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宋風》是戒念的代表作之一。

作者:戒念
出版社:珠海出版社
頁碼:321 頁碼
出版日:2008年
ISBN:9787806899731
條碼:9787806899731
版次:1版
裝幀:平裝
開本:16
中文:中文

1 《宋風》 -作者簡介

戒念,戒三男,石油工人,最大的願望便是讀書到生命的最後一刻;最欣喜的事情便是從一堆書中發現令人眼前一亮的文字。起初為了理想步人架空歷史,現在為了自己的愛人和即將誕生的寶貝而寫字,希望他們永遠沐浴在陽光之下,希望自己能夠讓他們每一刻都幸福美滿……

2 《宋風》 -內容簡介

《宋風》《宋風》
現代軍醫王靜輝來到這個世界后,一隻老虎成為他融入時代的第一個契機,隨後他前往這個時代當之無愧的中心——大宋國都卞都開封。在這裡,他發揮現代人的智慧,高價拍賣玻璃杯給遼國商人,並開始製造和改良玻璃。有了第一筆資金后,他回歸老本行,開設平民醫館給卞都的平民治病,並因為成功的外科手術而名聲大噪。
在拍賣會上,想要平凡一生的王靜輝無意結識了還是穎王的趙項和蜀國公主趙淺予,從此他的一生開始轉變,與大宋越來越息息相關。從改良活字印刷術,開設印刷作坊,到濮議時為儘早建立城市防疫體系而第一次捲入北宋的高層政治鬥爭,雖然他的出發點只是想讓百姓少遭受一些磨難,但愛情的抉擇已不容許他在這個時代的政壇上退縮……

3 《宋風》 -編輯推薦

左《竊明》右《宋風》,掀起跨越歷史新熱潮,演繹大宋風雲新紀元!扭轉北宋命運的全程記錄,朝堂與邊塞的雙邊精彩對決!
大宋真正風起雲湧的時刻,在那場歷史性的變法之前,其實已經悄悄臨近……
他該如何在這個陌生的時代去生存?改革之路充滿了撲朔迷離的變數,王安石、司馬光、蘇軾……所有的人都在尋找大宋的出路,到底又是誰對誰錯?眼前的一切都在錘鍊著王靜輝走向成熟,重生的蝴蝶是否能夠改變歷史的走向?請看一個現代醫生所演義的《宋風》。

4 《宋風》 -本書目錄

第一章 現實
第二章 卞都
第三章 揚名
第四章 論證
第五章 財神
第六章 身份
第七章 防範
第八章 情愫
第九章 文化
第十章 滲透
第十一章 梅雪
第十二章 為官
第十三章 濮議
第十四章 獻策
第十五章 蘇家
第十六章 難眠

