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外科十法》

標籤: 暫無標籤

《外科十法》是由清代朱世傑所著的一部中醫著作。

1 《外科十法》 -資料

書名:外科十法

作者:朱世傑

朝代:清

年份:公元1644~1911年

2 《外科十法》 -序

《外科十法》者,予歸宗普陀時所作也。余自普陀生長天都,五十有三載,業醫者凡三十年。爰著《醫學心悟》一書,詳言內證,梓行於世,而外科有未及。壬子冬,還歸普陀修行。適逢聖祖仁皇帝廣發帑金,修葺我菩薩行宮。前後寺僧及任務人等,不下數千人。其中病患不一,予為調治悉痊。復有患背疽者,有患廣瘡疥癬者,投以膏散,不半月而收功。因思予在天都時,僅著內科,而未及外科,亦一時之闕略也。乃復聚精會神,參悟外科旨要,約以十法,而施治之道,似無餘蘊。言簡而賅,方約而效,以之問世,庶幾其有小補乎。將見《十法》一書,與《醫學心悟》并行於天壤間也。
天都普明子程國彭鍾齡著

3 《外科十法》 -內消法一

內消者,腫毒初起,隨用藥消散也。凡病癰疽、發背、對口、疔毒,其初起憎寒壯熱,有似傷寒,而痛偏一處,飲食如常者,蓄積有膿也。當初起時,膿尚未成,不過氣血乖違,逆於肉理耳。外敷以遠志膏,或貼普救萬全膏。內服銀花甘草湯,實時消散。若系疔瘡,急宜刺破。或艾灸腫處,塗上蟾蜍餅,貼以萬全膏,內服菊花甘草湯,隨即平伏。菊花連根帶葉,皆治疔瘡之聖葯也。其中亦有挾風寒而發者,宜先用芎芷香蘇散以散之,隨服菊花、銀花等葯,即可內消。須及早下手,不可遲滯。

4 《外科十法》 -艾灸法二

 隔蒜灸法,勝用刀針。書雲,不痛灸至痛,痛灸不痛時。凡治癰疽疔腫流注及一切無名腫毒,以大蒜切片,安瘡頂上,用陳艾炷安蒜上,香點灸之。其艾炷大小,看瘡毒大小為取裁。若癰疽之大者,以蒜搗餅,敷上灸之。不痛者灸至痛而止,痛者灸至不痛而止。若內已有膿,即將烏金膏塗灸處,外用普救萬全膏貼之。爛開大口,卸卻瘀膿,易收功也。若口不收,或腐肉不脫,洗用防風湯,敷以海浮散,外貼萬全膏,腐自去,新自生,計日可愈,真神葯也。

5 《外科十法》 -神火照法三

凡腫在頭面以上者,不宜艾灸,恐引火氣上攻,宜用火照法,神乎其神。法用火照散,安紙捻中,以麻油浸點。每用火三枝,離毒半寸許照之。自外而內,俾氣透入。皮色紫滯者,立轉紅活。若瘡熱平塌者,立轉高聳。仍須不時照之,則毒瓦斯頃解,轉陰為陽,以收全功。且此法不止施於頭上,即如發背等毒,亦宜用之。其頭面患毒,亦有用艾灸而愈者。因其毒純陰,平塌頑麻,非艾灸無功。但艾炷宜小,如黍粒樣式。二法乃瘡疽門之寶筏,宜互用參考,以神其用。

6 《外科十法》 -刀針砭石法四

凡毒有脹痛緊急,膿已成熟,無暇待灼艾火照者,即宜用刀法開之。但刀法,須在的確膿熟之時,又須要深淺合度。以左手按腫處,先看膿之成否。如按下軟而不痛,腫隨手起者,膿已成也。按下硬而痛,或凹陷不起者,膿未成也。已成膿者可刺,未成膿者宜姑待之。若脾氣虛弱者,宜托補之。又須看其膿之深淺,以手指按下,軟肉深者,其膿必深;軟肉淺者,其膿亦淺。若膿淺刀深,恐傷好肉。膿深刀淺,恐膿不出而肉敗,最宜斟酌。更有伏骨之疽,膿腐於肉,皮色不變者,宜以刀刺入深處,放出瘀膿。或灸開大口放出之。不得姑息因循,俾毒瓦斯越爛越深也。其小刀須利刃,勿令病者見,恐驚彼耳。砭法施於頭面及耳前後 。因其漫腫無頭,急用此法以瀉其毒。取上細瓷鋒,用竹箸夾住緊扎,放鋒出半分,對患處,另以箸敲之,遍刺腫處,俾紫血多出為善。刺畢,以精肉切片貼,再用雞子清調乳香末潤之。此地不宜成膿,頭肉中空,耳前後更多曲折,提膿拔毒,恆多未便,故砭法斷宜早施。

7 《外科十法》 -圍葯法五

書雲,用膏貼頂上,敷藥四邊圍。凡腫毒之大者,將以成膿,用烏金膏貼瘡頭上,然後用萬全膏貼之,四旁用芙蓉膏敷之。貼膏處取其出膿,敷藥處取其消散。並能箍住根腳,不令展開。其作三層敷圍法。第一層用烏金膏貼瘡頭。若漫腫無頭,以濕紙粘貼,先干處是瘡頭也。第二層萬全膏貼之。第三層芙蓉膏圍之。然予嘗用萬全膏遍覆腫處,連根腳一齊箍住,其中消處自消,潰處自潰,竟收全功。可見膏藥之妙矣。

