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卡薩布蘭卡》

標籤: 暫無標籤

1941年,卡薩布蘭卡在納粹的鐵蹄之下,要從歐洲逃往美國,必須繞道摩洛哥北部城市卡薩布蘭卡。這使得這座城市的情勢異常緊張。玩世不恭的雷克擁有兩張寶貴的通行證。納粹少校史特勞塞(Strasser)因追蹤捷克地下陣線領導人維克多·拉塞羅(Victor Laszlo)而來到卡薩布蘭卡,當地警察局長雷諾(Renault)竭力取悅納粹少校。雷克偶然發現維克多的妻子伊麗莎(Ilsa)竟是自己昔日的摯愛,兩人昔日在撤離時在火車站失散。伊麗莎了解到雷克能幫助自己和維克多離開卡薩布蘭卡,於是請求雷克幫助,而此時雷克的心情卻極為複雜。但後來雷克知道當年伊麗莎沒有到火車站與自己一起走的原因后,最終決定幫助他們。里克夜總會的老闆里克是位神秘的男子。 一日,捷克反納粹領袖維克多拉斯洛和妻子伊爾莎來到李克夜總會,希望通過里克獲得通行證。里克發現伊爾莎正是自己的昔日戀人,過去的誤解解開后,伊爾莎徘徊在丈夫與情人間,而仍深愛著她的里克,卻決定護送伊爾莎和她的丈夫離開薩布蘭卡。在機場,里克開槍射殺了打電話阻止飛機起飛的德軍少校后,目送著心愛的女人離開……



1 《卡薩布蘭卡》 -演員介紹

亨弗萊·鮑嘉,美國電影演員,1899年12月25日生於紐約市,父親是曼哈頓著名的外科醫生和圖書插畫家。第一次世界大戰中,他在海軍服役,複員後到劇場做勤雜工。

《卡薩布蘭卡》亨弗萊·鮑嘉
1920年開始登台表演,1922年在百老匯首次演出,三十年代演出的角色主要是青少年。亨弗萊·鮑嘉在1930年為好萊塢拍了他的第一部長故事片《惡魔與女性》,其後又為福克斯、環球、哥倫比亞等影片公司拍了幾部影片,不甚得志,遂返回舞台。1936年重返影壇,在《名士殉情記》一片中嶄露頭角,從1936年至1940年,又在二十八部影片中有過演出,大部分是扮演匪盜、流氓的角色,被譽為繼詹姆斯·賈克奈和愛德華·G·羅賓遜之後第三位出色的銀幕強盜,而他拍攝的這些影片也主要都是為華納兄弟影片公司所拍攝的。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他最成功的影片是《寶石嶺》(1948)、《非洲皇后》(1951)、《叛艦凱恩號》(1954)等影片。《非洲皇后》一片使他獲得了1951年第二十四屆奧斯卡最佳男主角金像獎,並因《叛艦凱恩號》獲得1954年奧斯卡最佳男主角金像獎提名。亨弗萊·鮑嘉扮演的孤獨、低沉、相信自己、憤世嫉俗的銀幕形象,代表了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美國的迷惘的一代。但在他死後,他的銀幕形象卻又被六十年代的青年當成偶像,以影片回顧展等形式大加崇拜,一時形成「鮑嘉熱」。美國電影評論界有人認為,他是以有說服力的反英雄形象記載於電影史冊的。亨弗萊·鮑嘉一生共演出過八十多部影片,從1943年主演《卡薩布蘭卡》后,他多年來一直是好萊塢十大賣座明星之一。1956年完成了他最後一部影片《拳擊場黑幕》后,因食道癌去世。喬·海厄姆為他寫過傳記《鮑嘉》,1980年以這本書為片名,拍攝了亨弗萊·鮑嘉的傳記片。
瑞典女演員英格麗·褒曼1915年8月29日出生於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二歲喪母,十二歲亡父,孤寂的童年造就了她對表演的濃厚興趣,常常一個人沉浸在假想的世界中。
《卡薩布蘭卡》英格麗·褒曼
十四歲時就在日記中記錄下了她的夢想:有朝一日能站在家鄉的舞台上,觀眾們朝自己熱烈地鼓掌。1933年高中畢業后入瑞典皇家戲劇學院學習,在校其間便開始了她的表演生涯。不到一年登上影壇擔任主角,成為瑞典影壇最有前途的年輕女演員。1936年主演古斯塔夫·莫蘭多執導的《間奏曲》,(又譯《插曲》)引起好萊塢著名製片人大衛賽爾茲尼克的注意,1939年應戴維·賽爾茲尼克之邀前往好萊塢拍攝同名電影的美國版,與萊斯利·霍華德搭檔,導演是格利高里·拉托夫。在引好萊塢起轟動。於是塞爾茲尼克和她簽訂了七年的合同。次年登上百老匯舞台。
是繼葛麗泰·嘉寶之後在好萊塢及國際影壇大放光芒的另一位瑞典巨星。孤兒出身,自小由親戚養大。中學畢業后加入職業劇團演出,不久即成為瑞典的大明星。
1936年以《寒夜琴挑》一片引起美國大製片家大衛·塞茨尼克的注意,決定將該片重拍成美國版,並邀請她主演,為她開啟了通往好萊塢的大門。到了美國后,佳作迭出,在美國影迷的心目中樹立了聖潔的形象。但是褒曼卻在1949年拋棄丈夫和女兒,與義大利名導演羅西里尼私奔,此舉馬上激怒了當時的影迷,使她有7年之久絕跡好萊塢。直到1956年以《真假公主》獲奧斯卡影后,才返回美國,她的浪漫情史也在1958年宣告結束。1974年以《東方快車謀殺案》獲奧斯卡最佳女配角,掀起她晚年的另一波小高潮。

