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史記會注考證》

標籤: 暫無標籤

《史記會注考證(共14冊)(高清影印本)》在《史記》版本校勘、究明司馬遷所據資料、《史記》三家注的訂補、歷代註釋集成等方面皆有重要成就。這使其一經問世便好評如潮,時至今日,在其問世七十餘年後,仍無人能出其右,依舊是《史記》研究者的必備之書。

1 《史記會注考證》 -基本信息

出版社:新世界出版社;第1版 (2009年1月1日)  精裝 
《史記會注考證》《史記會注考證》
 
正文語種:簡體中文 
開本: 32 
ISBN:9787802288461 
條形碼:9787802288461 
產品尺寸及重量: 36 x 22 x 15 cm ; 7 Kg  
 

2 《史記會注考證》 -內容簡介

《史記會注考證(共14冊)(高清影印本)》問世七十餘年來,至今仍無人能出其右,乃《史記》愛好者的必讀之書。繼三家注之後,對《史記》研究成果的第二次最重要大總結、大梳理。《史記會注考證(共14冊)(高清影印本)》,日本漢學家瀧川資言(1865-1946)編撰,1934年刊行於世。《史記會注考證(共14冊)(高清影印本)》是繼三家注之後,對《史記》研究成果最重要的總結和梳理,集《史記》問世以來,兩千年來注家、學者對其研究之大成。瀧川資言收集了明、清兩代金陵書局本與在日本流傳的宋以前的《史記》版本,又據日本學者的校勘成果,進行全面校刊。在此基礎上,搜羅中日一百二十餘種典籍,將歷代註釋整理后加上自身的研究成果,以「考證」的形式,與經訂補后的三家注,合刻於《史記》正文之下,成就此書。

3 《史記會注考證》 -作者簡介

瀧川資言(1865~1946),日本漢學家。1865年11月12日出生於松江,通稱龜太郎,號君山,為藩士之子。其父出生於島根縣,修漢學,長年為小學教員。   
明治初年,從雨森精翁、內村鱸香學漢文。1882年中學三年級中途退學,上東京入島田葟村私塾,后入東京大學附設古典講習科,1887年畢業,同期有市村瓚太郎、和田英松、島田鈞一、林泰輔、山田准等人。因為非東京大學本科畢業,不通洋學而十年找不到固定工作,其學生水澤利忠說:「時代急劇變化之時,(瀧川資言)仍然完全按照前一時代生活方式生活。」   
1888年與市村瓚太郎合寫《支那史》六卷,1892年完成。1897年9月,前往仙台第二高等學校就職。   
1915年8月,前往中國上海,購得《支那史》中譯本。   
1922年前後,開始利用日本各種卷子本對《史記》校注,撰《史記會注考證》,又「發現」舊抄本中大量唐代張守節《史記正義》佚文。1932~34年,《史記會注考證》由日本東方文化學院東京研究所出版(1955~57年再版),受世界漢學界高度評價。1946年2月23日,松江家中去世。

