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在世界的中心呼喚愛》

標籤: 暫無標籤

《在世界中心呼喚愛》是日本作家片山恭一的青春戀愛小說。2004年以來已被改編為電影、電視劇等。

《在世界的中心呼喚愛》《在世界的中心呼喚愛》
中文片名:《在世界的中心呼喚愛》
英文片名:Crying Out Love,in the Center of the World
出品年代:2004年5月8日
官方網站:http://aiosakebu.yahoo.co.jp/ 
國家:日本 
類別:劇情/愛情 
影片長度:138分鐘
對白語言:日語 
導演:行定勛
編劇:阪元裕二/行定勛/伊藤千尋
主要演員:大澤隆夫/長澤正美/森山未來/柴崎幸/山崎努 
攝影:筱田升
燈光:中村裕樹 


1 《在世界的中心呼喚愛》 -劇情概括

電影從朔太郎的未婚妻律子(柴崎幸)的失蹤開始。朔太郎追尋著律子來到四國,而這裡正是長眠著他初戀的記憶。朔太郎再次闖入了回憶之門。高中時代的朔太郎與亞記的初戀清淡甜美,二人一同向廣播節目投稿,用Walkman
《在世界的中心呼喚愛》《在世界的中心呼喚愛》
記錄交換日記,去無人島旅行。對他們而言,每個瞬間似乎都能成為永遠。但當亞記被發現患上了白血病,命運急轉直下,雖然她竭盡全力的想要活下去,但現實無法逃避。朔決定帶亞記去她一直憧憬著的澳大利亞。二人悄悄溜出醫院,趕到機場,但亞記終究還是沒能登上飛往澳大利亞的班機,倒在了候機大廳冰冷的地板上。徘徊在回憶迷宮中的朔太郎漸漸找到了被埋藏的過去,曾經未能傳達的口信,穿越十幾年的時光來到朔太郎身旁。
朔太郎的未婚妻律子在婚禮前突然失蹤。朔太郎得知律子的目的地是兩人的故鄉四國,便立刻動身追趕她。但是不料,在那裡,沉睡以久的往昔開始浮現,朔太郎回憶起他高中時代的初戀——他和同班的亞紀一起給廣播節目投稿,錄交換日記,去無人島旅行,而殘酷的命運突然襲擊了這對甜蜜的小戀人:亞紀被查出患有不治之症。朔太郎為了實現亞紀的心愿,帶她離開醫院去往澳洲的聖地,據說那裡是世界的中心,不料,亞紀卻倒在了機場的大廳——沉浸於回憶之中的朔太郎清醒過來,34歲的臉上還淌著熱淚,他即將面臨的考驗是尋回律子來一起面對未來。
高中時代的朔太郎(森山未來),那時朔太郎的初戀是病逝的亞記然後十數年過去,長大的朔太郎與律子有了婚約。然而在結婚之日前,律子剩留下「不要擔心」字紙后失蹤。朔太郎知道她的目的地是他的故鄉四國,於是馬上追趕過去。但是在溯尋故鄉的時候,亞記的記憶不斷地闖進了朔太郎的腦海。

