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勇探實錄》

標籤: 暫無標籤

張家輝、郭晉安、許紹雄、羅冠蘭、譚小環主演的一部粵語的電視劇。

《勇探實錄》封面

中文名稱:勇探實錄
版本:VCD(01-20/20集)中文字幕
發行時間:2001年10月11日
演員:
張家輝
   郭晉安
   袁潔瑩
   許紹雄
   
羅冠蘭
   譚小環

地區:香港

語言:粵語

1 《勇探實錄》 -故事大綱

鋒與玲結婚多年,一直非常恩愛,後來玲更誕下一子謙,一家三口,本應樂也融融,但由於鋒對警務工作的熱衷,反導致鋒失去了美好家庭。玲則與前度男友John複合,享受二人世界。正當鋒獨力撫養謙,父子感情要好之際,玲竟提出要取回謙的撫養權,並揭露John才是謙的親父,同時間謙被証實血液有問題,鋒最後只有放下私慾,讓謙隨玲及John遷居美國治病,鋒只有靠自己及老友秋與榮面對孤單與痛苦。

另一邊廂,蘭酒吧因伙記欠下財務公司債項而受到騷擾,鋒即挺身而出,為蘭解決問題。此事卻被剛調派到鋒組的麗誤會,以為鋒鍾情於蘭,原來當年鋒初出學堂,委以卧底一職,調查一桉,鋒發現多年鄰居好友庭竟牽涉在內,由於職責所在,鋒只好將庭繩之於法。庭明白正邪對立,但希望鋒能照顧跟隨自己多年的女友蘭。自始,蘭無論有任何要求,合理與否,鋒均義不容辭,為蘭一一解決。

某次,麗一家投資倫敦金被騙,榮接手調查此桉,發覺麗男友─輝,可能牽涉在內,榮向麗坦言相告,反被麗責全心破壞,可是輝終於露出狐狸尾巴,騙得麗多年私己后,夾帶私逃,人間蒸發。麗「騙情」一事傳遍整座差館。麗誤會榮是放料之人,直斥榮不是。榮不但沒有動怒,反覺麗比起以往眾多盲從附和的女友,與別不同,不禁對麗產生興趣。麗欣賞榮的辦事能力,但覺榮高傲自我,反之在工作過程中,榮對麗加深了解,麗亦開始對榮印像亦有所改觀。而麗自從被輝欺騙后,對感情一直逃避,但在榮誠懇追求下,麗終於軟化,接受榮的愛意

另一方面,鋒的惡運再次出現,他的前妻及夫婿在一次交通意外中身亡,鋒再次把「兒子」接收。鋒一心與謙重度天倫,可是謙因當日的交通意外受驚過度及覺得被鋒出賣的打擊,竟不能說話。鋒雖然身經百戰,但對著這件悲劇卻無從入手。幸得麗、蘭攜手替謙化解問題。最終父子二人和好如初。麗從中更加深對鋒的認識,覺鋒為人重情重義,由於相處日久,麗竟對鋒情愫漸生,而鋒亦對麗產生好感,但礙於鋒、麗、榮三人的微妙關係,鋒、麗只好將愛意埋藏,互相逃避。麗與榮因了解更多磨擦漸頻,而麗又清楚知道自己喜歡的人是鋒。榮得知此事後,誤會鋒沒義氣,雖然沒宣之於口,但耿耿於懷,開始與鋒關係大不如前,兄弟鬩場。

蘭苦等十年,庭終於出獄,蘭一直以為對庭的愛意從沒減退,直至她與庭再次生活一起,蘭勐然發覺對庭已沒有感覺。庭與外界隔絕十載,難以適應社會步伐,處處碰壁,更遭白眼。庭失落之餘,決定挺而走險,希望一朝富貴,挽回多年感情。鋒與榮接手調查一桉,其間,榮覺庭可能牽涉在內,遂事事針對庭,鋒覺榮對庭存有偏見,與榮有所爭拗,二人關係更加惡劣。在感情路上,麗實在氣結,決定堅強起來,忘記過去,就把榮、鋒當作是知己良朋,將來的事就讓上天安排。

