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夢》[黑澤明電影]

標籤: 暫無標籤

日本電影天皇黑澤明對夢的勾畫,全片共有八個夢境,分別是:太陽雨、桃園、風雪、隧道、烏鴉、紅色富士山、垂淚的魔鬼和水車之村。這八個夢幾乎貫穿了人類生活的所有主題,戰爭與和平、社會與人生。在不同的夢境里有著不同的場景,配合不同的色彩,把人類所面對的所有主題一一呈現。

片名:
  1. Such Dreams I Have Dreamed
  2. Konna yume wo mita
  3. I Saw a Dream Like This
  4. Dreams
  5. Akira Kurosawa's Dreams
  6. Yume
主演:
  1. 倍賞美津子Mitsuko Baisho
  2. 寺尾聰Akira Terao
  3. 根岸季衣Toshie Negishi
片長:119 分鐘
類型:奇幻劇情
地區:日本
導演:1.黑澤明
2.本多豬四郎
年份:1990年5月10日
語言:日語
《夢》[黑澤明電影]

電影海報
影片簡介:

  本片是日本電影天皇黑澤明對夢的勾畫,全片共有八個夢境,分別是:太陽雨、桃園、風雪、隧道、烏鴉、紅色富士山、垂淚的魔鬼和水車之村。這八個夢幾乎貫穿了人類生活的所有主題,戰爭與和平、社會與人生。在不同的夢境里有著不同的場景,配合不同的色彩,把人類所面對的所有主題一一呈現。
  本片不愧是大師級作品,在故事的整體構架上已經完全脫離了情節性因素而轉入對生命的深層思考之中,使用了大量的長鏡頭配合卓越的視覺特效表現了夢境中的不同世界。所有的夢似乎都表現出人類迷失和不確定的主題,但本身又充滿了一種絕望的緬懷。美國大導演馬丁·斯克西斯相當崇拜黑澤明的影片,在本片中也擔任了角色,可以說是好萊塢大導演和黑澤明一起為觀眾譜出的華美樂章。

 

1 《夢》[黑澤明電影] -幕後花絮

殘篇,「立此存記」
   「在這部影片中,包括了我對當今社會的全部看法……如今美麗的大自然正在消失……與此同時,人類美好心靈當然也會消失。我只想自然地描寫我對大自然及美好心靈的懷念。」——黑澤明
   寫這篇文章時的心情實在很複雜,原因是居然在網上看到那麼多對《夢》表示批評,甚至是詆毀的文章。什麼「黑澤明真的不是那種會拍夢的導演」,什麼「就象一個很清秀的女孩因為結婚而化一種濃的讓人噁心的妝一樣」,什麼「黑澤明已經江郎才盡」……
  