2 《在世界的中心呼喚愛》 -演員介紹

大澤隆夫是目前活躍於日本演藝圈的實力中堅演員之一.大澤的身材開來是來自於遺傳,他是家裡的末子,上面還有兩個哥哥,兄弟三人的身高都超過一米八十。少年時代,大澤雖然一直很受女生歡迎,但是他說自己從沒想過要成為演員。他小時候的夢想是當山手線的列車司機。高中時曾和朋友們一起組過樂隊,他是樂隊裡面的新貝斯手。 一直到
《在世界的中心呼喚愛》《在世界的中心呼喚愛》
後來,大澤似乎依然喜歡著音樂,他曾在九十年代末出過幾張歌曲CD,此外,他還酷愛收集吉他,據說家裡有十七把藏品。澤隆夫畢業於專修大學文學系。在學期間他就憑藉出眾的外形當上了模特,活躍於《MEN』S NON-NO》等時尚雜誌和東京的各種秀場中,甚至還去過巴黎走秀。脫離模特界后,他順理成章地進了演藝圈。1994年,大澤隆夫也出演了自己的電視劇處女作品,《和你在一起的夏天》,這一年他一連演了三部電視劇。讓大澤廣為人知的是95年的拍攝的催淚純情劇《星之金幣》,他在片中出色地扮演了敦厚樸實的男主人公,許多國內觀眾也是從這部偶像劇開始熟悉大澤的。此後,大澤的演藝事業可謂一帆風順,他也演了不少電視劇,其中包括了《愛的真諦》、《美人》等等,他所出演的角色也頗為豐富,其中有他所擅長的正直青年,也有偏執狂型的反面角色。
雖說大澤走的一直是影視雙棲路線,但進入二十一世紀,他活動中心明顯轉到了大銀幕,每年都會推出若干有分量的電影作品。他曾參演岩井俊二導演的《關於莉莉周的一切》和《花與愛麗絲》,在掀起純愛熱潮的《在世界的中心呼喚愛》中飾演主角,今年來的幾部大作名作——比如《7月24日的聖誕節》、《眉山》、《午夜雄鷹》等——都有他參演。大澤隆夫在2004年憑藉《解夏》榮獲日本學院獎最佳男主角提名,三年後又因《穿越時光的地鐵》獲得最佳男配角提名。此外,大澤也樂於參加舞台劇表演。他曾去英國演過四十多場《仲夏夜之夢》,在日本國內演過《羅密歐和朱麗葉》,在這些西方經典作品中和名導演蜷川幸雄。2008年,大澤也將初次挑戰音樂劇,在《幽靈》(根據韋伯的著名音樂劇《劇院魅影》改變)中扮演主角。1995年,大澤在一部電影的拍攝中結識了歌手廣瀨香美。98年11月3日,兩人步入了婚姻的殿堂。然而這段婚姻維持得並不長,七年零二十五天之後,兩人分道揚鑣。
長澤正美是日本演員,出生於靜岡縣盤田市,家中有父親長澤和明、母親和哥哥。是屬於東寶藝能事務所旗下的是專門所屬藝人,於堀越高級中學畢業。
《在世界的中心呼喚愛》《在世界的中心呼喚愛》
長澤是日本新一代女演員,演藝行業的開始是因為參加了第五回合「東寶灰姑娘」比賽,而參加的原因則是因為朋友的母親(生田智子)某天拿著剪報給她看,並鼓勵她去嘗試。2000年1月9日,長澤正美從35153位參賽者中脫穎而出,被評選為最優秀獎,並從此加入藝能界中。她憑藉可愛清純的外觀與自然的演技,近年很快地走紅。
2004年時借著《在世界的中心呼喚愛》一片而成為多個日本本土電影頒獎典禮中出現的史上最年輕的最佳女配角(17歲),也因而成為深受各地年輕人所喜愛的清純派偶像。此後主演的《棒球英豪》、《淚光閃閃》和一另部《我愛芳鄰》、《求婚大作戰》、《20歲的戀人》等影視劇都大受歡迎,而她在目前的熱門日劇《最後的朋友》中也有相當亮眼的演出。最新電影作品是《暗堡里的三惡人》。

森山未來年僅19歲,由於參演了讓整個日本都為之哭泣,票房的收入突破了73億日元大關的悲情純愛的感人電影的
《在世界的中心呼喚愛》森山未來
《在世界的中心呼喚愛》而受到矚目的森山未來,即將出演另一部新作《School Days》。森山未來不但演技出眾,而且自幼便開始學習舞蹈,是一位舞壇高手。自從參加演出了電影《在世界的中心呼喚愛》以來,隨後演出了電視劇《水男孩》以及《給我愛的你》,人氣急速上升,更被譽為備受期待的新星。《School Days》的導演守屋健太郎稱讚森山未來是「不光可以單純地表達喜怒哀樂,還能把人物內心的感情表露出來的演員」,也許當初《School Days》劇本就是為了森山未來而寫的。
森山未來在出演《在世界的中心呼喚愛》時完全是本色演出,曬的黑黑的皮膚加上消瘦的身形,把一個真在成長中的中學生的形象演繹的十分到位,絲毫也沒有做作的態勢。以一個少年的本色去演繹電影中另一個少年的愛戀和成長,憂鬱和悲傷。形神兼備,十分出色。在拍攝完《在世界的中心呼喚愛》之後,森山未來儼然成為了日本影壇的一顆新星。

