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女生宿舍偵探學院》

標籤: 暫無標籤

書中所述故事發生在虛擬的福爾摩市,四名性格各異的女生,通過奇怪的入學考試而進入了著名而神秘的「金甲蟲偵探學院」,她們共同遭遇了種種奇怪的案件,為了破解真相,揭開深藏於偵探學院內部的金甲蟲之謎,她們運用智能學生證、MP3、金甲蟲校徽等高端科技產品,藉助各自縝密的分析能力和超人的感知能力,破獲了一樁樁驚恐、懸疑、詭異的案件,一起經歷重重險阻,出生入死,磨鍊出如金子般的友情,找尋到回味無窮的愛情。

 

1 《女生宿舍偵探學院》 -基本信息

《女生宿舍偵探學院》《女生宿舍偵探學院》

新星出版社出版 李敏 阿圖說力 著 

 

2 《女生宿舍偵探學院》 -插畫

 

《女生宿舍偵探學院》《女生宿舍偵探學院》
 《女生宿舍偵探學院》《女生宿舍偵探學院》
 《女生宿舍偵探學院》 《女生宿舍偵探學院》

3 《女生宿舍偵探學院》 -第一冊:密室咒(上)

三位考官都覺不安,大家望著面前製造沉默的女孩,期望她給予一個合理的解釋。幾分鐘過去了,鋼琴前的考生仍無半點動靜。 終於,坐在中央的主考官開腔問道:"方游柔,是琴弦斷了嗎?"其實他們都聽得出這不是琴弦斷掉的聲音。游柔鬆開緊按琴鍵的手,聲音夾雜了激動:"各位,請跟我來!""你不打算完成嗎?我們仍在試演之中……"主考官疑惑地問。游柔已經走到門口,"快!救人要緊!"她一馬當先跑出考場,往西邊的花園直奔過去。游柔帶著考官們來到杳無人跡的花園,眼前有棵大榕樹,一條橫枝上赫然吊著一個少女! 
  第1節:我感應到有人要死(圖)
 
 第2節:就憑罪惡之靈感(圖)
 
 第3節:看來相親成功了(圖)
 
 第4節:動物血液恐懼症(圖)
 
 第5節:啞的話怎能做偵探(圖)
 
 第6節:四少女走到黃昏(圖)
 
 第7節:地上躺著一具男屍(圖)
 
  第8節:揭曉校長的身份(圖)
 
 第9節:那隻金甲蟲很邪門(圖)
 
 第10節:跟大家玩偵探遊戲(圖)
 
 第11節:剎那間有心動感覺(圖)
 
 第12節:別說這世界沒鬼(圖)
 
 第13節:年輕女人推門而入(圖)
 
 第14節:恐懼症發作就會念詩(圖)

4 《女生宿舍偵探學院》 -第一冊:密室咒(下)

杜比仍想爭辯,卻被游柔制止。"要不是你自己說,還以為你是我們的同學。"游柔眨眨眼,撒嬌地說,"想不到我們學校的設施管理首長是這麼年輕有為,這麼英俊。"杜比小聲地問美思:"她沒戴隱形眼鏡?"美思也壓低聲音:"她本來想讀音樂還是戲劇?"董校工抵制不了游柔送來的秋波,腳步有點虛浮。"想參觀嘛……好!"游柔得逞,朝其他三人一笑:"謝謝董伯伯。"她送上飛吻。董校工又暈一陣,四少女乘機四處察看。 
  第15節:首長這麼年輕有為(圖)
 
 第16節:顯現出一個密室(圖)
 
 第17節:揭穿這個秘密(圖)
 
 第18節:這朵花是個標誌(圖)
 
 第19節:發現大量太陽之女花(圖)
 
 第20節:逮捕殺姐姐的壞人(圖)
 
  第21節:唉!家門不幸(圖)
 
 第22節:三少女看得毛骨悚然(圖)
 
 第23節:舞起雙節棍(圖)
 
 第24節:她拍下了男廁環境(圖)
 
 第25節:煉製仙丹給她護膚(圖)
 
 第26節:武林秘籍都用此法(圖)

