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天空之城》[電影]

標籤: 暫無標籤

《天空之城》(天空の城ラピュタ)是日本吉卜力工作室於1986年推出的一部動畫電影。《天空之城》的原作、監督、腳本和角色設定都是由宮崎駿來擔任,使得這部作品從頭到尾都充滿了宮崎駿的理念。

1 《天空之城》[電影] -簡介

《天空之城》[電影]天空之城
《天空之城》(天空の城ラピュタ)是日本吉卜力工作室於1986年推出的一部動畫電影。《天空之城》的原作、監督、腳本和角色設定都是由宮崎駿來擔任,使得這部作品從頭到尾都充滿了宮崎駿的理念。出現在《天空之城》中的空中城堡拉普達(Laputa)一般被認為是來自於英國作家喬納森·斯威夫特的知名小說《格列佛遊記》(出版於1726年)中的飛島國。

 

2 《天空之城》[電影] -《天空之城》-故事梗概

《天空之城》(Laputa-TheCastleintheSky)是吉卜力(GHIBLI)工作室的開山之作。1986年作品。《天空之城》是一部由Jonathan Swift寫的小說《Gulliver's Travels》改編的電影,某些人認為其故事情節較為傳統,但這不等於它沒有新意,相反,《天空之城》一劇充滿了很多新元素。電影中近乎完美地刻畫出故事所發生時代的世界的景觀,有點科幻 色彩,也有點神話色彩,還有點歐洲工業革命時期的味道,諸如高架鐵軌上的舊式火車,黑漆漆的礦洞,飛空艇,象泥塑的機器人等等……緊張激烈的情節貫穿整部電影,但蔚藍的天空和濃

《天空之城》[電影]《天空之城》

濃的白雲反而將尖銳的衝突淡化得更耐人尋味;人物的表達很多時候不是靠台詞而是靠人物的具體動作,使人物的性格更顯深刻。

小姑娘希達(SHEETA)是傳說中「天空之城拉普達(Laputa)」王族的後裔,那曾是超越地上文明不知幾千年的空中文明,但不知為何,希達的祖先離開「天空之城」,拋棄發達的科技,在地面上過起隱居的生活。然而一天,幾個不明身份的男子出現在她家門口……故事由希達所坐的飛艇遭到空中海盜的襲擊而開始。爭鬥中希達從萬米高空的飛艇上跌落下來……故事另外一個主人公少年巴斯(PASU)是礦工機師的徒弟,這一天收工時,發現天上有個亮晶晶的東西正在慢慢地下落。是什麼?UFO?他飛也似的跑過去,發現是一個好可愛的女孩子,在一團藍光的包圍下從天上飄下來了……第二天希達在巴斯的房間里醒來,發現房裡有一張「天空之城拉普達」的照片。

這是巴斯的父親冒著生命的危險歷盡艱險才拍到的真正的天空之城,但除了斯威夫特之外,沒有人相信他。於是父親在鬱鬱寡歡中去世了。巴斯發誓,一定要向他人證實,世上真的有天空之城存在!然而嗅覺靈敏的海盜很快就找上門來了。接下來就是一段令人眼界大開的追捕與逃跑鏡頭,最後二人在眾目睽睽之下掉入萬丈深的礦井,希達戴的天空之石(飛行石)又一次發光,令他二人安全飄落。礦井中,天空之石和井下的礦石發生共鳴,原來這裡曾是開採天空之石原料的地方,但提煉天空之石的技術,傳說只有拉普達人才掌握著。


二人剛出礦井,就被軍隊的人抓住了。希達被帶往要塞,在那裡一個叫穆斯卡的人給希達看一個巨大的機器人,說是從天空之城掉下來的,憑當時的科技無法令它再啟動。當天晚上,希達念起祖輩所流傳的尋求幫助的咒語,天空之石發出光,令機器人再次活起來,整個要塞變成火的海洋。

巴斯趁亂和海盜達成聯盟飛入要塞救出了希達。匆忙中希達丟失了天空之石,而穆斯卡得到了寶石,命軍隊按照寶石上聖光的指引,飛向天空之城。另一方,海盜媽媽從希達的記述中算出了天空之城的方位,帶著希達的二人乘海盜飛艇全速前進!即將到達之時,忽然前方出現龍捲風,和穆斯卡的艦艇又狹路相逢,交戰中巴斯和希達的滑翔機被捲入龍捲風裡。這裡是被上帝拋棄的領域,自然的恐怖與眾神的憤怒在這裡集結,飛越濃重的黑暗,在縱橫飛嘯的電光中,穿過閃電的迴廊,突破生與死的界限,命運之門再次敞開在少年的面前……龍捲風的中心,正是傳說中的飛鳥「天空之城拉普達」!

