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冬至四葉草》

標籤: 暫無標籤

《冬至四葉草》《冬至四葉草》
人生情感如季節變換著。

1 《冬至四葉草》 -書籍簡介

作者:滄海風雷

作品類型:短篇小說
作品駐站:2007-02-23
作品狀態:已完成
總點擊量:
總推薦數:

2 《冬至四葉草》 -內容簡介

嬌兒——妻和我及小嬌願你在天國里幸福
2006年12月22日,大雪過後城市的夜沒有了急馳和喧嘩,偶有幾輛計程車在「幸福酒店」門前小心翼翼的走過。
酒店的老闆——我高中的同學很誠懇的走到我和妻面前說:午夜快過了,我看你們別等了,我把餃子煮好你們吃吧。
妻用乞求的眼睛看著我,好象在說:她不會來了,我們吃吧。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煙,又長長地吐出。我心裡知道,我和妻已在「幸福酒店」里靜等了快6個小時,我們始終靜默著。我心靈深處知道,我煩亂而焦急等待的心快擊跨作為外科主任醫師所具備的鎮定和忍耐力,我下意識的看了一下手錶:23時50分。難道冬至第一天她還在欺騙我們,難道冬至的第一天就這樣過去了?她不會來了,她不會來了。
2003年初冬的一天,我的大學恩師突然打來電話,他說他年底退休,很想來看看我和妻。他的電話為我和妻平淡的生活增添了希望和快樂。
大學時,我和妻經常到恩師家討教知識,恩師的愛人是在我們入學前一年故去的,留下恩師和他的唯一的女兒——嬌兒。恩師是一位剛毅的男人,為了嬌慣而任性的女兒他一直未再娶。當我和妻大學畢業與恩師話別時,我和妻第一次看見初一女生——嬌兒哭泣了。我和妻在四年大學生活中已融入恩師家的生活,嬌兒就是我和妻的親妹妹。我和妻安慰嬌兒:我們會經常來看她的。我們三人拉勾后嬌兒方破涕為笑。我和妻分配到我日夜思念的家鄉,而且安排在同一醫院——市第一人民醫院。經過努力我分配到外科,而妻只好轉行學麻醉師。我和妻在以後的工作中配合的非常默契。所有的人都說我們是天造地合的一對。
2003年12月22日,我和妻終於盼來了我們的恩師和嬌兒。我們北方人有個習慣,冬至吃餃子,我打電話給我的高中同學——「幸福酒店」老闆,讓他安排六樣餃子,其餘隨便。「幸福酒店」我經常去,因為該酒店在本市屬中高檔水準,而且是我高中鐵哥們開的。再有,說句心裡話,自從妻被省城的醫院確診不能生育后,有五、六年了,我晚飯很少回家吃,有時同學聚會,有時患者家屬請客,我在尋找各種借口避開妻,我清楚回家后我面對天天相見孤苦伶仃的妻時,我真的很鬱悶,但我不能讓愛我多年的妻看出來。我很多夜晚時光都在這裡度過,直到我筋疲力盡。
18時15分,列車進站,我和妻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找尋著恩師。那是我的恩師,他依然是那麼剛毅,只是有些微微駝背了,不過走起路來還那麼自信,我和妻衝過去,共同攙扶我們的恩師,誰都沒有過多留意恩師身邊初來北方冬季寒冷中的嬌兒。
我開車直奔「幸福酒店」。行駛間我和恩師聊著,後排坐的妻和嬌兒也是有說笑。很快就到了酒店。席間我們師生各自述說著人世間的舊情與新憂,老闆同學也許被我們的團聚所感染,竟然敬我們兩大杯白酒。我已酒意朦朧,畢業時的誓言我沒能實現,即使是四年前恩師邀請我們參加嬌兒的婚禮,也只是妻一人去的(我工作很忙)。
酒席散了,我執意要開車,妻和同學說我喝多了,不讓。同學要開,我和妻不同意。
我來開吧。
是嬌兒的話喚醒了我迷醉的神經,我這才打量起嬌兒,婷婷的身材,流行的時裝,時尚的髮型。而妻隨有進四十女人的尊貴,但缺少活力。我真的醉了,我怎能在拿妻與嬌兒比下去。妻很善解人意,經過8年的努力而無果時,她平靜的對我說,我們分手吧。我暴怒了,我不是傳統的封建衛道士。可內心裡依然有著隱隱的東西在折磨著我。
嬌兒開吧。
恩師的話沒人敢反對。嬌兒載著我們奔向我們的「家」。
恩師和嬌兒在我們的家逗留兩天,兩天內我了解到嬌兒也不能「生育」。恩師看出我的工作「很忙」,就帶著嬌兒走了。我和妻仍舊過著我們平淡的生活。
2004年1月21日,年夜我和妻平淡著,象所有中國人一樣,團聚在家裡看著無聊而不能捨棄的《春晚》,可我的內心蕩著波瀾,我在等待著新年的鐘聲。
新年的鐘聲響了,我拿起電話,手機響了,我一看是嬌兒發來的簡訊:問候我和妻新年好,祝我和妻永遠幸福。呵呵,鬼丫頭。我打通了恩師的電話,問候他老人家新年好,祝願他永遠幸福。
自那以後,每天我都能收到一條或幾條嬌兒嬌兒發給我的簡訊,先前我是在應付著回復,後來我認真的述說我的辛酸和澀楚。
