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女主播的故事》

標籤: 暫無標籤

 善美從小失去母親,在父親的撫養下長大。父親擔任負責人的工地發生事故,父親把事故中死亡的工人之女迎美接到漢城,並和善美及她的朋友相識。在女主持人這誘人的職業面前,兩個女孩雙雙考入電視台。不料,迎美對處處受到大家歡迎的善美嫉妒不已,奪走了善美的心上人佑振。當迎美得知正在追求善美的享哲是電視台董事長之子,便又拋棄了佑振
 
 
  
 
 
 
轉而追求享哲。這時,善美的主持人事業蒸蒸日上,不斷進步,她如何面臨滿懷心計的迎美的嚴峻挑戰?

  分集介紹:

  第一集:

  聽說了父親去世的消息,許迎美(金曉燕飾)匆匆趕到醫院。常喝醉酒施加暴行的父親令甚至流不出一滴眼淚。「現在只有迎面而來了」這種想法更令她興奮。在她六歲的時候對她說「過五天就回來」的母親到姥姥家之後就至今未歸。她可憐的樣子令貴成十分內疚。

  第二集:

  貴成把迎美安排在振宇工作室的事情偶然讓宋女士發現了。宋女士無法理解貴成的單純,怎麼會把一個女孩安排在正長大成人的兒子房間。善美也被父親的舉動嚇了一跳,善良的她雖然沒有責怪父親,但心中不安,感到迎美不是這麼簡單的人。

  振宇把善美拜託先達大哥在電視台找的工作先給了看起來可憐無依的迎美,這令善美非常難過。看起來好象擁有一切的善美讓迎美非常嫉妒,她憑藉自己美貌和心計,迅速獲得住貴成、鍾宇和振宇等人的好感,看到自己身邊的人都被迎美搶過去的善美非常傷心,但又無法表達出來。

  珠燕成為韓國MBS電視台晚間9點新聞檔的當紅新聞主播,她和享哲是好朋友,而且一直暗戀著享哲,可是享哲知道先達大哥喜歡她,只是當珠燕是好朋友。他對珠燕說,他不希望象父親那樣生活。

  第三集:

  孤身一人來到倫敦的善美因為語言障礙,遇到了不少麻煩。雖然來到遙遠的倫敦,但她不時的牽挂著振宇。一天,心神恍惚的善美走在路上,被賓士而來的一輛車子撞到了。雖然沒有什麼大礙,但也因此認識了車的主人——享哲。

  在漢城的迎美佔有了因善美離去而留下的空位,過上了以前無法想象的美好生活,大家都對她很好,惟有宋女士知道迎美不是個好女人。但迎美內心的種種矛盾振宇看的很清楚,她勸迎美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傷痕……振宇的真誠更令她心疼……,但她又無法放棄自己要獲得一切的野心。

  貴成為迎美父親的出事拿到保險金后,為迎美租了一間房子。振宇和迎美更加方便的相處,振宇和迎美關係的急速發展。善美收到振宇和迎美一起寫來的信,看到他們一起幸福合影的相片,善美心疼,忍不住把信揉成一團,這情景剛好讓享哲看到。

  第四集:

  為了迎美,振宇把自己一直在做的家教工作也讓給了迎美。迎美到酒吧工作的事讓振宇和他媽媽知道了,振宇的母親非常生氣,她一直都不喜歡迎美,見到迎美妖艷的打扮后,更加生氣,她責令振宇不要再去找迎美。並找到迎美狠狠的罵了她一頓。宋女士不屑的話,讓迎美更加深了要獲得一切的野心。她發誓無論用什麼手段,都要對看不起自己的人給予報復。

  對振宇深切的愛使善美感到疲憊。她在心中一遍遍痛苦地問振宇說:為什麼不知我心,為什麼只把我當妹妹看待,你可知道我很久以前就開始喜歡你了。享哲看到和自己一樣傷痕纍纍,但心地善良、生活積極的善美,對她產生了好感,善美也把他當成依靠,兩人之間產生了一種友情。善美把自己和迎美、振宇哥的事都告訴享哲,而享哲又經常在善美傷心、失落的時候及時的安慰她。

