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奔騰年代》

標籤: 暫無標籤

1930年代,美國處於大蕭條的陰影中,故事就在這個時候開始了。三個因各自的原因顯得是生活中的失敗者,為家人朋友所遺棄,無法實現自己的理想。霍華德靠汽車交易發財,兒子卻在交通事故中喪生,妻子要求離婚;波拉德從小愛好騎馬,而他的家庭在失去一切以後任由他四處流浪;史密斯本是個牛仔,能馴服任何暴烈的野馬,卻也到處浪蕩,無所歸依。他們的馬海洋餅乾也和主人相彷彿,是賽馬中的失敗者,不僅個子比尋常賽馬小,看上去腿也有問題。但是當三個人開始訓練這匹看起來沒什麼希望的馬,人和馬的執著勁頭都顯露出來,他們的堅韌和勝利在那個灰暗的年代給整個國家帶了了希望... 

《奔騰年代》《奔騰年代》


 

1 《奔騰年代》 -劇情梗概

這是一個發生在美國大蕭條時期的真實故事。

《奔騰年代》《奔騰年代》
查爾斯·霍華德(傑夫·布里吉斯飾)以前是個自行車修理工,因將汽車引進美國西部而大發橫財。霍華德買了一匹個頭矮小、名為「海洋餅乾」(Seabiscuit)的老馬,他決定與右眼失明的前職業拳手瑞德·波拉德(托比·馬奎爾飾)和馴馬師湯姆·史密斯(克里斯·庫柏飾)攜手將「海洋餅乾」變成賽馬。「海洋餅乾」和它的三人小組開始了傳奇之旅,他們以堅韌、熱情和毅力創造出一個奇迹。

在此之前,霍華德、波拉德和史密斯都是生活中的失意者,被家人朋友所遺棄,無法實現各自的理想。霍華德靠汽車發財,而他的兒子卻在車禍中喪生,妻子也要求離婚,大蕭條時期更讓他遭受了巨大經濟損失;波拉德自幼愛好騎馬,很小就被父母拋棄,他脾氣暴躁,四處流浪,拳頭是他的發泄工具;史密斯是個流離失所的馴馬師,茫然不知自己的處境,卻對動物充滿愛心。「海洋餅乾」也與他們相仿,它是體形偏小的棗紅馬,一直遭受虐待,根本毫無價值可言。不過,他們的天性和鬥志並沒有消失,在急速飛奔的賽場上,他們的堅韌和勝利在意志消沉的年代為整個國家帶來了希望……

2 《奔騰年代》 -幕後製作

【源自暢銷小說】

1996年,女作家勞拉·希倫布蘭德(Laura Hillenbrand)在著手一篇文章時發現了賽馬「海洋餅乾」的主人及馴馬師的一些故事。從1988年開始,希倫布蘭德一直熱衷於歷史和賽馬文章的創作。早在5歲時,希倫布蘭德就得到了屬於自己的第一匹馬,童年時的她就知道「海洋餅乾」,在日後研究賽馬歷史的過程中,又無數次與其邂逅。儘管希倫布蘭德了解「海洋餅乾」,但對它的主人、騎手和馴馬師卻知之甚少。她根本不知道,她的意外發現會醞釀出出版業的奇迹。

4年後,希倫布蘭德的小說《海洋餅乾:一個美國傳奇》 (Seabiscuit:An American Legend)終於出版,不過她從一開始起就沒期望過高,她回憶說:「我在想,如果能賣出5000冊我就滿足了,我只是想講述這個故事。」所以,她對上市5天後編輯掛來的電話完全沒有心理準備,她的小說竟然入圍暢銷書排行榜,而且名列第八,一周之後,名次上升到第二位,第三周,小說成為暢銷書冠軍。

出版界和評論界對小說的好評勢不可擋,20多種出版物將其評選為年度最佳小說,其中包括《紐約時報》 、 《華盛頓郵報》 、 《人物》 、 《今日美國》和《經濟學家》等等,威廉·希爾年度體育圖書獎(William Hill Sports Book of the Year)等其他殊榮也紛至沓來。小說的精裝版在《紐約時報》暢銷書排行榜上停留了30周,而平裝版則停留了60多周。

