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天堂的惡魔》

標籤: 暫無標籤

由著名小說家威廉·C·迪茲(William C. Dietz)創作的暴雪著名即時戰略遊戲《星際爭霸2》劇情小說《天堂的惡魔》(Heaven's Devils)在韓國正式發售,精裝限量典藏版2010年11月1日開始接受預訂,售價是13,320韓元(摺合80人民幣)。

1 《天堂的惡魔》 -小說簡介

《天堂的惡魔》《天堂的惡魔》

小說講述了星際爭霸中人類的著名英雄吉姆·雷納(Jim Raynor)的成長,與泰切斯·范雷(Tychus Findlay,就是星際爭霸2宣傳片中那個叼著煙的機槍兵)的初遇以及各種激烈的戰鬥。

2 《天堂的惡魔》 -人物

Shiloh

Kel-Morian 凱爾莫瑞安

Jim Raynor 吉姆 雷諾

Tychus Findlay

Kydd

Hank Harnack

3 《天堂的惡魔》 -作者介紹

作者威廉·C·迪茲在遊戲小說的掌握上早已經駕輕就熟,之前就著有射擊遊戲《光環》小說《洪魔》(The Flood),戰略遊戲《戰錘》小說《被詛咒的軍團》(Legion of the Damned )等等,其他的一些科幻小說作品也為他贏得了很高的聲譽,他的作品曾多次蟬聯全美暢銷書排行榜榜首。

4 《天堂的惡魔》 -書後術語

B-2包 B-2 Bag:一種用於攜帶個人用品的軍用包。

帳篷包 Bivvy Bag:一個可以用作臨時居所的超薄防水包。

迷彩帽 Boonie Hat:一種通常繪有迷彩的寬沿軍用帽。

銅管 Brass:高階軍官。

雙桅船 Brig:軍事監獄。

船鼠 Brig Rats:經常被送進雙桅船的軍人。

公鹿下士:軍隊中最低級別的下士軍官。

馬甲 Cammies:偽裝制服的俗語。

偽裝 Camo:偽裝的俗語。

便衣 civvies: 平民服裝的俗語

CMC: 聯邦陸戰隊的縮寫。這個縮寫往往用於稱呼動力戰鬥盔甲。盔甲的型號決定於跟在CMC後面的數字(例如:220,225,230等等)。

CO:指揮官的簡寫。

旗手 Color Guard: 在儀式中負責舉起國家或者軍事旗幟的士兵。

閃 Deass:離開退出的俗語。

DI: 訓練指揮官的縮寫。

多普包 Dopp Kit:存放男性旅行衛生用品的小工具盒。

捶地者 Ground Pounder: 地面武裝部隊的俗語。

鐵皮 Hardskin:CMC-220等人類動力戰鬥裝甲的俗語。

HQ: 總部的縮寫。

HUD:平視顯示器的縮寫。

KIA:陣亡的縮寫。

KIC:凱爾莫瑞安拘留營的縮寫。KIC後面的數字是各個營地的編號。

KM:凱爾莫瑞安的聯邦俗語。

LAV:輕型進攻車輛的縮寫。

賣命人 lifer:決定呆在軍隊並以此為生的個人。

M-1包:用於攜帶醫療用品的軍用包。

MP:軍警的縮寫。

MSS:軍事保護服務的縮寫。

P-1檔案:一個P-1或者類別1個人檔案按時間順序記錄了一個士兵在軍隊服役的情況。

POW:戰爭犯的縮寫。

R&R:休息放鬆的縮寫。

SCV:太空工程車的縮寫。

斯考特牛Skalet:類似於地球奶牛的養殖農業牲口。

STM:特殊戰術行動小分隊的縮寫。

UNN:宇宙新聞網的縮寫。

WIA:戰鬥受傷的縮寫。

5 《天堂的惡魔》 -精彩書摘

隨著Kel-Morian的進攻波及到Koprulu星系五個爭奪區域中的三個,聯邦勢力被迫不斷對礦業公會近期游擊戰做出還擊。因此而上漲的軍費開支已經對其他經濟產業造成了傷害,其中最為顯著的是近年不斷下跌的農業產業。獨立農戶損失最為慘重,聯邦農業社會的破產率屢破新高。

Max Speer,UNN晚間報道

2487年十一月

Shiloh星球,人類聯邦

清晨的太陽如同天空中使人致盲的火球一般,隨著它的升起,炙熱空氣中浮現出了蜿蜒至天邊山際間的燃料補充車隊。戴著一副墨鏡的Jim Raynor停下了卡車,熄掉了引擎,靠在了椅背上。在他排隊的這段時間裡,他記下了前面那輛卡車背後的每一處擦傷和每一處塵土污點。