3 《在世界的中心呼喚愛》 -影片賞析

2004年,34歲的松本朔太郎收到高中老師寄來的明信片,將他封閉且逃避了17年的記憶帶回到17歲的那個夏天。1987年。高中時代的朔和亞紀的戀愛非常甜蜜,對兩人來說快樂的瞬間感覺就像永遠一樣。自知道從亞紀得了不治之

《在世界的中心呼喚愛》《在世界的中心呼喚愛》
症后,兩人的命運發生了急轉彎。雖然亞紀在努力對抗病著魔,但現實畢竟是殘酷的,在朔要帶亞紀去澳大利亞烏魯魯的時候,亞紀卻在機場暈倒了。雖然這是無法改變的事實,但失去亞紀讓朔太郎對於人生、愛情產生了永久的失落感。17年後,正在尋找記憶出口的朔太郎在大學同學小林溫柔的安慰下,終於找到了走出迷宮的鑰匙,並親手送走了一直彌留在自己心中的亞紀。
影片將朔太郎的高中時代明確地設定在1986年。上世紀80年代是日本泡沫經濟由繁入衰的過程,而連接起朔太郎和明的戀愛的Walkman,也正是日本80年代的文化象徵。Walkman使音樂可以成為絕對個人樂趣,也使人與人的交流日漸稀薄。
如果有一天,深愛的人永遠的離我遠去,我該如何面對失去,如何面對餘下的生活與情感呢?年少的我,愛上你的美麗,愛上你的純潔,修長的四肢,和恬淡一面的表情。你坐上了我的摩托車,柔軟的手臂挽在我的腰間,我們放肆地笑著,幸福地笑著。用笑聲印證一段感情的初始。你說,要用磁帶錄下彼此的對白。我不會說話,你聽我的錄音嗤嗤地笑。而我,聽到你耳機那頭的哈欠,也會露出會心的笑啊。那是屬於你我完美的旅行。
也許,它就是我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光。無人的小島,荒棄的房屋,你的嘴唇離我如此得近,你的夢想離我如此得近。厄運是突然間降臨在你、在我們身上的嗎?我只想讓你做我白色的新娘,而你,卻遇到了白色的病魔。你在我面前倒下,我奔跑,在你的車后,在你的身後,你還是離我遠去了。跑不出命運的繩套。29號颱風要來襲的晚上,我們沒有去成你夢想中的世界中心。在狂風暴雨中,你去了世界的那頭,而我,仍然留在世界的這頭。和今天的颱風一模一樣,十七年前的那場颱風,和今天的一模一樣。
《在世界的中心呼喚愛》《在世界的中心呼喚愛》

十七年前,我想留住你留不住的背影,今天,我只能在回憶中與你再次相遇。應該如何去愛一個死去的人呢?應該如何記住她?應該如何忘記她?她在我的記憶中存放了這麼多愛的語言,我把磁帶一盒一盒裝入錄音機,任憑著心象留聲機的針尖一樣,在記憶的膠碟上寂寂滑行。她就是我今天的愛人,我的未婚妻,也是當時為我們傳遞磁帶的小女孩。在當年,她沒有把你的最後一盒磁帶送到我的手上。如何面對過去啊,如何面對她,和你?今天,我終於來到世界中心,聽完你的最後一盒磁帶,並按照你的心愿把你的骨灰撒在世界中心的紅土地上。你的骨灰被風吹散了。我聽到你在風中說很高興我遇到了你,再見。
 這是由片山恭一名為《在世界中心呼喚愛》的暢銷小說改編的電影。小說自2001年4月於日本發行以來,現今銷售累計320萬冊以上,打破了《挪威的森林》在日本保持了17年的銷售紀錄。村上春樹在國內的「代言人」林少華把這本書翻譯成了中文版。
 這是由拍攝過《大暴走》並曾擔任岩井俊二副導演的行定勛執導的作品。同時,這部影片也是岩井俊二御用攝影師筱田升的影像遺作。這是一個有著純美的影像、動人的音樂,講述愛情、講述遺忘、講述記憶的故事。但是又或者,這是一個寒冷的雨天,我在暖暖的房間里,遭遇的一場單純、凄美的愛情。