2 《卡薩布蘭卡》 -影片賞析

電影《卡薩布蘭卡》又名《北非諜影》,是好萊塢在二戰期間拍攝的最賣座影片之一。該片上映之初,正逢二戰時的盟軍登陸和美英首腦會談,這一切都為《卡薩布蘭卡》成為經典提供了不朽的歷史條件。

《卡薩布蘭卡》《卡薩布蘭卡》
轉眼之間60年過去了,隨著時間的流逝,登陸和會談或許早已被人淡忘,《卡薩布蘭卡》卻不僅沒被人遺忘,反而被一代又一代的觀眾接受欣賞著,成為美國電影中的經典作品。該片獲得了1943年第16屆奧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導演等三項大獎,並成為經久不衰的直接反映二戰的愛情片。時至今日《卡薩布蘭卡》依然在美國愛情電影排行中名列首位。
影片自始至終一直瀰漫著一種令人惆悵的感覺,而到了最後則演變成徹底凄美絕望的愛情氛圍。為了愛情,也為了更大的博愛,那個憂鬱的男人再一次面臨與愛人生離死別,犧牲自己。也許這就是愛情的力量。機場訣別那一段也是蕩氣迴腸,長留在影迷的記憶之中。
《卡薩布蘭卡》中的愛情,就像是迷濛亂世中橫空出世的一道彩虹,讓我們在熱淚盈眶的同時,心裡的萬般感嘆最後只能歸為沉默。尤其是影片結尾時里克那灼熱的目光,充滿著堅毅、熱烈、包容和強大,他在看著我們的時候,是那般洋溢著愛的光芒——那雙目光深深共鳴著我們的心靈之窗。在我們目光的對峙中,交融著對人類共同的憂患意識,他的眼睛就是人類靈魂深處的眼睛……他的目光在說「為什麼愛戰勝不了這個瘋狂的時代!」
《卡薩布蘭卡》的故事發生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法屬摩洛哥北端的城市卡薩布蘭卡成為當時難民的集中地,他們想從這裡逃出納粹的控制。在這裡的人都喜歡到李克酒店去,不僅是因為老闆李克曾經是一名反法西斯者,而是因為在那裡充滿了希望。捷克反納粹領導人拉茲洛和妻子伊爾莎來到卡薩布蘭卡準備逃往美國,而里克與伊爾莎以前曾是一對戀人。
時間回到第二次世界大戰初期,當時的巴黎即將淪陷,里克和伊爾莎卻沉浸在幸福的熱戀之中。但這時因為里克是德軍懸賞捉拿的人,必須離開巴黎。恰巧伊爾莎得知原以為陣亡的前夫拉茲洛僥倖生還,她只得跟里克匆匆訣別,他們曾經相約要一起逃出巴黎,然而伊爾莎卻未能如約。
《卡薩布蘭卡》《卡薩布蘭卡》