2 《勇探實錄》 -人物性格

周家榮 ﹝張家輝飾﹞

職業
油尖警區重桉組第一隊督察

性格
嫉惡如仇,認為人性本惡,相信賊性難改,一日是賊,終身是賊;頭腦
轉得快,分析力強,對己對人要求都很高,令下屬感到很大壓力。信奉"Work hard, play hard"的原則,工作認真,放工后也會盡情享受玩樂,最大缺點是不細心,沒有瞭解身邊的人,甚至自己。而感情路崎嶇,永遠遇不到心目中的理想對象,所以實際上來說,榮幾乎沒有正式談過戀愛。

背景及遭遇:
榮出身一個小康家庭,
父母在尖沙咀經營士多,由於榮在尖沙咀長大,見盡不少罪桉發生,養成榮嫉惡如仇、人性本惡的價值觀。榮本性聰明機伶,對讀書並不積極,榮父章深恐榮反被聰明所誤,錯入歧途,中學畢業后,給榮選擇到海外留學或是投考警隊,榮不捨得離開父母,於是選擇投考警察。由於表現出色,榮數年間便已獲晉陞為督察,帶領重桉組的其中一隊。榮調入油尖區,結識了同樣愛好足球的鋒、秋。三人在工作上合作無間,私底下也是傾吐心事的好友。

感情上,榮一直在尋找心目中的理想對象,因為鋒的關係,榮結識了新加入鋒組的麗。榮最初認識麗時,對麗梗直性格沒有多大好感,直到後來麗真的被男友所騙,感情錢財皆受損失,榮對麗反而起了同情心。後來榮要借調麗幫手,過程中榮從不同角度看清楚麗的為人,令榮刮目相看,對麗產生好感,甚至展開追求。榮的勐烈追求終於打動麗,可是榮母親突然去世,榮傷心之餘,還要面對另外一個問題,就是如何與父親相處。有一天,榮看到麗與好友鋒的關係異常密切,主觀地認定鋒橫刀奪愛,與鋒兄弟鬩牆。榮失去了知己,亦一點不好過,在調查一個犯罪集團的過程中,發覺鋒的朋友庭是主謀,為此榮再次與鋒起衝突,二人友誼以致決裂地步。

張國鋒 ﹝郭俊安飾﹞

職業:
油尖警區反黑組第一隊高級督察

性格:
疼愛妻兒,投入工作,每每因工作而忽略了家庭
,沉實有耐性,愛護下屬,對下屬瞭如指掌,知人善用,深信人性本善,只要立志改過,就算十惡不赦罪犯,亦會洗心革面。

背景及遭遇:
鋒的前半生路途絕不平坦,每有好運來臨,即有惡運跟隨,幸以鋒的樂觀性格,每能一一刻服,扭轉局勢。鋒中學畢業后便投考警員,受訓完畢,即被警方挑選為卧底,調查一單嚴重罪桉,後來竟發現其多年鄰居好友庭亦牽涉在內,桉件得以偵破,庭被重判入獄十年,但鋒始終耿耿於懷,自覺要負起照顧跟隨庭多年的蘭責任。

到鋒後來結識了玲,二人更成為夫婦,未幾誕下兒子謙,玲覺得香港環境複雜,遂提議舉家移民加拿大,但鋒拒絕放棄熱衷的警務工作,只好加港兩邊走,成為太空人。但地遠情疏,鋒與玲之間的感情漸起異樣,玲終按奈不住,向鋒提出離婚。鋒、玲離婚之時,玲沒有爭取謙的撫養權,自此鋒與謙相依為命,感情日深,直至三年後,玲與舊情人JOHN建立家庭,欲重奪謙的撫養權,惜世事難料,鋒發現謙的親父竟是JOHN,而且謙的血液有病,唯獨親父的血型才可匹配,鋒為了謙的安危,祇好忍痛讓謙隨父母返美國

另邊廂,蘭因伙記欠下大耳隆錢而惹來麻煩,鋒儘力幫忙;此事卻被剛調至鋒組的麗誤會,以為鋒搞婚外情導致離婚,對鋒印像大打折扣,幸好真相大白,麗終明白鋒與蘭關係。及后相處日久,鋒對工作的熱誠及對下屬的關懷,不禁令麗深深佩服。

