下腳踏車,扭傷手腕。肥仔之父航海歸來,要與肥仔返港,但肥仔知悉已多了新的母親和弟妹,唯恐不能適應新的家庭生活,無奈父命難違,只好含淚上船。天佑不久亦到港,卻不見肥仔到來接船,良久獨自上門找之,詎料途中被地痞戲弄,錢財亦被搶去。天佑到肥仔家,見其一身傭人打扮,任從繼母擺布,境況凄涼,也不敢在其家下榻,只好另覓他處寄宿。

第3集

天佑四處遊盪,忽想起趁此時往查身世,遂到留產院查閱檔案,但所得資料與康修女所說相差不遠,十分頹喪,院長見狀,提議他根據檔案中之生母地址一查。天佑根據地址而去,卻不見生母容曉梅,但見住宅類似安老院,乃詢問主人馮明哲,明哲雖不知天佑所找何人,但願意相助,更極力留他在其家下榻,以作暫時棲身。天佑住在馮家,傭人蘭姐本不大高興,但及后相處日久,也不再冷言冷語。肥仔將與家人移民巴拿馬,想到近日家中苦況,又想及與天佑分離,不禁哭泣,但最後還是登機離開香港。天佑從馮明哲口中得悉董士威太太及王炳可能得知曉梅身在何處,乃登報尋人,未幾,董士威即派杜白為代表上門找天佑,天佑一見杜白以為是容曉梅,心中不禁緊張興奮。

第4集

杜白得知天佑對生母一無所知,即回家向夫董福興報告,併合謀藉博取董老太歡心,以得利益。杜白找一女子假扮天佑生母,詐稱天佑乃她與福興所生,但當年因家庭反對,使福興拋妻棄子,後來娶了杜白,天佑懵然相信。杜白極力哄天佑搬往其家同住,天佑終答允。天佑與杜白、福興同住,但見二人忽而吵架,忽而相親相愛,不禁懷疑二人感情,並見杜白一派傻氣,時常替他改換衣著髮型,使天佑生抗拒之心。杜白一時心血來潮,帶天佑往其舊日工作之酒吧玩樂,天佑感局促不安,及后見杜白突飛身上台,瘋歌狂舞,大驚之下,連忙離去,只在門外等候杜白出來。杜白偕天佑返家,見天佑甚為不滿,杜白只輕輕帶過此事,並說翌日與之同返董家見董老太,天佑不禁愕然。

第5集

福興帶天佑往見其母,董老太對天佑甚有好感,翌日即提議福興登記天佑為其養子,使之得到法律上的合法地位和個人保障,福興與天佑洽談此事,使天佑躊躇不已。阿勝、阿祥懷疑天佑與福興的真正關係,對福興用盡手段探問也不得要領,遂轉移對付天佑,但天佑對此事毫不知情,被阿勝等人毆打受傷。天佑返家,各人見他受傷均痛心不已。晚上,杜白進房探視天佑,見天佑睡得十分安詳,臉上一派純潔無邪的神態,令杜白看得心醉,不覺坐在床邊睡著,天佑醒來,見狀大驚,不知所措,杜白見天佑如此純情,不禁大笑。杜白從天佑房中出來,見福興坐在廳中僵如死屍,知此事被福興知悉,馬上帶同行裝逃走,但一方面關心天佑的安危,便往懇求董老太派人往查察,並答應從此與福興一刀兩斷。一方面,福興以毒藥權充補品,哄騙天佑喝下,幸阿祥在老太吩咐下及時趕到,使天佑逃過大難,天佑亦知悉父子關係全是假局,乃回到馮家。

第6集

酒埕患病,馮醫生知悉后馬上偕天佑往探望,但見酒埕躺在烏煙瘴氣之斗室內,病情嚴重,即電召救傷車送他往醫院。約禮見老父久久未返,甚為不滿。Moon從法國回來,約禮展開追求,因見父親與Moon父私交甚篤,乃求父利用上一代關係加以拉攏,但遭馮拒絕,只因馮見約禮與Moon年齡相差太遠。阿龍忽從澳門到港,到馮家找天佑,天佑正替阿龍擔心居住問題,馮醫生卻慷慨收留,使阿龍感激不已。阿龍與天佑相處,感天佑改變不少,天佑說出來港后的經歷,阿龍為開解他,翌日即與他四處遊玩。天佑欲返澳門,馮醫生卻建議他嘗試找尋王炳下落,以便揭開身世之謎,天佑受鼓舞,未幾即查得王炳在新界一香廠內工作,即與阿龍前去。