《卡薩布蘭卡》又名《北非諜影》,是好萊塢在二戰期間拍攝的最賣座影片之一。該片上映之初,正逢二戰時的盟軍登陸和美英首腦會談,這一切都為《卡薩布蘭卡》成為經典提供了不朽的歷史條件。轉眼之間60年過去了,隨著時間的流逝,登陸和會談或許早已被人淡忘,《卡薩布蘭卡》卻不僅沒被人遺忘,反而被一代又一代的觀眾接受欣賞著,成為美國電影中的經典作品。該片獲得了1943年度第16屆奧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導演等三項大獎,並成為經久不衰的直接反映二戰的愛情片。時至今日《卡薩布蘭卡》依然在美國愛情電影排行中名列首位。伊爾莎的再次出現鉤起了里克對惜日幸福時光的回憶以及伊爾莎沒能如約、不辭而別的狠。在深夜裡,陷入困境的伊爾莎來到里克的住處懇求里克幫助她和丈夫逃離卡薩布蘭卡,但被裡克拒絕了。
因為里克手中有能夠安全離開卡薩布蘭卡的護照,也是拉茲洛夫婦在這裡的最後希望,所以伊爾莎不得不再次來找他,只是這次帶來了手槍。
對戰爭的憎恨與對伊爾莎依然強烈的愛最終佔了上風。里克在了解了當年伊爾莎為什麼沒能與他一同逃走的原由后諒解了她,兩人再次相擁在一起。
最後在李克的幫助下,伊爾莎夫婦同李克一起來到了機場。
影片自始至終一直瀰漫著一種令人惆悵的感覺,而到了最後則演變成徹底凄美絕望的愛情氛圍。為了愛情,也為了更大的博愛,那個憂鬱的男人再一次面臨與愛人生離死別,犧牲自己。機場訣別一段也是蕩氣迴腸,長留在影迷的記憶之中。

3 《卡薩布蘭卡》 -精彩影評

《卡薩布蘭卡》是電影史上少見的「完美巨片」,一部永垂不朽的名作。1996年,美國AFI評選美國百年百部佳片,《卡薩布蘭卡》名列第二,排在《教父》前面,僅次於《公民凱恩》。