這兒是寂靜的天堂,只有機器人值守的空中都市,植物和遠古生物的家園。宮崎駿的作品中,科學技術最好的地方就是沒人居住,在柯南的「未來世界」以及「天空之城」都是如此。反之,「風之谷」中為生存而奮鬥著的人們雖然只有古老的技術,但卻是機器的主人,《天空之城》的飛行海盜們也是這樣。穆斯卡抓住了海盜們,也來到了拉普達,他迫希達和他一起進入中央控制室,啟動黑石碑上的文字,即將開始他稱霸世界的野心。希達搶回天空之石,為了阻止穆斯卡,她和巴斯一起念起毀滅一切的咒語:巴魯斯。

拉普達解體,邪惡和助紂為虐的武器系統一同化為大氣層的火球墜入海中,而澄清的「天空之石」載著拉普達的生命之樹,上升到天空的盡頭……《天空之城》是吉卜力工作室的開山之作,宮崎駿一人兼任了原作、監督、腳本和角色設定四項重任,使得這部作品從頭到章節附註入了純粹的宮崎理念。宮崎駿的音樂搭檔久石讓,這次達到了他配樂生涯的頂峰。

3 《天空之城》[電影] -角色人物

《天空之城》[電影]天空之城

柏斯/巴魯/帕索(日:パズー;英:Pazu)(JCV:田中真弓)(台灣聲優:劉小芸) 是一位住在礦坑的少年。父親是飛行冒險家,在一次飛行冒險時,拍攝到一幅天空之城的照片,因而堅稱天空之城拉普達的存在,但眾人對他的說法存疑。巴魯決心承繼父親遺志,願望是製造一架小型飛機來尋找傳說中的天空之城。   

茜黛/希達(羅希達·多耶魯·烏魯·拉普達)(日:シータ;英:Sheeta/(Lucita Toel Ul Laputa))(JCV:橫澤啟子)(台灣聲優:林美秀)(台灣聲優:方雪莉 另一個版本) 是一位身世不明的少女。因為特務頭領穆斯卡以調查天空之城為理由,而要求帶她回總部協助調查,但在運送途中遇上空中海盜,雙方因為爭奪茜黛而在飛船上發生槍戰,茜黛為了逃避空中海盜及特務的追捕,因而從飛船上墜落地面,但幸好由於身上佩戴飛行石,所以平安降落地上,也因此被巴魯發現。兩人後來為成軍方及空中海賊追補的對象。最後她才得知自己原來是傳說天空之城拉普達(Laputa)的皇室後裔。   

穆斯卡(羅穆斯卡·保羅·烏魯·拉普達)(日:ムスカ;英:Muska(Romska Palo Ul Laputa))(JCV:寺田農)(台灣聲優:康殿宏) 是政府的情報機關特務,軍階是大佐,很有野心且了解拉普達的秘密,手槍射擊技術相當出色。保羅在希臘語有從屬的意味,所以他的名子有可能有暗示著「拉普達的副王」。   朵拉(日:ドーラ;英:Dola)(JCV:初井言榮) 空中海賊的首領,旺盛的行動力與年齡不太搭調。從海賊船上的肖像得知,她年輕時十分漂亮。   

查爾斯(日:シャルル;英:Charles) 朵拉的長男。有著豐厚鬍子的大男人,是個有無與倫比的力氣的人。可以把胸部鼓起到衣服的扣子彈出去的人。喜歡的食物是布丁。   路易(日:ルイ;英:Louis) 朵拉的次男。留有伊小撮的鬍子,喜歡希達。喜歡的食物是肉餡餅。   

亨利(日:アンリ;英:Henri) 朵拉的三男。虎蛾號的成員。時常用帽子把眼睛遮起來。在三兄弟中是唯一沒有鬍子,臉頰上長有雀斑。各自的名字的由來都是歷代的法王的稱號。三兄弟中唯一還會喊「媽媽」的人。   

穆羅將軍(日:モウロ將軍;英:Mouro)(JCV:永井一郎) 是探索拉普達任務的指揮官,指揮著一艘巨大飛船前往拉普達,但是目標只著重在拉普達的金銀財寶。後來在拉普達里因誤入穆斯卡的圈套與他的大批部下而從天空之城摔落。   