4 《在世界的中心呼喚愛》 -精彩影評

午後雷聲滾滾,之後大雨傾盆,悶熱被大雨濾去,這種心情,就好像《在世界中心呼喚愛》的結尾,朔站在澳洲被稱作世界盡頭的地方,手捧亞紀的骨灰,看著風揚起白色的粉末,一臉燦爛的笑容,就是那種心情,我們叫它

《在世界的中心呼喚愛》《在世界的中心呼喚愛》
釋然。17歲的時候,亞紀因白血病過世。又過了17年,朔想走進一段婚姻,為尋找未婚妻律子,返回故鄉,卻是把17年前的記憶一幕幕打開。我們看到,他一次次失聲痛哭,他那麼軟弱無助,他說,我忘不了亞紀。
他們的生日只差5天,亞紀大,對他說,你還沒在我就已經在了,我走了你也要好好活下去。結果是,他又重新活了一遍亞紀在世的歲月,終於想走出去。為什麼那麼不舍?只是因為太美。兩個17歲花季少年的初戀被渲染得太過完美。從沒有爭吵、誤解,亞紀總是那麼善解人意。哪怕生氣了,也總是先來緩和。他們比賽誰先得電台隨身聽,朔編了個凄慘的故事,關於一個得白血病的女孩,贏了。亞紀恨他欺騙,不想跟他說話——想當初,她主動坐上朔的摩托,讓他帶去海邊,朔不解,她笑著說,就是為了跟你說話啊——還是想說,就錄到磁帶里,交給朔。以後,他們就用這種方式傾談,記住了歲月。
有一天亞紀問,人死了愛情也會消失嗎。她選擇了錄音帶,可能也是害怕自己如此消失。跟朔照了婚紗照,也是不要朔忘記她。不要忘記。這就是亞紀最大的心愿。朔也真的沒有走出去。因為他沒見到她最後一面。沒收到她最後一盤錄音。其實,那裡,她告訴他,像一個普通人那樣,好好活下去。重新聽那些錄音帶,往事的閘門一旦打開,昔日的記憶奔涌而至,甚至,他恍惚間,和亞紀在禮堂相見,亞紀彈著琴,對他說愛他。朔在此時近乎崩潰,打電話給好友,哽咽不能語,到拍照的重爺那裡,癱坐在地上,說自己完了,忘不了亞紀。但是,他可曾知道,有些結擱在那裡,不經觸動,不代表就真的忘了,就像那些被釘死在木箱里的錄音帶,其實一直都在,只有打開,再去面對,重新經歷一次錐心的痛楚,才有希望解得開結。
他哭出來了。
前段時間,看到鞏俐說往事,和張藝謀分手后,在柏林影展上,兩人首次見面,一見到,鞏俐就哭了,背過身去摸淚。眾所周知的往事。今天,鞏俐說,哭了以後就好了,我終於可以放下。那段感情是在那裡也徹底劃上了句號。也許別人會以為那是不能忘情。不過是所有經歷、不敢觸碰的,在那一霎那奔涌而至,無法不動情,但是,是流出了那一滴淚,所以,那個傷心它終於找到了出口。
回到本片,也是一個人給從前的感情找出口的故事。直到他大哭不止,隱藏了很多年的鬱結,一下子釋放,這時候,心裡才會通亮,才好走前路。
本片印象很深的,就是深深淺淺的光線,照在每一個記憶的畫面里,讓一切都朦朧都美,這就像是那段太過於完美的愛情,得不到愈顯珍貴,沒有誤解,沒有爭吵,只有懵懂的男孩,機靈的女孩,以及要在17年後才聽得懂的心情。 他們的那些錄音帶,已經變成了最美好的記憶,而且,只是記憶,再想起來,是微笑了——只會感謝那一段生命里的相伴,而不再是無法自拔的痛楚。朔懂得了,亞紀是他的一部分,會一直和他在一起,她在天堂看著他,要他過得幸福。
《在世界的中心呼喚愛》《在世界的中心呼喚愛》