《卡薩布蘭卡》《卡薩布蘭卡》
六十多年過去了,《卡薩布蘭卡》感動了一代又一代人的心靈,它的拍攝過程也早已成為影史傳奇,為影迷們所津津樂道。《卡薩布蘭卡》似乎是電影史上的奇迹,因為它是在不經意間被製作完成的。當初,它只不過是華納兄弟的一部例行製作,「當時每家電影公司,每周都會推出一部新片,一年推出50部。《卡薩布蘭卡》也只不過是那50部中的一部罷了。」沒有人想到它會有今天這樣的地位。
《卡薩布蘭卡》的男女主演堪稱黃金組合,達斯汀·霍夫曼說:「在亨弗萊·鮑嘉和英格麗·褒曼之間有一種很真實的東西,它們不讓人感覺到膩。」最一開始,里克這一角色,華納兄弟定的是羅納德·里根,里根不想演,這才給了鮑嘉。這真是「塞翁失馬」!伊爾莎這個角色,製片人華利斯一開始就堅持用英格麗·褒曼,「她是唯一具備這個角色所需要的奪目、溫暖和溫柔特質的女演員。」當時褒曼是塞爾茲尼克的簽約演員,華利斯用另一個男星與塞爾茲尼克
《卡薩布蘭卡》《卡薩布蘭卡》
交換到褒曼。英格麗·褒曼當時的心思全在《戰地鐘聲》的瑪麗亞一角身上,《卡薩布蘭卡》一關機,她就把頭髮剪成瑪麗亞的短髮,以至於《卡薩布蘭卡》後來想補拍一些戲都沒有辦法。
褒曼在拍攝期間最大的困擾是整個攝製組沒有人知道故事的結局。劇本差不多每天都在改,褒曼不知道自己最後應該跟兩個男人中的誰在一起。她去問導演,導演說還沒決定,等決定了再告訴她。她又問,那我應該怎麼演,導演告訴她演的中性一點。《卡薩布蘭卡》中伊爾莎和兩個男人間那種迷離的魅力應該就是這麼來的。英格麗·褒曼的女兒回憶,有很多年,每當有人當面向褒曼表示,喜歡她在《卡薩布蘭卡》中的表演,褒曼都滿面狐疑。
《卡薩布蘭卡》的製片人華利斯是華納兄弟製作部的頭兒,他是傑克·華納的重臣。傑克除了負責財政,剩下的全由華利斯做主。《卡薩布蘭卡》的誕生完全靠華利斯的直覺。
紐約的劇作家貝納特1938年和妻子去歐洲探親,戰爭中難民的恐懼給他留下了強烈的印象。在法國南部的夜總會裡,一個彈鋼琴的黑人爵士樂手給了貝納特靈感,他跟妻子說:「這真適合做一個好故事的背景。」可以表現出「一群絕望的人們的恐懼和混亂。」貝納特回美國后,寫出了舞台劇本《里克咖啡館》。這個劇本還沒有在舞台上演出,就到了華利斯手裡。華利斯用2萬美元買下電影版權,這在當時可是大價錢。
《卡薩布蘭卡》《卡薩布蘭卡》

