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類型:言情小說

作者:嬰寧1987

1 《嫁衣裳》 -內容介紹

我叫李子暮,別人都叫我木子李,這別人中不包括我的天使。我的天使只會氣鼓鼓地叫我,李子暮,你怎麼不去死!這真是一件讓人傷心的事。實際上,我傷心的次數很少,因為我的天使往往對我視而不見,事情到了這個地步,已無關傷心,而是哀漠大於心死。

有一個影星叫劉燁,我長的與他有七分像,不過他滄桑,我陽光。用不著妄自菲薄,我生就一副好皮相,偶爾也能招來幾隻狂蜂浪蝶。她們習慣性的跟我說,我看起來帥,偶爾也能扮扮酷,但是我笑的時候,帶著幾分羞澀與傻氣,使整個人大打折扣。我們的結局可想而知。

其實有時候我是故意犯傻,我又不想與她們長長久久,我只是想引起我的天使的注意,我的天使是一個很有原則的姑娘,照例對此視而不見。而漸漸的所有人都知道了我對我的天使的迷戀,沒有人再跑來當我的棋子。

前女友們跑回來,以上天的名義嚴厲譴責我的卑鄙無恥,險惡用心,本來一場姜太公釣魚——願者上鉤的戲碼,最後變成上鉤的魚兒圍住姜太公往死里咬。

睡在我上鋪的哥說,全世界都知道我喜歡她,可她一點反應都沒有,只有兩種可能:一種是她也喜歡我,只是女孩子嘛,總愛鬧些欲擒故縱的把戲,當然這種可能的概率非常小,可以忽略不計;另一種可能就是她壓根就不知道世界上還有我這號人物。

因為他的這些言論,我備受打擊,常常在寢室長吁短嘆:「人生啊!」「蒼天哪,大地啊!」

我本來是一個樂觀的人,可被我的天使一點一滴磨去了我生性中豁達的那部分,我徹底理解了何謂患得患失。當然,這得與失的比例十分懸殊,懸殊到我已經無法開口告訴你究竟有多麼懸殊。

我的天使既不漂亮,也不可愛,氣質不出眾,性格也不好,可我就是喜歡她,死心塌地的那一種。我的天使有長長的腿,長長的頭髮,看起來很文靜,可她騎的單車是標準的男式山地車,我知道這有一些怪異,可是,只要發生在我的天使身上,一切就都是好的。

睡在我對鋪的哥說,我這樣是不行的,一點原則都沒有,我應該有點追求,比如臉蛋,比如身材,男人嘛!對此,我嗤之以鼻,我的天使純潔的如一朵百合花,任何原則,堅持在她面前都會黯然失色。

上鋪對鋪一起哀嘆:這孩子,魔障了!然後哀嚎:上天啊,寬恕他吧!

我不求寬恕,我的天使在的地方就是天堂!

我的天使,我把青春獻給你!

我的天使她叫阿寧!

清晨,我睡得正香,迷迷糊糊間覺得一雙冰涼的手卡上了我的脖子:「同志,革命尚未成功!」我「噌」地坐起來,筆直衝進淋浴間,神速地洗了個澡。

出來時,同寢的哥們圍著被坐在床頭,一個個困的直點頭,含含糊糊地叮囑我,要察言觀色,要笑容溫柔而不下賤,要舉止鄭重而不輕浮。

「要畢其功於一役!」一個哥忽然冒出這一句,我立刻心花怒放,剛要應承幾句,上鋪,也就是那雙冰涼的手的主人,給了那哥一個耳刮子:「說什麼夢話呢?」然後跟我說,「別誤會,快走吧!」右手成拳,下沉,做了個加油的動作。