那個看起來傻傻的男孩,從隔離病房出來,晃晃悠悠走在狂歡的人群里,充耳不聞耳邊的嬉鬧,只愣怔著,跌跌撞撞地走——那時我們悲傷,再喧鬧的世界,近在咫尺但是也目不接。而看了電影,回想情節,在大路上,匆匆車流、人影也全忘了理會,竟是一樣的感受呢。
有關被拉回的記憶,有關短促的青春,有關最初的愛戀,有關遺失的美好。更重要的是,它的導演行定勛,曾長期做岩井俊二的副導演,攝影也是岩井俊二的御用攝影師筱田升,岩井所有作品都出自他鏡下,其濃烈的個人風格儼然已經成為日式青春電影的標準色調,《在世界中心呼喚愛》是筱田去世前最後一次掌鏡之作。那麼在進入影像之前,我對它的首要期待便是尋找岩井式青春電影的影子。原諒我的先入為主,因為委實對於岩井所營造的青春影像世界有一種近乎偏執的迷戀。
果然,影片的一開始,就沒有令人失望。一盤從角落裡翻出的錄音帶拉開的故事的回憶門。典型的《情書》式開頭。於是不出所料,一場唯美的少年之戀推搖出場。80年代末的日本,青澀懵懂的少年,甜美可人的女孩子,素凈整潔的日式街道,夕陽西下的海岸,午夜的廣播節目,互相交換的錄音帶,時隱時現的鋼琴聲,老照相館里祖父輩的愛情,摩托車上的飛如風馳,小島的旅行探險,藍天,白雲,浪花,笑靨,一切都是剛剛好,最初看到的樣子,朝露般清澈,飛鳥般悠然。人物和風景都呈現在一種輕微曝光過度的色調和光線中,輪廓分明,籠著淡淡的天光,這是岩井式影片常見的手法,用一種近乎於非現實的影調來映襯青春中的不安,悸動,無緣無故的歡喜與憂傷,永遠消耗不盡的力氣與勁頭。滿滿漫漫的日子攥在手上,是理所當然也必須用來揮霍的。年少歲月,健康和青春一樣是銳利的。這是一段向上的生命時光,從「生」裡面走出來,離「死」還有好長好長的時月,可以驕傲的昂首闊步。可是又將步向何方?誰也不知道。
編劇當然不可能讓電影里的少年如我們一般人稀鬆平常白開水般的青春,一笑而過,驀然長大。成長中最冷暗的遭遇是什麼,莫過於猝不及防的死亡。當少女亞紀在高高的山坡上,在凜凜的海風中,猝然昏倒時,臉上還定格
《在世界的中心呼喚愛》《在世界的中心呼喚愛》
著荔枝蜜一樣的笑。我知道,故事將有一個怎樣庸俗卻定然賺人眼淚的走向。白血病的橋段不是任誰都可以運用的自如的,用的好就會再次抵中人性善良的弱點和對悲情的天然嗜好,更何況是日本這個最善於也最痴迷於凄離美的民族。如何積聚眼淚,最好的辦法莫過於製造細節。看似不著痕迹,但每一處都深深切中要害。兩個少年在照相館里拍一張提前的婚紗照,因為亞紀說我太害怕別人會忘記自己,定格的鏡頭裡朔太郎卻已經悲傷到僵住了表情,亞紀卻反而鎮靜許多,她恬然的微笑宛若一個真正的五月新娘。朔太郎給亞紀送來結婚登記表,兩個人隔著無菌室的玻璃親吻。亞紀在最後一盤錄音帶里告訴太郎:我喜歡上你,是看到你在天台上吃麵包嘴裡塞滿東西的樣子,很可愛。喜歡原來可以如此簡單。
29號颱風颳起的雨夜裡,朔太郎來接亞紀,他要帶她去夢想中的澳大利亞艾爾斯岩,對於亞紀來說,那裡就是世界中心。但是最終還是沒有走成,當亞紀倒在太郎的懷裡絕望的說:「我再也去不了。」時,我可以聽到很多顆易感的心為之顫動,淚珠碎掉地上的聲音。對,你明知道這是煽情,卻還是心甘情願被它煽到。成年後的朔太郎依然無法忘記那段刻骨的初戀,當他再次站在中學的體育館里,重新聆聽少女亞紀錄給他的磁帶,所有的記憶轟然從角落裡翻飛出來,一樣都未曾忘記。甚至對著老同學打來的電話放聲哭泣。他始終無法相信亞紀的離去,正如他無法相信那些記憶都不算數一樣。這是曾經愛過的印記,只有經歷過的人才能體會。也許是因為他最深刻的愛情記憶留在了少年時代,所以比較無法釋懷。倘若年長一些再去愛,或許不會痛的那麼久,成年人的遺忘功能通常比較強,他們有太多事情要顧及和奔忙,所以愛變得沒有那麼重要。
《在世界的中心呼喚愛》《在世界的中心呼喚愛》

