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台北晚九朝五》

標籤: 暫無標籤

2002年,台灣資深男演員戴立忍,用一部導演作品《台北晚九朝五》開始了自己的創作之路,以台北新青年們荒誕、淫亂的夜生活作為筆觸,描述了現代台灣社會的愛情觀轉變,以及「性交大於心交」的速食快餐式的玩樂主義生活。

1 《台北晚九朝五》 -影片資料

《台北晚九朝五》《台北晚九朝五》
《台北晚九朝五》電影海報

2002年的台北,這個永遠沒有休息的城市裡,電影院、書局、咖啡店、KTV、迪斯科舞廳全都24小時營業。當然,不休息的還有這一時代的一群年輕人,他們24小時永不停止求愛活動。不管時代如何改變,不管環境如何變化,他們對感情的撫慰與感官刺激的追求是永遠不會變的。

堅持愛情信念的現代處女EVA,相信真愛的存在,排斥婚前性行為;愛,就是用身體證明的Ben,是典型台北夜生活動物,任職唱片公司企劃,常有女孩倒貼;性格憂鬱的賣「葯」仔小馬,由於不忍見癌症末期的父親痛苦,不惜找葯讓他解脫;在夜總會尋找好男人的VIVI,白天是幼兒園老師,晚上變身成為夜總會女王;在台南混不下去的COLA,跑到台北謊稱留日回來的髮型師,他能言善道、每天在夜總會尋找著異性獵物,典型的用下半身思考的男人;CINDY白天是上班族,晚上是網路跟夜總會最豪放的一夜情女王,一心想要嘗遍各種肉體遊戲;早已放棄男人的IDEN,是夜總會裡的當紅DJ,生平最痛恨糟蹋女人的壞男人,一心想將天下的好女孩子留在身邊;一心想要做明星的HITOMI,努力跟每一個能給她機會的人上床……

2 《台北晚九朝五》 -劇情看點

有人說:它是一場肉慾的盛宴;有人說:它是一部寂寞的過場;也有人說:它是幾個孤單靈魂的真實呈現。這裡展示的是夜總會裡的愛情文化,講述的是一個個沒有愛情的愛情故事。

《台北晚9朝5》最吸引人處,不是由折的故事、精彩的畫面、優秀的特技、完美的剪輯,抑或大膽的激情表演。這部影片幾乎沒有集中的情節,一切近乎原生態的生活表象。光影婆娑的Pub、酒吧、喧囂的重金屬音樂、人頭攢動的舞池、紛亂的性愛場面……表層結構中隱蔽著深層的意旨,即對於當下語境中青年一代生活、情感取向的思索與探討,8個主要人物作為線索,將劇情患接起來。

3 《台北晚九朝五》 -幕後花絮

2002年,台灣資深男演員戴立忍,用一部導演作品《台北晚九朝五》開始了自己的創作之路,以台北新青年們荒誕、淫亂的夜生活作為筆觸,描述了現代台灣社會的愛情觀轉變,以及「性交大於心交」的速食快餐式的玩樂主義生活。在夜晚到來后,年輕人似乎都成了不知疲倦的動物,繼續著永不停止的求愛嘗試,然而他們白日里的事業生活卻意外被淡漠了,因為,那無關緊要,在現在都市青年那缺乏理想觀念的自我需求里,最需要的往往都是感官上的暫時性刺激,而其他,則毫無意義。

4 《台北晚九朝五》 -人物命運

《台北晚九朝五》《台北晚九朝五》

BEN,一個庸庸碌碌的唱片公司企劃,在沒有結識EVA前整日縱慾尋歡,沒有理想和歸屬,以為肉身的體驗就是愛情,直到他和EVA的相遇改變了他的未來。記得嗎?BEN 對EVA即興吹奏的愛情故事的主旋,內心的嚮往在一個藍色的夜晚表露了。生命都嚮往愛情,雖然最後他們還是因為種種原因分開了,但是經歷過這樣一段純真的愛情我想對BEN的未來是十分有益的。
  
CINDY,白天是上班族,晚上在酒吧、迪廳中買醉,愛著小馬而對方卻毫不領情,極度的失望變成了極度的放縱,但是放縱開心嗎?引用作家劉恆的一句名言吧:所有放浪形骸的背後都隱藏著靈魂深深的隱痛。痛,只有她自己懂,痛只有靈魂懂。
  
小馬,一個靠賣「藥丸」為生的浪子。他憂鬱的眼神充滿了哀愁。他的父親罹患癌症卧床不起,他是孝子,儘力照顧父親卻在現實中找不到自己的定位,整天遊走在酒吧、迪吧間。小馬在網上尋找寄託卻在和CINDY見面的一霎,殘夢為現實擊破。最終他都沒有來得及對CINDY表白,死在一次意外。暗戀他的活CINDY著,繼續著不確定的人生。
  
幼兒園老師VIVI的男朋友髮型師COLA生性好色,放浪形骸,終於在一次被人羞辱后迷途知返。一個人在髮廊中繼續平淡的生活,有人說這個人物前後性格矛盾,可是生命的自悟往往一念之間,佛語云: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生命在大喜大悲之後終將歸於平靜。這才是真實的世界。他在你我之中。
  