  轉眼間,善美要回國了。臨走前,享哲對她說:要坦然的面對迎美,把自己的心意告訴自己心愛的人,或許會有意想不到的結果。看著善美離開的享哲,心中竟有絲絲不舍。

  善美回國后,真的對振宇表白了自己的心意,她很希望振宇告訴她,他對迎美的關心和照顧只是出於對她的同情。但是,振宇卻很清楚的告訴善美,他對她的感情不是同情,而是真的愛,希望她不要再因為他而受傷害了。振宇的話,令善美的希望破滅。

  第五集:

  系裡面得到一次當學校廣播站主持人的機會,並說明,得獎的人可以獲得學校的獎學金。迎美和善美都參加了競賽,經過努力,他們都通過了初試,在決賽中,迎美由於太在意勝利、沒有顧及聽眾的感受,反而輸給了處處為大家著想、可愛善良的善美。

  善美主持節目的中途,迎美故意告訴她她父親病重在醫院的消息,令善美中途離場,趕去醫院,而迎美卻趁這個機會,代替善美當上了主持。獲知消息后匆匆趕回來的善美只看到退場的人潮和祝賀迎美的朋友。善美氣憤的質問迎美為什麼要這樣害自己,但迎美卻矢口否認。善美說出事情真相,但是父親和大哥都不相信她,令善美非常傷心。

  迎美約振宇一起過生日,但宋阿姨不準振宇見迎美。久候不到的迎美來到店裡找振宇,被宋阿姨戳穿她上次為獲得主持機會而說謊的事,阿姨說:我一看到你就想起那些生長在黑暗角落裡的雜草,外表很好看,但很毒辣。聽了這話,迎美馬上卸去乖巧的外貌,陰狠的盯著宋女士說:對,我很毒辣,可惜你那寶貝兒子已經被我深深迷住了。

   第六集:

  迎美為了報復宋女士,真的不惜用自己的身體勾引振宇。事後,她對振宇說:以後不管我是什麼樣的壞女人,你都不要離開我。宋女士知道振宇跟迎美髮生關係后,表現得非常激烈。母親氣勢洶洶的樣子跟迎美可憐兮兮的樣子相比,只會令振宇更不能了解母親、而更同情迎美。

  由於父親病倒,享哲終於回到漢城。卻發現金常務等人正趁父親病倒的機會,企圖擅奪MBS的經營權。先達等朋友勸享哲不要因為憎恨父親而任由其母親的事業落到別人手上。迎美見無論用什麼方法都不能讓宋女士接受她,於是在善美面前假裝可憐,說什麼我可能會跟振宇分手等話,企圖讓善良的善美當她的調解人。

  尹享哲終於決定入主MBS的董事會,成為最年輕的執行董事。同時,善美和迎美也同時以優異的考入了MBS當主持人。

  第七集:

  不滿足只在考試中合格當選的迎美想當更好、更受人讚賞的著名主持人。為了達到目的,她要求振宇把婚期延遲,並在電視台里見到面也要裝作不認識。這令振宇非常不能接受。宋女士知道后,去找迎美商量,本來一心為了他們,甘願照顧他們孩子的宋女士反而被迎美語中帶刺的諷刺一番,令宋女士非常生氣。

  享哲帶傷心的善美到遊樂園玩,令善美的心情轉好。善美還不知道享哲就是自己工作的電視台的理事,還以為他在家等工作,還好心的想要幫他介紹工作。善美問享哲,為什麼這麼空閑也不交個女朋友。享哲說,目前還沒有對哪個女孩有很特別的感覺。善美開玩笑的問:那我呢?享哲沒有回答,但陷入了深思中。

  第八集:

  享哲以上司的身份約見振宇,並在交談中暗示振宇要好好選擇身邊的人,不要太快的陷入某種愛情中。享哲跟振宇回公司的時候,剛好碰到迎美,迎美對這個年輕英俊的理事非常感興趣。令振宇看在眼裡,感到很不是滋味。迎美知道,現在她還需要振宇的支持,於是又使用溫柔計把振宇的心死死的綁在自己身上。