第7集

原來十九年前王炳生活潦倒,負債纍纍,馮醫生慈悲為懷,借錢給他遷離馮家,使債主找不著王炳,但王炳生活仍沒好轉,遂將第三子賣予一村婦,得到金錢支撐生活。適逢天佑到王家找尋生母,炳妻以為是其子,但見環境貧困,不敢相認。王炳從妻口中得知天佑到訪之事,想從馮醫生處得錢維持生計,於是借意向馮醫生訴說生活拮据,暗示需要錢用,馮醫生亦不忍拒絕。王炳從O娘處認識庄先生其人,以為他在政府機關內有權將其居住之地划入發展藍圖,屆時便可得巨額賠償,遂送給庄先生千多元作為報酬之用。天佑到王炳家,與各人相處融洽,更被阿香吸引,稍後,天佑搬進王家居住,幫手做工。

第8集

天佑被阿當拉去與阿生比斗滑雪屐,天佑技術過人,輕易取勝。O娘被天佑所迷,投懷送抱,阿標見狀氣極,欲揍天佑一頓,以泄心頭之憤,幸而阿龍及時趕到,輕易將阿標嚇跑。阿香打理家務,頭頭是道,對妹盛盛亦是關懷備至,天佑看在眼裡,不禁對她暗暗佩服。天佑見盛盛智力偏低,不忍見阿香負擔太重,遂聯絡社會福利署,想送盛盛往弱智學校就讀,各人均十分贊成天佑此舉,但阿香卻感世上儘是壞人,對天佑不加理睬。王炳自賄賂庄先生后,一直陶醉在黃金夢中,把生意一一推掉,詎料肥林查得政府無意收其地,王炳欲找庄先生問明一切,但庄先生已去如黃鶴,王炳懊惱萬分。阿香送盛盛上學,但對天佑仍然懷恨在心,及至盛盛放學后,欣然道出上課所教事物,頓令阿香改變對天佑觀感。

第9集

阿龍見阿叮和阿當遊手好閒,遂介紹二人到其修車行工作,但暗中命二人偷取汽油,二人照辦如儀,卻將汽油全部抽光,車主取車時發覺有異,即向老闆投訴,老闆遂將阿龍等人辭退。盛盛在學校中學得不少事物,使阿香歡喜不已,更對天佑產生好感,兩人出雙入對,儼如情侶,炳妻見狀,警告阿香應加收斂,因二人畢竟乃兄妹關係,阿香亦聽從母親之言,對天佑疏遠。阿龍對阿香十分好感,托天佑從中拉攏,天佑聞此言,心中大感不快。阿龍極力邀約阿香,阿香無奈應允同往看戲,她本對阿龍沒有好感,但經數小時相處后,逐漸放下成見。阿龍送阿香返家,故意編造鬼故事,阿香被嚇,倒在阿龍懷中,此時天佑正在屋外等候阿香返家,見狀大怒,竟將阿龍揍了一頓,怒氣平息后,各人均明白天佑對阿香之特殊感情,而天佑亦決定離開王家。

第10集

天佑返澳門,下榻於阿龍父親家中,並在其汽水廠內工作,卻因怕康修女人追問日來之事,不敢往見各人。馮醫生不知天佑已悄然離去,還到王家探望,及后不得要領,只好帶著天佑留下的地址而回,歸途中,滂沱大雨,弄至感冒病倒。天佑送貨到阿珠的士多,被她查根問底,天佑不勝其煩,又恐她告知康修女關於他的行蹤,於是遷離龍父家,龍父挽留不得,遂安排天佑到阿珍家下榻。阿珍酒醉后說出一番人生論調,而天佑卻害怕阿珍的昵態度,遂遷往酒店暫住,及后思索阿珍的妙論,一直以來,因阿香與阿龍的事而悶悶不樂的心情,頓然一掃而空。馮醫生病重,想見天佑,蘭姐遂托阿香與阿龍到澳門找天佑。

