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即使那樣,我也沒做過》

標籤: 暫無標籤

《即使那樣,我也沒做過》是由加瀨亮、瀨戶朝香、清水美砂、竹中直人聯袂演出。

 

1 《即使那樣,我也沒做過》 -影片概況

《即使那樣,我也沒做過》《即使那樣,我也沒做過》
片名:即使這樣,我也沒做過
導演:周防正行
編劇:周防正行
主演:加瀨亮
   瀨戶朝香
   清水美砂
   竹中直人
   役所廣司
片長:143分鐘
類型:劇情
發行:東寶電影公司
上映日期:2007年1月20日(日本)

2 《即使那樣,我也沒做過》 -劇情梗概

上班族青年金子徹平(加瀨亮飾)在通勤高峰期乘上了地鐵,趕往學長介紹的公司面試。不料,他在岸川站下車時,被一個女中學生拉住並被指認為是"痴漢",徹平因此遭到了逮捕。在警察的嚴厲質問下,徹平堅稱自己沒有犯罪。而律師告訴徹平,如果否認犯罪將遭到拘留,一旦被起訴,後果將更加嚴重。這飛來橫禍令徹平茫然失措,與此同時,徹平的母親豐子(罇真佐子飾)和朋友齊藤達雄(山本耕史飾)為了還徹平清白, 四處奔走尋求幫助。當過法官的資深律師荒川正義(役所廣司飾)和年輕的女律師須藤莉子(瀨戶朝香飾)向他們伸出了援手,一場決定命運的法庭辯論隨即展開。

3 《即使那樣,我也沒做過》 -主創介紹

1956年生於東京都。立教大學文學部畢業。1984年出品《變態家族》 、1992年導演《五個相撲的少年》、1996年出品《談談情,跳跳舞》引起世界級的關注。

主演:

加瀨亮:1974年11月9日神奈川縣出生。作品包括《69》 (2004)《茶之味》(2004)《誰知我心》(2004)《來自硫磺島的信件》(2006)

役所廣司:1956年1月1日長崎縣出生。主要作品包括《談談情跳跳舞》 (1996)《赤橋下的暖流》(2001)《有頂天酒店》(2006)《通天塔》(2006)

瀨戶朝香:1976年12月12日愛知縣出生。主要作品包括《大失戀》(1996)《著信2》(2005《死亡筆記》(2006)《怪談》(2007)

竹中直人:1956年神奈川縣出生。

山本耕史:1976年10月31日東京都出生。《世界奇妙物語》(2000)《夢十夜》(2007)

清水美紗:1970年東京都出生。主要作品包括《湘南暴走族》(1987)《赤橋下的暖流》(2001)《鰻魚》

4 《即使那樣,我也沒做過》 -幕後花絮

影片是日本著名的文藝大導周防正行蟄伏十一年後的最新作品,他的前作《五個相撲的少年》、《談談情,跳跳舞》相信很多日本電影迷都已經很熟悉。出乎意外的是,這次他的新作《即使是這樣,我也沒有干》完全轉型。影片取材於三年前日本東京一樁真實的「電車痴漢」案件,藉以探討日本的司法制度。

三年前日本一名男子,被控為"電車痴漢",即特指在電車內非禮女性的男性,一審被判有罪,但最終上訴成功。通過新聞報道獲悉此事的周防正行,也對日本的司法制度抱有各種疑問,花了三年時間,從該案的律師、主控官以及法官等各方面搜集資料,修改劇本達10次以上,最終創作出這樣一部具有社會意義的電影。電影由加瀨亮(去年在中國電影《關於愛》中有份主演)飾演被誤認為"電車痴漢"的金子,同時雲集了瀨戶朝香、役所廣司、清水美紗、竹中直人、山本耕史等眾多明星。

由於2009年5月日本將正式引進陪審團制度,周防正行自覺拍攝該片更具歷史使命感,希望藉影片加強觀眾對司法制度的認識,令該制度能成功推行。因此,雖然影片上映首周一億六千萬的票房成績不入五甲,但卻有80%的觀眾認為電影很有價值,深具社會教育意義,他們一致給出四顆星(最高五顆星)的超高評價。所以,完全可以認為文藝片導演周防正行轉型成功。

請留意電影中痴漢事件當事者佐田滿的妻子一角色,她就是《赤橋下的暖流》、 《鰻魚》中的女主人公清水美紗,當時的美女現在已經是如此憔悴的中年婦女,歲月真是催人老啊。

5 《即使那樣,我也沒做過》 -影片簡評

即使這樣,我也沒做過》:法律應該錯殺一千還是放走疑犯?