登場機器

 泰格摩斯號、虎蛾號(Tiger Moth):朵拉一家作為根據地空中母船。全長42米、全高20米、全幅(全寬)54米、巡航速度35節(約65公里/小時)、最高速72節(約133公里/小時)、續航距離3,820公里(無風巡航時)。   

Flaptter:朵拉一家使用的空中移動機器,此撲翼機是由朵拉的亡夫發明。全長2.040米、全高1.220米、全幅(全寬)7.200米(翼展開時)、時速 0-111 公里/小時(0-60節)、最高速 182 公里/小時(噴射輔助器使用時)、續航距離218公里(無風巡航時)。   

機器人兵:拉普達王國使用的人工智慧兵器,頭部裝備大小兩管電子束炮。   

歌利亞:軍隊用來搜索拉普達的巨大飛行戰艦。名字來自舊約聖經中的非利士人巨人歌利亞。全長312米、全高82米、全幅84米、最高速度98節(約181公里/小時)、巡航速度58節(約107公里/小時)、續航距離16,000公里(無風巡航時)、乘員數360人。

4 《天空之城》[電影] -故事背景

 這部電影其實和《格利夫遊記》關係很小,只是以它作為故事情節繼續的一個小插曲,故事完全是原創而獨立的,發生的時間一般認為是19 世紀末期或者20 世紀初期,當然其中有些飛行機械過於現代了。發生的地點是一個想象的國家,巴斯居住的小鎮的原型則是一個威爾士的小城鎮,宮崎駿曾經到過那裡。

5 《天空之城》[電影] -藝術特色

《天空之城》[電影]天空之城

拉普達代表一個夢想,然而這個夢想最終以毀滅告終,故事的本源是凄美而帶悲劇色彩的,一如希臘神話。   然而,兩位小主人翁追尋天空之城的歷程,其實就是每個人追尋理想過程的寫照。雖然理想最終破滅,不過,我們有過追求、有一顆勇敢的心、有一個美好的過程,所以也就沒什麼遺憾了!   主題曲表達的也正是這麼一種帶著淡淡的憂傷,在凄美中,充滿憧憬、嚮往、奮進、不屈不撓,明知悲劇的結果,也義無反顧、勇往直前的精神。
 

6 《天空之城》[電影] -相關介紹

音樂

這部作品的音樂仍舊由久石讓負責,在這部作品中他的才華得到了相當大的發揮,甚至可以說沒有他的音樂,電影本身會因此而減少魅力,一般認為來說,電影音樂帶有蘇格蘭風格,其主題曲也是由民歌曲調改編而成,不過現在還不是很清楚這個消息是否可靠,可以確定的是主題曲倒是經常被許多電視節目採用,中央台就能聽到。

整部作品的音樂都是精品,特別有名氣的就是它的結尾曲「君をのせて」,很多沒有看過宮崎駿電影的人也許都相當熟悉它,它由井上杏美小姐演唱,她寬廣而柔和的音域顯然很受觀眾和宮崎駿本人喜歡,因此,後來幾部作品也邀請了她來演唱主題曲或者片中插曲。


榮譽 第41回(1986年)每日電影獎大藤信郎賞
1986年(第15回)Pia Ten動畫部門第1位
大阪電影展 日本電影第1位
日本動畫復興特別賞(高畑勲・宮崎駿)
動畫藝術日本電影第1位
第4回日本動畫 日本動畫大賞 美術部門最優秀賞
橫濱電影節年度10大優秀電影 第8位

宮崎駿:我與《天空之城》

和《龍貓》一樣《天空之城》也是宮崎駿先生的得意之作,影片1986在日本上映時,引起了極大的轟動。在中國,現在二十幾歲的年輕人里,應該對這部影片比較熟悉吧!qiangrico也依稀記得從前有好幾個電視台都放過《天空之城》的。值得一提的是,天空之城的主題曲——『君をのせこ』(井上杏美演唱)非常好聽。當時我還小,對影片的內容記不大清楚,但是對結尾曲可是印象深刻(太美了,柔和凄美的旋律,加上那浮在空中夢幻般的城市……)緊張激烈的情節貫穿整部電影,但蔚藍的天空和濃濃的白雲反而將尖銳的衝突淡化得更耐人尋味;人物的表達很多時候不是靠台詞而是靠人物的具體動作,使人物的性格更顯深刻。這可能就是為什麼它能吸引小孩甚至大人坐下兩小時專註地看一部動畫片了吧。我們不得不承認宮崎駿有這種能力。總而言之,如果你沒有看過天空之城的話,這部十多年前的作品,一樣是非常值得一看的!