第11集

阿香與阿龍在旅店找得天佑,告知天佑馮醫生病重之事,但天佑仍氣在心頭,不理會二人說話,又見阿香和阿龍態度親密,心中更不是味兒。康修女與郭神父猜知天佑曾受打擊,遂加以開解,但天佑心情惡劣,反覺二人嘮叨。天佑對阿香和阿龍之交往大生醋意,但為避免超越兄妹之情,決意引退,並聲言要做神父。康修女遂向阿龍和阿香查問,方知天佑陷入三角關係中,且誤會阿香是他的妹妹。康修女與郭神父決定向天佑說出約禮是他的父親,並將一陀表交予天佑,但仍將天佑真正身世隱瞞,天佑猜知康修女定必明了內情,但康詐作不知。天佑知道與阿香並非兄妹,心情開朗非常,與阿香光明正大相戀,但阿龍因此遷怒天佑。

第12集

馮醫生病情惡化,天佑趕返香港探望,在馮家遇見約禮,但約禮一臉鄙視,令天佑難受。天佑將身世告知馮醫生,馮方知兩人原是爺孫關係,但馮醫生已病危,未幾即與世長辭,天佑難掩悲慟之情,嚎啕大哭,因而被約禮責罵,天佑見約禮之無情,決定不與他相認。馮醫生出殯之日,天佑因不欲見約禮,未有前去拜祭,蘭姑頗感不滿,對之輕責,而天佑亦對蘭姑說出身世,令蘭姑大感詫異。天佑到馮家悼念祖父,卻見約禮喝醉,蜷伏床上,且將心事吐出,令天佑大為感動,整夜陪伴在側,豈料約禮一覺醒來,又恢復平日冷酷神態,天佑氣在心頭。約禮女友鄧寧往英國辦理離婚手續,並準備與約禮結婚,但約禮根本無意與她一同生活,並將目標轉向Moon梁身上。

第13集

約禮為方便天佑教導Moon梁學習溜冰,遂接天佑到其家暫住,天佑得以認識約禮日常生活的一面。約禮與天佑陪伴Moon梁參加文藝聚會,但兩人對此全無興趣,約禮更被誤會為同性戀者,弄至啼笑皆非。天佑在屋中看見鄧寧與約禮之合照,背景乃澳門一間女校,懷疑相中人乃真母親,遂借意詢問約禮有關女校及女朋友之事,以便查出誰是母親,但約禮嫌天佑多管閑事,不大理睬。約禮卧病在床,天佑告知Moon梁,但反被約禮責罵,天佑並不生氣,整天服侍約禮,約禮心中感激,提出替阿香找尋工作。約禮向Moon梁求婚,但Moon梁生性好玩樂,不置可否,后經與父母商量后,只答應先行訂婚。

第14集

鄧寧突從英國返港,約禮知甚難擺脫她,故意對她態度冷淡,令鄧寧十分不滿。鄧寧突到約禮家中,但約禮不在家,天佑乘機探問鄧寧與約禮之關係,證實鄧寧非其生母,但鄧寧聲言將與約禮結婚,令天佑大感不解。約禮向鄧寧暗示感情已變,但鄧寧不甘就此放棄,決與約禮周旋到底。約禮夾在Moon梁與鄧寧之間,弄至疲憊不堪,天佑見狀,雖感同情,但仍責怪約禮害己害人。約禮因病未有上班,鄧寧與Moon梁不約而同到來探望,此時約禮已往看醫生,天佑忙替約禮掩飾,鄧寧已心知肚明,卻逼約禮與之結婚。約禮欲改期訂婚,Moon梁卻堅決反對,約禮亦無他法,只好如期舉行酒會,豈料訂婚之日,鄧寧不請自來,令約禮束手無策。

第15集

鄧寧對約禮冷嘲熱諷,但仍冷靜地對待此事,使約禮不致在酒會上出醜,鄧寧更表示從今以後兩人一刀兩斷,約禮心中頗有歉意。約禮被選為全港傑出電腦師,出席頒獎典禮時,天佑渴望能分享父親一份光榮,悄悄到酒會上觀禮,而鄧寧從電視上看見約禮與Moon梁的親密態度,妒恨難消。天佑將返回澳門繼續學業,約禮不禁暗生離愁,而天佑亦不忍離開父親,卻又不肯與他相認。阿叮、阿當向天佑借了數十元作為賭本,望阿龍能替其翻本,但三人連輸多次,欠下阿生等人近千元,而阿生等人則乘機收買叮、當替他工作。鄧寧一直對約禮懷恨在心,將約禮新設計的電腦遊戲暗中賣給另一電腦公司,約禮被眾人指責缺乏職業道德,被公司辭退,弄致身敗名裂,與Moon梁的感情亦因此決裂,但天佑不相信約禮做出此事,對約禮同情,約禮十分感動。