透過卡車開啟的窗戶,Raynor掃視著這片熟悉的土地。延綿起伏的農田已經乾涸數月,而最燥熱的氣候還在前面。在那之後不久,寒冬就會像鎚子一樣砸下來,而大地會被厚厚的白雪所覆蓋。「她刮來燥熱,她刮來嚴寒,」Raynor的父親喜歡這麼說,「但Shiloh始終是個潑婦。」

十八歲的躁動少年很難適應如此漫長的等待,但他已經默默忍受了前幾個星期的vespene氣隊伍。他的父母已經有夠多的憂慮了。

正在進行的公會戰爭已經把這個星球的資源吸幹了,而據父親所講,其他的星球也差不多。結果就是,像Jim父母這樣的農民必須應付限量燃料供應,城市裡面的居民必須對付食物緊缺,每個人都必須納更多的稅。但他們都做了他們該做的,他們明白他們的犧牲會讓他們得到對抗Kel-Morian的保護。

雷諾旁邊儀錶盤上的電話響了,Tom Omer的臉呈現了出來。這個男孩正駕駛著他老爹的拖車排在三輛車後面。「瞧瞧這個,」Omer說道,他的圖像消失了,隨之一幅全息圖像出現在了乘客座上方。它裡面有很多漂浮的拼圖碎片,至少有三百多個,如果拼裝正確的話,就會生成一副3D圖片。一幅Omer找出來讓他的電話打碎,攪亂,然後傳送過來的圖片。「你的計時預備,」Omer說道。「開始!」

拼圖碎片很小。每一個都不超過一英寸,它們還有著各種各樣的大小形狀。但Raynor覺得他認識某些顏色,然後迅速地用他右手食指將他們拿起放置。他犯了幾個錯誤,但很快就更正了它們,不久后,一幅穿著啦啦隊制服的Anna Harper畫像開始呈現出來。

「好,」雷諾滿意地說道。

「比好更好。她是我未來的老婆,」Omer回道。「雖然她還不知道我的存在。」

「呃,你沒損失什麼。Anna其實胸大無腦。」

「胸大無腦?」Omer喊道。「你知道么,Jim?只有你才會這麼說。沒關係,你用時46秒。對於一個賽車狂來說不算差……你給我準備了什麼?」

Raynor翻過一堆電話裡面的照片,當他看到一幅Omer六年級穿著小丑裝的時候,他笑而不語。「這幅圖很火爆,你會忘了Anna的,」他微笑著說道。Raynor把圖片送進了電話的分解軟體,然後發了過去。「我給你半個小時,你需要每分每秒。」隨著Omer去拼圖,這裡又安靜了下來。

Raynor的注意力又回到了路上,但他腦子裡卻在九霄雲外。高級學院畢業就在眼前,他也開始越來越多地思考他的未來了。他一生都在農場上度過,雖然他們的土地不是最好的,但遲早有一天土地將是他的——除非他父母要將土地賣了來應付越來越重的賦稅。

Raynor認為如果他努力工作來幫助他的家庭渡過難關,而聯邦也打了勝仗,事情就會變好,而他就可以致力於自己的目標一陣子了,他那時候的目標是什麼都無所謂了。這燃料短缺當然不會對事情有所幫助——他家的燃料分配不足以讓他們的機器進行足夠的收割,因此前景一片黯淡。

一百輛卡車迅速啟動的沉悶噪音打破了沉寂,也打破了Raynor的思路。他轉動鑰匙,發動了引擎,掛檔前進。隨後,隊伍緩慢移動了一百英尺左右,又到了停下來的時候。他為節省燃料滅掉了引擎,繼續等待著。

「真有趣,」Omer說道,他完成了拼圖。「我想我要侵入你的電腦刪除這個文件。」

Raynor笑道。「那我最好弄個備份。你永遠不會知道什麼時候一封小小的敲詐信也許會派上用場。」

「嘿,Jim,你還在么?」一個聲音從Raynor頭上的喇叭里傳來。

Jim拿過話筒,「嘿,Frank。對,我還要等一會兒。」

Frank Carver是Jim在Centerville火爆賽車隊的隊友,這種流行於Koprulu星系蠻荒地區的熱血運動與他們祖先所參與的火爆賽車幾乎一樣。車輛的建造與競速都是為了贏得比賽並且摧毀對手的車輛。自從戰爭開始之後,比賽由於燃料和材料的短缺而被迫終止。

「是啊,我也一樣——看來今天比平常還要慢。你晚上去鎮裡面么?」Frank問道。

「不去,我不能去,」Raynor答道,「我們要把麥子收了。」

Omer的聲音猶如電波雜音一般傳了過來。「等你排到頭的時候,收割早就完了。」

Raynor看見前面卡車啟動時冒出的一股黑煙。

「嘿,Omer,」一個年輕人的聲音闖進了頻道,「我聽說你確定一定以及肯定要去參加陸戰隊了。我還真不知道軍隊里有第四等!恭喜,哥們!」

笑聲隨著卡車的再次啟動而停了下來。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