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嫁入豪門》[電視劇]

標籤: 暫無標籤

《嫁入豪門》是一部中國大陸年代劇。由拉風娛樂獨家出品,佘詩曼、江祖平、錢泳辰、陸昱霖、俞小凡、湯鎮業、解惠清、唐熙、陳楠等主演,台灣金牌編劇楊曼麗執筆,知名導演徐惠康、李秉光執導,橫店等地取景拍攝。

1 《嫁入豪門》[電視劇] - 基本信息

影片名稱: 嫁入豪門
出品時間: 2012年
出品公司: 拉風娛樂
製片地區: 中國大陸
導演: 徐惠康
編劇: 楊曼麗
主演:佘詩曼,江祖平,錢泳辰,陸昱霖,唐熙,張琴
集數: 40集
類型: 年代、愛情、苦情、情仇

2 《嫁入豪門》[電視劇] -劇情介紹

《嫁入豪門》劇照《嫁入豪門》劇照
1925年,軍閥割據,全國局勢動蕩不安。江南許家醬園遭軍閥曹震方設計,家道中落。為踐行婚約,沈家養女沈盈秀替姐沈盈娣下嫁許家獨子許家駿。盈秀的身份暴露后許父氣絕身亡,家駿離家出走。盈娣費盡心機,嫁進豪門曹家,誰知丈夫曹銳風流成性,盈娣有苦難言。

家駿拜蕭九為師,率蕭軍打擊曹軍,曹震方震怒,抓來許母和盈秀做人質。家駿不為所動,盈秀為保護許母,受盡屈辱,婆媳感情加深。盈娣藉機曹銳心儀盈秀維護自己在曹家的地位,姐妹關係破裂。

曹、蕭兩軍大戰,曹震方被擒。家駿是曹震方親子,曹銳並非曹震方親生的事實曝光。曹銳自請離家,在街頭開始了黃包車的生意。盈娣依舊不知悔改,淪落街頭。盈娣后被查出患有絕症在一個雪天與曹銳在街頭相遇,之後在曹銳的黃包車上結束了一生。

抗戰中,曹震方勾結日本人肇事,最終自食惡果。戰爭結束,家俊還鄉,與盈秀一起經營許家醬園,生意蒸蒸日上。

3 《嫁入豪門》[電視劇]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  演員  備註 
沈盈秀  佘詩曼  盈娣的妹妹,替姐姐代嫁 
沈盈娣  江祖平  自小與徐家俊訂婚,嫁給曹銳 
許家俊  錢泳辰  曹震方之子,許家養子,取盈秀為妻 
曹銳  陸昱霖 
曹莉  解惠清   
曹震方  湯鎮業   
白如意  唐熙   
趙靜秋  俞小凡   
杜菲菲  錢璇   
阿泉 朱榮榮  