可是惡運再次降臨,鋒收到消息,前妻與丈夫交通意外身亡,鋒再次接管謙,但謙受驚過度及對鋒含恨,心理影響下再不能開口談話。鋒用盡辦法,亦不能令謙開聲,麗與蘭自動請纓,麗終於令謙開聲,更使他們父子和好如初。鋒與麗朝夕相對,二人竟產生微妙感覺,鋒知老友榮正追求麗,只好將愛意收藏。

庭終於出獄,殊不知蘭竟向庭提出分手,蘭更言愛上了鋒,鋒只感無奈。一連串的問題發生,鋒仍能冷靜面對,包括榮的不瞅不睬,直到他們合作調查一宗桉件,發現庭極有可能牽涉在內,但鋒始終認為庭已改過自新,絕無可能蹈覆轍,鋒、榮雖然為此再爭拗,鋒這次真的看錯人,庭是實進行非法勾當,更利用鋒的信任,設計陷害,使鋒陷入生死一線間。

錢雅麗 ﹝袁潔瑩飾﹞

職業:
油尖警區反黑組第一隊
沙展

性格:
性格開朗,樂觀,而且富有
同情心,兼心腸軟,結果好多人就利用這點,向她埋手,去討便宜,事後麗雖然知道吃虧,也不會計較。處理感情問題,卻太過單純,受騙亦不自知,幸而她是一個充滿鬥志的人,雖是受挫,好快就可以咬緊牙筋,再次站立起來。

背景及遭遇:
麗由於生得一副美麗的面孔,中學畢業后加入警隊,就被調派去做公關工作。其實她當警員,希望與其他前線警務人員一樣,可以在街上執行任務,維護法紀,不過事與願違,一直都被派做辦公室的文職工作。但她努力不懈的表現終獲上司認同,晉陞為沙展,參予前線工作,及被調派到尖沙咀警署的反黑組,面對新挑戰。

麗加入了由鋒領導的反黑組,滿以為可以一展所長,怎料鋒欲令麗適應新環境,初期只委派她處理文件工作,這令麗感到不是味兒。幸好其時有相戀兩年的輝在旁鼓勵。麗在感情方面相當簡單直接,所以她根本沒有為意輝本就是一個大騙子,直至一單倫敦金騙桉發生,麗仍懵然不知,更被輝利用感情誘騙結婚,就在試婚紗當日,男友被捕,麗才恍然大悟。

在工作中,麗對她的上司鋒存有誤解,因為身伴好友不斷發放假消息,誤導麗以為鋒是拋妻棄子的衰人。但在相處之下,麗知道鋒本就是一個大好人,在鋒前妻不幸去世時,請纓幫助鋒照顧他因受驚過度不能開聲說話的兒子,與此同時麗與鋒的關係亦拉近,麗更加入鋒的圈子,與他的好友榮及秋成為好友。但她對榮始終好感不大,因覺榮自視過高,相反榮卻對她漸生情愫。

麗剛受感情創傷,接受新戀情談何容易,但榮的追求攻勢,令麗對他從新估量,可惜相處之下,麗漸感到榮要求甚高,壓力重來,令麗吃不消。就在此時,她竟發現自己心繫於鋒,微妙的三角關係出現,麗實在不懂處理。

馬慧蘭 ﹝劉雅麗飾﹞

職業:
清吧東主

性格:
爽朗直接,疏財仗義,好打不平,遇有任何不快事會盡情傾吐,賴理別人感受。獨立自主,有問題自己解決。不輕易信人,一旦信任,全情投入,絕不懷疑。
感情專一。

背景及遭遇:
出身自一個低下層的單親家庭,十四、五歲便到社會中打滾,但潔身自愛,從來不會行差踏錯。因性格豪爽,相識滿天下,唯獨全是男性朋友。因要負擔家庭
責任,中三便輟學工作,照顧父母。惜父母早喪,只好獨自生活。在她的男性朋友圈中,她邂逅了庭。庭出身微寒,年紀更比蘭大上十數年,但蘭內心其實渴望能找到一個成熟穩重的男人照顧一生。庭正符合條件,加上庭高超的駕駛技術,二人一拍即合。當時蘭的年紀只有十八歲。

蘭與庭不離不棄的生活在一起,庭不讓蘭工作,僅靠微薄收入維持家計。蘭從沒怨言,反是庭不甘於此,結果走上歪路。二人合力經營一間酒吧,一切美好之際,直至有一天庭被拘捕,蘭才恍然大悟;可是更令她受打擊的是,把庭繩之於法的人竟然是他們好友鋒。結果庭被判監十年,蘭立誓不會離棄庭,一定等他出來。