  公司決定讓大家準備一次以「看世界」為題的早間節目,來評定大家這段時間實習的成績。迎美聽說這次審核,公司的理事們都會到場,覺得這是自己成功的好機會,非常積極的去準備。而善美也因為要贏過迎美,並給自己這段時間以來的辛苦付出一個交代而非常努力。但是,她的訪問對象,都因為怕自己曝光而拒絕她的訪問,令善美非常擔心。但她沒有因此而泄氣。憑著一股不服輸的耐性,終於感動了對方,順利的完成了採訪任務。

  第九集:

  經過迎美的故意渲染,大家流傳起善美和享哲的誹聞。善美回到辦公室的時候,剛好聽到同事們對自己能當上早間節目主持人的事表示懷疑,是因為尹理事才當上主持人的話。善美正想上前解釋,但一旁暗暗窺探的迎美突然先她一步為善美「辯解」,但她的話表面上好象是為善美辯解,實際上卻更加確定了善美跟享哲之間有不正常的關係,令善美哭笑不得。

  善美節目播出的第一天,有人把花送到辦公室給善美。善美以為是享哲送的,氣沖沖的衝到享哲辦公室。這時,善美收到父親打來的電話,才知道錯怪了享哲。善美對享哲說,給她一段時間考慮。心情不好的享哲約振宇喝酒,跟他傾吐自己陷入愛情的事。回家后,迎美告訴振宇,享哲喜歡的人就是善美,振宇感到非常驚訝。

  第十集:

  知道享哲沒有開車回家的迎美突然出現在正在狼狽攔截計程車的享哲面前。在公司前,迎美故意勾引享哲,卻被剛好經過的振宇看到,振宇當面責問迎美,迎美不答離去。珠喜要擔任文慶集團二十周年紀念晚會的司儀,帶著迎美去選衣服。她看中一件,卻被告之享哲已經訂了,珠喜以為享哲要送她,但實際上,享哲是送給善美的。

  善美穿著享哲送的衣服來到慶典會場,享哲把善美介紹給父親:這位是我要娶的女孩。令在場的人非常訝異。享哲安排善美坐在自己身邊,跟各位高層人物同座一席,這令迎美非常嫉妒。在洗手間,迎美心有不忿的告訴善美,自己的目標是當文興集團的主婦,為了這一目標,她會不惜犧牲振宇哥。

  第十一集:

  善美在眾人面前對享哲冷言冷語,以表達自己的不滿,令享哲非常尷尬。振宇去見裴仁洙,知道迎美跟他以前的關係。回到家后,振宇質問迎美,迎美開始否認,后再次向振宇提出分手。振宇氣憤的大叫:即使要分手,也不應該由她說。

  第十二集:

  為了幫助善美重獲信心,享哲特意製作了一盒錄影帶給善美看。享哲創辦「夏娃的早晨」節目,首播非常成功。第一期就創造了驚人的收視率。享哲和大家一起慶祝。慶功宴結束時享哲拿出自己為了讓善美恢復活力而辛苦製作的錄像帶交給善美。那錄象帶記錄了善美當播音員以來每一步的成長足跡。享哲良苦的用心和真摯的話語令善美感動不已。

  第十三集:

  振宇去找迎美,卻發現迎美已經把屋子的鎖換了。他去責問迎美,迎美竟然說:「家裡的鑰匙不能讓一個不相干的人拿著」,並對振宇說,自己從來沒有愛過他,以前說的只是為了要報復他母親的不友善對待。振宇聽了,一個人跑去喝酒買醉。另一方面,迎美雖然真心愛振宇,但為了滿足自己的野心,她不惜放棄愛情,傷害振宇的心,同時也傷害了自己。

  享哲在工作上遇到阻礙,去找善美,感嘆的說:如果能回到以前在倫敦時候快樂的日子就好了。善美邀請享哲跟自己一起慶祝生日,享哲非常高興。回家的時候,享哲遇到善美的父親,於是拉著善美跑到貴成面前介紹自己,貴成對享哲感到很滿意。享哲為了送禮物給善美傷透了腦筋,突然他聽到善美在節目中提到有以為急需幫助的白血病患者,於是,他決定把這個作為大禮送給善美。善美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享哲,享哲詐作不知,沒有點明。