作為好萊塢最具天賦的電影人之一,導演兼編劇加里·羅斯從童年便開始迷戀賽馬運動,他甚至曾要求父母在賽馬場的賽道上為自己舉行成人禮。他同身為執行製片人的妻子艾莉森·托馬斯(Allison Thomas)是賽馬場的常客。兩人後來在名為《美國傳統》 (American Heritage)的刊物上發現了勞拉·希倫布蘭德的一篇文章《Four Good Legs Between Us》。小說面世之後,一場激烈的拍攝權爭奪戰也隨之爆發,羅斯決定同希倫布蘭德取得聯繫。

羅斯與希倫布蘭德在電話中暢談了兩個小時,賽馬是兩人共同的興趣,羅斯特別提及了他眼中的傳奇、1973年三冠王賽馬「Secretariat」。希倫布蘭德當然感知到了羅斯對賽馬的熱情,更重要的是,她認為他們鍾愛這個故事的原因是相同的。她解釋說:「我的很多讀者都說,他們從未看過賽馬,也不喜歡馬,但卻被我的故事深深打動。我想那是因為故事中的人物,這正是我的焦點所在,也是我在小說封面用人物的面孔取代賽馬馬頭的原因。」

希倫布蘭德深知,作為一名作家,自己只能講述故事,卻不能將故事呈現在世人眼前。通過與加里·羅斯的交談,希倫布蘭德認為他是為影片掌舵的唯一人選。改編希倫布蘭德的小說的挑戰是艱巨的,這意味著將艱難的選擇取捨,加里·羅斯必須對長達400頁的小說進行濃縮。在他看來,故事中三個男主人公戰勝困苦鼓足勇氣去共同奮鬥的部分是最值得關注的。「波拉德失去了家庭,霍華德失去了兒子,史密斯失去了生活方式,」羅斯說,「他們都已經支離破碎,本可以放棄,但他們卻互相扶助,組建了一個獨特的家庭。」

「任何一個優秀的改編劇本都必須忠於原著的精神,」羅斯說,「我雖然改變了一些細節,增加了一些虛構成分,但我抓住了故事的精髓和小說的意圖。勞拉是個偉大的合作者,她很開放,我的每個改動都會爭得她的同意。」

【專業打造】 

為了將小說中的駿馬活靈活現的展現在大銀幕上,製片方聘請了曾參與拍攝《與狼共舞》和《愛國者》的著名馴馬師拉斯蒂·亨德里克森(Rusty Hendrickson)負責馬匹的保障和訓練。在此之前,亨德里克森與本片的三位主演都曾合作過,包括托比·馬奎爾的《與魔鬼共騎》 、克里斯·庫柏的《馬語者》和傑夫·布里吉斯的《天堂之門》 。與以往不同的是,亨德里克森在本片中必須與賽馬合作。

《奔騰年代》
《奔騰年代》
《奔騰年代》
《奔騰年代》
《奔騰年代》
《奔騰年代》
《奔騰年代》
《奔騰年代》
製作人凱瑟琳·肯尼迪說:「我們知道,這些賽馬需要真正的騎手,我們必須保證馬匹的健康可靠,為了講述故事,我們要拍攝很多賽馬場景,所以從籌備階段開始,我們就作出決定,不但要買下這些賽馬,還要創建我們自己的賽馬飼養訓練場。」

在亨德里克森的指導下,製片方共買下了50多匹馬,出於安全考慮,每場比賽中的賽馬只能拍攝有限次數,而且隔日才能繼續拍攝。為了保證劇組的日程安排,製片方需要各種顏色的寶馬良駒,而且每匹馬只有通過獸醫的精心體檢之後才能被正式錄用。