4 《史記會注考證》 -目錄

史記索隱序   
史記索隱後序   
三皇本紀   
史記正義序   
史記正義論例   
史記集解序   
史記一 五帝本紀 第一   
史記二 夏本紀 第二   
史記三 殷本紀 第三   
史記四 周本紀 第四   
史記五 秦本紀 第五   
史記六 秦始皇本紀 第六   
史記七 項羽本紀 第七   
史記八 高祖本紀 第八   
史記九 呂后本紀 第九   
史記十 孝文本紀 第十   
史記十一 孝景本紀 第十一   
史記十二 孝武本紀 第十二   
史記十三 三代世表 第一   
史記十四 十二諸侯年表 第二   
史記十五 六國年表 第三   
史記十六 秦楚之際月表 第四   
史記十七 漢興以來諸侯王年表 第五   
史記十八 高祖功臣侯者年表 第六   
史記十九 惠景閑侯者年表 第七   
史記二十 建元以來侯者年表 第八   
史記二十一 建元已來王子侯者年表 第九   
史記二十二 漢興以來將相名臣年表 第十   
史記二十三 禮書 第一   
史記二十四 樂書 第二   
史記二十五 律書 第三   
史記二十六 曆書 第四   
史記二十七 天官書 第五   
史記二十八 封禪書 第六   
史記二十九 河渠書 第七   
史記三十 平準書 第八   
史記三十一 吳太伯世家 第一   
史記三十二 齊太公世家 第二   
史記三十三 魯周公世家 第三   
史記三十四 燕召公世家 第四   
史記三十五 管蔡世家 第五   
史記三十六 陳杞世家 第六   
史記三十七 衛康叔世家 第七   
史記三十八 宋微子世家 第八   
史記三十九 晉世家 第九   
史記四十 楚世家 第十   
史記四十一 越王勾踐世家 第十一   
史記四十二 鄭世家 第十二   
史記四十三 趙世家 第十三   
史記四十四 魏世家 第十四   
史記四十五 韓世家 第十五   
史記四十六 田敬仲完世家 第十六   
史記四十七 孔子世家 第十七   
史記四十八 陳涉世家 第十八   
史記四十九 外戚世家 第十九   
史記五十 楚元王世家 第二十   
史記五十一 荊燕世家 第二十一   
史記五十二 齊悼惠王世家 第二十二   
史記五十三 蕭相國世家 第二十三   
史記五十四 曹相國世家 第二十四   
史記五十五 留侯世家 第二十五   
史記五十六 陳丞相世家 第二十六   
史記五十七 絳侯周勃世家 第二十七   
史記五十八 梁孝王世家 第二十八   
史記五十九 五宗世家 第二十九   
史記六十 三王世家 第三十   
史記六十一 伯夷列傳 第一   
史記六十二 管晏列傳 第二   
史記六十三 老子韓非列傳 第三   
史記六十四 司馬穰苴列傳 第四   
史記六十五 孫子吳起列傳 第五   
史記六十六 伍子胥列傳 第六   
史記六十七 仲尼弟子列傳 第七   
史記六十八 商君列傳 第八   
