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古龍金典古裝武俠小說

《失魂引》失魂引

 第二章翠袖與白袍
明山莊』莊主夫婦,在下就不得不告訴姑娘來得太遲了些.」那翠裝少女本是滿面嬌嗔,此刻聽了他的話,怒容為之頓斂,明亮的眼睛睜得老大,不勝驚訝地介面說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管寧雙目一翻,本想做出一個更為倔傲的樣子,來報復她方才的倔傲,但轉念一想,想到方才那些人的慘死之態,此刻自己又怎能以人家的凶耗來作為自己的報復手段。念既生,他不禁又對自己的行為後悔,暗中付道:「無論如何,她總是個女子,我昂藏七尺何苦與她一般見識。」口中便立刻答道:「不瞞姑娘,四明山莊的莊主夫婦,此刻早已死了,姑娘若是……」他言猶未了,哪知眼前人影突地一花,方才還站在這長長的台階之間的翠裝少女,此刻竟已站在自己眼前,驚聲道:你這話可是真的?」管寧心中暗嘆一聲,自己目光絲毫未瞬,競也沒有看清這少女究竟是如何掠上來的。那麼,這少女輕功之高,高過自己又何止數倍。他心中不禁又是氣餒,又是羞慚,覺得自己實是無用得很。那少女見到他突然獃獃地發起楞來,輕輕地跺了跺腳,不耐地又追問一旬:「你這人真是的,我問你,你剛剛說的話可是真的?你聽到沒有?」管寧微一定神,長嘆一聲,說道:「在下雖不才,但還不致拿別人生死之事,來做戲言。」那翠裝少女柳眉輕豎,介面道:「四明莊主夫婦死了,你怎會知道,難道你親眼看到不成?」管寧垂首嘆道:在下不但親眼看到四明莊主,而且還親手埋葬了他們兩位的屍身——」轉目望去,只見這少女目光中滿是掠駭之情,獃獃地望著自己。柳眉深顰,又像是十分傷心,不禁又自嘆道:人死不能復生,姑娘與他們兩位縱是相交,也宜節哀才是。」他生性雖然高傲,卻更善良,方才對這自稱「神劍娘娘」說話Dm咄逼人的刁橫少女有些不滿,但此刻見著她如此神態,卻又不禁說出這種寬慰、勸解的話來。
卻見翠裝少女微微垂下頭去,一手弄著腰下衣角,喃喃低語著道:「四明庄紅袍夫婦兩人,竟會同時死去!這真是奇怪的事。」目光一抬,又自問道:你既是親眼看到他們死的,那麼我問你他們是怎麼死的?」管寧嘆道:「四明莊主夫婦的死狀,說來真是慘不忍睹,他夫婦二人同時被人在腦門正中擊了一掌,死在四明山莊後院六角亭內。」翠裝少女雙目一張,大驚道:「你是說他們夫婦二人是同時被人一掌擊死的?」管寧嘆息著微一額首,卻見翠裝少女目光突地一凜,厲聲說道:「你先前連四明莊主是誰、長的是什麼樣子都不知道,現在你卻說你親手埋葬了他們的屍身,又說他們夫婦兩人都是被一掌擊死,陣——你說的什麼鬼話?想騙誰呀!」語聲方落,玉手突地一抬,「嗆啷」一聲,手中競已多了一柄晶光耀目、寒氣襲人的尺許短劍。微一揮動,劍身光華流轉,劍尾似帶有寸許寒芒,指向管寧。厲聲又道:「你到底是誰?跑到這裡來有什麼企圖,趁早一五一十地說給始娘聽,哼——你要是以為我是容易被騙的話,那你可就錯了。」管寧目光動處,劍尖指向自己面門,距離不過一尺,劍上發出的森冷寒意,使得他面上的肌肉不禁微微變動一下。但是他卻仍然筆直地挺著胸膛,絕不肯後退半步。劍眉一軒,朗聲說道:「在下方才所說,並無半點虛言,姑娘不相信,在下亦無辦法,就請姑娘自去看看好了。」袍袖微拂,方待轉身不顧而去。哪知那少女突地嬌叱一聲,玉手伸縮間,帶起一溜青藍的劍光成。向管寧咽喉。管寧大驚之下,腳跟猛地往外一蹬,身形後仰,倒竄出去。他學劍三年,雖然未遇名師,但是他天縱奇才,武功也頗有幾分根基,所施展的身法,此刻這全力一竄,身形競也退後幾達五那少女冷「哼」一聲,蓮足輕輕一點,劍尖突地斜斜垂下。管寧方才全力一竄,堪堪避過那一劍之擊,此刻身形卻已強弩之末,再也無法變動一下。眼見這一道下垂的劍光,又自不偏不倚地划向自已咽喉,只覺眼前劍光如虹,競連招架都不能。那白袍書生始終負手站在一邊,非但沒有說話,就連身子都沒有動彈一下,面上也木然沒有表情。一副漠然無動於衷的樣子,生像是世上所發生的任何事,都和他沒有絲毫關係。在這剎那之間,管寧只覺劍光來勢,有如閃電;知道眨眼之間,畝己便得命喪血濺。他雖生性豁達,但此時腦中一經閃過「死」之一字,心胸之間,亦不禁翻湧起一陣難言的滋味。哪知——那道來勢有如擊電的劍光,到了中途,竟然頓了一頓。管寧只覺喉間微微一涼,方自暗嘆一聲:「罷了。」卻見劍尖競又收回去,他已經繃緊的心弦,也隨之一松,還來不及再去體味別的感覺,心中只覺大為奇怪,不知道這少女此舉究竟是何用意光抬處,這翠裝少女一手持劍,一手捏決,雙手卻都停留在空中,久久沒有垂落下來,面上竟也滿帶詫異之色,凝目望著管寧,獃獃地愕了半晌,微微搖首緩緩說道:「就憑你這兩手武功,怎地就敢跑到四明山莊來弄鬼?」聲一頓,目光仍然凝注在管寧身上,似乎對管寧方才所說的話,有些相信,卻又不能相信。

1 《失魂引》 -參考資料

http://www.zhulang.com/755/

上一篇[《湘妃劍》]    下一篇 [《劍氣書香》]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