7 《天空之城》[電影] -評論

文明的困惑
《天空之城》[電影]天空之城

淺析《天空之城》
古希臘有一個神話:有一個巨人,他是大地的兒子。大地母親賜予他無窮的力量,沒有誰能 夠戰勝他。但有一次,他的對手將他誘到空中去決鬥,雙腳離開了大地的巨人無法再從母親那裡獲得力量,最終戰敗被殺。離開了大地母親的懷抱,即便是神勇無比的巨人也會變得不堪一擊。古希臘的先民們也許沒有預想到他們那個時代里尚如嬰兒般的人類文明會成長為今天巨人般的現代社會,但他們當年先知先覺般地試圖通過神話留給後人的這個忠告,卻在被人類遺忘了數千年之後,由一位東方人在這喧囂的世界中用心靈聆聽到,並用他那獨特的、比神話故事更有震撼力的方式,向世人解讀出來——這就是動畫電影大師、日本著名導演宮崎駿和他的作品《天空之城》。情節的設定:縱觀宮崎駿的所有動畫電影作品,不難發現「飛翔」是其永恆的主題。在本片中,他更是將舞台搬到了一座「空中樓閣」之上——天空之城拉普達。這是一座以反引力裝置的飛行石為懸浮動力的空中城市。滿懷強烈的社會意識和人文關懷的宮崎駿試圖通過對文明失落的根本原因的追問,影射出人類文明的現存弊端,並對文明如何才能生存、發展的哲學命題進行探討。而這一切,都是通過拉普達這座虛構的天空之城的興衰來表現出來的。在影片中,拉普達城出現時已是一座空無一人的廢城。人們只能通過巨大的飛行石、不計其數的機器人、堆積如山的財寶來遙想其當年的繁盛。宮崎駿顯然無意於著重向觀眾介紹拉普達文明產生與發展的過程。他僅僅是以這種曾經極度繁盛的文明的最終毀滅來強烈地震撼和衝擊每位觀眾的心靈,從而對現代社會中的芸芸眾生提出質問,並最終來思考人類文明應向何處發展的現實問題。

情節的設定

縱觀宮崎駿的所有動畫電影作品,不難發現「飛翔」是其永恆的主題。在本片中,他更是將舞台搬到了一座「空中樓閣」之上——天空之城拉普達。這是一座以反引力裝置的飛行石為懸浮動力的空中城市。滿懷強烈的社會意識和人文關懷的宮崎駿試圖通過對文明失落的根本原因的追問,影射出人類文明的現存弊端,並對文明如何才能生存、發展的哲學命題進行探討。而這一切,都是通過拉普達這座虛構的天空之城的興衰來表現出來的。
  

在影片中,拉普達城出現時已是一座空無一人的廢城。人們只能通過巨大的飛行石、不計其數的機器人、堆積如山的財寶來遙想其當年的繁盛。宮崎駿顯然無意於著重向觀眾介紹拉普達文明產生與發展的過程。他僅僅是以這種曾經極度繁盛的文明的最終毀滅來強烈地震撼和衝擊每位觀眾的心靈,從而對現代社會中的芸芸眾生提出質問,並最終來思考人類文明應向何處發展的現實問題。
  

當然,宮崎駿不會像某些所謂的科幻片那樣淺薄地將天空之城拉普達的文明歸功於外星文明的教化或神秘力量的恩賜。他在觀眾通常不太注意的片頭中,以短暫的幾十秒鐘時間,用幾組畫面向觀眾簡單而有序地展示了這個神秘文明的演化過程:
  

