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勞兒之劫》

標籤: 暫無標籤

這是一部奇特的小說,從書名開始就浸透了某種隱晦和歧義。勞拉到底是劫持的主體還是被劫持的對象,是劫持人還是被人劫持?或許,這正是作者設置的誘餌,正如拉康所說的「劫持人乃杜拉斯本人」,使我們讀者被杜拉斯誘拐、劫持,中了魔一樣被吸引到她的文本世界之中,與她筆下的勞拉一起經受著某種痴迷、狂亂。

1 《勞兒之劫》 -內容簡介

勞兒·瓦·施泰因結了婚,離開了故鄉,有了三個孩子,看上去滿足而幸福。十年的沉寂生活之後,勞兒隨丈夫回到故鄉。十年前被摯愛的未婚夫拋棄的場面其實一直糾纏在勞兒心頭,她像舞會上「劫持」未婚夫的那個女人一樣「劫持」朋友的男友,重演了自己年輕時的遭遇。

2 《勞兒之劫》 -作者簡介

瑪格麗特·杜拉斯(1014-1996)是法國當代最著名的女小說家、劇作家和電影藝術家。她於1914年4月4日出生在越南嘉定,父母都是小學教師。她四歲喪父,童年的苦難和母親的悲慘命運影響了她的一生。 杜拉斯十八歲時來到巴黎求學,獲巴黎大學法學學士和政治學學士學位,從1935年到1941年在法國移民部擔任秘書,並與羅貝爾·安泰爾姆結婚。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安泰爾姆曾被關進集中營,後來他娶莫尼克為妻,直到1990年去世。
杜拉斯以小說《厚顏無恥之輩》(1943)開始她的文學天涯。她的作品不僅內容豐富,體裁多樣,而且尤其注重文體,具有新穎獨特的風格。她早期的小說《太平洋大堤》(1950)充分反映了童年時代的貧困生活,還有不少作品也是以印度支那的社會現實為題材的。《直布羅陀海峽的水手》(1952)等充滿了鏡頭般的畫面和口語式的對話,因此,大都被改編成影片;後來的小說如《塔吉尼亞的小馬》(1953),《琴聲如訴》(1958),《洛爾·V.斯坦的迷醉》(1964)等則善於打破傳統的敘述模式,把虛構與現實融為一體,因而使她一度被認為是新小說派作家,其實她的小說只是在手法上與新小說類似,重視文體的詩意和音樂性,但在構思方面卻大不相同,她在作品中描繪貧富對立和人的慾望,是在以獨特的方式揭露社會現實。杜拉斯在戲劇和電影方面同樣成就卓著,她分別在1965、1968和1984年出版了三部戲劇集,在1983年還獲得了法蘭西學院的戲劇大獎。作為法國重要的電影流派「左岸派「的成員,她不僅寫出了《廣島之戀》(1960)、《長別離》(1961)這樣出色的電影劇本,而且從1965年起親自擔任導演,從創作優秀影片《印度之歌》(1974)開始,每年都有一兩部影片問世,而且有不少獲得了國際大獎。
杜拉斯的六十餘種作品始終擁有廣泛的讀者和觀眾,其中最著名的是杜拉斯在七十歲時發表的小說《情人》(1984)。在這部十分通俗的、富有異國情調的作品里,她以驚人的坦率回憶了自己十六歲時在印度支那與一個中國情人的初戀,榮獲了當年的龔古爾文學獎,並且立即被譯成各種文字,至今已售出250萬冊以上,使她成為當今世界上最負盛名的法語作家。後來在得知她的初戀情人死去的消息以後,她又把《情人》改寫為《北方的中國情人》(1991)。儘管小說中與她有關的人都已去世,她的回憶已無所顧忌,筆觸也更為大膽,用在情人的生理方面的筆墨遠比《情人》要多,對亂倫、同性戀的描寫也達到了赤裸裸的程度,但是她始終沒有說出她的初戀情人的名字,只是用「她」來代表少女,用「中國人」來指她的情人。

3 《勞兒之劫》 -精彩書摘

也知道下面這些:勞兒在十九歲那年遇到了麥克·理查遜,是學校放假的時候,一天早晨,在網球場。他二十五歲。他是T濱城附近大地產主的獨生子。他無所事事。雙方家長同意結婚。勞兒該是六個月前訂的婚,婚禮要在秋季進行,勞兒剛剛輟學,她來到T濱城度假,正趕上市立娛樂場舉辦本季的盛大舞會。
塔佳娜不相信這著名的T濱城舞會對勞兒·瓦·施泰因的病起到了決定性作用。
塔佳娜將病因追溯得更早,甚至早於她們的友誼。它早就孵在那裡,孵在勞兒·瓦·施泰因身上,因為一直有來自家庭、其後又來自學校的呵護關愛包圍著她,才沒有破殼而出。她說,在學校里,並且也不止她一個人這樣想,勞兒的心就已經有些不在——她說:那兒。她給人印象是勉為其難地要做出某種樣子卻又隨時會忘記該這樣去做,而面對這樣的煩惱她又能泰然處之。溫柔與冷漠兼而有之,人們很快便發現,她從來沒有表現出痛苦或傷心,從來沒有看到她流出過一滴少女的淚。塔佳娜還說勞兒·瓦.施泰因長相漂亮,在學校里很搶手,儘管她像水一樣從你的手中滑落,你從她身上抓住的那一點點東西也是值得做一番努力的。勞兒很風趣,愛開玩笑,也很細緻,儘管她自己的一部分總是與你遠離,與現在遠離。遠離到哪裡呢?到少女之夢中嗎?不是,塔佳娜說,不是,可以說還沒有任何著落,正是這樣,沒有任何著落。是不是心不在焉呢?塔佳娜倒傾向於認為,也許實際上勞兒『瓦』施泰因的心就是不在——她說:那兒。心有所系,是大概要來到的,可是她,她沒有經歷到。是的,看來在勞兒身上,是感情的這個區域與別人不一樣。
  傳言勞兒·瓦·施泰因訂婚的時候,塔佳娜她對這個消息半信半疑:這個被勞兒發現又吸引了她全部注意力的人是誰呢?
  當她認識了麥克·理查遜並且見證了勞兒對他的瘋狂激情后,她動搖了但還是有所疑慮:勞兒不是在為她那顆不完全的心安排歸宿吧?
  我問她,後來勞兒的瘋狂發作是否證明她自己弄錯了。她重複說不,在她看來,她認為這一發作與勞兒從一開始就是合為一體的。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