當然,扮演「海洋餅乾」的馬值得特別關注,導演羅斯曾說:「一個世紀只有一匹『海洋餅乾』,它具有著驚人的品質、智慧和特質。它習慣成天埋頭大睡,但同時又精力旺盛而好鬥,它時而頑皮,時而懶惰。」

主創人員認為不可能找到第二個「海洋餅乾」,所以運用多匹馬來表現它的不同特點,然後通過電影魔術將其合而為一。亨德里克森親自物色與「海洋餅乾」相似的棗紅馬,他說:「它的外形很普通,不會引人注意,它是一匹小體形馬,高度不足1米55,體重只有1150磅,身上只有黑色斑點沒有白色斑紋。我們很幸運,因為它並不出眾。」不過,普通的外表不能掩蓋奇特的個性,它必須能安靜的站立,又可以暴跳起來;它願意撕咬,也可以愜意的躺下;它將被各種各樣的攝影機包圍,而初級騎手騎上去又不會有絲毫危險。最終,總共有10匹馬在片中扮演了「海洋餅乾」。

兩位當今體壇最偉大的騎手也參與了影片拍攝,他們分別是加里·史蒂文斯(Gary Stevens)和克里斯·麥克卡龍(Chris McCarron),其中後者隨同導演設計賽馬場景,並在片中扮演了賽馬「War Admiral」的騎手查利·庫爾特辛格(Charley Kurtsinger)。

執行製片人艾莉森·托馬斯說:「我們從一開始起就想邀請克里斯,我們很幸運,因為在2002年6月,克里斯剛剛決定告別賽場,順利加盟本片的他也非常適應新的工作環境。」在麥克卡龍的幫助下,劇組招募了來自全國的12名專業騎手。

毫不誇張的講,影片中鞍馬賽(Thoroughbred Racing)的危險程度是讓人難以置信的,用女作家勞拉·希倫布蘭德的話來說,就是傷害程度相當於高速車禍。據統計,美國平均每年會有2500份來自賽馬場的傷情通告,其中會有兩例死亡通告和2.5例癱瘓通告。據芝加哥康復中心研究,每年平均每個騎手都會受傷3次,總共需要將近8周時間才能恢復。為此,劇組想方設法降低拍攝賽馬場景時的風險,並且成效顯著。

在片中扮演波拉德的托比·馬奎爾童年時就曾到過賽馬場,而且在李安的《與魔鬼共騎》中也拍過騎馬場景,但要成為訓練有素的騎手,卻需要一系列緊張的準備。馬奎爾身高5英尺8英寸,波拉德也有5英尺7英寸,這種身高的騎手必須盡量減輕體重,經過努力,馬奎爾在開拍前減掉了25磅體重。與此同時,馬奎爾還在接受力量、拳擊和騎術訓練。在本片之前,他剛剛扮演了身材苗條的蜘蛛俠,而波拉德的角色卻需要大塊肌肉的線條,於是教練採用了一些奧運會舉重運動員的訓練方法,並且每天攝入熱量保持在1650卡路里。

為了更好的塑造角色,傑夫·布里吉斯在籌備階段特地請教了小說作者勞拉·希倫布蘭德,他回憶說:「她是如此親切和坦率,她的幫助遠遠超出我的預期。她送給我很多照片,還借給我一些霍華德的私人物品。我將它們放在我的口袋裡,感覺霍華德的靈魂與我同在。」

在正式開拍前,馴馬師亨德里克森花費數周時間調教賽馬,以讓它們順從的協助影片拍攝。在習慣攝影機的存在之後,亨德里克森還要讓馬兒們適應周圍的攝影車和一同行進的騎手。馬一向非常害怕頭部上方的東西,所以攝製人員必須小心翼翼的使用攝影機吊臂,確保緩慢的移動,以避免驚嚇馬兒。

調教過賽馬之後,亨德里克森同麥克卡龍組織了為期一周的訓練班,幫助騎手們適應各自的坐騎。在此期間,騎手們熟悉了賽馬並了解了它們的喜好,為日後默契的合作奠定了良好基礎。

