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地獄解剖》

標籤: 暫無標籤

《地獄解剖》早在2002年就已經基本拍完,但直到2004年才獲准公映,公映的版本也只有70分鐘,製片商為了能使影片獲得發行動了剪刀。總體上看,《地獄的解剖》表現了凱瑟琳一貫堅持的風格,給她非常個人化的女權主義影像中增添非常重要的一筆。但《地獄的解剖》獲得的反響卻跟她以往的作品相反,在專業電影批評那裡獲得了嚴厲批評,卻在主流電影評論里卻獲得了讚賞,該片可看作1999年《羅曼史》的姊妹作。

1 《地獄解剖》 -影片概述

故事是這樣的:

男人一連去了四夜:第一夜,女人給男人講女人的身體,講她小時候和小夥伴一起遊戲,男玩伴會貪看她的下體;而長大以後,男性則會認為女性的身體不純潔。同性戀的男人,本對女人的身體不感興趣,但經過女人的敘述,漸漸動搖,用口紅將女人的陰部和肛門畫成了一張嘴,甚至勃起並與女人做愛。做完之後,男人蜷縮在床沿抽泣得像個無助的孩子;而女人安慰男人,「沒關係,這只是第一夜。」

第二夜,男人來時,女人身著黑色禮服開門。而男人則脫光她的衣服,讓她一絲不掛地站在床前,女人慵懶地躺倒在床上。這一天,女人來了月經,男人吮吸了沾染在手指上的經血,又到屋外取來一把翻草的耙子,將耙柄插入女人的陰部。女人一動不動地躺在床上,男人坐在不遠的椅子上喝酒欣賞。天明,女人說,「今夜你想征服我,而且你有這想法已經很久了。」男人說,「你怎麼知道?」女人說,「這是所有男人的願望,自然而然的。」

第三夜,男人已經開始為女人從不關門閉戶而不滿,女人則已動手將男人拉倒在床頭,並俯視他。這一夜,男人從女人下體里取出沾滿經血的衛生棉條放在酒杯里,並和女人一起喝光。女人說,「男人你可以依賴他們,他們自認為是主人,是統治者。但他們不愛我們,他們從不能理解我們。」

第四夜,男人、女人赤裸在床上,男人好奇又貪婪地看女人的下體,為女人用器具自慰,又不顧女人的月經禁忌,與女人瘋狂做愛,結果經血流滿床單。男人開始為男性的不應期和陽痿而慚愧,女人給了男人一大筆錢做報酬。

第五夜,男人跟他的朋友敘述了他的經歷,口是心非地說,「我已經將她的一切事情統統拋到腦後了!只是一個妓女,一個在我腦子裡留不下任何記憶的妓女。」但轉而卻哭泣著說,「儘管我不知道她的名字,我卻完全了解她。即使她是妓女,也是妓女之王。」他重新回去尋找女人,但女人已經不知所蹤,只有那流滿經血的床單還在。

在電影里,女性總處於支配或者強勢的地位,男性則只是從屬或者弱勢。《地獄解剖》里的那位男同性戀本不願意接受觀看女人身體的要求,但女人只通過幫他口交和金錢許諾就讓他就範。而這四夜的進程,則一直是跟隨著女人的敘述展開,從女人的身體本身到男性對女性的佔有和恐懼,男人始終不能擺脫和遊離。

但布雷婭的電影里也流露出的對男性的同情與憐憫,男人的脆弱沒有聲嘶力竭的喊叫,只有無聲沉默或者小聲抽泣;不只是肆意發泄,還有默默的承受與思考。她的電影和小說里,男人、女人是脆弱與堅強的兩個符號,相互比較又相互依存,相互對立又相互溫暖。由此說明布雷婭的電影有潛意識的女權主義存在。

最後,還要說說布雷婭電影對男人、女人身體表達的熱衷。就《地獄解剖》而言,不單是對男性、女性精神層面更深層次的分析(解剖),還有對男女身體的徹底表露。女人的身體始終暴露在觀眾面前,男人勃起的下體也一覽無餘,性器官的愛好者會從這部電影中獲得丁度·巴拉斯類似的感官刺激。而布雷婭對月經等女性特有的生理現象的表現,也許超過了所有男性導演的尺度。喝掉溶解了經血的酒、做愛后月經噴涌而出這兩段場景,也許會讓一些觀眾作嘔,據說在柏林電影節上,這部影片也確實達到了令人作嘔的效果。布雷婭說,「性,是電影不可缺少的元素。」這是她的電影創作堅持的主題,喜歡這一主題的觀眾會對她的電影推崇備至,反則只會唾棄厭惡。

2 《地獄解剖》 -劇情介紹

《地獄解剖》《地獄解剖》里的阿米拉·卡薩

版本一

該片根據凱瑟琳自己的小說改編,講述一個同性戀男人被一個心碎的女人雇去呆了四天,只為坐著看她。四天中他們從冷漠到互相取暖。導演說她想通過影片探討的是:為什麼男人那麼虛弱?