華利斯找朱力斯·愛潑斯坦和菲力浦·愛潑斯坦兩兄弟來改編劇本,兩兄弟完成了劇本的大部分,「地點是卡薩布蘭卡,難民如潮水般湧入,他們大禍臨頭,非離開不可,但是又沒有出境文件。有郵政快遞員遭殺害,他身上的出境文件失蹤。有個專門出售出境文件的人,還有一對保加利亞夫婦……」愛潑斯坦兄弟奠定了本片的劇情基礎和氣氛基礎,他們塑造了那些各色各樣的人物,還有精彩、幽默的對話。比如,德國少校問里克:「你的國籍是什麼?」里克說:「酒鬼。」里克用槍指著法國警察局長,「我的槍正對著你的心臟。」警察局長說:「那是我身上最柔軟的地方。」
愛潑斯坦兄弟這一稿就寫到倒敘部分(里克回憶他和伊爾莎在巴黎的日子)前,然後,他們就到華盛頓去為弗蘭克·科波拉的紀錄片《我們為誰而戰》寫解說詞去了。影片開拍后,導演發現劇本太短了,不夠拍的。於是,華利斯又找來華納兄弟的編劇霍華德·柯霍接手。柯霍對本片最重要的貢獻是強化了里克這個人物的價值觀,「有些事是值得為之犧牲的。」
華利斯又請華納的編劇凱西·羅賓森看劇本,羅賓森看過之後,認為劇中的愛情部分太薄弱了。於是,由羅賓森來強化愛情故事,他重寫了影片的倒敘回憶部分。里克和伊爾莎在巴黎的戀情以及里克失去伊爾莎的痛苦,生命中有些事情是「永誌不忘」的。「永誌不忘」成為影片的情感主題。作曲家馬克斯·斯坦納的音樂主題主要建立在巴黎的愛情故事這一部分,斯坦納選擇那首流行歌曲《時光流逝》作為主題曲,來表現「永誌不忘」的愛情。結局是最大的問題,影片快殺青了,還是定不下來。里克做出決定,送伊爾莎跟她丈夫上飛機。這應該是柯霍的想法。那些台詞是很感人的,伊爾莎問里克:「那我們呢?」里克說,「我們永遠擁有巴黎。」里克用手輕輕托起伊爾莎流淚的臉龐,「在這個瘋狂的世界,三個小人物就別太計較了。」
華利斯和導演覺得還是不行,他們又找回愛潑斯坦兄弟。兄弟倆開車在日落大道等紅燈時突然不約而同想到一句話,「圍堵嫌疑犯。」伊爾莎和丈夫登上飛機,德國少校想打電話阻止,里克開槍打死他。飛機起飛了,法屬警察們趕到,警察局長和里克對視一眼,命令他們:「圍堵嫌疑犯。」
《卡薩布蘭卡》《卡薩布蘭卡》
到了這裡,華利斯覺得還是收不住。於是,警察局長建議里克去躲一躲,里克提醒他別忘了他打賭輸的十萬法郎,警察局長說那十萬法郎應該是兩個人共同的,里克說:「這倒是我們偉大友誼的開端。」兩個人並肩走向霧蒙蒙的機場。這最後一句話據說是華利斯自己寫的。「這個結局滿足了所有觀眾的需求。」 《卡薩布蘭卡》的劇本經歷過這麼多階段,沒有變得支離破碎,也是個奇迹。每個人在每個階段都為影片加分,使影片產生了真正的合力。亨弗萊·鮑嘉的兒子說:「這部電影打破了一切的格局。」褒曼的女兒說片中有「失落的愛,贖罪的心情」,「伊爾莎白,深愛一個男人,卻為另一個男人的理想奉獻。」丹·拉瑟說:「這部電影告訴了人們一種世界觀。」華納兄弟當年的宣傳語是:「在疑雲密布的卡薩布蘭卡,誕生了一個感人的愛情故事,以及六個鋌而走險的人的冒險故事。他們來到卡薩布蘭卡趕赴他們的命運之約。」
該說到《卡薩布蘭卡》的導演邁克爾·寇蒂斯了。一般說到《卡薩布蘭卡》,人們都會說到寇蒂斯「對光影的處理、運鏡手法和快節奏的工作步調」,他的滿口髒話,「禿頂、青筋暴突」的壞脾氣;還有,寇蒂斯在影片中「精確的捕捉了浪漫愛情、愛國情操、情報疑雲以及理想主義。」雖然那麼多人為《卡薩布蘭卡》做出了貢獻,但是《卡薩布蘭卡》還是一部地地道道的寇蒂斯電影。其實,華納兄弟後來又翻拍過兩次《卡薩布蘭卡》,同樣的劇本,同樣是黑白片,但都如過眼煙雲,沒有人記得住。只有寇蒂斯的《卡薩布蘭卡》經受了時間的考驗,愈久彌新。
我不知道中國影迷有多少人知道《卡薩布蘭卡》的導演是誰,也不知道有多少人熟悉邁克爾-寇蒂斯和他的作品。寇蒂斯是巨匠和大師,他太低調了,以至長期被人們忽視。1980年12月,法斯賓德開始注意到寇蒂斯,他認為寇蒂斯是「到目前還被極其殘忍地忽視的電影作者」。法斯賓德是在看完寇蒂斯的35部影片后發出上述感慨的,而寇蒂斯一生總共拍攝了172部電影。
邁克爾·寇蒂斯(Michael Curtiz)是匈牙利人,原名Mihály Kertész,1886年出生於奧匈帝國的布達佩斯,1962年逝世在好萊塢。他1912年開始拍電影,1925年,華納兄弟中的亨利-華納在倫敦看到兩部他的電影,就打電話聘請他去好萊塢拍片。從此,他來到美國,以邁克爾·寇蒂斯為名,為華納兄弟拍片。馬丁·斯柯塞斯在《美國電影之旅》中講到邁克爾·寇蒂斯,「這傢伙為華納兄弟導演了不下85部電影,《卡薩布蘭卡》是他為華納拍的第63部作品。」