史記六十九 蘇秦列傳 第九   
史記七十 張儀列傳 第十   
史記七十一 樗裡子甘茂列傳 第十一   
史記七十二 穰侯列傳 第十二   
史記七十三 白起王翦列傳 第十三   
史記七十四 孟子荀卿列傳 第十四   
史記七十五 孟嘗君列傳 第十五   
史記七十六 平原君虞卿列傳 第十六   
史記七十七 魏公子列傳 第十七   
史記七十八 春申君列傳 第十八   
史記七十九 范睢蔡澤列傳 第十九   
史記八十 樂毅列傳 第二十   
史記八十一 廉頗藺相如列傳 第二十一   
史記八十二 田單列傳 第二十二   
史記八十三 魯仲連鄒陽列傳 第二十三   
史記八十四 屈原賈生列傳 第二十四   
史記八十五 呂不韋列傳 第二十五   
史記八十六 刺客列傳 第二十六   
史記八十七 李斯列傳 第二十七   
史記八十八 蒙恬列傳 第二十八   
史記八十九 張耳陳余列傳 第二十九   
史記九十 魏豹彭越列傳 第三十   
史記九十一 黥布列傳 第三十一   
史記九十二 淮陰侯列傳 第三十二   
史記九十三 韓信盧綰列傳 第三十三   
史記九十四 田儋列傳 第三十四   
史記九十五 樊酈滕灌列傳 第三十五   
史記九十六 張丞相列傳 第三十六   
史記九十七 酈生陸賈列傳 第三十七   
史記九十八 傅靳蒯成列傳 第三十八   
史記九十九 劉敬叔孫通列傳 第三十九   
史記一百 季布欒布列傳 第四十   
史記一百一 袁盎晁錯列傳 第四十一   
史記一百二 張釋之馮唐列傳 第四十二   
史記一百三 萬石張叔列傳 第四十三   
史記一百四 田叔列傳 第四十四   
史記一百五 扁鵲倉公列傳 第四十五   
史記一百六 吳王濞列傳 第四十六   
史記一百七 魏其武安侯列傳 第四十七   
史記一百八 韓長孺列傳 第四十八   
史記一百九 李將軍列傳 第四十九   
史記一百十 匈奴列傳 第五十   
史記一百十一 衛將軍驃騎列傳 第五十一   
史記一百十二 平津侯主父列傳 第五十二   
史記一百十三 南越列傳 第五十三   
史記一百十四 東越列傳 第五十四   
史記一百十五 朝鮮列傳 第五十五   
史記一百十六 西南夷列傳 第五十六   
史記一百十七 司馬相如列傳 第五十七   
史記一百十八 淮南衡山列傳 第五十八   
史記一百十九 循吏列傳 第五十九   
史記一百二十 汲鄭列傳 第六十   
史記一百二十一 儒林列傳 第六十一   
史記一百二十二 酷吏列傳 第六十二   
史記一百二十三 大宛列傳 第六十三   
史記一百二十四 遊俠列傳 第六十四   
史記一百二十五 佞幸列傳 第六十五   
史記一百二十六 滑稽列傳 第六十六   
史記一百二十七 日者列傳 第六十七   
史記一百二十八 龜策列傳 第六十八   
史記一百二十九 貨殖列傳 第六十九   
史記一百三十 太史公自序 第七十   
史記總論   
……