5 《女生宿舍偵探學院》 -第二冊:失蹤外層空間

瘋狂購物半天,四少女走到一家環境典雅的餐廳里喝下午茶。每人都買了不少日用品、時裝、潮流玩意兒等。游柔和雅伶在拆她們的"戰利品",美思喝著茶,看著如小女孩爭玩具似的游柔與雅伶。杜比坐在一旁,一直沒出聲。她打開剛買回來的木工工具,埋首打開一個舊得發黃,但精緻的木製小盒子。美思看得莫名其妙:"你在拆什麼?"杜比放下工具,有點泄氣地說:"這木盒是一個魔術師在多年前送給我的,我一直都打不開它。"美思拿過小木盒,發覺構造十分獨特,完全沒有介面:"好像IQ盒。" 
  第27節:將來哪有人要我?(圖)
 
 第28節:跆拳道怒踢外星飛碟(圖)
 
 第29節:不習慣地球人的食物(圖)
 
 第30節:難道真有外星人?(圖)
 
 第31節:跟外星人決戰吧(圖)
 
  第32節:有點傻不算神經病(圖)
 
 第33節:想像不到的陰森恐怖(圖)
 
 第34節:把杜比一擁入懷(圖)
 
 第35節:短片的謎底已經解開(圖)
 
 第36節:打是親罵是愛喲(圖)

6 《女生宿舍偵探學院》 -第三冊:殺連環

"根據美國FBI(聯邦調查局)最新的研究報告,超過75%的連環殺手是男性,而女性則只有25%。"游柔舉手提問:"教授,這麼多男人喜歡殺人,是不是可以證明他們天性比女人變態、兇殘?"班上的其他女生偷笑。教授緩緩解釋道:"那也不一定!你們千萬不要被這25%誤導,這數字只代表較少的女性連環殺手被發現,但不代表她們殺人的幾率比較低。所以,作為一個偵探,在調查任何案件的時候,特別是兇殘的謀殺案,都不該忽視女性行兇的可能性!" 
  第37節:他們天性比女人變態
 
 第38節:你不要再叫我男人婆
 
 第39節:別聽四個妖女亂講
 
 第40節:四喜是你謀殺的
 
 第41節:她竟然雙手舉刀
 
 第42節:胸口被編織針插中
 
 第43節:美思怕自己會發病
 
 第44節:為何會抱在一起
 
  第45節:我有封閉密室恐懼症
 
 第46節:兇手用棍子殺一喜
 
 第47節:排水口發現牛奶香皂
 
 第48節:洗手間尋找真相
 
 第49節:要讓她們沉冤得雪
 
 第50節: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第51節:生日願望是什麼?

 

7 《女生宿舍偵探學院》 -書摘

 

第一章


福爾摩市的天氣一向不好,平均每年下雨八十七天,外加一百五十二天不見太陽。灰濛濛的天空,配合著形形色色的人,替大大小小的罪案增添凝重色彩。

幸好老天爺沒瞎掉眼,有時候也會行行好,送給人間一個美好的大晴天。

艷陽映照校園,全白的校舍,精緻的花圃,而襯托著這明媚春光的是從校園內傳出的一陣鋼琴聲。

校舍二樓東邊的房間,門外的譜架上放了一塊標示牌,白底黑字寫著:"福爾摩市音樂學院招生試演"。李斯特的《tarantella》鋼琴曲正從這房間傳出來。

彈奏者的技巧嫻熟,雖聽得出不是老手,但投入了少年人特有的感情與活力,令在場的三位主考官聽得相當滿意。

隆!十多個琴鍵被同時按下,緊接著是悚然的沉默。

《Tarantella》中沒有這樣的小節。

三位考官都覺不安,大家望著面前製造沉默的女孩,期望她給予一個合理的解釋。幾分鐘過去了,鋼琴前的考生仍無半點動靜。

終於,坐在中央的主考官開腔問道:"方游柔,是琴弦斷了嗎?"

其實他們都聽得出這不是琴弦斷掉的聲音。

游柔鬆開緊按琴鍵的手,聲音夾雜了激動:"各位,請跟我來!"

"你不打算完成嗎?我們仍在試演之中……"主考官疑惑地問。

游柔已經走到門口,"快!救人要緊!"她一馬當先跑出考場,往西邊的花園直奔過去。

游柔帶著考官們來到杳無人跡的花園,眼前有棵大榕樹,一條橫枝上赫然吊著一個少女!