《夢》《夢》
說白了,講出這樣的話的人大多實在是厚顏無恥之徒,這話或許重了,但絕不過分。什麼是夢?誰是會拍夢的導演?誰敢說自己做的夢都像《穆荷蘭道》一樣匪夷所思?誰敢說自己做的夢會是達利畫的那副模樣?難道拍夢就一定要拍成《一條安達盧狗》那樣叫人無從解釋才叫夢么?不要自作聰明以為另類吧,你們以為你們批評大師就和大師比肩了么?那不過是矯飾的空虛,不過是一隻蚊子在叮咬了獅子后的自得,可悲而可鄙。這便如二三十年代高長虹輩之批評魯迅,實在不是魯迅寫得不好,乃是批魯迅容易引人注意……
   追根究底,「夢」實在是一個極私人的東西,某種意義來說每個人的夢都有其不同的模式,每個人也都有自己想象中夢應有的姿態。我自己很喜歡夏加爾的畫,那麼純凈而和諧,如果可能的話我希望自己的夢會是那樣。但畢竟那不可能,說實話自己的夢實在是平庸的可以,有時候甚至很慚愧:「怎麼會作這麼無聊的夢呢?」就是這樣。和我交往的朋友們,(除了一位朋友,她倒是經常做些匪夷所思的夢,而且居然每次都能完整記住,點滴不漏地告訴我,當然也並非什麼了不起的夢)大都和我一樣每天做的都是和日常一樣平庸的夢。既然如此,從情感上來說黑澤明想做怎樣的夢都未嘗不可嘛,不是么?
   其實黑澤明已經很明白的在片子一開始的時候告訴我們:「曾經作過這樣的夢……」。顯然是在以第一人稱講故事的姿態,將一切緩緩道來。這第一個夢是關於傳說的,實際上也就是黑澤明對民俗和傳統的反思。天空突然下起了太陽雨,林木蒼天的森林裡,狐狸在進行秘密的婚禮。黑澤明用了很大的筆墨細細描寫狐狸的婚禮隊伍如何小心地前進,結果還是被懵懂的少年看見。把狐狸們的煞有介事和她們小心翼翼的動作放在一起,頗為怪異,我以為是黑澤明對日本傳統文化的繁文縟節的一種諷刺。然而更為怪異的是嚇的跑回家的少年竟被自己的母親拒之門外,原因是他看到了狐狸的婚禮,觸犯了禁忌,必須向狐狸道歉,甚至準備自裁!這種事乍看之下頗難置信,但是在日本卻是真實發生著。不僅僅成年的武士在犯錯之後會切腹,未成年的孩子也會被要求切腹謝罪。我曾今讀到過左近、內記和八磨三兄弟的故事。左近、內記因為刺殺家康未遂被捕。家康賞識他們的勇氣,賜他們全家男子自裁,包括當時年僅八歲的八磨。兩個哥哥怕弟弟年紀太小沒有辦法完成切腹,想讓他先切。但八磨從未見過切腹,他們便演示給他看。看過哥哥們切腹之後,小八磨毫無懼色,乾淨利落地完成了切腹,這個故事在日本傳為美談。關於自殺,很多日本作家和導演都有過深刻的思考,比如三島由紀夫和小林正樹。曾在世谷宅中,割腕二十一處企圖自殺的黑澤明顯然也是對自殺情有獨衷的日本人之一。影象告訴我們當孩子帶著匕首來到狐狸的故鄉,山花怒放,彩虹如拱……這意味著什麼呢?何以去自殺的孩子會看到這般天堂般的美景呢?黑澤明並沒有給我們太多的提示。
   我猜想,那美麗乃是死後的風景!
  「死去,睡去……
  在死的沉睡中可能有夢。
  啊,這就是個阻礙:
  當我們擺脫垂死之皮囊,
  在死之長眠中何夢將來?」
   這是莎翁的《生與死》。翻譯得很僵硬,離原詩的風采極遠,但相信諳熟莎士比亞的黑澤明對此絕不會陌生。
   第二個夢是關於桃花的,其實仍舊涉及日本民俗。三月三日是日本的女兒節,因為是桃花盛開的季節,所以又稱為「桃花節」。在這天女孩們大都會採摘桃花來慶祝,還會接到雛偶人作為禮物。雛偶人在雛壇上大約擺飾一個月後,才被小心翼翼地收存起來,等到第二年時再拿出來重新擺飾。因此凡是諸侯大名的世家,雛偶人都有幾百年的歷史。雛壇上不僅有天子與太后,第二階以下還有女官、負責奏樂的五雛童、侍從、聽差等,傢具日用品也不能少。桃花和雛偶人也就是這第二個夢的主角。少年看到的女孩,是桃花林里唯一沒有被砍伐的桃樹的精靈。之所以免遭砍伐,是因為她太還太小,不適合砍伐來裝飾。同樣是女兒節,人類的女孩享受種種的祝福,而桃樹的女兒卻要忍受喪親的痛苦。桃樹的女兒很羨慕人類女孩,卻也控訴人類的罪行。他領少年到桃林里傾聽桃樹家族的申訴。作為八十多歲的老頭,黑澤明的想象力還是蠻豐富的。他將雛偶人和能樂結合起來,將桃林想象成雛壇,打造了這極有日本味道的一幕,也顯示了他對日本傳統文化的眷戀和嚮往。少年的形象應該是個先知,只有他看到了桃樹的女兒,他想告訴其他人,可身邊的人卻視而不見。他很痛苦,因為他希望留住滿圓春色,卻無法阻止人們砍伐桃林;他夢見桃花盛開,睜開眼,看到的卻是斷臂殘枝……這是先知的苦惱,也是人類全體的罪!所以少年哭了,黑澤明哭了。老人希望少年能代表人類的新一代,不再漠視自然,能夠珍惜它們,不讓美麗的自然在身邊消失……
《夢》《夢》