4 《卡薩布蘭卡》 -幕後製作

1942年11月8日,盟軍部隊挺進卡薩布蘭卡,而當時影片預期在翌年春季上映,於是製片方建議改動影片結尾情節,以與現實中的事態發展相吻合,但被華納兄弟公司老闆傑克·L·華納拒絕,因為與影片故事背景相矛盾。

《卡薩布蘭卡》《卡薩布蘭卡》
最終,華納終於妥協,製片人開始著手準備重拍結尾,但在克勞德·雷恩斯(Claude Rains)動身前,雷恩斯所屬公司的老闆大衛·塞爾茲尼克(David O. Selznick)預覽了影片並催促華納公司將原封未動的電影儘快上映。華納公司認為計劃可行,於是讓影片在紐約於11月26日首映。
當時,英格麗·褒曼的演出合同歸大衛·塞爾茲尼克所有,於是本片製片人哈爾B·沃利斯(Hal B. Wallis)委託兩位編劇菲利普G·愛潑斯坦和朱利葉斯J·愛潑斯坦去說服塞爾茲尼克出借英格麗·褒曼。在向塞爾茲尼克講述了大約20分鐘故事情節后,朱利葉斯放棄道:「這是什麼糟糕玩意!」塞爾茲尼克於是答應讓英格麗·褒曼出演本片。
因為影片是在二戰期間拍攝,所以出於安全考慮不允許天黑后在機場拍攝,於是劇組改在攝影棚中拍攝,飛機的圖像是用紙板製成的,而且為了讓紙板飛機體現出真實飛機的尺寸,劇組讓一些身材不高的孩子扮演機場的地勤人員。
其中的歌曲《時光流逝》早已膾炙人口,經典台詞之多堪與莎翁名劇媲美,如褒曼對鋼琴師說的「Play it, Sam」。但這部名垂影史的佳作有一大部分是現編現拍的。50周年紀念版包括一部關於本片的紀錄片,由鮑嘉遺孀勞倫·白考解說。本片榮獲奧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導演等多項大獎。1972年伍迪·艾倫喜劇《北非幻影》(Play It Again, Sam)基本上拿本片開玩笑,鮑嘉親自客串了一把。

5 《卡薩布蘭卡》 -幕後花絮

米歇爾·摩根(Michèle Morgan)提出的片酬為55000美元,但製片人沃利斯嫌高,因為英格麗·褒曼只要25000美元。製片人沃利斯最初希望由赫蒂·拉馬爾(Hedy Lamarr)扮演伊爾莎,但當時她和米高梅簽約,而且她不願拍攝未完成的劇本。
《卡薩布蘭卡》《卡薩布蘭卡》
曾有人向米高梅推薦本片劇本,但米高梅老闆不願支付5000美元,而華納兄弟公司老闆不惜支付2萬美元來購得劇本。在片中飾演山姆的多利·威爾森(Dooley Wilson)是名專業鼓手,鋼琴的琴聲是由配音完成的。因為導演邁克爾·柯蒂斯的匈牙利口音很重,於是在影片拍攝期間曾鬧出很多風馬牛不相及的笑話。扮演施特拉瑟的康拉德·維德(Conrad Veidt)因憎惡納粹而在德國戲劇界聞名,後來他為了躲避黨衛軍的追殺而匆忙逃往國外。在片中扮演納粹的部分演員是逃出德國的猶太人。「Here's looking at you, kid」在美國電影協會評選的「百佳電影台詞」排行榜上名列第5,「Louis,I think this is the beginning of a beautiful friendship」名列第20,「Round up the usual suspects」名列第32,「We'll always have Paris」名列第43。
亨佛萊·鮑嘉的妻子Mayo Methot頻繁指責他與英格麗·褒曼有婚外情,而且曾闖進他的化妝間吵鬧。在片中扮演保加利亞人妻子的喬伊·佩奇(Joy Page)是華納兄弟公司老闆傑克·L·華納的繼女。
《卡薩布蘭卡》《卡薩布蘭卡》