【關於拍攝】

因為要捕捉賽馬場上的精彩時刻,所以導演加里·羅斯從很早就意識到,攝影機必須同賽馬一起移動,必須儘可能的縮小攝影機與賽馬之間的距離。為本片掌鏡的攝影師不僅要甘於冒險,還要敢於創新。當時羅斯的兒子傑克只有6歲,一天他對羅斯說:「爸爸,你必須看看這部電影,應該由這個人來拍攝你的電影。」那部電影是《新手》,攝影師是約翰·施瓦茲曼(John Schwartzman)。羅斯非常欣賞施瓦茲曼的攝影風格,傑克曾問他影片中最美的鏡頭,羅斯本以為兒子會說出本壘打的鏡頭,而小傢伙卻眼光獨到,說出了吉米·莫里斯朝柵欄投球的鏡頭,畫面聚焦於柵欄,而後面的吉米·莫里斯被完全虛化。羅斯很贊同兒子的看法,認為這個鏡頭很了不起。

施瓦茲曼曾拍攝《珍珠港》 、 《絕世天劫》和《勇闖奪命島》等熱門動作片,頗具諷刺意味的是,讓羅斯看中他的電影並非是那些成本高昂的大片,而是投資只有2400萬的小成本電影《新手》 。

賽馬場景的拍攝可想而知,重拍是不可避免的。攝製組不僅要讓賽馬圍繞賽道奔跑,還要保持一定順序。因為影片中的每場比賽都有記載,所以每場比賽的細節都很重要,場景的設計必須盡量接近史實。執行製片人艾莉森·托馬斯說:「賽馬是一種很特別的動物,它們以高度緊張和難以預料聞名,除了價值數百萬美元的設備之外,我們必須保證騎手和演職人員的安全。」

在影片開拍前的兩個月中,羅斯每天上午11點都會主持商討每場比賽的會議,與會人員包括施瓦茲曼、麥克卡龍、亨德里克森、負責賽馬部門的朱莉·林恩(Julie Lynn)、特技協調人丹·布拉德利(Dan Bradley)、劇本總監朱莉·皮特卡南(Julie Pitkanen)和第一助理導演亞當·索姆納(Adam Somner)。其中的麥克卡龍將每匹馬的細節特點都在電子表格中列出,根據力量和弱點分出等級,他說:「有些馬的速度表現在初段,有些馬更有耐力,有些馬不喜歡在里側,有些馬則不喜歡跟在後面。」麥克卡龍由此提出建議,合理完善賽馬場景的布局。

經過專業訓練的賽馬都是好勝的,它們只想跑得更快,所以在比賽場景中讓賽馬保持一定速度處於落後狀態是很難的。雖然製片方買下的賽馬都沒有希望成為三冠王,但它們的速度仍是驚人的,即使速度最慢的馬也只不過會與頭馬相差三個馬身的距離。在拍攝前,每名騎手都要清楚自己和賽馬的位置,在拍攝中,他們通過無線接收器來聽取麥克卡龍的指示。

除了拍攝比賽場面的全景之外,導演羅斯還要選取騎手的視角,捕捉比賽中的每一個微妙細節,於是需要運用大量特寫和中景鏡頭,而當時重達1200磅的賽馬正以40英里的時速飛奔,取景難度不可小覷。經過主創人員的精心策劃,一部由電腦繪製的二維拍攝手冊應運而生,手冊中詳細標註出每場比賽的每個鏡頭中攝影機、賽馬和騎手的具體位置,包括攝影師、特技人、騎手和助理導演在內的每一名劇組成員都得到了各自分工。

在選取拍攝地點方面,製片方決定物色現存的合適場所,以避免在建築工程上耗費大量資金和時間。第一助理導演亞當·索姆納說:「我們堅持著三個原則,即儘可能的使用故事中的真實地點,尋找非現代化賽道,以及能夠有權使用賽道。」劇組先是在加州Hemet的一座具有百年歷史的畜牧場取景,隨後赴波莫納(Pomona)拍攝了Fairplex賽馬場的賽道、正面看台和後院。另外,劇組還在距洛杉磯14英里的聖塔安妮塔賽馬場完成了一些重要的比賽場景。