職員表

出品人:陳美麟
製作人:陳春霞;陳奕文
導演:徐惠康;李秉光
編劇:楊曼麗
剪輯:李四海
選角導演:鄭達
劇照師:黃浩嶸

4 《嫁入豪門》[電視劇] -主要角色介紹

沈盈秀(佘詩曼 飾)
佘詩曼飾沈盈秀佘詩曼飾沈盈秀
外柔內剛的堅毅女子。活到21歲才知道自己身世,為報答養父母恩情,代姊出嫁。不料,養女身份被揭穿,公公含恨而終,夫婿不堪受辱離家出走。婆婆視她如眼中釘,歷經種種磨難,卻仍堅守家園,無怨無悔。她的善良和賢淑終於感動了婆婆,並贏回夫婿的愛。苦盡甘來,夫妻同心,重振夫家家業。
沈盈娣(江祖平 飾)
江祖平飾沈盈娣江祖平飾沈盈娣
盈娣性格執拗,卻聰明過人,樣貌也非常動人;背棄與家道中落的許家的婚約,因愛上曹家公子曹銳,費盡心機嫁進豪門曹家。誰知丈夫曹銳風流成性。雖然如願進入豪門,可豪門生活並非她所想象,只能有苦難言,哪怕婚後生活並不盡如人意,但她抗拒層層壓力,不懼豪門。雖然不擇手段,卻非常的隱忍堅毅。
許家駿(錢泳辰 飾)
錢泳辰飾許家駿錢泳辰飾許家駿
許家駿,江南許家醬園的少爺,原本是個無憂無慮的大少爺,與盈娣本有婚約,后娶盈秀為妻。因突遭家變而陷入人生困境,背負著血海深仇,後來無意中上山落草為寇,最終又干起了革命。最終與盈秀贏得了彼此的真心。是一個心中有遠大抱負,敢於豁出自己落實目標的人。[14]
曹銳(陸昱霖 飾)
陸昱霖飾曹銳陸昱霖飾曹銳
軍閥之子曹銳,擁有帥氣的外形、顯赫的家室,是人們眼中的「高富帥」型男生。機緣巧合曹銳認識了沈家二小姐沈盈秀(佘詩曼 飾)並一見鍾情,怎奈盈秀已有心上人,對曹銳猛烈地追求並不動心。
曹莉(解惠清 飾)
解惠清飾曹莉解惠清飾曹莉
統領江南的曹軍將領曹震方(湯鎮業 飾)之女曹莉,屬於新思想派人士,她不顧一切的愛上京劇小生段玉麟,在千里追夫期間發生過不少啼笑皆非的故事。由於,曹莉哥哥曹銳(陸昱霖 飾)對盈秀(佘詩曼 飾)一見鍾情,愛管閑事的曹莉見狀給哥哥出謀劃策,在這過程中曹莉真心喜歡上善良勤勉的盈秀,後來姐妹二人情深意重。
白如意(唐熙 飾)
唐熙飾白如意唐熙飾白如意
白如意出身青樓,才情風姿出眾,嫵媚妖嬈,性格潑辣率性,為人仗義,深得曹震方的寵愛,卻受到大太太趙靜秋(俞小凡 飾)的鄙夷和嫉恨。仗著曹震方的寵愛與大太太暗中較勁,劇中與盈秀看似敵手卻似乎另有隱情,是曹府中的第三方勢力,虐戀情深不可自拔。 