8 《外科十法》 -開口除膿法六

凡治癰疽,口小膿多則膿不出,或出而不盡,或薄膿可出,硬膿難出,以致瘀不去而新不生,延綿難愈。法當爛開大口,俾瘀膿盡出為善。其爛葯,烏金散最佳。祛瘀肉不傷新肉,且不甚痛,為至妙也。若有膿管,以棉紙捻裹葯納入,頻換數條,即化去耳。亦有頑硬之極,非烏金散所能去者,則用化腐紫霞膏搽之。然終不若烏金散為至穩。

9 《外科十法》 -收口法七

凡治癰疽最難收口者,由瘀肉夾雜,瘀膿不盡所致。庸工不識,妄用補澀之劑,勉強收口,恐他日內毒複發,更甚於日前。惟予所用海浮散堪稱至寶。以此敷上,瘀肉自脫,不必用刀。新肉自生,又不藏毒,萬舉萬當也。大法先用防風湯洗之,再上末藥。洗時須避風為主。書雲頻將湯洗,切忌風吹是已。更有體虛不能收口者,須內服補藥以助之。

10 《外科十法》 -總論服藥法八

凡癰疽服藥,宜照顧脾胃為主,不得已而用清涼;但期中病,切勿過劑。大法初起時,設有挾風寒者,宜先用芎芷香蘇散一劑以散之。散后而腫未消,隨用銀花甘草以和解之。若腫勢痛,大便閉結,內熱極盛者,則用衛生湯加大黃以疏利之。若病勢雖盛而元氣漸虛者,則清葯中須兼托補之劑,透膿散主之。若膿水已潰,必須托補元氣為主,參內托散主之。如或元氣虛寒,則補托葯中須用辛熱以佐之。脾虛者,理中湯、參苓白朮散。氣虛下陷者,補中益氣湯。胃經受寒,飲食停滯者,藿香正氣散。氣血兩虛者,十全大補湯加附子、鹿茸輩。間亦有虛而挾熱者,即於前方中去附子、姜、桂,加麥冬、銀花、丹皮等葯以收功。是又不可不知也。大抵有陽毒,有陰毒,有半陰半陽,宜細辨之。陽毒者,瘡勢紅腫,瘡頂尖聳,根腳不散,飲食如常,口渴便結,五心煩熱,脈洪數。陰毒者,瘡勢灰白,平塌頑麻,少痛,根腳走散,食少便溏,手足厥冷,口鼻氣冷,脈沉遲。半陰半陽者,瘡腫雖紅,不甚尖聳,飲食差減,大便不結,寒熱往來,微渴喜熱,脈虛軟。此三者必須細辨,俾用藥寒溫得宜,方為合法。治陽者,清涼解毒。治陰者,溫中回陽。半陰半陽之治,清不傷胃,溫不助邪,如斯而已矣。

11 《外科十法》 -詳論五善七惡救援法九

或問,癰疽五善七惡,何謂也。答曰∶五善者,飲食知味,一也;便溺調勻,二也;膿潰腫消,膿水不臭,三也;神氣清爽,動息自寧,四也;脈息有神,不違時令,五也。七惡者,大渴發熱,泄瀉淋閉,一也;膿潰尤腫,膿稀臭穢,二也;目睛無神,語聲不亮,三也;食少不化,服藥作嘔,四也;恍惚嗜卧,氣短乏力,腰背沉重,五也;唇青鼻黑,面目浮腫,六也;脈息無神,或躁動不和,七也。古語云∶五善得三則吉,七惡得四則凶。余謂七惡之凶,不待四矣。然而急救之方,正不容以不講。大抵熱渴淋閉,喘急內熱,皆真陰受傷,宜六味湯加麥冬、五味。如不應,用八珍湯加麥冬、五味。更不應,用十全大補湯,兼服 六味地黃丸。此乃補陰生陽之說也。若氣短倦怠,昏憒乏力,飲食不化,乃陽虛之候,宜用 補中益氣湯。若卧睡不寧,宜用歸脾湯。若飲食減少,面目浮腫,宜用香砂六君子湯。若兼 脾胃虛寒,更用理中湯。腎氣虛寒須用桂附八味丸,兼用十全大補湯加附子,此溫補回陽之法。若癰疽潰后,膿血去多,變為角弓反張,手足搐搦,肢體振搖而發痙者,並用參歸術並附子等葯以救之。如不應,用十全大補湯,間有可生者。當此時勢,性命急如懸縷,司命者宜叮嚀反覆,熟思而審處之。

12 《外科十法》 -將息法十

凡病中設有挾風寒者,即宜斷去葷腥油膩,微服散葯。俟外邪祛盡,另用滋味調補。大抵將息癰腫,不可缺少滋味,以血肉能生血肉也。然又不宜過多,使肉氣勝谷氣。更忌生冷 滯氣之物,恐反傷脾胃耳。並宜避風邪,戒嗔怒,寡思慮,少言語,兢兢保養為貴。至於病後將息,毒大者,三年內宜遠帷幕。毒小者,期年內宜遠帷幕。犯之則成虛損,或成偏枯,或陰減天年,不可不慎也。其他戒怒慎風,亦須常作有病時想。以上十法,乃治癰疽發背之大綱。大者可為,小者可知已。餘生平善治外證,其心法全在於此。約而能賅,確而可守也。至於周身上下所患之病名,備載於後,以資參考。



 

上一篇[酒客]    下一篇 [《靈樞經脈翼》]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