片中演員只有多利·威爾森(Dooley Wilson)曾去過卡薩布蘭卡。在《娛樂周刊》評選的「影史百部佳片」榜單中,本片名列第3。由於戰爭爆發,很多歐洲影人進入好萊塢,在本片的演員陣容中,只有三位演員是在美國出生的。在影片獲得奧斯卡最佳影片時,華納公司老闆傑克·L·華納上台領獎,令影片製片人哈爾B·沃利斯非常氣憤,不久之後便離開了華納公司。
影片故事之所以被設置發生在卡薩布蘭卡,是因為卡薩布蘭卡是難民逃出納粹佔領的歐洲的重要中轉站,製片方最初設定的地點是里斯本。威廉·惠勒曾是本片導演的人選。影片的拍攝投入為95萬美元,超出預算10萬。羅斯福總統在赴卡薩布蘭卡同邱吉爾參加戰時會議后,要求在白宮上映本片,在西班牙語中,「casa blanca」意味著「白宮」。英格麗·褒曼認為自己的左側輪廓更完美,所以影片中她的大多鏡頭都是在左側取景。

6 《卡薩布蘭卡》 -穿幫鏡頭

在機場的鏡頭中,施特拉瑟少校的肩章時有時無。
里克拿到通行證后揣進右側衣兜,而後來卻從左側衣兜掏出。
片頭地圖中顯示的地點並非是卡薩布蘭卡。
施特拉瑟應該是蓋世太保,卻穿著德國空軍的軍裝。

7 《卡薩布蘭卡》 -原聲音樂

《CASABLANCA》《卡薩布蘭卡》
bertie higgins 貝蒂·希金斯
《卡薩布蘭卡》《卡薩布蘭卡》
I fell in love with you 我墜入了愛河
Watching Casablanca 與你一起看《卡薩布蘭卡》時
Back row at the driven show 在露天汽車劇院後排
In the flickering light 搖曳的亮光中
Pop-corn and cokes 在星空下
Beneath the stars 可樂與玉米花
Became champagne & caviar 彷彿香檳和魚子醬
Making love 漫長炎熱的夏夜裡
On the long hot summer』s night 愛意情長
I thought you fell in love with me 以為你也愛上了我
Watching Casablanca 與你一起看《卡薩布蘭卡》時
Holding hands beneath the paddle fan 電扇下雙手相擁
In Rick』s candle-lit cafe 在Rick咖啡店的燭光下
Hiding in the shadows from the spots 在探照燈照不見的燭光下
A rocky moonlight in your arms 灑在你臂彎中的月光
Making magic in the movie 在銀幕上演繹著神奇
In my old Chevrolet 躺在我舊雪弗萊車中
Oh a kiss is still a kiss 啊,《卡薩布蘭卡》中的親吻
In Casalcanca 纏綿依舊
A kiss is not a kiss without your sigh 失去你的嘆息, 溫情不再有
《卡薩布蘭卡》《卡薩布蘭卡》
please come back to me 回到我的身邊來
In Casablanca 隨著《卡薩布蘭卡》
I love you more & more each day 時光雖流逝
As time gose by 對你的愛戀卻與日俱增
I guess there are many broken hearts 我想,在卡薩布蘭卡
In Casablanca 一定會有許多破碎的心
You know I』ve never really been there 你知道我不曾到過那兒
So I don』t know 所以不得而知
I guess our love story will never be seen 我想,我倆的愛情故事永遠不會出現
On the big wide silver screen 在銀幕上
But it hurt just as badly 但是,看著你離我而去
When I had to watch you go 我的心一樣痛楚
Oh a kiss is still a kiss 啊,《卡薩布蘭卡》中的親吻
In Casalcanca 纏綿依舊
A kiss is not a kiss without your sigh 失去你的嘆息, 溫情不再有
Please come back to me 回到我的身邊來
In Casablanca 隨著《卡薩布蘭卡》
I love you more & more each day 時光雖流逝
As time gose by 對你的愛戀卻與日俱增

上一篇[鎳華]    下一篇 [砷華]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