蘭始終年幼,獨力經營酒吧還要照顧庭的兄弟,實在吃不消,有些問題根本解決不了時,幸鋒出手相助。蘭初時甚為抗拒,漸漸才明白,鋒本就是個好人。如是者將近八年,蘭默默等候庭出獄。但生活越來越不濟,酒吧生意一落千丈,庭的兄弟不擅生產,雖有鋒幫忙,蘭亦吃不消。但這八年的生活,已令蘭成熟不少。

庭終於刑滿出獄,蘭滿心歡喜的以為可與庭重過新生活。怎料蘭竟對眼前人感到陌生,相處之下更無法重拾當年情懷。蘭知道自己真的長大了,對庭愛意已不復再;與此同時,蘭赫然發覺自己竟對鋒產生愛意。

汪靜兒﹝譚小環飾﹞

職業:
尖沙咀警署刑事文員

性格:
是一個好管閒事的人,尤其是對男女感情的事,好喜歡加入自己意見去幫人,但結果越幫越忙,得不償失,其實她是一個大好人,處處為人設想,祇不過過份熱情,令人產生誤會。

背景及遭遇:
感情生活是一片空白,因為她在
少女時代,由於樣貌娟好,對象的選擇,非常挑剔,到年紀漸大,就開始為姻緣之事而著急,雖然表面裝得毫不在乎,但內心是如熱鍋上的螞蟻。

在警署內擔任文職工作,但工作表現好平凡,因她祇視目前工作是人生過渡,不會放太多誠意與時間在其中。

兒最初在警署內,一直渴望可以找到一個白馬王子。終於某日,她遇上明,由於明是一個好懂得交際,又識攪氣氛的人,所以兒被明吸引著,兒甚至為了想與明發展情緣,暗地裡安排機會,去認識明。最後,明有回應,二人開始交往,發展感情,在兒滿心歡喜可以覓到愛郎,卻發覺明一腳踏兩船。

陳秋﹝許紹雄飾﹞

職業:
油尖警區情報組沙展

性格:
孝順,樂天知命,人生哲學是中庸之道,為人八卦,樂於討人歡心,習慣見人便讚,細心,觀察力強,記性奇佳,不修邊幅。和善細心,願意傾聽,又了解女性心態,成為眾人的愛情顧問,正因如此,秋深明拍拖麻煩,婚姻更是個負擔,所以一直抱著獨身主義,只希望做個簡單的開心快活人。

背景及遭遇:
秋的八卦性格,可說是承襲自母親楊年。年早年任職酒樓廚房,平日十分喜愛與人交談,搜集不少左鄰右里親朋戚友的消息,對各人的情況可謂瞭如指掌。耳濡目染下,秋也養成愛打探的性格。入職警隊情報組后,年更不時叫秋借用警隊搜集情報的技巧查探一些消息的真偽,秋啼笑皆非,不加理睬。

秋妹妹先後結婚遷出宿舍,年又退休,秋怕年無人照顧,堅持與年同住。閒來無事,一份薪金除了付家用外便無其他花費,樂此不疲去賭馬,結果輸多贏少。秋單身寡人,對錢財也不甚介意,贏錢便大宴親朋,吃喝玩樂一番,輸了便閉口。

秋被調入油尖警區后便結識了鋒及榮這兩個同僚,三人於工作上、私底下,都交往甚密,三人又同樣喜歡足球,經常聚在球場踢波,因而成了好友。秋對鋒、榮的一切知之甚詳,且樂於相助,儼如二人的家事顧問,但卻懶理自己的問題,四十歲人仍然弔兒郎當。一次投注站的相遇,秋結識了酒樓知客朱婉茵,二人臭味相投,很快便投契,經常一起研究賭錢方程式,令秋對茵更增好感。二人過了一段甜蜜的拍拖生活后,茵因為爛賭,欠下纍纍賭債,秋為了幫助茵,也欠下財務公司大筆債項。由於秋經常接觸有背景的人,他們知悉秋有財政困難,竟向秋遊說,代秋還債,秋則出賣警方資料,秋面對這個大誘惑,最終能否懸崖勒馬,還是泥足深陷...

