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夜步十里松原》

標籤: 暫無標籤

《夜步十里松原》這首詩應該說是郭沫若詩歌中仍具有文學生命力的代表作品之一,是詩人用心靈的和弦奏出的一曲「大自然的Symphony(交響曲)。

1 《夜步十里松原》 -原詩

郭沫若


海已安眠了。 
遠望去,只見得白茫茫一片幽光, 
聽不出絲毫的濤聲波語。 
哦,太空!怎樣那樣的高超,自由,雄渾,清寥! 
無數的明星正圓睜著他們的眼兒, 
在眺望這美麗的夜景。 
十里松原中無數的古松,
都高擎著他們的手兒沉默著在讚美天宇。 
他們一枝枝的手兒在空中戰慄。 
我的一枝枝的神經纖維在身中戰慄。

2 《夜步十里松原》 -詩歌賞析

 

《夜步十里松原》郭沫若

《夜步十里松原》,雖一直不怎麼為人注目,但在郭沫若的詩歌中,誠屬一首玲瓏剔透、情真意切、韻味幽深的佳作。這首詩,抒發的是作者於夜色中漫步海邊一片松原時的感受。詩中,雖亦氣勢壯闊,但這壯闊氣勢的形成,不像《太陽禮讚》、《天狗》、《立在地球邊上放號》之類作品那樣,多賴激情外露的叫喊,而是基於「十里松原中無數的古松,/都高擎著他們的手兒沉默著在讚美天宇」這類出之於詩人獨特想象力的意象造型,以及由白茫茫的大海、清寥的星空、肅穆的十里松原交相輝映而成的博大浩渺的詩意空間。在詩人所表達的對「高超,自由,雄渾,清寥」的天宇的禮讚與嚮往中,讀者當然可以感受到「五四」時代精神的折光,但我們由文本得到的更為強烈的感受是:面對大海,仰視星空,漫步於十里松原的詩人,似已忘記了時代、民族,乃至自我的存在,而是已全然沉浸到了與大自然化為一體的欣悅體驗之中。此時此刻,詩人體驗到的是:自己身體中那一枝枝激動的神經纖維,已完全外化為十里松原上那一枝枝高擎的手兒,在禮讚著天宇世界的神聖與偉大,在嚮往著與天宇世界的交匯與融合。顯然,正是詩中這樣一種超越時空的宇宙情懷,以及由此而生成的宏闊的詩意境界,鑄就了這首詩的生命之魂。

3 《夜步十里松原》 -創作背景

1919年,郭沫若在日本福岡讀醫科大學。距離他博多灣畔的住處不遠,一片松林沿著海灣綿延五六里遠,緊貼著海岸形成一道天然的屏障,人稱「千代松原」,又稱「十里松原」。

4 《夜步十里松原》 -文學價值

 

《夜步十里松原》郭沫若手稿

在中國現代文學史上,郭沫若的詩,長期得享極高的聲譽。尤其是詩集《女神》,一直被許多學者誇耀為中國新詩輝煌成就的典範,是中國新詩發展史上的第一座豐碑。在「五四」時代的特定背景下,《女神》中的《女神之再生》、《鳳凰涅槃》、《太陽禮讚》、《天狗》、《立在地球邊上放號》等作品,的確曾以火山爆髮式的激情,狂飈突進般的氣概,震撼過無數讀者的心靈。然而今天,時過境遷之後,當我們閱讀這些作品的時候,似乎已很難為之打動了,已不易從中得以詩意的滿足了。甚至會因其激情的虛泛外露,宣傳鼓動目的的過於明確,敬而遠之了;甚至會對其中充斥著的「我便是你。/你便是我。/火便是鳳。/鳳便是火。/翱翔!翱翔!/歡唱!歡唱!」;「我飛奔,/我狂叫,/我燃燒。/我如烈火一樣地燃燒!/我如大海一樣地狂叫!」之類的狂呼亂叫,心生厭煩了。當我們以更屬於文學的眼光予以審視時,不能不進而遺憾地發現,在郭沫若的詩作中,真正能夠經得起時間淘洗之作實在是寥寥可數。除早已廣為人知的《地球,我的母親》與《天上的市街》之外,仍具藝術生命活力的,大概就要數收錄於詩集《女神》中的一首《夜步十里松原》了。

上一篇[《浴海》]    下一篇 [《胭脂掃蛾眉》]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