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四月櫻花》

標籤: 暫無標籤

《四月櫻花》作者楊千紫,花山文藝出版社。

1 《四月櫻花》 -基本資料

作  者: 楊千紫 著
出 版 社: 花山文藝出版社
出版時間: 2008-4-1
字  數: 220000

《四月櫻花》《四月櫻花》

版  次: 1
頁  數: 210
印刷時間: 2008/04/01
開  本: 16開
印  次: 1
紙  張: 膠版紙
I S B N : 9787807553076
包  裝: 平裝

2 《四月櫻花》 -編輯推薦

也許最愛的不一定是適合的,也許最美的注一會成為回憶,綿延的花期里有你,有生之年一起綻放,亦一起凋謝。

3 《四月櫻花》 -內容簡介

有點虐,有點甜,純愛小說。少年的眸子,黑鑽一般泛著幽幽的光。彷彿深邃的黑洞,可以輕易攝人心魂。 凌夕煙站在湖邊,穿過一片藍玉似的湖水,在目光對上少年雙眸的瞬間,輕易就被掠去了呼吸——湖水寶藍,少年立在碼頭,烏黑劉順的碎發和一襲黑衣襯托得桀驁不馴。此時他專註地望著掌心的七色的水晶項鏈,陽光下閃耀著彩虹般七彩的光焰,眼睛里瞬間掠過一種凜冽冷峻的光焰……

4 《四月櫻花》 -目錄列表

CHAPTER 1 人生若只如初見
CHAPTER 2 片場的冷漠少年
CHAPTER 3 請你不要討厭我
CHAPTER 4 讓你遺憾的相親
CHAPTER 5 演講比賽Fair V.S. Va1ue
CHAPTER 6 丟失的「destiny」
CHAPTER 7 不被愛會快樂嗎
CHAPTER 8 糾結的訂婚儀式
CHAPTER 9 我不會叫你姐姐
CHAPTER 10 夕煙住進了梵光家
CHAPTER 11 聖金的世紀之戰
CHAPTER 12 相愛的一月之期
CHAPTER 13 再次被誤會的無助
CHAPTER 14 這不是我想要的
CHAPTER 15 讓人窒息的擁抱
CHAPTER 16 兩人獨處的時光
CHAPTER 17 俊清的神秘身世
CHApTER 18 愛人和家人的抉擇
CHAPTER 19 愛的蹦極
CHAPTER 20 從此以後沒關係
CHAPTER 21 再次心碎的感覺
CHAPTER 22 如果可以忘記你