周防正行的最新作品《即使這樣,我也沒有干》是很有意思的一部電影,也是很好看的一部電影。

影片的背景基於日本日益厲害的「電車痴漢」案件的審理,所謂「電車痴漢」即是在上下班通勤時間搭乘地鐵或城鐵時,經常在擁擠的情況下伸出咸豬手騷擾非禮女性的咸濕佬。但周防正行反其道而行之,恰恰是講述一個被冤枉的上班族如何自始至終強調自己不是電車痴漢的經過,為了清白,即使為此滯留看守所,為此付出無數時間耗費無數精力也要堅持自救的一樁冤錯案件。

影片中絲毫沒有迴避日本現實社會中電車痴漢的高發頻率,但周防正行選取只有0.1%錯判率的典型來說事,當然並非要為電車痴漢們伸冤說話,其宗旨在影片開始前的字幕就說得很明白:「即使放走十個真正的犯人,也不應該冤枉一個無辜的人。」借如此小比率發生的錯判案件率,周防正行顯然試圖直指日本司法制度的漏洞,更希望藉此促成日本法庭陪審制度的誕生。雖然以我們中國人的經驗與目光來看,類似的情況在中國實在是司空見慣,為何法律健全得多的日本需要如此較真倒是中國人覺得不可理解的。

電影講述了一個男性上班族金子,某天在完全無知無準備的情況下被冤枉成為「電車痴漢案」,從開始的莫名其妙到焦慮到迷惘失落,雖然被警察與值班律師頻頻勸誘承認痴漢行徑,但卻始終沒有屈服,堅持自己沒有做的立場,經過力爭取得律師們的信任與家人朋友的援助,不屈不撓得進行上訴,尋求自己的清白。

因為如此高的認罪率,導致警察在處理這類案件時態度非常輕率,所以一般都是有罪推定,但到了金子這個個案身上,就變成完全是不負責任的做法,也就是說任何一個清白的人只要陷入此種情形中就將百口莫辯,無人相信,再加上法官也不願意做出正確的判決,就更讓當事人的勝訴前景暗淡,但即使如此,金子仍然堅持自己的立場,沒有做就沒有做,因此最後才有了長達12輪的庭審。

雖然開始就有警察明確告訴他只要承認了,交了五萬罰金就可以立即出去,如果選擇堅持自己的清白則要搭上不可預計的時間與精神,甚至值班律師也指出如果上訴將會非常辛苦,暗示他最好還是選擇承認罪行。當遭遇這樣一個突發事件時,所有的人似乎都是從當事人本身出發,指出似乎一目了然的機會成本差異,勸誘當事人放棄清白的主張。

但影片的主人公恰恰是個非常一根筋的人物,在他看來,沒有做就是沒有做,無論怎麼樣都不可以用自己的清白來犧牲,所以才有了這樣的一個故事,據說這是根據2002年一樁真實的痴漢冤案改編的,加瀨亮的表演看似不動聲色,實質上將情緒的細微轉變通過表情、下意識的肢體語言表現得淋漓盡致,而內心一直的堅持也在木納的外表中很好的流露出來,整個人物塑造得非常具有層次感,將一個無辜被陷入"電車痴漢冤案"的普遍白領青年塑造的極為可信,不能不說導演周防正行的選角與調教十分厲害。而周防正行大概也是想藉此塑造這樣一個看似很軸,卻無論如何也不能放棄堅持自我堅持清白的人物形象。這大概也是導演這部電影想表達的理念之一。

雖然在周防正行久休復出的影響力下,役所廣司、清水美紗、瀨戶朝香、小日向問世、竹中直人、山本耕史等一眾演技派新老演員紛紛捧場友情出演之外,但影片中最大的亮點始終是加瀨亮的出色表演,雖然表演風格內斂低調,卻仍然無法遮擋其骨子裡的光芒四射,所以影片看完以後只剩下對這個人物的深刻印象。

據說影片依據的2002真實案件中其實是當事人獲得勝訴的。但導演周防正行並沒有拘泥於那樁案件,對這部影片最厲害的處理恰恰是案件審理的最終結果,到了審判接近尾聲的時候,似乎主人公金子的一切堅持與努力都有了結果:受害女生法庭自述不能肯定電車痴漢就是金子;辨方律師們的模擬現場錄影也有力印證了金子不可能作案;金子更找到了事發當天身邊可以作證自己不是色狼的女乘客,並且願意出面作證等等。種種跡象表明金子的案情將發生轉機,但毫無預兆的結尾情勢突然再次逆轉,法庭最後仍然宣判金子有罪,再次無情的說明日本司法中存在的漏洞對於身處劣勢的當事人來說其實任何努力都將是無效的這一殘酷現實。這一改動卻將導演的本意更突出的暴露出來,堪稱神來之筆,因此最後加瀨亮望著法官,看似沒有表情的臉上卻讓觀眾更看到了堅毅,「這一刻已經不是法庭對我的宣判,因為只有我知道自己沒有做,沒有罪,所以只有我自己才有資格宣判,我已經對法官做出了宣判。」這段話似乎有些阿Q,卻是導演想最終闡述的主人公精神自白與對日本現存司法制度的有力質疑。

老實說周防正行的《談談情跳跳舞》 、《五個相撲的少年》看了也就看了,雖然覺得好看,畢竟也沒有多大感動,沒想到這次的轉型新作卻有如此的深度與力度,真是寶刀不老啊,值得贊一個先!

另外要指出的一點是網上翻譯的片名《正義之裁》顯然非常不靠譜,估計是根本沒看過電影的人隨意翻譯的,完全與劇情相悖,至於將影片歸類為2007驚悚大片更是貽笑大方,不知從何說起了,如果是這樣做發行不死得很難看才怪!

 

上一篇[程小雨]    下一篇 [秦漢擂]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