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冰魄寒光劍》

標籤: 暫無標籤

《冰魄寒光劍》,作者:月自明,類型:武俠修真

作者:月自明

類型:武俠修真

1 《冰魄寒光劍》 -內容簡介

冰魄寒光劍中梁老帶我們走進的是一個異域世界,沒有江南的流水風情,沒有寬袍長袖的書生風姿,有的只是一望不際的沙漠,和各國不同的風土民情。

讀冰魄,更同於是在讀一本古代地理志,一本佛經,或者說是,經歷一次奇幻的旅行。從「嗚——」的號角聲響起的那一刻開始,魔鬼域、阿修羅花、千年寒玉,異國古剎……一切的一切都似真似幻,充滿著不可預知和驚心動魄,而那冰山上的一朵雪蓮,又或有形,或無型的將所有綁在了一起。我們的主角遊歷其中,教派的紛爭,國家的存亡,就像卷進一個龐大的旋渦之中,越陷越深。

其實,仔細說來,冰魄演繹的不過是一個俗之又俗的故事。英雄落魄,一人獨走,在異國的土地上遇佳人,逢奇險,然後又是每每化險為夷,最後佳人傾心相許,終究邪不勝正,皆大歡喜。如此,順其天意,順其民意。

可,冰魄之妙,實不在愛情,雖然每一本武俠小說都不可能離開纏綿悱惻的愛情而單獨存在,但冰魄實在是一本將武俠,佛學,地理,歷史融和得恰到好處的書。冰雪之中,山川之間,國與國之間在氣候、風俗上的差異,一個一個古老的傳說,打開一扇扇異域之門。仗劍江湖的俠士,從國到家,從家又到國的恩怨糾纏。這國,不僅中國,「唐靈」的決心報仇,尼泊爾王子的處心積慮,在利用與被利用,利益與權利之間,桂華生的俠義善良,華玉公主的清雅脫俗顯得猶為的亮眼。權勢鬥爭之中,生死一線之間,那些飄零的詩句,那些蘊意深遠的佛理,又忽而在人面前展開一卷清麗的江南風致,忽而帶人聆聽布達拉宮中的清心佛音。一急一緩,緩中之急更顯出形勢的嚴峻,而急中之緩,是書中人物的玲瓏之心,更是寫作之人的獨特氣質。記得初識,華玉一襲白衣,如九天之仙,一句「去往隨緣,多欲多惱」自是淡雅洒脫,桂華生心中失落,以梅詠雪,一佛一詩,相映而成。而冰川天湖前一席笑語,后竟成真,「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的境界,又有多少人能真的領略?

讀完冰魄,腦子裡常常湧出這句佛語:菩提非樹,明鏡非台,魔由心起,自染塵埃。

佛拈花一笑,為的是那眾生。卻不知,眾生愚昧,只將這一笑中花燦爛的模樣記了個清晰。佛不語,花卻昂起了頭,俯視這天,這地,除卻佛祖無涯的手心,又有哪容他一顧?花蔑視眾生的無知,卻忘了自己的無知。

佛微微的低頭,輕撫手中的花。佛知道花心中的魔,卻只是悠然的將花拋向大地。道,不可渡,不可引,無舟,無水,亦無路。

冰魄中的「魔」是爭權奪勢之心,這魔,深入了太多人的骨髓,難以消除。梁老將大背景安排在崇佛禮佛的西藏與尼泊爾,以佛門的教派區別、王族爭鬥為引子,寫的是人性的善惡,兩個極端的抗爭相鬥,不可謂不是一妙筆

在這傳奇世界之中,我們看過一路奇幻風景,將所有的美麗銘記,隨著大幕的落下,嘆一口氣。

絕世悠然:羽生文之眾多,吾獨愛冰魄寒光劍/華生雖落魄,獨行異域攀珠峰。/旅途逢奇險,巧遇佳人得化之。/華玉九天仙,魔域歷險紛爭起。/佛理才情精,獨傾君心是華生。

白玉玲瓏:寫得真美,支持「冰魄之妙,實不在愛情」,但也在「愛情」,那種禪機佛理與純潔愛情的緊緊結合,去往隨緣的愛情是獨一無二的愛情,如寒冰般的純潔,如冰川般的自然無礙,這個愛情故事出奇的乾淨。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