5 《四月櫻花》 -精彩書摘

Chapter1 人生若只如初見1.聖金高中宏偉壯闊的大門前。酷似希臘聖殿的白色石柱威嚴的聳立。一輛黑色房車呼嘯而過,凌夕煙在車裡不斷催促著,「江叔,能不能再快一點呀?我要遲到了呢。」高一下學期剛剛開學,夕煙可不想第一天就遲到。司機江叔一臉無可奈何,苦笑的調侃說,「小姐,你還怕遲到嗎?每天早晨不都是這樣超速趕到的嗎?」凌夕煙雖然是凌氏企業的富家小姐,可是對家裡的司機傭人都沒有架子,是以大家偶爾也都願意跟這個率真單純的小姑娘開開玩笑。夕煙想起每天早晨自己手忙腳亂,兩個傭人圍著她一邊幫她穿制服一邊喂她吃飯的情景,撲哧一笑,說,「也對。等你什麼時候能把家裡的車當極品飛車開了,我就真的不怕遲到了呢。」其實江叔的開車速度真不是蓋的,轉眼已經開到教學樓門口。車子剛剛停好,門口就有一群女生涌過來,將夕煙團團圍住,七嘴八舌的說著,「夕煙,你終於渡假回來了。」和「夕煙,我好想你啊。」這樣的話。凌夕煙的好朋友尹蕾上前抱了抱夕煙,眨了眨眼睛,頗有些嗔怪的說,「去了那麼久也不打電話給我。」夕煙苦笑。這些天自己一直被那個莫名其妙的婚約搞得心神不寧。她下個月就要訂婚了,跟一個自己完全不認識的人,這樣荒謬的事讓她怎麼說出口呢?「我這不是回來了么。快回教室吧,就要遲到了。」夕煙岔開話題,一邊接過江叔從後備箱里拿出的禮物,一一分給大家。眾多女生捧著禮物歡天喜地的離開,尹蕾挽著夕煙往樓上走去,一邊把玩著手中細長的禮品盒一邊問,「你這次帶了什麼給我?」「貝殼項鏈。」這麼久的好朋友了,夕煙也不想再跟她玩懸念,微笑著作答。說到項鏈兩個字的時候,不知為何,腦中卻莫名的聯想起貝加爾湖畔,那串彩虹一樣的水晶項鏈來。「對了對了,夕煙你知道嗎?聽說有個國際級的帥哥要到我們學校來了呢!」尹蕾忽然想起了什麼,一臉興奮的說。「是嗎?誰啊?」凌夕煙漫不經心的隨口問道。「聽說他剛從英國回來,是國際集團的第三代公子哦。聽說他有個綽號叫『冰之王子』,超冷漠的一個人,身邊圍著許多模特明星,卻連跟他傳緋聞的機會都沒有……而且網球打得一級棒的……簡直是玉樹臨風無與倫比……」尹蕾來了興緻,吐沫橫飛的說。「小姐,你不知道照片是可以加工的嗎?做不得準的。」看到尹蕾那麼興奮的樣子,夕煙忍不住調侃她。「……就算他不帥吧,可是憑他的家世,也不知道可以迷倒多少純情少女呢。雖然來念聖金的個個都是有錢人,可是畢竟富到那種程度的也沒幾個啊!」尹蕾撇撇嘴巴,一臉希冀的說。這個拜金女,要不要這麼現實啊?「哦,既然你把他說的那麼好,那乾脆去追他好了。」夕煙看尹蕾那個花痴的樣子,隨口說。「可惜,聽說他已經訂了婚約了哎。是指腹為婚的那種娃娃親呢。」尹蕾重重嘆口氣,怏怏的說。夕煙一愣。訂了婚約?原來訂婚在這個年代是這麼流行的嗎?除了她,還有人這麼倒霉啊。「他叫靳梵光,很有名的哎,你沒有聽說過嗎?」尹蕾側過頭來,漫不經心的問。靳-梵-光。這三個字猝不及防的,重重撞擊在夕煙心上。手上的書包,咣的一聲落到地上。原來是他。就知道這個年代不會再有人像他們這樣倒霉了,自由戀愛都已經這麼普及了,還有人玩指腹為婚那麼老套。他……轉到聖金來了嗎?可是該用什麼樣的態度和心情來面對他呢?自己還沒有準備好呀。……還沒有準備好跟一個身材樣貌性格習慣都不知道的陌生人訂婚啊。2.這是凌夕煙有生以來第一次蹺課。皺著眉跟老師說身體不舒服。