  宋女士見振宇晚晚喝醉回家,以為他跟迎美吵架了,於是去找迎美,希望他們能儘快結婚,還把祖傳的寶貴戒指送給迎美,希望她能做自己的兒媳婦。望著老淚縱橫的宋女士,迎美心中有點慚愧,但為了自己的大好前程,她不得不放棄振宇。迎美把振宇帶到她經常去的醫院,並告訴振宇她以前說的曾經懷孕流產的事是騙他的。在醫生中得到印證的振宇傷心得整夜無法合眼。

  第十四集:

  善美和振宇一起外出錄製訪問節目,振宇告訴善美,他和迎美分手了,因為她遇到了比他更好的可以幫助她的男人。善美非常愕然,傷心的說:你拋棄我,應該過得比我幸福才對啊。可是現在大哥連我也沒有了。為了幫助振宇,善美要求享哲調派迎美和振宇一起出外景,希望他們能因此破鏡重圓。迎美知道后,不領情,反而以為是善美有意整她。她去找享哲,表白自己的「心意」,而且很肯定的告訴享哲,自己不會因為這樣而跟振宇複合的。

  在英國,迎美絕情的告訴振宇,她不可能再跟他在一起了,她只要那些對她有價值的男人,如果以後她遇到比尹享哲更好的男人,她也一樣會丟棄尹理事。並對振宇說:我希望你消失掉,永遠不要再出現在我面前了。於是,振宇真的帶著他的攝像機不見了。

  第十五集:

  迎美再次向享哲「表白」,並以辭職為要挾,但遭到享哲明確的拒絕。享哲告訴迎美,愛情是不能勉強的,希望迎美以播音員為滿足。珠喜聽說迎美從享哲的房間出來,後來又見到迎美對享哲的事非常關心,開始對迎美有所顧忌。被珠喜訓了一頓的迎美也決定不再依靠珠喜,兩人關係變得非常冷淡。

  善美從珠喜處知道上次享哲想約她去看他母親的墳,深感抱歉的她馬上趕到享哲的住處,可惜享哲跟迎美去了吃飯。善美正在等待的時候,接到振宇跟人打架被送到警察局的消息,連忙趕過去,跟剛好回來的享哲擦肩而過。

  第十六集:

  宋女士看到兒子為了迎美自甘墮落的樣子非常擔心,為了拯救兒子,她雖然明知善美有了享哲,但還是忍不住要求善美不要離開振宇。善良的善美沒辦法拒絕,只好告訴享哲,她無法放棄振宇哥。享哲說:無論什麼時候,我都會等你的。

  珠喜將要出國留學,她向上面提議由善美接替她九點新聞節目主持人的位置。迎美知道后,企圖再次扮可憐獲得珠喜的原諒,可惜早以看透她真面目的珠喜不再相信她的花言巧語。珠喜把一篇重要的文稿給善美看,正好被迎美偷偷聽到,於是她再次藉機把機上的文稿刪除,還故意告訴珠喜,以為珠喜會因此而跟善美翻臉,誰知道精明的珠喜卻一下子發現了錯誤,知道是迎美故意搞的鬼,狠狠的罵了她一頓。

  振宇聽說珠喜出車禍、迎美差點就當上九點新聞主播的事情,覺得事有蹺蹊,立刻去看當天停車場的監視錄象,果然發現是迎美做的手腳。迎美也突然發現錄象帶的事,於是她連忙到錄象室去找,卻被告知振宇已經把錄象帶拿走的事。

  第十七集:

  迎美又企圖利用振宇對他的愛得到那盤錄象帶,可惜這次振宇再沒有被欺騙,但是出於對迎美不能忘懷的愛,他告訴迎美,錄象帶他不會給迎美,但他也不會別人看。他希望這樣可以挾制迎美不再做出這樣的事情。

  善美從報上看到享哲訂婚的消息,非常傷心。在會議開始前,享哲想跟善美解釋,可惜被大家破壞了。享哲的對頭金部長知道享哲跟善美的關係,特意把善美拉攏到自己的一邊,享哲冷淡的態度,令善美更下定決心要離開。