而對於少年來說,愛是全部,愛是唯一。就像少女亞紀一直疑惑的問題:如果有一天,我深愛的人永遠的離我遠去,我該如何面對失去,如何面對餘下的生活與情感呢?這也是青春電影之所以動人的原因所在:它是純粹的,空中樓閣的,卻又彌足珍貴,一去不回的。當然始終糾纏於過去絕不是商業電影所能夠接受的結尾。在影片的最後,朔太郎和她的未婚妻(也是少年時代幫他傳遞亞紀錄音帶的小女孩)終於來到澳大利亞,亞紀夢想中的世界中心,將她的骨灰撒在了無邊沙漠的風裡。那一刻,彷彿有一個熟悉輕盈的女孩子的聲音在說:「很高興我遇到了你,再見。」然後鏡頭也漸漸拉遠,平井堅溫暖如斯的歌聲響起,黑場,字幕。少年的夢做完了,拍拍身上的塵土,回到生活中去。是的,那些記憶都還算數,但都封存到了錄音磁帶里,卻也被流光悄然覆蓋。而現在,我們聽歌都用MP3,MD了,它們有個功能是可以隨時刪減,於是很多記憶還沒來得及留下烙印,就被新的記憶取代了。
當我們老去在光影奔騰的歲月里,倘若沒有自己的記憶,那惟有倚靠影像取暖。《在世界中心呼喚愛》不是一部深刻的影片,但它用俗套的劇情取得巨大商業成功的同時,的確也為你我蒼白的青春留下了幾許可以告慰對照的回憶。

5 《在世界的中心呼喚愛》 -媒體評論

夜涼,耳機里meav悠悠的唱著,my love was a red red rose,美麗的女聲,心靜如水。很久,沒有這麼平靜了。喜歡《在世界的中心呼喚愛》不是因為電影里的痴情,而是因為電影里的遺忘。太多的電影過於浪漫,那些生生