風之女神微笑著俯視大地,她輕緩地吹著一陣陣和風,吹散了雲層,也吹散了拉普達人心頭的蒙昧。於是,在一望無垠的草原上,拉普達人架起了第一架簡陋的風車。繼而風車進化了,它有了高聳的塔樓作軀幹,無數的齒輪和槓桿作肢體。接著,拉普達人的採礦機不停地向地下深入挖掘。在地面上,綠色的草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龐大的工廠和不停地冒出滾滾濃煙的煙囪。同時,拉普達人也沒有停止向天空進軍的腳步。由單個的簡單的飛艇到配有先進動力源的飛行艦隊;由靠無數螺旋槳才能緩慢升空的形如航空母艦的「空中母艇」,到只需底部的一個大螺旋槳就能懸浮於雲端的空中城市;直至配備有反引力裝置飛行石的天空之城拉普達。而這些翻天覆地的變化,在風之女神的眼中,僅僅是微不足道的一瞬間。接下來,伴隨著烏雲和閃電,一艘龐大的飛行器從天空之城飄降地面。從那裡走出成群結隊的人們,投入到大地的懷抱中。風之女神依舊含笑地關注著這一切,依舊用柔風輕撫著大地。最後一個畫面中,在廣袤的綠色草原上,又出現了一架簡陋的風車,旁邊站著一個提著竹籃的小女孩——希達。和風緩緩地撥動著風車,也輕輕地舞動著希達的衣裙。一切有如一幅靜謐、祥和、自然的銅版畫。翻開這恬美的扉頁,跌宕起伏的故事情節隨即展開。片頭中留給觀眾的那些懸念也隨之被慢慢解開。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以上這兩個層次的思考並不是一種平行的關係,而是交織於影片之中,並最終為人類文明的發展問題貢獻了一條真知灼見、一劑苦口良藥——只有融合於自然,並能抵禦住貪慾侵蝕的文明才能不斷進步以至永存。應該說,正是這種結合人類自身現實命運的人文思考,形成了宮崎駿動畫電影作品永恆的魅力。
  

未解的難題

 如果沿著宮崎駿的思路對拉普達文明的得失與興衰做更進一步的深層次分析,我們會發現影片中仍留下兩點懸疑令所有的觀眾一起去思索:
其一,如前所述,拉普達人的回歸行為是拉普達文明進步的一種標誌。但這是一種認知和精神層面上的進步,並且拉普達人獲得的這種進步是以現實和物質層面上的犧牲為代價的。有沒有可能找到一條可以實現精神層面與現實物質層面相併舉的進步之路呢?追求高度發達的物質文明與追求融合於自然的生存狀態,一定是「魚與熊掌不可兼得」嗎?人為的科技能否完美地融合於原生的自然呢?
  

拉普達人回歸大地后雖然過著安適恬淡的生活,但是同時也必然要忍受繁重、辛苦的勞動。我們不禁會想,以拉普達人的聰明才智,能否改造幾個機器人讓它們去「晨興理荒穢,帶月荷鋤歸」,而自己悠哉游哉地「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呢? 其二,拉普達文明毀滅了,但「貪慾」這個罪魁禍首並沒有隨著天空之城的崩潰而消失。相反,它正以勝利者的姿態獰笑著,而它的魔爪下一個伸向的也許就是我們人類的文明。宮崎駿通過在影片中對現實世界林林總總的影射,來反映他內心對於人類文明前景的憂慮。天空之城拉普達的文明本身就可以說是人類歷史上許多曾經輝煌但現已消亡的文明的縮影。看到那座浮於天際的城市,人們很容易就會聯想到古巴比倫的空中花園、已化為流星的「和平號」以及人類正在建設中的國際空間站……細心的觀眾還不難發現,影片中出現的巨型空中戰艦,是以第一次世界大戰中德國用以空襲英國的「齊柏林」式飛艇為原型的;軍隊中那個大腹便便的將軍,胸前掛著的也正是德意志第三帝國的納粹鐵十字勳章;拉普達在穆斯卡的控制下所發出的「天火」,與廣島原子彈爆炸時的蘑菇雲無甚區別;而被穆斯卡控制后高懸於大地上的已伸出武器的半球體,不是正好象徵著從東西方冷戰開始至今一直懸於人類頭頂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達摩克利斯之劍嗎?
  

拉普達文明在貪婪、慾望和野心面前所表現出的無力、無助和無奈已經為我們提出了振聾發聵的警示,而現實世界中的這一切,卻似乎表明人類仍在執迷不悟地、一步步重蹈著拉普達文明的覆轍。那麼人類究竟能不能迷途知返、懸崖勒馬呢?人類憑自己的努力,到底有沒有可能探尋出另一條全新的發展道路,以避免悲劇的重演呢?
  