因為成績優異,老師也不為難她,反而關切的讓她回家好好休息。夕煙逃也似的走出校園。自從知道靳梵光要轉學到聖金的消息,整個下午,夕煙莫名的心慌意亂。他會是個什麼樣的人呢?自己該如何面對他呢?這個素昧蒙面的冰之王子,真的是要與她共度一生的人嗎?這個突如其來的婚約,真真擾亂了她的生活。繁忙的大都市,這個時間街上人很少。不知不覺間,沿著校門口的馬路走到靠海的立交橋上,午後的陽光細碎的灑在海面上,粼粼的金色泛著一種浮生若夢的感覺。夕煙扶著柵欄,深呼一口氣,高高舉起雙臂,迎著微涼的海風,企圖舒展一下第一次這樣迷惘的心情……如果可以,真想把這潮濕的心情拿到太陽底下曬一曬啊……傳說中的愛情很美,她還來不及經歷,真的不想就這樣嫁給一個自己完全不喜歡的人。可是從小到大自己都生活在父母無微不至的照顧與保護里,現在輪到她為他們做些什麼了,身為凌家大小姐的她,怎麼可以逃避責任呢?哎,不想了,這樣獨自忐忑又有什麼用呢?不如去找父親談談。如果他真的希望自己就這樣嫁到靳家,她就死心塌地的服從這樁政治婚姻好了。畢竟家人的快樂要比自己的快樂重要得多。打定了主意,夕煙轉身朝父親的電影公司走去,卻猛的被迎面而來的人影撞翻在地上。撞倒她的是個怒氣沖沖女生,她憤憤的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夕煙,頭也不回的繼續往前走,卻被她身後緊追不捨的男生一把抓住手腕。「子曦……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黑衣男生拉著杜子曦的手腕,壓低了聲音說。烏黑的眸子透露著一種關切與無奈混合的情感。「我也一樣。誰都別想控制我。」杜子曦揚起下巴看他,唇邊掠過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一字一頓的說。這個女生長得可真美,直挺的鼻樑,尖尖的下巴,睫毛長長的,雖然濃妝艷抹,卻一點都不覺得俗,艷麗妖嬈得好似盛開的牡丹。她忽然傾身向前,輕吻了一下男生的面頰,嫣然一笑,甩開了他的手臂,說,「晚上我再打電話給你。Bye-bye。」女生擺擺手,動作瀟洒的揚長而去,徑直走上路邊一輛黑色房車,開車的,卻是另一個男子。黑衣男生站在原地,良久良久看著她的背影,眼神寵溺而無奈,微風吹動他的劉海,側臉的線條完美如雕塑。夕煙倒在地上,揉著被撞疼了的肩膀,愣愣的看著眼前這幕電影一樣的真人秀,心想自己真是倒霉呀,碰上這麼一對冤家,倒在地上這麼久都無人問津。黑衣男生迴轉過頭,午後微薄的陽光里,英俊的臉龐如夏日驕陽般耀眼,脖頸上的水晶項鏈在陽光照射下泛著七彩的光。夕煙一愣。――是他……貝加爾湖畔,那個為了一串項鏈跳入冰涼湖水的男生。黑衣男生朝夕煙走來,雙手扶住她的雙肩剛要扶起她,卻正對上夕煙微微怔仲的眼神。他也認出了她,倏的一愣。世界真的很小。他似是也沒有想到被子曦撞到的無辜路人,竟會是在異國他鄉有過一面之緣的,見過他狼狽樣子的少女「……你沒事吧?」他扶起她,淡淡的說。「……她就是你喜歡的女孩嗎?」夕煙所答非所問,衝口而出的說。想起他在湖邊躊躇心傷,一氣之下把水晶項鏈扔入湖水,又不顧一切跳入冰冷水中找回它的樣子,夕煙就有種隱隱的欽佩和羨慕。傳說中的愛情,就應該是這樣的吧?剛才那個叫子曦的女生任性又妖嬈,大概是所有男生都無法抗拒的吧。而相貌平平的自己,也會遇到屬於自己的愛情嗎?