5 《史記會注考證》 -序言

《史記》成書於西漢末年,是中國第一部紀傳體史書。《史記》代表了中國史學最高的成就,乃中國史學鼻祖,位列二十四史之首,是習史者必讀的著作。
《史記》「是非頗謬於聖人,論大道則先黃老而後六經,序遊俠則退處士而進奸雄,述貨殖則崇勢利而羞賤貧,此其所蔽也。」(《漢書?司馬遷傳》),因此,被指責為對抗漢代正宗思想的異端代表,兩漢時,一直被視為離經叛道的「謗書」。流傳並不廣,學者作註釋的也很少。至唐,古文運動興起,《史記》受到高度的重視,韓愈、柳宗元皆對《史記》推崇備至。此時出現了三個重要的注本,即劉宋裴駰的《史記集解》、唐司馬貞《史記索引》、張守節《史記正義》,合稱「史記三家注」。
三家注各有所長。裴駰以東晉徐廣《史記》校本為本,「采經傳百家並先儒之說」,凡對作注有所裨益,便廣而錄之;凡所注引,務必去其浮言游辭,取其精旨要義;如各家說注不同,則兼收並蓄,不肯偏棄;如有未詳之處,寧缺不議,不憑臆想,妄加解說。共80卷,是現存最早的《史記》注本,亦是后此所有《史記》注本所從出。唐開元年間,有兩個注本。一是史學家司馬貞的《史記索隱》,司馬貞以《史記》舊注音義年遠散失,因此採摭前朝諸家的注文,參閱前人論著,撰成對後世很有影響的史學名著《史記索隱》,該書音義並重,注文翔實,對疏誤缺略補正頗多,具有極高的史學研究價值。另一是學者張守節的《史記正義》,張守節長於地理與六書音韻之學,對每一地名,必注今地名,共成30卷,是註釋《史記》地名的權威著作。
《索隱》健於辯駁的文風與宋人喜尚譏評的學風頗相契合,故宋時《索隱》的影響遠大於《正義》,明末汲古閣主人毛晉曾言「讀史家多尚《索隱》,宋諸儒尤推《小司馬史記》與《小顏氏漢書》如日月並照」。由於宋儒的推重,宋代不僅有多種單刻本《索隱》行世,而且將《索隱》附刻於裴駰《集解史記》的本子亦為數不少。直到南宋紹熙間始有將《正義》合刻於《集解》、《索隱》的版本出現。
司馬貞與張守節生當同時,他們作注的底本同為裴氏《集解史記》,作注的資料又大同小異,二人雖各自為書,然英雄所見略同,注文不謀而合之處比比皆是。宋人合刻《史記》三家注時,由於正義是附刻於《集解》、《索隱》合刻本之內,編者為減少《正義》與《索隱》相同的注文以免重複,刊刻前對《正義》曾作了重大的整合工作,對其注文不僅有刊削刪節,而且某些注文的前後次第亦有調動。自《史記》三家注合刻本風行於世,單本《正義》亦遂湮沒以致失傳,自明代起,學人已無緣復睹《正義》的全貌。
1913年,日本漢學家瀧川資言(1865-1946)在翻閱日本東北大學所藏慶長、寬永年間刊行的活字本《史記》,發現上欄標註著被三注本所刪略的一千二三百條《正義》,以後又從日本公私所藏多種《史記》刻本、鈔本欄外標註的同樣的《正義》得到證實,於是手輯為《史記正義佚存》二卷。並開始編撰《史記會注考證》一書,1934年刊行於世。
《史記會注考證》的出現,是繼三家注之後,對《史記》研究成果的第二次最重要大總結、大梳理。瀧川資言為此收集了明、清兩代金陵書局本與在日本流傳的宋以前的版本,又據日本學者的校勘成果,進行全面校刊。在此基礎上,搜羅中日120餘種典籍,將歷代註釋整理后加上自身的研究成果,以「考證」的形式,與經訂補后的三家注,合刻於《史記》正文之下,成就此書。
概而言之,《史記會注考證》有如下顯著優點:其一,裴駰等三家註解一般局限於就事論事,瀧川卻因為資料的便利,綜合曆代研究成果,對照考證,對史實、文字、詞語進行考辨、校訂、解釋,從而揭示出某些史事演變竄易、文字歧異正誤、疑難文句意義,以及記載矛盾、失誤,等等。對前人未加解說或解之未詳的亦往往加以考說。其二,《史記》一書,多采舊典。瀧川常於正文之下,註明太史公采於何書,或其事又見於何書。與他書文字有異者,也予註明。由於《左傳》、《國語》、先秦諸子具在,因而春秋史事出處,幾乎逐節逐事交待明白,這給研究《史記》者以溯本追源之便。其三,《史記會注考證》特別注重地理,每一地名,必注今地名,有助於了解事件的演變和人物的活動。其四,將正文、注文全部斷句,利於閱讀。其五,書後附《史記》總論一編,論述太史公事歷以及《史記》資料、體制、補綴、流傳、版本等等。於研究司馬遷生平事迹提供了極大方便。
《史記會注考證》問世七十餘年來,至今仍無人能出其右,仍然是《史記》研究者的必備之書。其意義自不待言。當然,對其持批判態度的也大有人在,批評者大多集中在如下幾個方面:其一、補充的一千餘條《正義》佚文多為偽作,並非張守節的原文;其二、資料搜集方面仍有遺漏,黃震、鮑彪、吳師道、張鵬一、雷學淇等人說法就未羅致。最為遺憾的是近人王國維的《殷卜辭中所見先王先公考》竟隻字未載;其三、在材料抉擇去取之間,偶有偏守一說、疏漏失當之處;其四,瀧川資言在訓詁方面,也有失於強自為解之處,在斷句上也偶有失誤。
縱有諸多不足,瑕不掩瑜,《史記會注考證》仍是至今為止資料最豐富的《史記》注本,是研習《史記》乃至中國古代史的重要參考書。鑒於市面上已難覓此書,本社將其影印出版,以饗讀者。

上一篇[平衡表]    下一篇 [《無間道I》]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