   第三個夢,劍鋒急轉,一改前面的明亮多彩,畫面變得陰沉寒冷。伴隨沉重的喘息,近景鏡頭逐漸拉至中景,暴風中的壓迫感透過銀幕,令人窒息。極度的寒冷和這種窒息感衝決了登山隊員的心理底線,大家開始懷疑、爭吵、指責……領隊是唯一仍保有一絲清醒的人,他努力排除大家的疑惑,鼓勵大家繼續前進,他知道在暴風雪中休息一下,就將永遠休息下去。但是艱難維繫的執著精神並不能緩解身體的疲乏和寒冷,隊員們一個個倒下,領隊也終於鬆開了手中的繩索。到這裡,夢的主題已經顯露無疑,這是個關於意志的夢。黑澤明說:「我喜歡這樣的天氣,不是烈日盛夏,就是嚴冬酷寒,不是傾盆大雨,就是風雪交加。」他是位充滿陽剛之氣的導演,再強的風雪也絕不會將他打倒。迷濛的意識中一位白衣女子翩然而至,她溫柔的安撫早已睏乏不堪的肌膚,「雪是溫的冰是燙的」的聲音一遍遍在耳畔重複,領隊也快昏迷了。「蔑視死是勇敢的行為,然而在生比死更可怕的情況下,敢於活下去才是真的勇敢!」他最終推開溫柔的死亡,從死手中奪回了生。人其實是很脆弱的動物,我們的肌體較之其他的動物猛禽遠為虛弱,但我們有意志。突然想起《乞利馬扎羅的雪》,乞利馬扎羅是非洲最高的一座山,山上有座為上帝修建的廟宇,而在廟宇旁,有隻已經凍僵風乾的豹子。海明威說:「豹子到這樣高寒的地方來尋找什麼,沒有人作過解釋。」其實沒有豹子會真的在山峰上凍死,因為他們不會來這沒有食物,不能生存的地方。來了,並且征服這些高峰的,只有人。他們最終會留下一些凍僵風乾的豐碑,帶走別樣的風景和征服的快樂……
   看到第四個夢時,我腦海里閃過了普希金的一句詩,詩的名字也叫《夢》——「夢對他不是喜悅,而是痛苦。夢神沒有在他疲倦的眼皮,以沉重的手指灑下罌粟」
   ……
  
   (文章沒有連續寫完,當時的感悟如今已經淡忘了。本想寫完再貼出來的念頭,恐怕不能實現,很遺憾……現在先把殘篇留在這裡,以免連這文章本身都忘記了。這就是所謂「立此存記」了。) 

2 《夢》[黑澤明電影] -媒體報道

長毛的魚----關於《黑澤明的夢》 
 
 文章發布時間:2004年12月1日 作者:灰土豆  
  《黑澤明的夢》是一個大夢。這個夢關於人生,關於世界,關於黑澤明自己。
    讀一個人的夢也可以有驚異的感覺。夢這樣的主觀意象成為客觀畫面,這句話如果讓一個電影理論家來分析,他會搬齣電影心理學,說明實際上這就是電影的運作方式。影院安靜下來,燈光關閉,畫面開始,於是觀眾便開始入境,入了電影的境,就像入了夢的境。隨後便是觀者與電影的同化,這夢彷彿變成了觀影者自己的夢。

    把夢變成畫面,這句話交給黑澤明,黑澤明就把自己的夢拿出來,放到膠片上,夢的載體不再是熟睡的大腦,而是人的眼睛了。《黑澤明的夢》一共講述了八個夢,彼此聯繫,彼此呼應。
    我曾在做了很奇怪的夢之後,有把夢記下來的衝動,但終是沒有行動。太懶惰了吧,我想,過了一些時候,這些夢就再也想不起來了。只能記得自己以前常做夢做到自己跑到樓頂,然後就飛起來,飛的很緩慢,很有詩意。看到那個大衛的一個魔術,就是他可以隨意讓自己在舞台上飛行的魔術,我突然感到那很像我的夢。但我沒法把我的夢以魔術的形式真實的感受一遍。