七月流火的一天,嬌兒說她要來。她了解到距離我們城市不遠的地方種植一大片苜蓿草,她說她要尋找四葉草的,我懵了。我都不知道我們這兒種植苜蓿草,四葉草又是什麼?我已墜入無底深淵。
我找了很多關係才了解到,距離我們城市車乘1個多小時的地方,有一私人承包的野山坡,種植著大片的苜蓿草。反正嬌兒是來玩的,我又不知道苜蓿草有幾葉。開車載著嬌兒和妻來到野山坡,我被眼前的世界驚呆了,藍天中有幾朵棉絮的白雲在流動,泛綠而微紫的草地在在輕風中遊動。我整日穿梭於無影燈和倪虹燈間茫茫碌碌,完全忘記了外面的世界。
我和嬌兒在草叢間遊盪,完全忘記妻的存在。嬌兒如叢間的蝴蝶,飛來飛去,在草間起舞。
四葉草!
嬌兒高喊,等我趕到時,她又說那一葉是另一株的。我們踏遍大半個山坡,沒有找到嬌兒說的四葉草,我、妻、嬌兒疲憊,無功而返。後來我在網上查到「四葉草」的來歷。
嬌兒很失落的樣子走了。我與嬌兒依然簡訊交流。有時她不來簡訊我還是空虛、寂寥。
2005年1月22日。感謝,工夫不負有心人。院領導通知我這個日子去海南旅遊一周。這樣的機會只有副院長以上的領導才有的,我一個小小外科副主任怎麼可能。我把喜訊發給嬌兒,她回復:呵呵!
我從來沒奢求過我會去多少有情人魂牽的天涯海角。當我陶醉在天涯海角的旖旎時,嬌兒用簡訊追我而來。她說她是公出,我們同住一酒店。
嬌兒和我相逢的晚上,我沒喝多少就醉了。當我猛然醒來時,嬌兒甜睡在我身邊。我是有妻的啊。妻以外的女人我不知道是什麼味道。更何況嬌兒是我恩師唯一的女兒。我本能的想輕輕離開,可右臂被她緊緊的攬在她豐腴的胸前。
懊悔、自責、尷尬。在早餐桌上,我不敢看她,可她象是一隻出籠的鳥兒,端來飯菜。嬌兒很開心。
她開心的吃,而我食之無味。我鼓足勇氣對她說:對不起。她卻笑了,笑了好半天,才半真半假的在我兒邊說:我不能生育,比你在外面嫖的好。
天啊!我的名譽、我的妻子。
嬌兒輕輕的拽下她的上衣襟,在雙乳之間閃爍一條白金項鏈,項鏈下墜著一顆心型的嵌有四葉草的胸墜。她在向我證明,她找到了幸福。
嬌兒瘋了,我也被她的瘋感染。我們在一起瘋狂一周。
各奔東西后,嬌兒和我簡訊聯繫的更加頻繁。我在暗地裡感到回憶的歡娛和現實的惆悵與無奈。
一個半月後,我接到嬌兒讓我驚異的簡訊,她說她懷孕了。絕不可能,雖然我們歡娛一周沒有採取任何措施,可是她不是因為不能生育而被丈夫拋棄的嗎,更何況我是醫生。
你在捉弄我。
你不用負責。
我和妻很幸福。
我更幸福。
簡訊斷了。一個月過去,沒有。我的內心崩潰了,我直接播通手機,聲訊告之該用戶已停機。我試探打電話到恩師家,恩師平淡的說,她外出學習去了。電話斷了。
我聯繫不到她,我在被欺騙中生活一段時間,漸漸的我恢復了平靜的生活。內心依然在想念她。
2006年11月23日。簡訊顯示:「恭喜,孩子順利降生,名小嬌。12月22日在《幸福酒店》迎接女兒,幸福的嬌兒」。熟悉而陌生的嬌兒手機號碼顯示。
簡訊斷了。我心煩意亂,在焦灼中度日。
2006年12月21日。我做完上午安排的最後一個手術,寫醫囑時手機響了,嬌兒的號碼,我猶豫一會還是接聽了,可對方傳來的是恩師沙啞而威嚴的聲音:嬌兒說的都是真的,明天你們只能在「幸福酒店」等。我還沒明白過來,對方掛斷手機。
我該怎麼辦?妻會接受她以外的女人為我生的孩子嗎?
中午,我委婉約出妻吃飯。我小心地解釋我都不知是真是假的故事。妻卻很泰然的說:自嬌而結婚後我們電話聯繫的多。嬌兒剛結婚時,不想早生孩子。可公公、婆婆及丈夫非常想要孩子,越是這樣她越不想生,她感到失去做女人的尊嚴。漸漸地她發現丈夫開始花心,她就製造出不能生育的假象。來我們家她真正了解我和你的情況后她決定離婚。她在言談中流露出對你遺失誓言的恨。可我看出她愛你深遠。後來她問我為什麼不收養一個孩子,我說我們不想那麼做。她說我生的孩子你們會接受嗎,我說可以啊。她說孩子是我們的,她不會介入我們的生活。沒想到她認真了。我想她和你生活在一起我也高興。後來我們計劃她用簡訊和你聯繫,包括去海南的行程,都是精心安排的。我想你開心就好。我也不知道這一切是真是假。
我無語
我在胡思亂想中,一輛計程車緩緩的停在「幸福酒店」門前,司機下車輕開後門,車上下來一位懷抱著嬰孩著厚裝的老者,那是我的恩師,我呆坐著,妻迎出去,接抱過嬰孩。我居然沒有勇氣站起來。
恩師和我相視無語。
妻打開緊裹的小嬌,她睡的很甜香。可能是剛被打開束縛的原因,她的小嘴吮了吮,她的小手在抓撓著,她的胸前露出我熟識的嵌有四葉草胸墜的項鏈。
妻抱著孩子說:嬌兒怎麼沒來?
恩師平靜的說:她在昨天上街時出了意外,嬌兒永遠不會來了。
空白
妻、我、「幸福酒店」所有的人都在靜靜的看著小嬌。
於2007年1月4日夜
(完)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