5 《嫁入豪門》[電視劇] -分集劇情

第1集 曹震方大壽,中央何代表上門勸服。沈府內大小姐盈娣因父親不肯去曹府賀壽為自己無法去曹府見曹家大少爺而惋惜。盈秀提醒她已是定過親的人了。曹家大小姐曹莉在看戲結束后跑到戲台上要和小生段老闆合影,讓曹夫人和曹震方感到丟臉。正在這時曹銳被人刺傷。此時許家醬園裡許老爺不肯喝葯,找許家俊交代後事,許母安慰其並擔心家俊對曹家做了什麼。牢房裡曹震方了解到這名刺客叫許家俊,家中企業因與萬利洋行一起做生意被坑因此破產,家父許啟山也因此一病不起。曹夫人勸曹銳別去舞廳玩樂,其弟趙四海坦白這件事和他有關。曹震方回家后問起,曹夫人和趙四海隱瞞事實,許家俊答應三天內找到證據。第二天沈家看到報紙上的報道,沈母不想讓盈娣嫁到許家受苦,盈娣也說不願意。家俊搜集證據卻四處碰壁。盈娣和其友冒充曹銳同學到曹府探病卻沒見到曹銳,盈娣因此可惜。家俊在街上碰上盈娣,二人寒暄幾句。許母勸家俊放棄,家俊認為可以藉此激起許父求生意志不肯放棄。曹震方因土匪搶走軍火而大發雷霆,認為是老對頭夏老九乾的,想買洋槍反擊。其部下提出可以買日貨,並找沈教授商討。沈盈秀想念大學,卻礙於沈母不敢答應。沈父母為了盈娣的婚事及盈秀上大學的事大吵了一架。
第2集 曹震方為了壽宴上曹莉和段玉麟合影的事大發雷霆,其三姨太如意說盡好話討得他歡心,晚上去了如意房裡。如意提出在其懷孕之前曹震方不準去曹太太府里。曹夫人為了鞏固地位,給如意喝了半年讓其不孕的葯。丁副官到沈府上請沈教授過府有事相談。許家俊找不到證據被抓到曹府,許母去找沈母幫忙,沈母想明哲保身不肯出面。許家俊大罵曹家,正好沈教授上門。曹震方提出想讓沈教授當翻譯與日本人做生意,沈教授為了救家俊答應。沈母認為這是發達的大好機會很高興。許父病危,許家上門求親,想讓盈娣沖喜,沈母不想讓盈娣過門受苦,盈娣和沈母都不答應。盈秀無意間聽到沈父母談話,知道了她不是沈家親生女兒的事,為了報恩答應替姐嫁人。家俊想起和盈娣在一起的種種,心裡對未來充滿期待。盈娣和盈秀坦白是嫌棄許家窮太嫁過去受苦才不肯答應親事,盈秀知道家俊喜歡的是盈娣,擔心嫁過去后家俊不開心,盈娣鼓勵盈秀試著喜歡家俊,日後家俊一定會喜歡上盈秀的。
第3集 沈父來找盈秀,盈秀說明為了保全沈父的名聲,願意嫁過去賭一把。沈母和盈娣對於結果很滿意,開心的準備豐厚的嫁妝。許家不知道沈家的決定,許父答應好好保重身體為家駿證婚。盈娣和其同學在咖啡廳遇上曹銳,曹銳恰好和朋友問起盈娣,盈娣自己上前和曹銳打招呼,與其一起去舞廳跳舞。盈秀穿著新娘裝一個人坐在房間里回憶家俊和其在一起的瞬間,沈父說盈秀永遠是沈家的女兒,如果許家不接受可以回來,被沈母怒斥不吉利。盈娣坐在房間里想到自己做家務的艱苦,堅信自己沒有做錯。拜堂中許父吐血,婚禮草草結束,晚上家俊進房間和發現新娘子是盈秀,盈秀為了保全沈家的臉面說是自己喜歡家俊才加入許家的。許家大發雷霆要把盈秀趕回沈家,許母念及許父的病,安撫家俊暫時瞞著。第二天早上盈秀在廚房做早飯卻被許母和家俊怒斥,但面對許母和家俊的各種冷語都不肯回家。家俊去沈家卻得不到結果。許父看到盈秀知道了新娘子換人的事,一家人一起去沈家問個清楚。沈母直言當初只是戲言,許家已經破產了不會讓親生女兒去許家受苦。許父知道盈秀是養女的事情怒極攻心,與沈家恩斷義絕。許家因為盈秀隱瞞事情不肯接受她這個兒媳婦。許父因此病逝。