第16集

天佑突然向約禮說出兩人原是父子,並將陀表給約禮看,約禮記得當年曾將此表交給康妮作為信物,卻從未與康妮發生關係,不禁迷惑,一再追問之下,始知天佑母親乃容曉梅,因而情緒十分激動,一時難以明了個中真相。約禮對容曉梅之事不知如何處置,遂與Roger商量,Roger提議約禮往找康修女問明一切,約禮亦覺有此必要。阿龍被人追賭債,無法償還,被要脅引天佑到來,將他綁架及勒索約禮,但阿龍不肯出賣朋友,於是阿叮、阿當到油站打劫,無奈空手而回,債主不得要領,轉移對付阿香,阿龍不忍,只好答應合作。

第17集

約禮到澳門找康修女,赫然見當年初戀愛人康妮一身修女打扮,十分激動,自感枉費二十年來的痴情,康妮內心亦甚激動,但仍故作淡然對待。約禮不斷追問有關曉梅之事,康修女不禁想起二十年前舊事。康妮表姊曉梅父母雙亡,與康妮家人同住,兩人情同姊妹,不時偷進於家大屋中玩樂。一日約禮與Roger從外返澳門,大屋原屬Roger父親,因而與康妮、曉梅認識。康妮與約禮感情不斷發展,曉梅雖一直暗戀約禮,但卻不敢橫刀奪愛。康妮考試將近,忙於應付功課,無暇與約禮見面。一夜,曉梅藉機到於家找約禮,甘心與約禮發生關係,但約禮對曉梅全無愛意,只因醉后糊塗干出傻事。

第18集

未幾,曉梅將與約禮間的事告知康妮,聲言永不後悔,隨即攜著行李離開康家,因而令約禮與康妮情海翻波。康妮到修院避靜,決定終身奉獻教會,及後接得曉梅病危消息,即趕往香港探望。曉梅將初生子天佑交託給康妮撫養,並改姓馬,臨死前一再聲言永不後悔,令康妮對約禮更痛恨至極,且答應曉梅不將此事告知約禮。約禮聽罷康妮細訴舊事,感自己在毫不知情下背上罪孽深重之名,內心激動,指摘各人不將此事早說,致使弄出連串悲劇,而康妮雖感內疚,但誓言不會與約禮藕斷絲連。約禮明白一切后,返回香港,豈料接得勒索電話,要約禮以二十萬贖回天佑,約禮頓感手足無措。

第19集

約禮將綁票之事告知阿香,阿香知叮、當曾與天佑出外玩樂,遂追問二人,但叮、當詐作不知,令阿香心焦如焚。約禮猜測叮、當與綁票之事有關,囑託阿香代為探聽,但叮、當多方掩飾。康修女知悉天佑被綁票,連忙從澳門趕來香港,但眾人守候整天,仍未有天佑消息。天佑掙脫蒙眼布塊,始知被綁票,但阿生恐怕天佑日後認得數人面貌,準備撕票,阿龍聞言極力阻止,但被阿生等人拒絕。阿龍不知如何是好,最後在阿香的逼問下,良心發現,往警局自首,但警員來到藏參之地,已不見天佑蹤影,更使約禮擔心不已。

第20集(大結局)

歹徒將天佑運往偏僻之地,欲將天佑推下萬丈深谷,以毀屍滅跡。及后又改變計劃,再致電向約禮勒索,而約禮因Roger一直未有天佑消息,心急如焚,決定私下與匪徒交涉。歹徒帶約禮見天佑,約禮見天佑被打至遍體鱗傷,十分痛心,而歹徒取得巨款后,竟欲殺人滅口,幸Roger一直留意約禮行動,知悉他與綁匪私下交涉,帶同大批警員將匪徒一網成擒。約禮盼望天佑留在香港共同生活,但天佑與康修女生活多年,一時難以抉擇。 




上一篇[《連環計中計》]    下一篇 [吊空]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