  第十八集:

  享哲為了善美的發展勸她接受舅舅一方的邀請,但卻被善美以為是不想見到自己而編出來的借口。善美回到家,父親告訴她那天享哲在她床前守了一整夜,善美這才明白自己誤會享哲了。第二天她到享哲家,卻看見來找享哲談公事的迎美和享哲一起。

  出獄后的裴仁洙又找迎美的麻煩,把她以前的事暗告到電視台,令迎美非常害怕,喪失理智的迎美找振宇,請求振宇幫她除掉裴仁洙。善良的振宇對她說:放棄吧,就讓她公開吧,我會永遠保護你的。早已被野心吞噬良心的迎美反而惡狠狠的說:來求你,只是不想把鮮血沾在自己的手上而已。既然這樣,現在你對我已經完全沒有利用價值了。得不到振宇幫助的迎美把裴仁洙勒索自己的話錄了下來,然後報警,差點又被抓了起來。

  心中怨恨的他決定到迎美的報道現場對迎美進行報復。裴仁洙躲在人群中拿出小刀向迎美接近。迎美看到,臉色都變了。而正在幫迎美拍攝的振宇在攝影機中看到迎美驚慌的表情,抬頭一看,正好看到裴仁洙。於是他連忙上前攔住裴仁洙。驚慌的迎美一邊看著向自己撲過來的裴仁洙,一邊向後退,這時一輛大貨車迎面開來。眼看著迎美就要被撞,振宇連忙放開裴仁洙,飛身衝過去,一手推開迎美,而自己卻躲避不及,被大卡車撞飛了出去……

  第十九集:

  大家對迎美非但沒有參加為她而死的振宇的喪禮,還可以在節目上談笑風生覺得非常難以理解。這時大家才知道,迎美是一個為了野心可以犧牲一切的可怕的女人。善美知道振宇出事後,表現得非常堅強,但她的堅強讓享哲看了心酸。表面上,迎美對大家的議論和蔑視視若無睹、表現得非常冷漠。但實際上,振宇的死對她打擊很大,她甚至對自己的野心感到羞愧,是想要為振宇報仇的強烈復仇心讓她一直支撐到現在。

  第二天,享哲收到迎美的辭職書,他和善美一起來到迎美的家,卻發現她已經離去,只留下一件疊好的衣服和以前善美送給她的項鏈。海邊,希望用清澈的河水洗凈自己污垢的迎美正平靜的一步步的走向河心。

  第二十集:

  由於迎美的離開,善美一直沒有心情再做新聞,於是,九點新聞的位置讓她們同期的另外一位同學代替了。善美笑對一切。珠喜終於被先達的誠意感動,接受了他的求婚,並把英國特派專員的機會讓給善美。善美猶豫要不要接受。享哲打算向善美求婚。在珠喜的結婚典禮上,善美接到了珠喜拋過來的繡球,享哲望著善美開心的笑了。

  善美最後一天的直播節目,突然善美從新聞報道中看到迎美的身影。大家都非常吃驚。善美和享哲立刻驅車趕到那個小鎮。在小鎮的孤兒院中,他們看到了迎美,可惜她已經喪失了記憶。原來迎美跳河自盡沒有死,被人救起來了,但是她只記得自己6歲以前的事了。善美把她的事告訴迎美自己,當說到振宇哥的時候,迎美突然從錢包中拿出一張振宇的相片問:這是不是就是振宇哥?然後又問:他是不是已經死了?善美以為迎美恢復記憶了,誰知道迎美說:那是她看到相片時的感覺,而且,她很愛相片里的人。善美哭著摟住迎美。

  回家的時候,善美對享哲說:明天不要到機場送她了,因為她怕自己無法面對享哲。享哲看了善美很久,終於答應。善美下車慢慢的走向家的方向,享哲經過一番心裡掙扎,終於大聲喊住善美。享哲走過去,從袋子里掏出戒指,慢慢的戴到善美手上,並說:「嫁給我好嗎?不要走。」善美望著享哲,幸福的點頭。兩人在馬路上接吻。(大結局)

上一篇[《飛翔》]    下一篇 [頂級怪盜]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