無力的身軀穿著新潮的服飾,像衣架上的時裝。

太遲了!游柔看著隨風擺動的屍體,心裡一陣難過。

其它人被眼前的景象嚇傻了眼,最後還是游柔叫主考官去報警。

另一名考官想把屍體解下來,游柔忙勸阻說:"我們不應隨便移動屍體的"。

那考官被游柔認真的表情嚇得收起已經伸出的雙手。

***

警察聞報趕至,把現場重重圍起。屍體被解下來,鑒證科的人像蜜蜂般圍著它團團轉,但法醫官尚未出現。

錢探長身穿乾濕大衣,白襯衫加上隨意打結的領帶,鼻樑上架上了太陽眼鏡,嘴裡銜著一支沒有點火的煙斗。

他四處查看,幾個助手不斷交上各種各樣的證物讓他過目,等他決定如何處理。

游柔猶有餘悸,旁觀警方

錢探長繞著大榕樹走了好幾圈后,向眾位考官和游柔走過來,問:"是你們發現屍體的?"

三個考官指著游柔,異口同聲:"是她。"

游柔點點頭。

錢探長問游柔:"你認識死者嗎?"

游柔搖搖頭。

錢探長又說:"屍體仍是暖的,死亡時間不出三小時。能否說說你是怎麼發現屍體的?"

游柔慢慢說:"剛才我在校舍的東邊參加試演,琴彈到一半時,就感應到有人要死。"游柔腦海中又浮現出那些景象,死者扭曲的臉容,兇手暴現的手筋,都歷歷在目。

錢探長覺得游柔只是瞎扯,"小妹妹,不要說些天方夜譚來浪費警力。"

"我沒有!他們都可以做證。"游柔指著三位考官。

"是嗎?"錢探長轉向三名考官。他們複述了剛才發生的事,證明游柔沒有撒謊,但這當然不包括"感應到有人死亡"。

錢探長不相信超自然力量這回事,他反而更相信"發現屍體的,可能是兇手"這條法則。

"探長,你在懷疑我吧?但我有不在場證據,過去兩個多小時,我一直待在校舍那邊,三位考官也已做證了。"

"我不是懷疑你。"錢探長口不對心,他幾乎被游柔的直覺嚇倒。

這時候,錢探長的一個助手帶著死者的親友來到,是一個中年婦人和一個青年男性。

男的一身Hiphop打扮,高瘦身材,雙手插在褲袋裡,姿勢蠻不自然的。

中年婦人一見地上的屍體,便搥胸大哭起來,「女兒!」

錢探長攔住想撲身上前的婦人,命人替死者蓋上膠布。

婦人嗚咽著說:「你為什麼這麼傻,早知如此,我不反對你跟阿姆一起就是,為什麼自殺,為什麼自殺呢?」

叫阿姆的青年面有愧疚之色,「你為什麼這麼傻……」

「太太,」游柔見婦人悲慟欲絕,忍不住插嘴,「你的女兒不是自殺的,是被謀殺的。」

錢探長、死者母親、阿姆和在場的人聽到這話,同時一怔。

這時錢探長的助手走過來,「探長,我在死者身上發現了這封信,看來是死者的遺書。」

錢探長看一眼遺書,用責備的語氣對游柔說:「現在死者身上只有弔頸造成的傷痕,又發現了她的遺書,上面寫著:『如果不能和阿姆在一起,我寧願不再活在世上。』聽到了吧!你可別再胡亂推測。」
「錢探長,你要相信我!她的確是被謀殺的!」

「你憑什麼說死者不是自殺?」錢探長質問。

「就憑『罪惡之靈感』!」游柔理直氣壯地表示。

錢探長狐疑,「罪惡之靈感?」

「對。我每次彈琴,都會見到附近發生的兇案。」游柔煞有介事地解釋,「剛才我試演過程中,忽然產生靈感,代入了兇手的視點。他移近死者,突然用尼龍帶從背後勒住她的喉嚨,死者掙扎跌倒在地,兇手繼續拖行死者,勒至氣絕身亡。」