    黑澤明卻可以用電影來實現他自己的夢,雖然電影不過也只是另一種形式的夢。

    電影里的夢有兩個是小時候的夢,夢裡雖然有詭異的事情,有讓孩子產生些許害怕的事情,但那夢的結果卻是很美好的畫面,那是指向美好的。剩下的六個夢是大人的夢,是悲劇的夢,是令人心顫的夢,是讓人反思的夢。夢的意思實際上很明白的指示了一個個關於人生,生命,死亡,戰爭,人性,人與自然的主題。實際上電影史上已經有很多影片分別的討論過這些主題了。震撼力比這些夢強的影片也有很多。只是這夢的形式,讓人覺得新奇,卻有似曾相識。
    其實望著四周的世界,就可以發現這世界是在怎樣一天天的被腐蝕,被摧毀。就像黑澤明的夢:核爆炸,戰爭中戰死士兵的冤魂,核輻射的世界,已然不存在的世外桃源,這一切實際上是整個人類的夢。黑澤明把主題表述的很清楚,以至於這不像一個個夢,而像一篇一篇充滿悲劇哲理的散文。於是有評論家說「這場夢太實,不夠夢味,老黑的功力全用在很實的節奏處理上了」,按照這些評論者的想法,黑澤明的夢應該更加虛幻,主題應該更加深刻艱澀,不應該如此淺顯明白。我想似乎夢並非都是虛幻莫名的,夢的意象實際是來自現實世界影像的折射,只有這幾場主題明白的夢,才值得拿出來和全世界的人們一起閱讀。人類整天在現實中閱讀著人類的大悲劇,於是在夢中折射出這些深藏在人類心底的悲哀和無可奈何。黑澤明把這實際上是整個人類的夢魘像畫一樣展現出來。於是夢的色彩雖然很鮮艷,但仍然是黑色的夢,是扭曲的現實。
    像那個食人魔的夢裡,食人魔說,那個被核輻射摧殘殆盡的世界里,那個所有生物都被核輻射弄得基因突變的世界里,只能偶爾看到兩個臉的兔子,獨眼的鳥,和長毛的魚。
    這個夢就像長毛的魚,是被完全異化是世界,卻透著這世界真正的悲哀,真正的痛苦所在。這個世界就像長毛的魚,基因突變,畸形發展,像夢中變異的比人還高大的蒲公英,顏色依然鮮艷,但畸形的大,體內充滿毒素。這就是我們的未來,我們的世界。後來的幾個夢的主題重複得厲害,形式不同,但敘述著同樣的悲哀。

  

《夢》《夢》
  黑澤明所表現的那兩個兒時的夢和那個關於梵谷的夢,應該算是比較個人化的夢。兒時的夢挺天真,就像孩子的幻想。和神話交織,卻沒有大道理,講述的是孩子的好奇心和同情心。
    讓我眼睛一亮的是那個關於梵谷的夢。我希望我也可以有那樣一個夢。那個夢裡沒有關乎世界生死的大主題,只是黑澤明與梵谷的親切對話。黑澤明借夢中梵谷說出了一些他對藝術的見解,那是我很欣賞的一種見解,也是我一直同意的見解,就是畫畫兒是要與自然親近的,梵谷可以從一草一木中看出美得動人的東西,自然中無處不包含著美,這是藝術應當追求的理想和應當抓住的靈感。當然不是自然主義,那是照相機的工作,而是見到自然的美,然後表達出來,表達到畫布上。梵谷就是這樣,梵谷畫兒的主題,一直都是很普通人和景,梵谷從不為貴族化那種做作的畫像。夢裡的梵谷還給被自己割掉的耳朵作了一個奇怪的解釋,黑澤明夢中的梵谷說他為自己畫自畫像時,總是畫不好那隻耳朵,一氣之下,就把自己的耳朵割掉了。我聽了這話,笑了笑,不相信,卻也不反對,這夢中的解釋,倒也道出了梵谷瘋狂的執著。黑澤明在夢中,在梵谷的畫里遊歷,最後看見梵谷消失在《麥田裡的烏鴉》那幅畫里的小路盡頭。《麥田裡的烏鴉》是梵谷將逝之前一幅充滿恐懼的畫,梵谷最終也真的像在畫里那樣的氣氛中死去。這是夢,也不是夢。

    夢是奇異的,是悲劇的,儘管黑澤明想象著這個世界的美好。但最後一個夢仍然說出這美好的本質:歡樂的葬禮。
    夢裡夢外的世界,在這個瘋狂的像長了毛的魚的世界,已經分不清楚。

3 《夢》[黑澤明電影] -精彩劇照

《夢》《夢》

4 《夢》[黑澤明電影] -相關評論

《夢》:黑澤明式回望
夢 / 夢的評論   

  大衛·馬梅說,電影的機制與夢的機制是一樣的。夢中看似不相關的影象並置,到了電影里就是我們耳熟能詳的蒙太奇。黑澤明在80歲高齡拍出了他自己做過的《夢》,美妙的色彩,舒緩的長鏡頭,淡化了情節,卻強調了影象世界中的一切可能性。八個夢,八個短片,八個不同的主人公,八個不同的主題。看似互不相關,卻都隱秘而微妙地表現了作者——也是夢的主人對生命的回望和眷戀,也許只有在衰老的過程中,才能愈加沉靜地凝視即將到來的死亡,才會比任何一個時刻都要更加珍視生命,正如他的另一部影片《活下去》所訴說的主題——死亡給我們的啟示,是睜大眼睛好好生活。
  