我又怎麼能甘心,就這樣嫁給一個自己不喜歡的人呢?「嗯。」男生淡淡的回答,扶夕煙在橋下海邊的長椅上坐好,迎著微鹹的海風,他幽幽的看著前方,自言自語般的說,「可是她並不喜歡我呢。」不知道為什麼,在這個看起來如水晶般善良單純的女孩面前,他竟會有種傾訴的慾望。這樣自然的,就把盤旋在心底的話說了出來……「……能喜歡一個人就很好啊。不管對方喜不喜歡你,只要你心裡有一個人,就不會覺得孤單吧……說起來,我還不知道喜歡一個人是什麼感覺呢……所以,你比我幸運哦!」夕煙看著這個英俊冷漠的男生臉上露出一種迷惘失落的表情,莫名的有些不忍,笑著安慰他說。被他喜歡上的人,一定很幸福吧……黑衣男生看著一臉真誠的凌夕煙,微微一笑,剛想說些什麼,卻又忽然意識到……自己與這個女孩只是萍水相逢而已,為什麼要跟她說這些呢?雖然她給他一種輕鬆自在的感覺,可是說到底,她也只是一個剛見過第二次面的陌生人吧。「謝謝你。剛才子曦撞到你,我替她跟你說抱歉。再見。」黑衣男生優雅起身,微微頜首,方才那一絲隱約的笑意消逝在淡漠禮貌的表情中。夕煙微微一怔。似是沒想到他這麼快就要走了。隨即禮貌的笑笑,說,「再見。」心裡忽然生出一種莫名的想法。和自己訂婚的人,也會是這樣一個痴情的男生嗎?3.凌氏電影公司。亞洲最大的影城裡,有雕樑畫棟的清宮紅牆,也有家庭氣息濃厚的四合院,各個片場都是一派熱鬧繁忙的景象。攝像機和燈光架,以及穿著各種戲服的群眾演員穿梭在每個角落。很久沒來這裡了,夕煙很開心的四處張望。啊,那個呆著黑色棒球帽子的大叔不是陳伯嗎?他可是行內知名的導演呢,卻總是不修邊幅的樣子,衣服邋遢得跟剛從深山裡回來的獵人一樣……「喂,那個群眾演員,說你呢!快點到位!」陳伯的脾氣一向不好,可是夕煙也很少見他這麼不耐煩的樣子。順著他的目光望過去,只見一大群女生正圍著一個身穿晚禮服的削瘦男生,正和身邊的女生調笑著,眼睛彎彎的,睫毛長得好像蝴蝶的翅膀,他身邊的女生都像著了魔一樣,都傻笑著看他,臉上露著一種迷茫而陶醉的表情。聽到陳導演不滿的吼聲,穿晚禮服的男生驀的收住笑容,滿不在意的看了他一眼,復又嬉笑著跟身邊的女生們說了些什麼,這才徑自走到片場正中站好。此時正在拍一個時裝劇中酒會的場景。少年走到片場中央,站在聚光燈下,好像忽然變了一個人。夕煙望著快速入戲的他,倏的一愣。不僅在心底讚歎著,真是個了不起的人呢,連這種與生俱來的貴族氣質都能模仿得這般惟妙惟肖。方才那些圍著他的女生們也發出陣陣驚艷的驚呼和尖叫。朦朧的水晶燈下,這個少年俊美高貴得好似從中世紀走出的王子。與方才那個玩世不恭的輕浮男生判若兩人。劇務喊了Action,他立刻收住彎彎的笑眼,一臉冷漠的站著,筆挺的晚禮服襯得他身材愈發瘦長,黑鑽一樣的眼睛深沉的凝望著女主角,一邊優雅的鞠躬,邀請她共舞一曲。就在女主角把手放在他掌心中的時候,從她身後走來的Kenny一把推開他,然後兜臉一拳,將他狠狠打翻在地。夕煙睜大了眼睛,驚訝的看著當紅小生Kenny,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是真的。就算是群眾演員……也不應該這麼狠的打他吧?行內的人都知道,這種打鬥的場景本就是擺擺姿勢再加後期配音就好了,根本用不著真打的……然後是Kenny和女主角的對手戲。因為攝像機還在拍,所有沒有人上前去照顧被他打得流鼻血了的那個少年。