對於上述這些決定著人類自身文明的興衰、存亡的問題,宮崎駿並沒有在本片中給出答案。也許他也無法給出答案,因為這些問題必須匯聚全人類的智慧去思考。在本片中,宮崎駿通過清晰鮮明、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懸念迭生、扣人心弦的故事情節,天馬行空、經天緯地的虛構想像,將動畫電影天然的娛樂性與閃耀著智慧光芒的思想性完美地結合在一起,深深地感動了無數觀眾,同時也必然引發觀眾對人類文明的關注、反省和思考。而照亮人類文明前景的火炬,也許將由這些受到感動和啟發的觀眾的腦海中劃過的一簇簇星星之火所點燃。從這個角度來說,宮崎駿既是一名卓越的電影導演,更是一位人類思想的先行者。
  

尤其需要指出的是,《天空之城》作為吉卜力工作室的開山之作,宮崎駿一人在其中兼任了原作、腳本、導演和角色設定四項重任,從而使得這部作品從頭至章節附註入了純粹的宮崎駿理念,而成為他的代表作品之一。因此,這部作品所獲得的熱烈好評和巨大成功,不僅為吉卜力工作室的事業發展贏得了良好的開局,也對宮崎駿日後的作品產生了深遠的影響。而其中作為思考的主線,貫穿於宮崎駿此後創作生涯的,正是本片中所提出的兩個斯芬克斯之謎般的未解難題

作品中寓含神話結構

 在導演宮崎駿的構想里,天空之城並不是圍繞著空心的浮島,雖然飛行石供給天空之城的能源,卻不是唯一的核心所在,真正撐起天空之城的是「樹」,是那根參天巨樹,令人印象深刻!這棵樹使我想到神話結構的問題。為什麼是樹?而不用其它的東西?天空之城究竟是靠什麼樣的系統在維持,這個問題必須回到古老的農耕文化與狩獵文化/畜牧文化諸民族的世界觀來探討。
  

不管是父系社會也好,母系社會也好,農耕文化的世界觀,有一套公式可循,那就是「大地-肉體-靈魂-生與死」,由這些來形成世界的圖像,進而內化到人們的心中,就好象中國以五行來看待萬物消長,而人的身體五臟六腑也以五行來說明內部的運作與調和;靈魂離開了身體,必須入土為安。在這個秩序里,大地佔了極重要的角色,就好象希臘神話里的大地之母蓋婭是孕育萬物的女神,而中國的女媧,也是以泥土造人,以泥土補天。萬物皆植根於大地,就好象希達面對穆斯卡最後說的「如谷之歌,與風共舞,與種子過冬,與鳥共鳴,無論多麼可怕的武器,無論擁有多麼可怕的機械兵,人一旦離開泥土就活不下」。
  

然而狩獵文化/畜牧文化滋養的民族,他們基本的自然-世界觀,又是如何呢?以本來的素材〈森林-海洋-天空以及星辰-動物-力量〉建構的公式,更擴大了農耕文化的視野。如果我們把世界觀和神話擺在一起,就會發現它們的一致性,神話與其被創造出來的環境是息息相關的。宮崎駿在動畫影片中也展現他的神話觀,從《風之谷》、《天空之城》、《幽靈公主》、《千與千尋》,一路走來,不變的是以「樹」撐起的神話結構。
  

像是《風之谷》因為人類的污染,造成「腐海」的蔓延,森林的功能在於凈化,以確保地下水源不被污染;像是《龍貓》里孩子們和胖胖的龍貓,在夏天的夜晚,種橡樹,只要心裡想著會長高,樹彷佛吹汽球一樣膨脹,快速地發芽、茁長,在孩子的心裡埋下種子,樹成為人格教育的隱喻,如同中國人所說的「十年樹木,百年樹人」;像是《幽靈公主》扣緊毀滅性武器禁絕後,人類文明的再生與發展的母題,而森林裡住著野豬(山神),麒麟(又名四不像,介於人與神之間的聖獸,其形體時有變化,神出鬼沒,掌管萬物的生命)當人們任意地開採自然資源時,對環境造成了嚴重的破壞,為了生存就要砍伐森林,而森林的消失令動物無棲身之處(像是亞馬遜的熱帶雨林正面臨相同的處境,為了生存,當地原住民必須燒林以闢田耕作)。影片到了最後,則是以麒麟之死來交換自然環境的恢復,著實令人感到悲哀;像是《千與千尋》最終前往沼底的電車,來到了猶如《龍貓》片中出現的鄉間森林,也暗寓著日本必須重新回到過去的農業社會來思考資源過度浪費以及社會價值迷失的課題,無言的森林傳達了「回歸」的命題。還記得,千尋的爸爸也是開車在森林裡迷路的,失去的東西,卻等到拜訪了住在森林裡的錢婆婆才找回來。到了結尾,千尋和爸媽穿過車站的隧道,開車走出森林,故事始於森林也終於森林,這是善的循環,這也是輪迴。


 

上一篇[三英戰呂布]    下一篇 [黑田如水]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