而VIVI和COLA分手后,終於走向異色和IDEN成為了台北第一對正式結婚的女同性戀者。繼續著生活的歷程。
  
HITOMI成就了自己明星夢,但是在其背後的辛酸和恥辱是旁人無法所知的。性和利益的交易只是為了實現自己的夢,這種取捨是她個人的人生選擇,現實而殘酷,眾所周知,圈內那些製片、導演因為掌握著演員的運命而以此要挾,為所欲為,藉機尋花問柳。明星夢背後飽含的淚水和苦澀往往被耀眼的明星光環所掩蓋了。

5 《台北晚九朝五》 -影片評論

《台北晚九朝五》,一部現世青年的真實寫照,由台灣導演戴立忍的作品,講述當下都市青年的狂燥、絕望、迷惘和無奈。
  
夜幕中,一架飛機將台北降落,機上廣播的柔和聲中卻流露出當下世界的真實:「提醒你,根據XX法律,攜帶走私槍支、毒品進入台灣地區是嚴重點犯罪行為,最重可以判處死刑」。 台北,黎明中的台北 ,晨光浮上我們慘白的臉頰,沉醉的夜幕在初生的太陽中消失。暗夜曾經掩蔽了生存的殘酷和無望,當光天化日的白晝來到人間,太陽是屬於我們的嗎?
  
二十年前一個台灣青年悲憤地唱道:「但是生活不能像在演戲,你帶著面具如何面對自己。」時代在變,人性卻依舊重複前人的墮落。后資本主義時代資訊的過渡發達並沒有使人聰慧和理性,相反人們在電腦時代成為虛擬的他者,疏於交流,陷於孤獨,成為網上的巨人,現實的侏儒。殘酷的生存環境逼迫我們處處設防,能夠輕易放縱肉身卻時時緊鎖心門,我們是一群無根的浮萍。
  
影片從EVA從美國到台灣開始,以她在生日PARTY中結識唱片公司的策劃BEN並建立戀愛關係到分離為主線,通過他們的視野我們看到放浪形骸的髮型師COLA、內心痛苦卻縱情聲色的CINDY、PUB里的同性戀DJ,IDEN、小馬,一個賣違禁藥品的浪子······。這些台島青年的際遇展示了當下世界的真實和沒落,最後EVA在矛盾和惆悵中離開台灣回美國。她對BEN說:做人一定要堅持自己的理想(BEN的理想是做一個音樂人),這不是說教,我相信這是生命痛定思痛后的自省和頓悟。EVA所恪守的傳統戀愛觀(比如貞操觀、人生觀)是值得我們大家學習的。真誠的相愛永遠不是以性為標誌的。EVA明白一個及其簡單的人生哲理:任何事物都像是一個爬坡的過程,到達頂端也就是下坡的開始。心靈的支撐才是我們走向彼岸的真正動力。人的慰籍才能讓我們在人世的冷酷中感知僅剩的暖意!
  
有的人無聲的走了,來不及一聲懺悔或者問候。有的人活著,活著,只是活著……
  
這是《台北晚九朝五》的結局,這是遊走在城市暗夜中所有當代都市青年的宿命,夜晚,他們在酒吧和DISCO尋找肉身的暫棲之地,醉生夢死,消耗著易逝的青春和熱情。白晝,我們扮演著社會分配給我們的角色,在虛擬的網路中尋找靈魂的慰籍,小心翼翼,人模狗樣。生命為了什麼活著?生命應該怎樣活著?!導演沒有正面回答,因為眾生皆在道途,明天,好遠!
  
在某些好色之徒的眼中《晚九朝五》彷彿只是一部三級片,裡面可以窺視到五光十色的肉體,但是正如導演戴立忍說:「如果有人把這部電影當成三級片來看,而且又能獲得滿足,我也沒什麼話好說。」深思一下導演的意圖吧,在極盡喧鬧之後,當COLA經過荒誕的短暫終於重歸平淡,他在那家髮廊里的微笑是意味深長的,生活不可能永遠的峰尖浪谷,太多的日子只是一份平靜甚至是平庸。我們每一天都在尋找,我們每一天都在迷失,取捨在每時每刻發生著。當下上海也已進入後現代社會,那些在新天地、衡山路、茂名路游晃的人們不正步他們的後塵嗎?!羅大佑在《未來的主人翁》的文案中這樣寫道:是個什麼樣的怒吼,遠處傳來無聲無息的顫抖;是個什麼樣的哀愁;大家輪流扮演看似莊嚴的小丑。未來的主人將成翁,飄來飄去的將成風……20年一晃而過,青年並沒有改變他們的運命,西風漸進,世風日下,功利主義和虛無主義泛濫,我們失去精神家園,我們無家可歸!沉迷於性、酒精和毒品這一代人無法自拔,「歸去來兮,心琴將蕪,是誰忘記了你們 任你們荒蕪?」民歌時代的寶島正是當下我們青年和家國的命運。不要指責他們的功利和自甘墮落,是誰讓我們成為了「牆上的那塊磚」是誰讓我們變得勢力而冷漠?!他們的從前也似一張白紙,是誰在他們的清白中抹上污濁的顏色,他們的未來是什麼?影評最後的片未曲依舊充滿了哀怨和宿命:人生苦短,守夢太難。    

上一篇[黃葯子散]    下一篇 [黃繭膏]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