片中「海洋餅乾」同「War Admiral」的顛峰對決在肯塔基州的賽馬之鄉列剋星敦的Keeneland賽馬場拍攝,這段場景的拍攝共耗時14天,看台上的臨時演員超過了3500人。

3 《奔騰年代》 -幕後花絮

·故事根據勞拉·希倫布蘭的暢銷書《海洋餅乾:一個美國傳奇》改編。這匹馬的故事在1949年曾被改編成電影,由秀蘭·鄧波爾主演。

《奔騰年代》《奔騰年代》
·導演加里·羅斯此前的作品包括《快樂鎮》(Pleasantville),同時在製作《狗年月》。

·本片正式拍攝於2002年10月15日在洛杉磯開始,不過有很多鏡頭已經在2002年夏天在全國各個賽馬場完成,其中包括海洋餅乾當年在加州的主場。影片預算8000萬美元,其中包括為了影片拍攝而購買50匹馬的費用。

·訓練師的扮演者庫帕參加過許多不錯的影片的拍攝工作,例如《殺戮時刻》、《遠大前程》、《馬語者》、《十月的天空》、《美國麗人》、《愛國者》、《一個頭,兩個大》,以及去年的《伯恩的身份》。他一直以來不是大紅,但很有實力,曾經憑藉在《改編劇本》中的表演獲得奧斯卡最佳男配角獎。

·加里·斯蒂文和克里斯·邁克卡倫都是著名的職業賽馬騎師,兩個人都曾經在肯塔基州賽馬會和布里德杯賽馬比賽中獲得冠軍。在接受角色查爾斯·庫爾特辛格的數月之前,邁克卡倫就已經退休了。

·電影的DVD版本售出五百五十萬美元,這是劇情類影片的最高記錄。

·在聖塔安妮塔(Santa Anita)跑道,馬廄旁邊有個馬的雕像,這就是為了紀念曾經生活在聖塔安妮塔的海洋餅乾而建造的。大約100碼開外還立著另一個雕像,這是為了紀念喬治·沃爾芙,即電影中加里·斯蒂文扮演的角色。

·海洋餅乾的作者勞拉·希倫布蘭,她的男友波登·弗拉納根在影片中扮演了農場主。

4 《奔騰年代》 -穿幫鏡頭

·時代錯誤:在馬廄的小牧場,很明顯可以看到海洋餅乾的銅像。

·事實錯誤:在平里科比賽中馬里蘭的旗幟掛倒了,卡爾弗特家族金色和黑色的標誌應該是在旗杆的頂部。

·時代錯誤:在一系列靜止照片中,是展示大蕭條第一年的,可以看到有輛1937年牌照的卡車。

《奔騰年代》《奔騰年代》
·時代錯誤:當他們允許雷德騎著海洋餅乾到野外去,"教會他再次成為一匹真正的馬",霍華德的汽車是一塊現代的古董汽車牌照。

·事實錯誤:雷德的父親叫他的妻子是艾格尼絲。雷德母親的名字實際上是伊迪斯。雷德未來的妻子(影片中我們沒有看到)的名字才是艾格尼絲。

·事實錯誤:在平里科賽場的美國旗幟有50顆星,在1930年代,美國只有48個州。

·時代錯誤:在電影結束之前,海洋餅乾贏得了平里科比賽的勝利后,可以在背景中看到一個電子記分牌。在1930年代是沒有電子記分牌的。

·時代錯誤:在聖塔安妮塔公園的比賽中,在泥土跑道中還有一個泥炭跑道。實際上那直到1953年,聖塔安妮塔才開始使用泥炭跑道,是電影設置的年代的13年以後。

·時代錯誤:所有運動場上的騎馬師都是戴著塑膠製成的安全透鏡。這些至少要在二戰後才開始使用的。

·事實錯誤:汽車上的收音機打開,隨即有音樂放出來。在1930年代,所有的收音機都有電子管,必須把電子管加熱至少10到15秒鐘。

·時代錯誤:下葬小男孩的時候,使用的下放棺材的設備是現代的(1980年代之後)。

5 《奔騰年代》 -精彩對白

George Woolf: Wanta know what I think?