《在世界的中心呼喚愛》《在世界的中心呼喚愛》
死死的痴情。生活中,痴情多半被時間的河慢慢的沖淡再沖淡,象漸漸泛白的老照片。可是,真的感情,即使被沖的再淡,也能在心靈深處留下一塊無法磨滅的烙印,或許在日常的生活中,已感覺不到它的痕迹,可在某個時刻,因為某個細節,這塊烙印會催活記憶,刺痛心扉。這個細節,也許是一首歌,也許是一本日記,也許,是一卷磁帶。
電影對小說的所有改動中,我最喜歡的就是用錄音帶來代替日記本。也許是因為我對聲音特別敏感,當亞紀和朔甜蜜的在錄音帶里錄下自己的一點一滴的時候,世界的確真的是很美好。「我喜歡夏天,喜歡白色連衣裙,喜歡美容院里的味道,喜歡牛奶瓶蓋,喜歡夏天的知了。」
許多人喜歡這部電影,都因為電影的前面一半,初戀的情懷。懷念一樣東西,是因為我們已經失去這樣東西,我們不停的追憶初戀,懷念單純,也許是因為現在的我們已經失去了單純的去愛的心情和能力。在小島上,朔想偷吻亞紀,亞紀嚇得叫了起來,這幕我十分喜歡,讓我想起我的大學,和一個我很喜歡的高高帥帥的男生約會了三個月,有一天晚上,在校園的小橋上,他忽然從後面抱住在發獃的我,我嚇到尖叫起來,結果把他給嚇到了,再也不敢碰我,那天我回去后,後悔的睡不著覺。那樣的心情現在再不會有了。現在的愛,被賦予了太多了的附加物,許多時候愛是可以用金錢和罩杯來衡量的。
電影的後半段對小說的改編,個人不是太喜歡,過於巧合的安排,使電影愈發的象一部純情偶像劇。電影把小說里的關於生死的討論基本都刪除了,也許覺得這樣的討論過於沉重,電影把關於生死的討論變是為了對遺忘的追悔,這個安排我覺得是頗為失敗的。朔曾經如此的愛過亞紀,也許8年的時間會沖淡許多幸福或痛苦的回憶,可是
《在世界的中心呼喚愛》《在世界的中心呼喚愛》
怎麼可能遺忘到如此程度,遺忘到讓朔覺得痛恨自己,痛恨自己竟然忘了曾經如此珍貴的回憶,這種編排實在是太牽強了。對於逝去的愛人的回憶,可以是安靜的,傷感的,痛苦的,只是決然不會如此的無情。亞紀害怕自己被遺忘,害怕死後愛情就會消失,可是偏偏,電影里的朔就在時間面前投降了。相比之下,小說的安排讓人容易接收的多,朔平淡了但沒有遺忘,只是釋然的解放了自己也解放了亞紀。人總是害怕被遺忘,因為知道記憶在時間面前是多麼脆弱。前幾日和朋友聊天,我說,我很健忘,對於感情也是如此,可是雖然我忘記了許多,我卻不希望別人輕易的忘掉我,人總是自私的。我一直認為報復一個人的最好方式是遺忘,也徹底遺忘,偶遇的時候微笑著點頭,擦身而過。
電影和小說相比,多了戲劇性和故事性,少了一些思辯和含蓄,這也許正是因為電影和小說這二者媒體本身的不同,電影比較小說更大眾一些,就像失樂園的改編,小說是褒,電影是中性,到了電視就成了貶義。我個人更喜歡小說,喜歡小說里含蓄的亞紀,有著少女的清純和羞澀,電影里的亞紀對於愛過於的主動和大膽,不太符合那個年代的特徵。不過雖然,電影的改編有著種種讓我不滿的地方,我還是衷心的喜歡這部電影,因為,它讓我想起了我開始褪色的少女時代,想起了那時的傻笑和眼淚。

6 《在世界的中心呼喚愛》 -同名小說

《在世界的中心呼喚愛》是近年來少有的一部、能夠讓日劇迷重回日劇輝煌時代溫情的劇集,它的成功不僅僅借於原著小說的暢銷,更大的成份在於它清新唯美與感傷懷念的熒屏敘述風格,能夠在日見低迷的日劇俗流中開闢出一道純愛的清流。

