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嫲嫲帆帆》

標籤: 暫無標籤

《嫲嫲帆帆》是由杜麗莎、陳小春、陳慧主演的一部香港動作片。

1 《嫲嫲帆帆》 -影片簡介


港名《嬤嬤帆帆》描寫老年人面對死亡問題的影片中外都拍過不少,卻沒有一部像本片那樣
《嫲嫲帆帆》《嫲嫲帆帆》

 富有幻想力和開朗明快的氣氛,堪稱是香港影壇難得的貢獻。劇情描述袁詠儀年輕時為了替溺水垂危的兒子換回生命,答應用自己的十年陽壽跟死神交換,兒子長在後成為孝子,但因移民問題而令母子失和。她偷偷離家去參加老人旅行團,在途中被死神追命,但她對家人放心不下,竟以鬼魂回家跟家人生活了一段日子,把事情一一擺平才真的死去。本片劇本結構精妙,拍攝母子親情部份相當感人,連演出孝子一角的譚永麟都表現甚佳。唯一缺點是袁詠儀的老人化妝技術太差了,使她的賣力演出大打折扣。

影評——《十年·十日·寸草心》

「五分鐘前,你媽媽的心臟已經停止跳動了。」 
  放下電話,鏡頭從阿帆身前右移,背景里的卧室正緩緩輕晃的搖椅上,女兒安靜地睡著,就好像一切都沒有發生:他沒有跟媽媽進行過那一席長談、媽媽也不曾在泳池那麼奮勇地拉著他的手將一向游泳過敏的他拉上岸來,甚至,這十天里,媽媽從來沒有回來過。在全家人眼前來去的,竟只是遊絲一氣的頑強魂魄。 
  這不是陳可辛最好的電影,《嫲嫲帆帆》太多零碎:女兒嫲嫲因為差點淹死弟弟而與母親起了爭執,取走了弟弟赴美的錢,遠走他鄉,結果帶了一群與不同地方男人所生的兒女歸來;大兒子帆帆與妻子成日期盼有一天能移民,卻不敢跟老媽講;小兒子小春精神木訥,成日不務正業,愛上了宣傳版上的女警,而帆媽自己,數十年前為保兒子性命不惜求上天減去十年壽命。 
  這是一個怪力亂神又充滿各方衝突的集合體,不如《雙城故事》三人雙城那麼直接簡單,又不比《金枝玉葉》那麼舉重若輕,跟《甜蜜蜜》相比,力度簡直小巫見大巫。甚至在影迷眼中,都處在陳可辛作品序列中若有若無的位置:正在長肚腩的譚詠麟,作老裝演母親的袁詠儀,稍顯奇幻卻流於家長里短的故事,支離破碎的段落。 
 

《嫲嫲帆帆》《嫲嫲帆帆》劇照

  然而《嫲嫲帆帆》正是在這樣的支離破碎上,一點點建立了它雖難稱經典卻絕對獨特的世俗童話。帆媽是個絕世好老媽,年輕時海上喪夫,為垂死的兒子能夠存活,不惜向上天交換十年陽壽,年老后在自己比算出來的壽命減去十年的那一年,向前來索命的神仙要求續命的理由還是「這個家需要我」。這是一出老套的《慈母淚》,依足傳統劇情片模式,必然成為一部夠煽情但俗套的作品。 
  然而俗套被打破在出走廿載拖家帶口殺回家來的女兒、自己辛苦養育了這麼多年卻一心一意要移民的大兒子以及痴痴獃呆成天只知道「我餓了」的小兒子。都不是窮凶極惡追著父母要債的子女,都有這樣那樣的苦衷,二元對立並不存在於全體子女與帆媽之間,而是在這一年六十八歲的帆媽與一次一次出現的死神之間,這一年,她早知大限將至,眼見身周銀髮老友一個個默默地離開,子女皆未成大器,不由得心急如火;另一廂,偶爾聽見子女商議著「拋棄」自己,令她無處安放的杯具終於碎了一地。於是她不言不語地出走,唯一如影隨形的,是死神。 
  經過多番討價還價,帆媽還是得死,然而死神續了十天命,讓本來離家出走、應當在韶關山上壽終的帆媽居然就憑著愛,一鼓作氣魂魄回家。 
  這是一個徹底改變了的老媽,不再為老友們的死而嘮叨自己的大限將至,不再滿懷怨懟阻止兒子經年出國夢想,也慢慢理解了小兒子「他們不養你,我養你」的勇氣。在人間的最後十日,她幫老友的老伴解開了失去伴侶的心結,替她數個父親分散在世界各地的外孫找到了自己的老爸、徹底擊碎了帆帆的游泳癥結,給了他一個自我主張的機會。 

《嫲嫲帆帆》《嫲嫲帆帆》劇照

   「其實做兒女的,也不想見到父母老去的。」 
  帆帆鎖眉深深,望著眼前軀體在醫院一點點消散生命、魂魄安靜地坐在搖椅上緩緩道出「人老了又煩,又會死」的老媽。他似乎從來不曾了解,黑髮時減壽為他續命,白髮時極力要增壽為他解決一切難題的母親,在他正要開始懂得真正報答的時候,要跟他永別了。 
  嫲嫲的有一個BB出生了,為她接生的竟是母親在她小時候預言有緣的豬頭炳,帆媽說「做父母最重要是要懂得放手」。香魂消散,新生降世,她便好似從來沒有回來過一樣,不見了。 
  一點也不溫暖,儘管是零碎地在喜劇,但最終,袁詠儀演活了帆媽,譚詠麟演死了帆帆,杜麗莎做足嫲嫲的「沒心沒肺」,喬宏成了最無良的死神。 
  陳可辛,製造了他最無名的「UFO」出品。 

上一篇[MM梳妝台]    下一篇 [MM整理房間]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