聽完游柔的話,錢探長顯得不屑,「小妹妹,破案不是靠幻想的,如果真有你所說的『罪惡之靈感』,還需要我們警察嗎?」

游柔拉著錢探長去掀開蓋屍的膠布,翻轉屍體,背部朝天,「如果是自己上吊,死者背上的泥又怎麼解釋?」

錢探長有點驚訝。

游柔說下去,「一般上吊,頂多只會形成三百度左右的勒痕,所以頸背不會出現勒痕。但你看,死者頸上的勒痕是完完整整的一圈。」

游柔觀察細緻入微,讓錢探長另眼相看,暗暗露出讚賞的目光,「照你所講,女死者是先被勒死,然後吊在樹上扮成自殺模樣?」

「沒錯!」游柔信心十足。

錢探長追問:「既然你的靈感那樣厲害,可有見到兇手的模樣?」

中年婦人期待著,阿姆卻顯得渾身不自在,像熱鍋上的螞蟻。

「我沒有見到,只見到死者和案發經過……」游柔目光一掃,心有靈犀,「但我知道誰是兇手!」

錢探長、中年婦人和阿姆異口同聲:「誰?」

游柔伸手一指,「兇手就是你--阿姆!」

阿姆大吃一驚,「你別亂說,我愛我的女朋友,怎麼會殺她!」

錢探長提醒游柔:「辦案要看證據,不能單憑靈感的,小妹妹。」

游柔氣定神閑,「不錯,破案不能單靠靈感,但你看以死者的身高,她有可能用這張椅上吊嗎?而兇手必然要有相當身高先才可以把死者吊上去。」

錢探長看著籃球員身材的阿姆點頭稱是,「但這不算是直接證據呀!身材高大的人可多的是。」

「這就是直接證據!」游柔指著仍系在死者脖子上的尼龍帶。

錢探長蹲下,仔細研究,見尼龍帶上印著一個古怪的標誌,是牌子的商標。「這是……」

錢探長抬頭一看,見阿姆身上的衣服有著相同商標,二話不說就指著他喝道:「舉高雙手!現在要拘捕你!」

阿姆嚇得立即舉手,那條松身時髦的褲子頓時掉了下來。

游柔半掩著臉說:「下次你要殺人,也不要用自己的褲帶,弄到這下場就不好了!」

阿姆在地上呼叫:「我不是有心殺她的,我只是太愛她,不能忍受她認識了新的有錢男朋友,要跟我分手。」

錢探長用手銬扣住阿姆,交給其它警員。

三名主考官對游柔的表現大感驚訝,齊鼓掌讚賞,「你有非凡的偵探頭腦!」

「話說回來,我見過的弔頸屍體,死者雙手通常垂直向下,然而這個……」

游柔接上:「死者雙手保持彎曲,是她死前嘗試掙脫兇手勒頸的結果。」

「厲害厲害!游柔很有偵探頭腦。」一名考官讚賞。

「你破案比演奏鋼琴了得。」第二名考官讚賞。

主考官卻說:「可惜破案跟入讀音樂院沒關係。」

游柔心裡忐忑:「那我的試演合不合格?」

主考官說:「你演奏時太不專心了,將來很難在台上成功演出。」

游柔一面失意,錢探長走過來拍拍她的肩頭,「你有這麼好的偵探頭腦,音樂學院不適合你的。我看這樣吧,你到這所學院試試。」

錢探長手裡多了一份印有金甲蟲校徽的報名表格。

游柔雙眼發亮:「金甲蟲偵探學院?」

錢探長銜起煙斗說:「對,金甲蟲是世界排名第一的偵探訓練學校,只有精英中的精英才有資格入讀。既然你對查案那麼有天分,應該加入他們的行列。」

游柔回望表格上的金甲蟲,心裡燃起一陣希望。

***

在一家氣氛優雅的西餐廳里的一角,一位母親對著女兒嘮叨不休:「拜託,待會兒千萬要微笑著點兒?別對人家冷冰冰的。」

雅伶任由母親嘮叨,自己則把玩著一部具備攝錄功能的手機,不斷拍攝周遭的人和事。

伶母繼續說:「這已是你第廿八次相親,之前的男人都被你嚇跑了,你一直都這種態度,你就那麼討厭嫁人嗎?」

聽到這一句,雅伶立刻向母親堅定地點了點頭。

伶父介面,「你看你,一點本事都沒有,我不寄望你能賺錢養家,但我們也沒錢繼續供你讀書!」

雅伶聽罷,失望地垂下頭來,但她仍一臉倔強,不肯輕易妥協。
這時,一個男子走近,問道:「請問你是雅伶小姐嗎?」

來人衣著光鮮,文質彬彬,屬傳統的社會棟樑型。

「是是是,這是小女雅伶。」伶母搶著回答,「這位便是來相親的杜先生吧,請坐。」

雅伶父母堆起笑容,熱情地招呼杜先生。

反觀雅伶,依然冷若冰霜的,只顧著把玩手機,都沒正眼看過杜先生。

伶父問:「杜先生做哪一行呢?」

「醫生。」杜先生有點緊張地回答。

雅伶把手機的鏡頭轉向他。

杜醫生拿起面前的一杯冰水,一口氣喝光,然後用手抹抹嘴,又搓搓鼻。

伶母又問:「杜先生有什麼嗜好嗎?」

「我最喜歡IQ問題了,不知雅伶小姐有沒有興趣?」杜醫生試探地問。

雅伶抬眼望著杜醫生,似乎頗感興趣。

「我有一個問題,你來試試?」見雅伶沒反對,杜醫生便說:「一隻猩猩追你追到懸崖邊,你有三把飛刀,先後飛出兩把,它用左右手分別接住。你手裡的第三把刀,卻因為太過緊張而掉下懸崖。不過,猩猩最後卻死了。為什麼?」