只見他站直了身體,靠牆站著,用手背擦了擦鼻子,目光觸及那抹刺眼的紅,黑鑽的眼睛倏的騰升起一簇燃燒的火焰。他忽然微笑著站起身,徑直走到正在跳舞的Kenny身邊,一拳猛揮過去,又快又准。女主角捂著嘴尖叫起來,場上場下一片嘩然。看起來那麼纖弱的少年竟能把Kenny一拳打翻!何況誰也沒有想到,這個名不見經傳的群眾演員,會在完全違逆劇本的情況下把當紅小生Kenny打翻在地。片場一時間亂成一團,眾人急忙去扶Kenny。「混蛋!你幹什麼!」Kenny半躺在地上,擦著嘴角的血跡,惱羞成怒的吼道。「你幹什麼我就幹什麼嘍。劇本里,不是也沒有你打我那一拳么?」少年幽幽的笑著,笑容出奇的純凈清澈,彷彿剛才狠狠打人的並不是他。話音剛落,剛才圍著那個少年的那群女生粉絲又是一陣嘩然。原來,Kenny那一拳是劇本上沒有的。想來是他看不慣一個群眾演員的人氣竟可跟他媲美,藉此機會發泄對他的不滿了。Kenny的臉上有些掛不住,訕訕的喊道,「導演說我可以順應劇情自由發揮的!可是你呢,你只是群眾演員,你憑什麼打我!」「有因必有果。這才是人生應有的劇情吧。」少年把手放在腦後,輕揚著嘴角,幽幽的說,艷麗的笑著,渾身散發著一種凜然又魅惑的氣息,黑鑽一樣的眸子耀眼得彷彿要把人吸進去一樣。他優雅的離開片場中央,轉身離去的瞬間,臉上的笑容迅速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臉厭倦的冷漠。站在他身後的夕煙正好捕捉到他這個表情,不知為何,心卻隱隱的泛起一絲疼。這個孩子臉上的冰冷,分明是受到傷害之後逞強的表情。他在人前賣力的笑少年驀的抬頭,正對上直視著他,一臉探究的夕煙,微微一怔。大概是沒想到會有人看到他現在這個表情。忽然有種被她看穿的感覺。就在這時,只聽砰的一聲巨響,然後是大片玻璃碎裂的聲音。整個片場鴉雀無聲。陳導演掀翻了片場正中的酒桌,怒氣沖沖的吼道,「司徒俊清,你給我站住!」少年背對著他停住腳步,雙手插在褲袋裡,頓了頓,換上一幅輕視的表情,淡淡的回身望向陳導演。「把那些人給我趕走!」陳導演不耐煩的指了指那群方才圍著司徒俊清發花痴的女生,狠狠的說。那群女粉絲看大導演發威了,也只好不情不願戀戀不捨的離開片場。陳導演上前一步,指著少年的鼻子說,冷笑著說,「不要以為自己受歡迎就可以為所欲為了。你只是個群眾演員而已,還真以為自己是明星么?」司徒俊清揚著下巴看他,沒有說話。「哼,最看不上你們這種小白臉了。就會甜言蜜語的騙小姑娘,一點演技都沒有,把片場弄得亂鬨哄的!」陳導演輕蔑的說,一邊坐到劇務剛拿過來的椅子上,旁邊馬上有人扇風遞水,好讓他消消氣。夕煙駭然。公正來說,這個少年的演技真的不錯呢,真不明白陳導演為什麼看他不順眼。夕煙捏著下巴思考著,看看Kenny,又看看司徒俊清,心中便猜到了七八分。陳導演挑演員是以陽剛樸實為標準的,他的愛將Kenny是他一手捧紅的,是那種魁梧方正的肌肉男中的典範。他之所以看司徒俊清不順眼,恐怕是因為不喜歡他這種中性俊美的長相吧。何況陳導演最討厭整天在女人堆里撒嬌的男生了,而司徒俊清又總是玩世不恭來者不拒的混在粉絲堆里,難怪他要發飆了。可是,就算是大導演也好,也沒有權利用自己的審美標準來要求所有人吧?夕煙有些看不過眼,可是現在氣氛這麼緊張,卻又不好說什麼。看來今天這場戲是拍不下去了。