喬治·沃爾芙:想知道我在想什麼嗎?

Charles Howard: Of course.

《奔騰年代》
《奔騰年代》
《奔騰年代》
查爾斯·霍華德:當然。

George Woolf: I think it's better to break a man's leg than his heart.

喬治·沃爾芙:我認為傷了一個人的腿要比傷他的心好多了。

Charles Howard: You could be crippled for the rest of your life.

查爾斯·霍華德:你可以在殘廢中度過你的餘生。

Red Pollard: I was crippled for the rest of my life. I got better. He made me better. Hell, you made me better.

雷德·波勒德:我的餘生已經荒廢了。我要變好。他讓我好起來。該死的,你也讓我更好。

Tom Smith: One more thing.

湯姆·史密斯:更要緊的一件事情。

George Woolf: What? Let him catch me on the backstretch? You know, you're not the only one who knows this horse.

喬治·沃爾芙:什麼?讓他在非終點直道趕上我?你知道,你不是唯一了解這匹馬的人。

[George has awoken Red after loosing a fight] (在輸了一場比賽后喬治喚醒雷德)

Red Pollard: I lost?

雷德·波勒德:我輸了?

George Woolf: No, you clobbered him.

喬治·沃爾芙:不,你把他打敗了。

Red Pollard: I'm fine George. I don't need your help and I sure as shit don't need your charity. Leave me alone.

雷德·波勒德:我很好,喬治。我不需要你的幫助,很確定不需要你的憐憫。不要管我吧。

6 《奔騰年代》 -影片真實原型主人公們的最後結局

他們的結局

《奔騰年代》當年正在看比賽的霍華--真實的原型

這次聖塔安妮塔負重賽結束后,記者紛紛問到海餅乾還會不會再出賽?海餅乾雖然表現出奇,但是,牠是匹曾經傷重的馬,霍華很猶疑。瑞德堅定的表示,海餅乾一定得退休不能再賽,史密斯則委婉道:「海餅乾是霍華先生的馬,我尊重霍華先生的決定。」稍後他低聲說:「我希望牠不要再比賽了。」這倆使霍華下定了決心。海餅乾退休,是媒體界一大盛事,霍華幫海餅乾辦了一場熱熱鬧鬧的退休會,並在那場盛會中介紹了海餅乾的第一個孩子,剛出生沒多久,還撐著剛啟用的腿搖搖晃晃。海餅乾退休,二次大戰也開打,經濟不景氣時代結束,這風雲際會組成的團隊也拆夥了。

《奔騰年代》當年的沃夫與霍華史密斯

沃夫繼續作騎師,而且閃耀炫目的往上爬,成為全美最佳騎師。1946那年,他的糖尿病終於奪走他的生命,在聖塔安妮塔比賽中途,他突然從鞍上倒下,當他的頭撞到跑道,觀眾全都不忍心的別過頭去。他的喪禮有1500人參加,三年後,聖塔安妮塔馬場豎起沃夫的紀念銅像,銅像沃夫視線投向東端,那裡是海餅乾的銅像。 海餅乾比沃夫晚死一年。海餅乾退休后,怡然自得的在霍華的馬場養老,他跟霍華一齊老去。但群眾從沒有忘記過海餅乾,訪客絡繹不絕,一年造訪海餅乾的多達五萬人,於是霍華在馬場邊築起小型看台,以方便觀賞海餅乾。

不過,海餅乾從沒想過在群眾面前炫技,他懶洋洋閒晃,或低頭呼呼大睡,他生了很多孩子,有些很能跑,有些不能,但霍華不在乎。霍華擔心海餅乾只吃只睡沒有運動,便教牠趕牛,結果海餅乾愛死了,於是牧場的人每天帶著海餅乾趕牛,跑上個五哩,但牠還是變得非常胖,而且快樂得不得了。