換好鞋,我頗豪邁地大喊一聲:「哥走了!」

上鋪說:「那個,哥不是打擊你,失敗后千萬別想不開啊!」

對鋪說:「一定要死的話,就去外面,別死咱學校,哥可是千辛萬苦才考進來的。」

對鋪的上鋪說:「木子李,別聽這些大嘴巴的,哥知道你堅強著呢,沖吧!」

上鋪說:「要不,你先把欠我的錢還了。哥手頭也不寬裕,這每天早晨叫你起床,多傷神啊,怎麼也得補補,你說是不是?」

對鋪說:「哥建議你跳江,說不定還能碰見十娘姐姐,你們肯定有共同語言!」

上鋪說:「不對!李甲那廝還是愛過十娘姐姐的,咱木子李被愛過嗎?」

對鋪說:「你個沒文化的,李甲那廝只是逢場作戲,那叫愛嗎?你不要褻瀆木子李的純潔感情!」

上鋪說:「不好意思,孤陋了。哎,哥,你怎麼還沒走啊?」

我欲哭無淚:「這就走!」小跑出了寢室,身後的那幾個傢伙還在相互扯皮。出了公寓樓,呼吸一下新鮮空氣,一路慢跑到了校門口,翹首以待。

六點三十分,我的天使騎著單車出現,六點三十二分,我的天使從我的身邊駛過,我小跑著跟上。我的天使今天穿了一身白底綠邊的衣服,清新的如一株白楊。

「早啊!」我一臉燦爛地打招呼,我呼喚了千百次的奇迹終於出現,我的天使側目看了我一眼。我的心怦怦直跳,慌忙平視前方,想著接下來要跟我的天使說些什麼。

「你真漂亮!」呸,俗!要麼說「我是李子暮。」,不成,我的天使要是說:「沒聽過。」那可怎麼辦?「你認識我嗎?」「認識一下吧。」「我叫李子暮,你可以叫我木子李。」也不好。不對,我的天使呢?

緊急剎住腳,回頭,十步之外,單車橫在馬路中央,滴溜溜的輪子上扎著一排亮晶晶的圖釘,我的天使站在一邊,氣鼓鼓地盯著那些圖釘。我不知道這是哪位仁兄的下賤之作,不過賤的好!

我鬥志昂揚地向我的天使走過去,不期然一輛跑車停在了我的天使身邊,我立刻躊躇不前。

我的天使很有美女緣,要問本校的某個女生漂不漂亮,只消問她是不是我的天使的朋友。是,美女啊,流口水;不是,對不起,回家再修鍊幾年!寢室的哥們大力支持我的愛情,也是為了這個原因,得我的天使一句美言,勝似玫瑰百朵。

車門打開,第一美女走下來:「妹妹,怎麼了?天哪!這人也太缺德了吧!好了,妹妹,別生氣,別生氣。」

我的天使不說話,第一美女又說:「妹妹,把車放我後備箱吧,總不能扔在這兒啊!」

我的天使說:「那也太丑了!」

第一美女笑翻:「那你想怎麼樣?我還真想見識見識這人,能把妹妹氣成這樣。」

又一輛車停下,第二美女走下來:「妹妹?」

我的天使應了一聲:「嗯!」

第二美女說:「不對啊,這麼一大把圖釘,妹妹你怎麼沒看見啊?」

我的天使又不說話,第一美女說:「好了,妹妹,把車放上去吧,總不能一直在這當路標啊!」

第二美女說:「對啊,妹妹!坐我的車走吧。」

第一美女打開車門:「走啊,妹妹。」

第二美女打開車門:「走啊,妹妹。」

第一美女,第二美女,家境相仿,相貌也難分上下,追求的男孩子在數量和質量上也都差不多,兩人明裡暗裡都較著勁,爭奪我的天使已成了其每日的必修課。兩個美女都打開車門,我的天使把怨懟的目光移到了我的身上。我的天使肯定以為那些圖釘是我撒的,蒼天哪,大地啊,我是真冤枉啊!

僵持了幾秒,第一美女的追求者到了:「美女,這是幹什麼呢?」

第一美女說:「哦,不知是哪個缺德的傢伙,撒了這麼一大把圖釘,都扎到我妹妹車上了。」

第二美女的追求者也到了:「美女,這怎麼了?」

第二美女說:「我妹妹又犯迷糊了,這麼一大把圖釘都沒看見。」

美女的追求者不會少,那些優秀的追求者身後又有一大堆的的追求者,於是男男女女,堆積著,彼此寒暄,幾乎個個眼放桃花,我的天使被晾到一邊。

我的兄弟還在扯皮十娘姐姐,我孤身一人面對密密麻麻的人群,人生的際遇往往就是這麼奇妙。我的天使翩躚著向我走來,她皺著眉說:「李子暮,你怎麼不去死?」我的頭「嗡」的一下就炸了,我的天使她知道我,她叫了我的名字,她跟我說話了!可是,等等,你怎麼不去死?這話是什麼意思?

我的天使只留給我一個背影,我無比沮喪,我的天使,她叫了我的名字,卻是讓我去死。

回到寢室,上鋪指著鬧鐘說:「你出去了三十分鐘,十分鐘到校門口,十五分鐘走回來,你只剩下五分鐘與她交談,你說了什麼?」

「她叫了我的名字。」

「噗」正在刷牙的對鋪一口水都噴出來了,上鋪無奈地搖搖頭:「嚇著了!」

「她問我怎麼不去死。」

上鋪,對鋪,斜上鋪長舒了一口氣,搖頭晃腦:「正常,正常!」

我想殺人!

上鋪拍拍我的肩膀:「木子,你要知足。你今天出去只是想見見她,她卻叫出了你的名字,做人不能太貪心,要遭報應的!」

我立刻心情大好:「其實我覺得她肯定捨不得我死。」

上鋪說:「是!她想讓你生不如死,而且,她已經做到了!」

 

 

下一篇[伊之情]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