第4集 盈秀想留在許家彌補過錯,許母和家俊都不同意,許母打了盈秀一巴掌並把她趕出了許家。盈秀不肯離開在許家大門外淋雨後昏迷不醒,家俊睡前想到盈秀打開大門卻發現盈秀已經離開。曹銳送盈娣回家,想親盈娣一下盈娣不讓,盈娣問起想去洋行上班的事,並主動親了曹銳。沈母和盈娣提及許父去世的消息,不肯承認許父被其氣死的事實。盈娣提出想讓盈秀回來怕盈秀受苦,沈母說盈秀已經和家俊好上了不肯回來。盈秀醒來后發現自己在陌生房裡,才發現自己被曹家三姨太救了,為了避嫌如意讓盈秀假稱是她表妹。曹銳看上了盈秀不顧和盈娣的約會留在家裡吃飯。曹銳不顧母親約盈秀在府里轉轉,如意替盈秀答應了。盈秀知道了曹銳是曹震方的兒子,和如意告別後生氣離去。曹銳想送盈秀回家,被盈秀拒絕。盈娣等不到曹銳生氣離去。家俊到沈家找不到盈娣和盈秀,結果在街上碰上了盈娣。盈娣讓家駿和盈秀好好過日子。盈娣把過錯推到沈母身上,說沈母不肯讓她到許家吃苦,沈父不肯退婚才導致今天的結果。盈娣回家后在門外碰上了盈秀,盈秀怕沈母不諒解不敢回家。盈秀說出自己沒和許家俊同房,跪下請沈母原諒。沈母大罵許家不識時務,把盈秀留下。曹銳因錯過了盈娣的約會,跑到沈家找盈娣。沈母很開心留曹銳在府吃飯,曹銳因此碰到了盈秀。盈娣和沈母看到曹銳一直盯著盈秀,直言盈秀已經嫁人了只是回來串門的。沈母讓盈秀自己回許家拿嫁妝。
第5集 盈秀回許家拿東西,許母問盈秀家駿下落,盈秀直言沒見過家駿但盈娣見過。盈秀回房后想到盈娣和家俊說的話,怕家俊出事來到許家醬園,結果看到家俊把醬園砸了弄傷了自己的手。盈秀告訴家俊是為了報恩嫁給他,坦白自己從小喜歡家俊,會一直在他身邊等著他。沈母勸盈娣不必對盈秀心懷愧疚,要為自己的幸福考慮。沈父回家時看到盈秀,沈母告訴他盈秀是被許家趕回來的。家俊想到對盈秀太殘忍,但想到盈娣的話心中對曹家充滿恨意。夏老九被曹軍打敗后通過暗道離開逃過一劫,並在雙方交戰中偷襲曹軍偷走軍火。丁副將獻計在暗道外布下陷阱。盈娣因找不到曹銳和同學抱怨。曹莉對著段玉麟的照片發花痴,並想到以請段家班唱戲為由找段玉麟去咖啡廳。段家班的女孩子被流氓調戲,段玉麟出手相救卻被打,恰好擋出了曹震方和如意的車,曹莉一時心急搶了丁副官的槍向天開了一槍。曹震方回家后大發雷霆打了曹莉一巴掌,並說下次再看到曹莉和段玉麟在一起就殺了他。許家俊為了報仇留書出走,在樹林里救了為了找懷錶而被獸夾夾到的夏老九。曹莉為了出門費盡心思。曹銳為了見盈秀答應幫曹莉想辦法。曹莉去找段玉麟卻被班主阻攔,於是在段家班大喊大叫。
第6集 段玉麟為了讓她死心,假裝和玉梅是一對。曹莉在眾人奚落中離開,班主因此擔心戲班未來。家俊帶著受傷的夏老九劃船闖入了夏老九的土匪窩。曹莉傷心的跑到曹銳辦公室說以後都不再理段玉麟了。曹軍突然來段家班大院徵用其地為新兵訓練營。段家班無奈只得離開。大家都為家俊救了夏老九的事感謝家俊,二當家曹彪知道了夏老九的腳今後廢了很開心,想藉機篡權。家俊想離開卻被曹彪攔下,只得暫時留在匪窩。沈剛來到許家拜祭許啟山,知道了家俊離家出走的事,瞞著許母給管家留下了一些錢。曹銳和朋友打球提到沈盈娣,曹銳告訴朋友沈盈秀才是他想要的女人。曹震方了解到所布的陷阱有人受傷了卻被人救走了,並拿到了夏老九的懷錶。盈娣和朋友炫耀曹銳為其安排工作的事情,友人戲言曹銳被她吃定了。曹銳和舅舅趙四海說自己喜歡上了有夫之婦。曹彪想拉攏三當家的當老大,卻被三當家婉拒,曹彪想殺了家俊,卻被夏老九阻攔。家俊無奈只能坦言自己就是許家俊。夏老九藉此邀請家俊入伙,並收他為徒。曹夫人為了曹莉趕走戲班的事被曹震方知道了,曹夫人說明后曹震方沒怪她。曹震方在書房拿著懷錶沉思,原來懷錶是其心愛女人素秋的。沈母為沈剛送錢到許家而大發雷霆,因此知道了家俊離家出走的事,結果被盈秀知道了。盈娣直言盈秀代嫁的事對大家都有好處。盈娣和沈母都為曹家送來邀請看戲的請柬而開心,盈秀為家俊擔心不肯去。
第7集 沈曹兩家一起去看戲,曹夫人認出盈娣就是當日去曹府探病的女孩。曹銳發現盈秀沒來感到很無趣。沈母藉機與曹夫人攀談邀約以後一起去喝茶。盈娣想和曹銳說話曹銳卻不願理她,如意為盈娣解圍卻盈娣卻藉機奚落如意。盈秀在練字時思念家俊,家俊此時正在練功。曹震方和曹夫人很看好盈娣,曹銳無奈只得答應先交朋友。盈秀因為沒有工作經驗找不到工作,恰好碰上了曹銳的朋友曾有為,他把萬利洋行的地址給盈秀推薦她去應聘。曹銳因此知道盈秀未婚。盈秀想走卻被曹銳拉住,盈娣正好看到生氣離去。盈娣怒罵盈秀搶了她的工作,搶了家俊還不夠還搶了曹銳。沈母為此打了盈秀一巴掌。曹銳回家找曹夫人大吵一架,之後到舞廳喝悶酒,恰好碰上舞女被打,為其出頭被打了一拳。舞女因此對其芳心暗許。曹銳一夜未歸被曹震方教訓,曹莉來看望曹銳,曹銳讓曹莉去找沈盈秀道歉,答應她的事不能兌現了。曹莉取笑盈秀曹銳對其不一般。曹莉很喜歡盈秀和她一起去郊外玩,無意間發現許母在地里拔草。許母因為眼睛問題看不清曹莉。曹莉回家后告訴曹銳盈秀很關心他,無意間看到報紙上段玉麟的消息。沈父不答應女兒去洋行工作,盈秀來找盈娣,告訴她曹銳出車禍。