  太陽雨和桃園之夢:最唯美的兩個夢境。孩子眼中的世界永遠是美好而神秘的。狐狸結婚和桃樹精靈的舞蹈都可圈可點。孩子即使遇到了悲慘的事情,但結局總有一線希望或生機——向狐狸謝罪的孩子看到的彩虹,以及被砍伐得一棵不剩的桃園裡出現的小桃樹。童年多好,做的夢也如此美妙。
  
  風雪和士兵之夢:直面生與死的兩個夢。當我們長大成人,足夠承擔起自己的生命,我們也學會對自己和他人的生命負責。當死神離我們如此之近,甚至帶著慈善的笑容,當死去的人重新站在你面前,帶著頑固的表情和不甘心的哭泣……於是我們驚愕,惶恐,反思生命。我們確認我們想要活下去,就像那些死去的士兵也始終不肯承認他們已經死去。無論如何,活著比什麼都重要。
  
  梵高之夢:大師的作品往往需要慢慢去領悟。小時候看梵高的《向日葵》,以為不過爾爾,而現在重看他的每一張畫,卻是前所未有的驚嘆。油畫特有的神奇張力,狂野而剋制的色彩,糾纏在畫布上,都是呼之欲出的力量。
  關於梵高的夢也是八個夢中唯一關於藝術的夢。梵高本身就是黑澤明的一個夢,以至於他要到夢裡去追尋他。幾乎與原畫如出一轍的景象讓那些油畫突然活了,甚至我們也可以走進去,在實景和畫作、在真實與臆想之間穿梭,探訪,尋問。

《夢》《夢》

  作者借梵高之口,道出自己時日無多,而這更成為他創作的動力。幾個火車頭的畫面和音效並不顯得突兀,而更添了幾分急促的力量。正如該夢的最後一個鏡頭——青年脫下帽子——這是大師向大師致敬的一個夢。
  
  紅色富士山及食人魔之夢:
  當標誌著日本的富士山也染上鮮血一般的紅色,充斥著畫面的化學煙霧更顯得張牙舞爪地猙獰。不甘接受死亡的家庭被逼到海邊無路可走,男子脫下外套奮力驅趕向他們逼過來的煙霧,卻顯得如此無力而可笑。
  化學輻射使地球變成充斥異化生物的垃圾場,人類也沒能幸免於難,於是大批由人類異化成的食人魔,不停地為自己多出來的角而痛苦、哀號、哭泣,並自相殘殺。
  人類創造了化學武器,然後反過來被它們摧毀,對日本這個民族來說,更是一種直指人心的隱痛。這不僅是黑澤明的噩夢,也是日本人民乃至全人類的噩夢,在化學武器的威脅下,全人類的生命就像螞蟻一樣脆弱。在這裡,與其說是夢,更像是對正在毀滅自己家園的人類的諷喻性預言,而說教意味也尤其強烈,是對人類愚行的控訴,也是直到最後一刻對生的執著。
  
  水車之夢:
  一個回歸自然的夢,一種返璞歸真式的生活願望。喧囂歸於寧靜,在垂暮之年,大師的心也得到安寧。現代化的社會,膨脹的慾望模糊著我們的原則,混沌著我們的視線,還能上哪去找這樣一片清心寡欲的世外桃源。同樣有關自然,與前面兩個夢則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然而老人的台詞還是太多了些。實際上,那些道理不用過多的說明,人們也能充分領悟。那麼,就揣著一顆平和的心,當是聽一個老人慣常式的絮叨吧。
  「有些人說人生艱苦,他們是有口無心,事實上,活著真好,人生真精彩。」大師最後還是帶著美好的夢走了,而這也是大師最後想說的吧。

5 《夢》[黑澤明電影] -閱讀鏈接

http://image.baidu.com/i?tn=baiduimage&ct=201326592&cl=2&lm=-1&pv=&word=%C3%CE&z=2

6 《夢》[黑澤明電影] -參考資料

http://www.dyddy.com/html/movie_article/1/1489.html
http://www.douban.com/review/1086814/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