《奔騰年代》當年的喬治沃夫

霍華也非常老了,寫字都會顫抖,他的妻子馬瑟拉一直盡心儘力照顧他。他的馬還是經常獲勝,有一匹馬「諾爾」贏得聖塔安妮塔,並擊敗三冠王「褒揚」,記者跟霍華說:「看來你又有另一匹海餅乾了。」霍華用瘦弱的聲音回答:「再不會有另一匹海餅乾了。」霍華比較有力氣時,會騎著海餅乾倘佯山水。1947年海餅乾死於心臟病,霍華為海餅乾塑了銅像,放在聖塔安妮塔讓眾人永遠紀念牠,也紀念那段傳奇歲月、傳奇故事。至於海餅乾的墳,是在霍華牧場上一個很秘密的地點,他在墳上面種了橡樹苗。向來極端好名、好鋒頭的霍華,這回完全違反他的本性,彷彿是藉此向海餅乾致意,讓那棵樹永遠陪著海餅乾,除了他兒子,沒有人知道海餅乾的墳在哪裡。海餅乾死後三年,也就是1950年,霍華跟海餅乾一樣,死於心臟病。

史密斯於1943年背部受傷,霍華只好找人替代他,後來為了身體療養,他必須離開霍華到東部,他成為化妝品大師伊莉莎白‧雅頓‧葛瑞漢的馴馬師。葛瑞漢非常信任敬重史密斯。在東部,有一天他碰到了當年海上戰將的馬主瑞都。瑞都已是個蒼老的人,打從海上戰將被打敗后,他痛心疾首,多年來即或有機會見到史密斯,都掉過頭不理他不願跟他講話,而這天他終於決定停下來跟史密斯說話,他說:「史密斯,我只有被你和你那個騎師沃夫打敗過。」

1945年有人抓到馬伕向史密斯手下一匹馬的鼻孔噴違禁藥物。史密斯堅持這件事絕非他授意,他完全不知情,他的僱主葛瑞漢也支持他,但依規定他必須負起全責。這時,他以前跟記者間諜攻防戰導致的得罪媒體,全還報回來,媒體嗜血,從此他名聲全毀。他逐漸走入無名,最後淪落到只能在聖塔安妮塔訓練一匹馬。1957年,這個印地安人口中的孤獨的平原人過世,幾乎沒有人來送別。

《奔騰年代》當年的海餅乾

瑞德在帶海餅乾重返聖塔安妮塔贏得大賽后,也就耗盡身心所有的力氣,他不得不宣布退休。霍華仍舊欣賞他,硬要他出來擔任馬廄經紀人,也希望他有朝一日能接替史密斯馴馬師的職位。瑞德爭氣的取得馴馬師執照,但成果卻不彰。瑞德除了回返騎師職業,無法再想到其他工作的可能性,於是霍華又出手幫他,讓他加入新成立的騎師工會,並成為第一屆理事。但是瑞德過去的眼瞎腳傷,這時全都還報回來,他沒有辦法有好的表現,生涯是一落千丈,甚糟的是他還繼續受著可怕的創傷,不斷的墜馬。最後,瑞德只好在馬場的收發室整理郵件、在衣帽間工作、幫騎師擦靴子。他的傷隨年齡增長日益退化,他開始酗酒,而且再也戒不掉。
1980年一直照顧瑞德的妻子因癌症住院,再也沒有人照顧他,瑞德的孩子便將他送入療養院,那療養院是刻意選擇的,它的位置,就在瑞德與史密斯、霍華第一次相遇的地點,戰後,它被改建為一所療養院。瑞德於1981年過世,他的妻子死於兩週后。

7 《奔騰年代》 -參考資料

http://www.mtime.com/movie/10238/plots.html

http://www.mtime.com/movie/10238/behind_the_scene.html

上一篇[日本漫畫]    下一篇 [基努·里維斯]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