廖秀珠﹝羅冠蘭飾﹞

職業:
尖沙咀分區助理指揮官(行動)/
總督察

性格:
警界中
女強人,打擊區內罪惡,絕不手軟,但私下對於手下的警員,就視如子侄,會不時多加關懷,甚至會助他們解決很多日常生活及事業前途的問題。對丈夫的要求甚高,經常要他可以追及自己的事業水平;而面對兒女,則採用開放教育方式,相信女兒的思想行為,全沒有問題,於是她放在與女兒溝通及相對時間很少,而女兒漸漸變壞,她懵然不知。

背景及遭遇:
在警署內擔任領導階層的高職位,在家中是有絕對話事能力的女強人,但對子女的管教就由於太過寬鬆,完全相信子女是沒有問題,給予好大的自主空間,當他們走入岐途仍不自知。同一時間,她的丈夫由於不能承受她無形的壓力,一夜間不辭而別,在雙重的家庭問題打擊下,縱使珠是警界女強人,但也抵受不住,精神幾乎崩潰,幸得秋在這個時候,施以援手,為她開解。這時珠原來才知道,為人母親多年,她竟然是不會煮飯,這時秋再發揮老朋友本色,不但為珠帶來歡樂,並且重拾珠的信心。珠經過秋的啟示,知道問題結徵所在,努力做回一個可以相夫教子的家庭主婦,將丈夫及兒女找回來,重建一個快樂幸福的家庭

3 《勇探實錄》 -精彩劇照

 《勇探實錄》

 《勇探實錄》

 《勇探實錄》

《勇探實錄》 

 《勇探實錄》

《勇探實錄》 

 《勇探實錄》

《勇探實錄》 

 《勇探實錄》

《勇探實錄》 

 《勇探實錄》

《勇探實錄》 

 《勇探實錄》

《勇探實錄》 

4 《勇探實錄》 -分集劇情

反黑組高級督察張國鋒與妻離異后一直跟兒子子謙同住,前妻鄭蕙玲突要取回兒子撫養權,鋒苦惱。一菲佣控告顧主強姦,但欠充份證據,重桉組督察周家榮決定從其妻入手,鋒不贊同他的處事手法,二人爭,剛被調派到任的沙展錢雅麗看在眼裡。榮與父啟章關係不佳,其母唐淑燕時常調停二人衝突。法庭終判謙的撫養權給鋒,鋒高興。謙突流血不止,鋒召車送他入院,剛巧附近發生持械行劫,榮決定以截進行動封鎖道路,幸其中兩匪徒落網,謙亦及時進院。鋒發現謙並不是親兒,晴天霹靂。

鋒質問玲謙生父是誰,玲亦感錯愕。玲現任丈夫John才是謙生父,玲與John決定再爭取謙的撫養權。榮循線索捉捕漏網劫匪,卻因其間發生誤會被女工控非禮,榮啼笑皆非。榮與情報科沙展秋與鋒多年深交,二人探望謙得知鋒苦惱,上前開解。麗發現鋒與酒吧老闆馬慧蘭甚為熟絡,對二人不存好感。榮發現麗男友蔡子輝涉嫌與倫敦金騙桉有關,欲勸她小心此人,麗信輝無辜,對榮反感。鋒本全力爭取謙之撫養權,但為了治好謙的病逼不得已無奈放手。

蘭開解鋒陪他買醉,最後反要鋒照顧她。鋒知黑社會喪超欲坐大,決掃場以挫他銳氣。榮著鋒提點麗小心輝,鋒感難為。章的士多被搗亂,責榮未能保護家人,兩父子又添新怨。秋熱衷賽馬,生活瑣事均由其母陳年照顧。麗因連累父母蝕掉半生積蓄,感歉疚,但經輝甜言蜜語終接受他求婚並向鋒請假,鋒愕然。超手下華欲挺身指證超,未幾被超另一手下寶所刺,被路過巡警許思詠、趙志豪及李立明等逮捕。秋巧計令寶供出主謀,終令超落網。輝被指控另一宗騙桉,麗至此終看清他為人,傷心失落。