其他的工作人員看到這個陣勢,紛紛收拾東西退場,誰都怕不小心被盛怒的導演抓到了當炮灰。司徒俊清一臉無所謂的站在原地,眼睛里隱忍的閃爍著一絲倔強。「錢。」陳導演喝了幾口水,心情微微冷靜了下來。忽然伸出手掌,悠悠然的對身邊的劇務說出一個字。劇務一愣,隨即飛快的領會精神,拿出兩張鈔票放到陳導演手裡。「這是你今天的工錢。以後你不用再來了。」陳導演輕蔑的說,手指一翻,兩張鈔票就如落葉一般飄到地上。司徒俊清黑鑽一樣的眼睛倏的一黯,隨即更加倔強的閃爍起來。唇角僵硬的上揚著,俊美的臉龐掠過一陣蒼白。在這樣的情景下,如何這樣一個高貴優雅得好似真正的王子的男生,屈身拾起陳導演腳下的兩張鈔票呢?氣氛僵得怕人,彷彿稍一加力,就會迸裂著碎掉。夕煙輕輕搖頭。她是真的看不下去了。吁口氣,微笑著走到片場正中,拾起那兩張鈔票,彈掉上面的灰塵,雙手遞到司徒俊清面前,說,「收下吧,這是你應得的。」她輕揚唇角,不算很美的臉上綻出輕柔溫暖的笑容。司徒俊清一怔。下意識的伸手接過她雙手遞來的錢,神色微微有些怔仲。這個看到了他全部表情的,彷彿從天而降的女孩子,為什麼要幫他呢?陳導演和劇務看到夕煙,驚得從椅子上跳起來,說,「大,大小姐……你怎麼來了?」「我是來找我爸爸的。」夕煙對陳導演禮貌的笑笑。復又回頭望向司徒俊清,微笑著伸出右手,說,「我叫凌夕煙,很高興認識你。」「司徒俊清。」少年又是一怔,隨即換上平常笑眼彎彎的迷人笑容,伸出修長白皙的手,輕輕握了握夕煙的手,微微頜首。夕煙側頭看了看面部表情有些僵硬的陳導演,大家閨秀的招牌笑容一如既往的優雅,說,「陳叔叔,那我們先走了,哪天再專程過來看您。」沒等他回答,夕煙已經拉著那個名叫司徒俊清的少年走出片場。並肩走在室內布景外的上海二三十年代的片場上。仿古的電車來來往往。兩個人並肩走著,司徒俊清忽然停下腳步。夕煙這才意識到自己一直無意識的握著他的手腕,略有些尷尬,臉微微一紅,急急縮回手。「……是因為想拉我的手,才這樣做的么?」司徒俊清近距離的俯視著夕煙微微泛紅的臉,恢復成以往玩世不恭的表情。「……」夕煙一時語塞,臉又是一紅,抬眼看著司徒俊清充盈著笑意的眼睛,只覺自己從來沒有看過這樣靈動的一雙眸子,妖精一般狡黠深邃。這樣一個俊美妖嬈,人氣爆棚的少年,說話應該就是這樣輕浮隨便的吧,因為他太輕易就得到眾人的矚目和青睞了。「是啊。你猜對了!」夕煙做無辜狀,故作一臉虔誠的表情,微笑著眨眨眼睛,睫毛翩躚如蝴蝶。司徒俊清一愣。似是沒有想到,這個面容平凡的女孩眸子里,會瞬間閃過一絲那樣純美的可愛眼神。復又漫不經心的笑笑,看來她並不像她打扮得的那樣一本正經呢。「雖然你很多事,但還是……謝謝你。」少年幽幽的望著前方,黑鑽一樣的眼睛里掠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倔強與羞澀。「你的演技很好。真的。再見嘍!」夕煙朝他甜甜一笑,由衷的說。轉身朝另一個方向走去。就算自己多事好了。可是人都是有愛美之心的吧,又有誰能忍心看著那樣一個笑起來的時候眼睛彎彎,妖媚可愛,不笑得時候又俊美高貴得宛如小王子一般的男生受到那樣的折辱呢?夕煙自嘲的想。走近了父親的辦公室,腳步卻不由得沉重起來。訂婚的憂愁,才下眉頭,又上心頭。
……

上一篇[張之翰]    下一篇 [衛茅樹]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