雅伶想了一想,拿起餐桌上兩把刀,指指自己的胸口。

杜醫生喜出望外,「正確!果然聰明!」

雅伶的父母卻大惑不解。

杜醫生解釋說:「那猩猩以為勝券在握,一時得意忘形,做出慣常拍胸口示威的動作,卻忘記手裡仍握著兩把刀。」

雅伶的父母恍然大悟。

伶母順水推舟,「想不到雅伶能答中杜醫生的問題,看來這次相親成功了!」

雅伶聞言大驚,不住搖頭反對。

伶母在雅伶耳邊悄悄說:「難得杜醫生也不嫌棄你,你就聽一次話。」

雅伶大力搖一下頭,惡狠狠地瞪著杜醫生。她拿出筆,在對方的手掌上寫了幾個字。

「我撒謊?」杜醫生看著手掌。

雅伶接著在他的另一隻手掌上寫字。

杜醫生看了看,說:「你說我不是醫生?你怎麼知道的?」

雅伶舉起手機,回放先前拍攝的短片--影片內見杜醫生拿水杯的手,指甲滾滿黑邊。第二個片段則見杜醫生不顧衛生,用手抹嘴搓鼻。

杜先生看看自己雙手,尷尬萬分。

雅伶收起手機,盯著他。

被揭穿的杜先生不怒反笑:「你留意到我不夠乾淨,所以看穿我不是醫生?果然是精英,我總算是沒選錯人。」

雅伶迷惑起來。

杜先生坦白說:「其實我的真正身份是『金甲蟲偵探學院』的星探,專門為偵探學院發掘人才。我從本市的IQ測試記錄中找到雅伶的檔案,這次相親其實是我們的入學面試。」他伸出手,「恭喜你,雅伶!你已經考試合格。我代表『金甲蟲偵探學院』歡迎你。」

杜先生拿出一枚金光閃閃的甲蟲校章交給雅伶。

雅伶既驚又喜,臉上終於露出笑容。


***

日落時分。

鬱鬱蔥蔥的樹林內,穿黃色貼身運動衣的杜比拚命逃跑,後面追著十來個身手驕健的黑衣保鏢。

杜比忽然失去蹤影,一群保鏢稍作商議,決定分頭尋找。

人剛散開,杜比在原地又重新出現。原來她一直扮做樹影,掩護形跡。

杜比走出樹林,不料被幾個保發現,齊來攔截。

杜比使出混身解數,閃避這些保鏢。

目的地就在眼前,杜比不能功虧一簣。

不遠處,是一道青銅大閘門,門前掛著「金甲蟲偵探學院」的金甲蟲校徽。

保鏢們一個個失手倒下,杜比使出最後一點爆發力,飛身躍起,朝那金甲蟲撲去,將入學申請表投籃似的投進閘門郵箱里。

杜比落地站穩后,回望,見大功告成,終於鬆了一口氣。她洋洋得意地拍拍手上的泥土,模仿李小龍擦擦鼻子,向那些跌坐地上的保鏢示威。

「哈哈哈!我終於成功交了入學申請!你們一點用都沒有。」

「杜比。」忽然有人從樹林里走出來。

杜比認得那人,有點吃驚。「表姐!」

表姐說:「想不到你總不肯放棄。我已經安排好你去美國讀書。」

「我不去美國!」杜比倔強地拒絕,「我要當一個出色的偵探,我要做『金甲蟲偵探學院』的學生!」

表姐見杜比意志堅決,想不讓步也不行。「好!但我有一個條件,就是以後不可再玩這種『死亡遊戲』,想扮李小龍,哪輪到你呢?」

「知道了!表姐萬歲!」

杜比興奮得高高跳起,她對著學院的大閘門打出李小龍式的拳腳,又模仿李小龍的聲線咆哮:「金甲蟲,我來也!」

杜比最後使出一招飛身高踢腿,天地動容。

上一篇[產品質量指標]    下一篇 [閉口閃點]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