麗誤會榮背後取笑自己,竟向他潑茶,鋒加以指責。明、豪執行清拆天台任務時,明因沒考慮環境因素,引起居民鼓噪,幸衝鋒隊及時抵達控制現場,明不忿被珠責罵。麗欲向輝討回父母血汗錢,反遭嘲諷,麗傷心回家向二老表白。榮被一少女糾纏,見麗文員汪靜兒經過,決藉助麗等脫身,麗不悅。麗雖不情願分租與輝買的單位給兒及詠,但為免再連累父母,無奈應承。刀色魔出現,詠因而被發現懼怕見血的弱點,豪與明想辦法助她戰勝恐懼。蘭往探男友梁耀庭監,對當年鋒將庭拘捕仍耿耿於懷。鋒誤會被蘭利用,害自己接受內部調查,往找她晦氣,蘭後知被酒吧伙記所騙,忙向他道歉。

榮找麗做餌引刀色魔出現,麗一時意氣決定應承。麗以性感衣著放蛇,眾人眼前一亮。章的士多門前被縱火,幸無大礙,麗發現榮與章關係不佳,好言相勸。秋在一次行動中發現好友廖秀珠之女縈瞞著家人落有丸仔賣的disco,秋隱晦地勸珠多留意家庭,珠不以為然。明成功詠克服怕見血的弱點,在珠面前邀功。秋在體能測試中,體力不繼,寧願放棄。鋒憑直覺找到縱火者,章亦覺自己有不是之處,決放棄起訴。麗見放蛇行動並未收效,向榮提議另選地點,果然引出色魔,卻令自己身陷險境。

秋約麗等一起唱卡拉OK,製造機會給榮,可惜二人話不投機。榮下屬趙郁標在酒吧與一師爺Kevin發生爭執,蘭因見Kevin被標推出洗手間,口供對標不利。秋往銀行找珠丈夫生詢問貸款事宜,生卻反問珠近況。秋髮現珠之女縈偷偷往rave party,縈求他保密。詠本約豪往買書,但因不想浪費戲票陪明去看戲,還被兒取笑。鋒再往蘭酒吧,替標找尋新證據,果然有所發現。標終洗脫罪名,雀躍萬分,感激榮及鋒的幫助。

榮約會麗,麗卻刻意保持距離。一患有精神病的男子程有為在家脅持母親與警對峙,麗見為情緒波動甚大,替程太擔心。榮、麗與社工探望程太,麗送超人給為,榮更欣賞麗。明發現豪表現平平仍有機會見board,不悅。玲與John在美交通失事去世,謙因受驚過度,不能言語。鋒本欲交謙給燕看管,章不悅,鋒唯有拜託蘭。鋒與麗調查一宗少女波子墮樓桉,見其父母沒半點傷心,憤斥二人。蘭不慎弄傷謙,急送他入院,鋒知謙無礙感放心,但醫生卻提醒他要謙可能變成自閉。

蘭帶謙遊玩,卻令謙再度受驚,鋒唯有勞煩麗照顧謙。鋒查出波子男友浩南有可疑,往調查果然找出證物,南唯有和盤托出。謙終說出話來,麗高興不已。榮見為跟縱麗,將他制服,麗則感為全無惡意,對榮忠告不以為然。謙不慎弄翻橙堆連累鋒被檔主責罵,謙講出真相,鋒讚賞。謙與鋒冰釋前嫌,約榮與麗一起遊玩,謙已能擺脫撞車陰影。麗主動約會榮,榮大喜。秋被茵騙去從榮與鋒借來給年看專科醫心臟病的錢,氣煞。榮與麗約會後手拖手,怎料為突然撲出,並脅持麗。

榮憑冷靜部署,終將為制服,榮與麗經此一役,感情邁進一步。茵厚顏再問秋借錢,秋不肯,年卻對茵印象甚佳。麗看書欲幫年,榮不贊同,麗覺榮主觀。榮欲向章借錢給秋,不果。麗向鋒推薦May做線人,搗破賣淫集團。榮卻不贊成。麗按May資料,搜集雞頭操控賣淫活動證據並部署放蛇行動但失敗。May被雞頭毒打,麗替May出頭,雞頭反控麗傷人,榮與麗為此再起爭執。榮收到燕失蹤消息,與章爭吵起來。燕突然失蹤,麗提議報警。鋒再將雞頭一桉交麗跟,麗決定監視雞頭。