版本二

劇情描述一名異性戀女子僱用了一名英俊的同性戀男子來「觀看」她,在一夜又一夜的發展中,產生了一段身體與權力的辨證,進而質疑社會對於女性的觀點的錯誤所在。

版本三

女主角是一個妓女,男主角是一個同性戀,女主角在夜總會裡割腕自殺時被男主角救了,但卻受到他的蔑視,女主角於是付費給男主角,讓他用四天的時間,觀看自己的裸體。第一夜,他用口紅把她的奸道和肛門部分畫成了一張嘴,然後和她做愛;第二夜,他在院子里找到了一把大概是用來除草的工具,並把那個工具的把手插進了她的奸道;第三夜,她的月經來了,他們倆坐在一起把沾了經血的衛生棉從她的奸道里拿出來,放在酒杯里,看著那杯里的酒慢慢的變紅,然後一起將它喝掉;第四夜,他來時,她已經不見了,面對空空的房間,他彷彿看見了她飄墜懸崖的鏡頭。

版本四

一個對自己的身體失去信心的成年女子邂逅了一個身強力壯的同性戀男子,並雇傭他陪自己共同度過四個晚上。所有的故事就發生在這四個晚上。女人要男人欣賞自己的裸體,並給他講述作為女人的失意和絕望。電影中的角色被抽象的命名為男人和女人,而因為這個男人是同性戀,所以他厭惡女人的身體,但同時他又並非沒有慾望,於是這四個夜晚慢慢變得痛苦,最終兩個人還是做了愛。

版本五

在一個夜晚,某個喧鬧的同性戀酒吧里,一個漂亮的女人在一個角落裡準備劃破自己的血管自殺,而這一切被一個身材強壯的同性戀男子看在眼裡,他阻止了她。這是一個對自己的身體失去信心的女人,她決定付給這個同性戀男子錢,讓他陪她在她郊外的小別墅中共同度過四個晚上。她要求他欣賞她的裸體,因為她想試探她的身體是否能引起一個對女人的身體不感興趣的男人的慾望。在這四個夜晚中,女人給這個男人講述了做一個女人的失意與絕望,並回憶起自己童年時的某些記憶。而這個原本極度厭惡女人的肉體的同性戀男子卻對這個女人產生了慾望,他痛苦地度過了這四個晚上,但最終他們還是做愛了。

3 《地獄解剖》 -幕後製作

這部影片改編自導演卡特琳·布萊亞自己的小說。影片早在2002年就拍攝完成,但直到2004年才獲准放映,公映版本也做了刪減。這部影片堅持了導演一貫的強硬而又十分個人化的女權主義風格。影片中出現了大量的直接的性描寫,並由色情演員真實出演,但這些內容很難挑起觀眾的慾望。導演試圖表達對男性中心的道德觀的批判和挑戰。主人公以抽象的男人和女人命名,而原型都來自希臘神話,台詞也模仿十八世紀的對白。影片幾乎沒有情節性的變化,只是運用人物的肢體語言來陳述關係。導演認為:「社會對女性的忽視是慣性的,這就促使我總需要寫這樣的作品,我總想在他們不經意時提醒他們,這樣做很殘酷。」

4 《地獄解剖》 -精彩花絮

導演凱瑟琳·布雷娜是特別為洛可·希佛帝而創作「男人」這個角色的。

5 《地獄解剖》 -相關點評

性愛鏡頭:原始得讓你嘔吐

我們以往觀看情色電影時,除了自我激情涌動外,還能欣賞影片里男女主角至愛纏綿情慾的那絲唯美畫面,比如韓國那部經典情色《美人》。到了這部法國女性導演凱特琳拍攝的《地獄解剖》,雖然是部絕對***的、以性愛為主題的情色片,但它的「性愛鏡頭」非但不會給你帶來美感,甚至還會令你嘔吐,更甚的是連你最原始的性慾也撩撥不起。這是因為,影片根
本就不想勾起觀眾的慾望,在導演看來,「性」已經了無生趣,甚至連最原始的快感也無,只剩下噁心與麻木的一起,這是「最令人噁心的情色片」。

唯美情色片的色調要麼是曖昧的紅色,要麼是浪漫的黃色,《地獄解剖》卻選擇了白色:白色的背景,男女主角白色的西裝和裙子,白色的肉體,白色而空蕩的房間,白色的海浪,白色的燈光,白色的窗帘和床單……白色成為了影片「性愛」的色調,這個色調時而慘白得令人感覺可怕,如女主角卸妝后的臉;時而發白得令人感覺噁心,如女主角那段臃腫的肉體。

噴血建議你千萬不要看

如果有人問我看完《地獄解剖》後有什麼感受,我只能用兩個字回答:「後悔!」在看這部電影之前,個人非常喜歡看情色片,尤其是淡色燈光下,那絲唯美情慾的流淌,激起對「性愛」最美感的嚮往。可惜的是,這點「美感」被《地獄解剖》徹底地解剖了:唯美而浪漫的性愛,在影片里變成了赤裸裸的噁心,當鏡頭以高清晰的畫面對準男人勃起的陽具、女人茂密的下身,以及那猩紅色的衛生棉時,你不會被激起慾望,它反而會把你對性愛的唯美詩意、浪漫纏綿徹底擊潰,甚至你可能會喪失性的慾望並減少你以後性事的快感。很可怕!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