第8集 許母因眼睛問題不小心把廚房點著了,並弄傷了自己的腳。家俊在夏老九的調教下練就了一身好武藝好槍法。家俊和夏老九提出想回去看望母親,夏老九想找人跟著家俊答應他的要求,卻遭到老二老三反對。大牛因為其爺爺被困,借著買菜的機會把明月島秘密通道送到了曹震方手裡。許家管家老耿到沈家求沈母讓盈秀回去照顧許母,沈母為了盈娣答應說明盈秀,卻被盈秀聽到自動請纓來到許家。盈秀來到許家,真心真意照顧許母,卻被許母怒斥。盈娣來看曹銳,曹銳看到是盈娣對盈娣很冷淡。盈娣離開的時候碰上了曹夫人,正巧舞女杜菲菲上門找曹銳,盈娣借故離開。杜菲菲想見曹銳曹夫人不讓,曹銳帶走了杜菲菲。盈娣回家后和沈母賭氣說不想理曹銳,沈母教她趕緊去萬利上班站穩腳跟。家俊給母親寫了信讓大牛幫他送信,曹彪拿走了信卻被夏老九看到了。有人上門提親曹夫人聽到是有錢少爺答應了。曹莉在飯桌上奚落孫少爺,讓其減肥后再談。家俊找狗旦讓他去看許母,回來后告訴家俊年輕女子在照顧受傷的許母。家俊猜到是盈秀在許家。媒人告訴曹母,孫少爺對曹莉很感興趣,曹莉聽到后把丫鬟綁在凳子上離家出走。曹莉來找盈秀下人告訴她在許家醬園。
第9集 曹震方知道曹莉離家出走給曹夫人三天時間找到曹莉,不然就休了她。大牛按照丁副將吩咐,把守衛解決了。曹軍按照大牛給的地圖來到島上偷襲,換崗的三當家發現站崗的大寶二寶被人殺了,發了信號彈。經過烈戰曹軍逃脫,家俊剛好不在,曹彪因此認為他是姦細。丁副官逃脫后被曹震方大罵,知道了家俊在匪窩之後安排人埋伏。盈秀在街上被曹銳糾纏,被家俊救了。大牛帶著人在家俊回家之前帶走了他。許母處處給盈秀氣受,曹莉來找盈秀求她收留。丁副官來抓許家俊,無功而返。曹莉認出許母是菜園裡的老太太,許母很開心,曹莉怕許母知道她是曹家女兒不開心就離開了。家俊被帶回明月島后被眾人毆打,說出留了一封信給大當家,大牛知道不用被人發現很開心,狗旦找到了信還許家俊一個清白。曹震方因為曹夫人沒找到曹莉,讓曹夫人把曹家後院鑰匙交給如意保管。曹夫人為了拉攏曹銳答應不管女秘書的事情。盈秀以為是曹銳找人抓許家俊來找曹銳讓他放過許家俊,卻被盈娣看到盈秀坐在曹銳車上。
第10集 曹銳問盈秀要不要做他的秘書,盈秀拒絕。曹銳進門的時候把客戶潘安的資料碰翻了因此結下了梁子。盈娣回家后把看到盈秀的事告訴沈母,並大罵盈秀。盈秀在許家照顧許母卻被其打罵。沈父來到許家發現許母打罵盈秀,把盈秀帶回了沈家。盈娣問及盈秀坐曹銳車的事情,盈秀坦言是為了家俊去找曹銳。沈母教盈娣學習盈秀主動接近曹銳。趙四海勸曹銳為了曹夫人和曹銳在曹震方心裡的地位要拉攏潘安。盈娣來找曹銳報道,主動接待潘安。潘安看上了盈娣因此答應了合約。曹銳告訴曹震方這個好消息,碰巧知道曹震方抓家俊的事情。盈娣告訴大家已經去萬利上班了。沈父私下把錢給盈秀叮囑她隔三差五給許家買肉。如意在後院整了個玫瑰園,曹夫人找不到人伺候找如意出氣,卻被如意奚落人老珠黃,兒女不孝。曹夫人知道玫瑰園是曹震方送如意的生日禮物后頂撞曹震方,卻被曹震方怒斥。曹震方考慮馮軍蠢蠢欲動,放棄找夏老九麻煩而找沈剛幫忙和日本人買軍火。大牛為了保命對曹彪挑撥離間。盈秀來許府送菜,聽到許母和老耿坦言知道盈秀的好。潘安和曹銳簽合約成功,潘安說明是盈娣的功勞,並邀請盈娣參加聚會。
上一篇[馬遠良]    下一篇 [責任成本法]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