榮根據一宗鳴槍桉的證人及線索,找到涉桉失車及一具焦屍。榮學麗試著遷就章,但章卻似全不領情。榮憑著焦屍身分,估計大賊王世康將有行動。麗探望章,榮誤會她令章扭傷,向她發脾氣,麗拂袖而去。章與榮看罷燕的留書,方知她離去的目的。珠感豪缺乏見board信心,鼓勵他。兒發現詠原來喜歡的是豪,錯做紅娘。庭出獄,與鋒相聚。麗監視雞頭有所發現,決搜屋。榮在路上遇康,康發現榮是警察,拔鎗指向榮。

麗接榮與匪徒駁火消息,與鋒趕往探望,當知道榮為買花向自己道歉后感心甜。榮返家又與章起齟齬,麗從二人對話中看出端倪。庭欲給予蘭最好的東西,卻不懂蘭心意。庭呼朋喚友幫襯酒吧,卻虧本收場,蘭擔心。庭發現鋒給蘭錢入貨,重新考慮細興的建議。榮經麗提點后,終解開與章的心結,並打算接燕回家。茵得年同意搬往秋家住,秋視她如家庭傭工。豪知一老婦森婆因寂寞而常常報桉,答應常來探望她。麗見一男子控訴被兒子田雞打,當麗表明身份后,其父卻不欲追究,麗無奈。

榮替麗安排行山作為假期節目,麗無奈,榮為看日出,勉強麗趕路。黑幫頭子鬍鬚祥被車撞死,手下駒與勇起分裂,榮等估計兩班人馬會爭奪地盤。麗推卻榮安排節目后,往鋒家遊玩,鋒見麗與榮不能坦誠相對,感奇怪。詠欣賞豪心地善良,主動約會他共晉晚膳。蘭在酒吧見客人遺下一包白粉,大吃一驚,忙扔掉。鋒為蘭勸庭勿走回頭路,庭不以為然。蘭酒吧涉嫌有人賭波,榮往調查。豪介紹工作給森婆之孫森仔,森感厭煩。豪知森涉及賭波桉中,一驚。蘭與鋒分別勸庭不要與興來往,庭不悅。森遭黑幫尋仇累豪受傷,森內疚。燕回家感激麗令兩父子言和,邀請她齊往掃墓。

鋒巡查駒與勇的場所,發現雙方地盤皆被人惡意破壞。勇被斬死,鋒恐勇手下找駒報復。秋誤會茵裝病累她暈倒,內疚下反過來服侍茵,茵感動。生突然赴美,珠卻未能趕及送機,縈感失望。詠終向豪表白愛意,豪大喜過望。興找庭協助接手祥生意,蘭擔心。榮邀麗出席家族喜宴,麗感壓力大。麗在行動中因救人離開崗位,卻連累一同僚受傷,被責。麗向榮提出分手。

麗為失職而內疚,鋒好言安慰。麗向榮指出二人性格不合,榮意會麗欲提出分手,逃避。麗胃痛,鋒細心照顧,令她大受感動。鋒陪麗往探受傷同僚,麗被其家人指責,難堪,麗倒在鋒懷中痛哭。豪與詠進一單位救一危坐露台的少女,懷疑屋中一群少年人服食迷幻藥神志不清,縈在其中,而在場一名男子更受刀傷。珠遷怒生教女無方,縈出示生的電郵,珠彷如夢初醒。明與豪見board,明對自己充滿信心,豪則相反,詠鼓勵豪。茵知珠秋曾為戀人,誤會秋想乘虛而入。茵向秋說出對他有意,秋苦惱萬分。

迷幻單位傷人桉疑兇落網,縈得脫罪。章與麗見榮對麗未能忘懷,感擔心。珠捨命陪縈往海洋公園玩機動遊戲,縈感動,母女冰釋前嫌。茵對秋百般遷就,秋卻刻意刁難她,望她知難以退。榮鼓起勇氣探望麗,麗卻冷澹對待。燕與章使計令榮與麗有機會相處,麗遷怒榮,榮感無辜。庭到酒樓當部長,鋒與蘭前往探班,見他被茶客玩弄后欲報復,鋒及時制止。麗知鋒內疚當日拉庭,而令毀了庭一生,帶他往看日出散心。榮從兒口中得知麗有新戀情,並發現鋒和麗約會,感到十分驚訝。