《在世界的中心呼喚愛》《在世界的中心呼喚愛》
《在世界的中心呼喚愛》改編自片山恭一的同名小說。小說自2001年4月於日本發行以來,現如今銷售累計320萬冊以上,不但打破了《挪威的森林》在日本更保持了17年的銷售紀錄,更成為電影、電視劇、漫畫、廣播劇等領域追逐改編的熱門題材。原作雖然是一部令人感動浪漫的愛情小說,但它更是一部對失落的美好青春的追憶及尋找未來出口的勵志佳作。去年5月份,該小說的電影版由行定勛執導的《在世界的中心呼喚愛》在日本上映后獲得極大成功,電視劇版緊追其後,於7月份開播,不但收視率超高,更一舉奪下9項電視劇大獎。當然,原作的魅力為電視劇的熱播做了成功的鋪墊,但劇集本身的魅力是絕對不可不可忽視的。
雖然電視劇版並未像電影版那樣在故事上作太多改編,而是幾乎完全依照原作風格及順序進行。但就因如此才更能讓觀眾體會到如同原作中的憂傷與美好感覺。整個劇集從主人公一個名叫朔太郎的34歲青年找尋17歲時的戀愛記憶說起,跟隨朔太郎的思緒我們進入到一個充滿愛與悲傷的青春愛情故事當中。用清淡唯美與壓抑憂鬱的色調與風格,將朔太郎過去度過的愛情美好與憧憬毀滅后的失落麻木形成鮮明對比。電視劇真正想要表達的不僅僅是男孩與女孩之間刻骨銘心的純愛,更主要的是在失去初戀女友之後,男孩將如何擺脫陰影,面對未來的主題。
電視劇中的松本朔太郎由憑著電視劇《水男孩》在觀眾中確立地位的新生代偶像山田孝之飾演,而緒行直人則飾演他的中年版。廣瀨亞紀這個角色則是在723名競爭者中選拔出來的綾瀨遙出演。此外,該劇更有松下由樹、櫻井幸子、三浦友和、仲代達矢等實力派演員加盟,所以在第42屆日劇大獎中獲得了最佳卡司獎。

7 《在世界的中心呼喚愛》 -幕後製作

這是一部根據片山恭一的同名小說改編的電影,原著是純文學作品,卻意外地長期暢銷。電影秉承原作的風格走純愛路線,主題並不艱深,劇情也不脫俗,但這場清麗凄惋刻骨銘心的青春戀曲卻贏得了觀眾的淚水和共鳴,獲得了巨大的票房成功。主人公陷入回憶時凝靜的神態和回想場面里少年戀人神采奕奕的表情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令故事的哀楚感更為強烈動人。電影中的律子是小說中沒有的原創人物,由此成年後的朔太郎的戲分也被大大加重,使「現在」成為和「過去」基本對等的一個部分,於是,故事不再僅僅拘於戀人亡故所勾起的「喪失感」,同時更瞧瞧地激揚起與現在的戀人一同邁向未來的「再生之力」。

8 《在世界的中心呼喚愛》 -導演介紹

行定勛,熊本縣籍貫。熊本縣立第二高中美術科畢業。后就讀東方放學園專科學校,直接進入中向製作公司。他曾長期與岩井俊二合作,是岩井俊二《鬼湯》、《煙火》、《情書》、《四月物語》和《燕尾蝶》的副導演。也

《在世界的中心呼喚愛》行定勛
和林海象導演合作過他的INDES系電影。經過長期的鍛煉,1997年,行定勛第一部電影《家庭招待會》上映。該片獲得釜山國際電影節評委會大獎。2001年,《GO!大暴走》上映,該片一舉捧紅了年輕的窪冢洋介,並獲得了第25回日本奧斯卡最優秀男主角,最優秀男配角和最優秀女配角等多項大獎,行定勛也一舉成名。2004年,他又創作完成了《在世界的中心呼喚愛》,本片根據片山恭一的同名小說改編,片中盡顯導演紮實得功力。片山原著里得任性與矯揉,被行定勛棄掉,所遺留下的只是純愛的美,和純粹的紮實影像。2005年是行定勛創作得高峰,一部眾星雲集的《北之零年》,足以見得其目前在日本影壇得號召力。吉永小百合、渡邊謙、豐川悅司和石橋蓮司,這些名字就足以保證這部電影得成功。接下來便是改編拍攝日本著名劇作家三島由紀夫的《春雪》。行定勛看過大量日本電影,深受黑澤明、溝口健二、相米慎二這幾位大導演的影響。他拍戲十分嚴謹,經常會一個鏡頭重拍好幾次,一定要到自己完全滿意才過關。

9 《在世界的中心呼喚愛》 -參考資料

愛卡汽車娛樂頻道:www.xcar.com.cn
新浪電影頻道:www.sina.com.cn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