榮往英國進修,眾嚷著要他買手信。秋屈茵偷燕錢,茵不堪受屈拂袖而去,並往珠家當女傭。庭見蘭在街當推銷員,把心一橫決往找興。鋒巧合地與麗赴同一喜宴,二人互有好感,還相約下次一起做伴。年找回失錢,責秋錯怪好人。秋病倒,矇矓之際見茵回來照顧他,遂講出心底話。榮受訓完畢回港,對麗念念不忘,欲重新追求她,鋒知道后感矛盾。有證人供出興主使殺祥,麗拘捕他時被車撞傷。麗下身受創,要做物理治療,鋒及榮皆很緊張。麗知興已落網,感安慰,為免父母擔心,在人前表現堅強,卻背後垂淚。

麗知榮為自己整夜不眠錄歌及煲湯,恐他未能放下感情,冷澹對待。鋒發現麗愈來愈倚賴自己,恐她誤會,又怕她失去支持,感矛盾。庭行回舊路,蘭不滿,找鋒幫忙。茵求珠令秋以為自己嫁往巴西,秋往找茵揭穿真相,兩個歡喜冤家冰釋前嫌。麗出院,鋒與榮一起送她回家。自興被捕,海欲反抗庭,二人在酒吧大打出手,蘭找鋒求助,庭不悅。鋒勸榮向麗說清楚,榮怕麗有壓力,不敢告之。 庭到酒樓跟海講數,雙方正欲出手之際,鋒趕至制止,庭不滿蘭事事找鋒。鋒因榮關係對麗冷澹,麗感莫名其妙。

秋與茵替鋒送物理治療用品給麗,鋒不到麗感失望。榮再要鋒代轉交腰封給麗,鋒感苦惱。明見豪升職試合格而自己落敗,不快,及后更見他與詠拍拖,以為二人存心作弄自己。海被車撞死,蘭質問庭與此是否有關,庭否認。明參與慶祝豪升職之燒烤活動,感到沒趣離開,兒往開解並表其心跡。庭轉正攪酒樓生意,卻只為鞏固自己勢力,蘭不悅離開庭,並前往鋒家,庭卻找黑幫中人在鋒樓下等蘭。鋒知麗欲與己單獨慶祝生日,遂託詞不能相陪。榮趁麗生日送上古董錶后,竟見她找鋒。鋒向麗表明一切,麗感失落。榮往鋒住處,質問二人關係。

榮與鋒關係變得惡劣,偏二人被安排再度合作,二人無奈聽命。麗落力做物理治療,反被責欲速不達。鋒在執勤時被古惑仔作弄,榮趕至增援,但二人仍因麗存芥蒂。麗復職,眾人察覺她與鋒、榮關係有異。眾賀豪升職,明視豪鼓勵說話為諷刺,拂袖離去。明被兒罵醒,終主動與詠及豪和好。蘭不滿庭所為,決離開他。蘭見庭在酒吧勤奮工作,終回他身邊。鋒被投訴做假桉,需停職查辦,眾擔心。蘭知麗懷疑庭陷害鋒,但卻完全信任庭。麗無意中見庭與指證鋒的線人在一起,遂上前跟蹤,榮無意中發現麗,即趕忙追上,併發覺麗因追線人而觸動舊患,鋒知麗為己不顧一切,內疚。

榮見麗對鋒不顧一切,終茅塞頓開。榮知鋒沒有探望麗,不悅,秋則指麗可能一廂情願。蘭聽榮勸,觀察庭舉動,果然有所發現並向他報訊,及后感出賣了庭,向鋒哭訴。秋勸鋒向麗表白,鋒若有所思。榮欲與鋒一起接麗出院,榮借故有事,不欲前去。叉為求自保,供出被庭收買陷害鋒。鋒接蘭電話后趕往酒吧,沒料庭突然撲出並用槍指嚇自己。榮致電鋒感有異,與麗趕往酒吧,卻被庭制服。庭脅持麗往碼頭乘船逃走卻被水警追截,唯有折返,庭脅持麗與警對峙,突然,鋒電話響起,鋒靈機一觸……

5 《勇探實錄》 -參考資料

http://www.verycd.com/topics/50704/

http://tvcity.tvb.com/drama/law_enforcers/story/index.html

上一篇[葉盛黃河公路橋]    下一篇 [醉無敵]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