5 《宋風》 -精彩書摘

第五章競拍
其實王靜輝用不著去買這些不同版本的醫書的,從小到大,他都是在爺爺的竹鞭下將這些經典中醫著作背的滾瓜爛熟,再加上他天生記憶力強悍,連《醫宗金鑒》和《本草綱目》這樣的超級巨著都能捻之即來,直接寫出這些經典著作對於他來說一點兒困難都沒有。但是他自己可不是那麼想的,重新修訂這些經典著作固然是件天大的好事,但在修訂過程中有多少正確的東西被刪掉了呢?!
宋代的這些名醫們為了追求絕對的權威,決不可能將自己沒辦法證明的理論加在上面,但這些沒有辦法證明其正確性的理論就被這麼無緣無故的刪除了,想到這些,王靜輝的心中就不禁黯然:中醫理論即使是放在一千年後的時空中,憑藉那麼先進的科學技術排除萬難才證明一些本來是被人們認為是謬論的理論居然是正確的,而現在這麼落後的條件下,又有多少東西被懷疑是錯誤的而被刪除呢?所以他決定遍讀醫書,憑藉著他的行醫經驗和後世的科學理論來進行篩選。
幸好可能是來這個時空的時候王靜輝的身體發生了令人驚奇的異變,看書簡直就是一目十行,配以變得更加驚人的記憶力后再加上每天只用休息兩個時辰。看似嚇人的半屋子醫書,在這些超能力的幫助下,他只用了半個月就可以倒背如流了。「這是不是表示今後我可以準備苦讀一個月就可以參加科舉考試了呢?這個方案看似可行!」王靜輝嘀咕著。
他買來大量的紙張進行寫作,好在自己曾經對書法下過苦功夫,你很難想象一個醫生沒有一手好字。在讀大學的時候,大多數同窗都拜在懷素狂草的門下,但他卻苦練楷書和行書並且還拿過獎,不過來到這個世界后,這個以往讓他很自豪的技能變得比垃圾還不如:所有會寫字的人都是用毛筆寫字,更何況這個時代還誕生了蘇、黃、米、蔡四大書法家,他這一手早就不值錢了!
對於王靜輝而言如果用毛筆完成自己的著作,那可真是一場惡夢,不說別的,一部《醫宗金鑒》就已經超過千萬字了,如果用毛筆寫,恐怕要寫到下個世紀了。所以他朝管家要了許多鵝毛,削成鵝毛筆粘墨來完成著作。
有了鵝毛筆這件攻堅利器,王靜輝可以用肋生雙翼來形容,僅用了十三天他就完成了《素問》、《脈經》和《針灸甲乙經》三部醫書的修訂註釋工作,但他並沒有拿出去交付出版,一方面是因為自己現在在這個時代的醫學界,哦不,是在杏林中沒有闖出什麼名氣來,就是出版了也被人當成垃圾;另外一方面的理由更為有力:就是沒錢了!
終於等到拍賣那一天了,早上王靜輝為了在拍賣會上達到最理想的目標:把玻璃杯拍出一個天價來,並且這個天價是由契丹商人拍出來。為了這個目標,他有專門找了徐老在書房中密議了半個時辰后,這才和徐老一起來到徐氏珠寶店。
到了徐氏珠寶店后,王靜輝才知道此事先前和徐老與李管事一起策劃的廣告戰所取得的效果:徐氏珠寶店的門前停滿了各種馬車和轎子,一直排滿了半條大街。他心中想到:看來雲集到徐氏珠寶店的財富將會達到一個天文數字!如果從未來帶一挺機關槍來搶劫,那可就發死了!
進入拍賣大廳也就是徐氏珠寶行的正廳,裡面整齊的排列著桌子和椅子,坐滿了身穿各種服飾的人。王靜輝仔細打量了一番除了十來個明顯是游牧民族服飾的商人外,還有兩個碧眼的胡商。「這十來個游牧民族服飾的商人就是這次拍賣會上待宰的羔羊了吧!」王靜輝想到這裡,嘴角不禁露出了一絲冷酷的笑容。
按照原先和徐老商定的計劃,王靜輝今天也坐在了競價席位上,他剛坐下,旁邊服務的店小二便送上一杯清茶、各色乾果和一個標著座位號的牌子。王靜輝端起桌上的茶杯吹了吹輕輕的喝了一口茶后,便開始大量起這個大廳中的競買者了。
「噹噹」李管事在拍賣席上敲響了小銅鑼,「各位買家,歡迎光臨本店!這次本店受人之託拍賣一隻極品玻璃杯,此物大家都預先鑒賞過,在座的各位都有心收購此物,但本店實在是無法公平的決定出售給何人,所以便想出了這個拍賣會的法子,各位競拍,價高者得!拍賣會的規矩想必大家都已經知道了,但為了公正我再次宣讀一下:一,價從口出,一出則如白布染皂,不可更改!二,此次交易是真金白銀全部到場,各位出價后必需出示金銀或其它替代品,但替代品只能以最低市價來成交,本店專門請了『覽寶齋』的坐堂監事胡先生以鑒別替代品的價值,相信大家都相信胡監事的眼力吧?!三……」李管事洋洋洒洒的把王靜輝和他們幾個人事先約定的「拍賣守則」念了個遍,最後高聲宣布:「拍賣開始!」
「一千一百兩!」這是他們事先安排的托兒在報價,因為王靜輝和徐老雖然對玻璃杯的魅力很有信心,但為了調動場內競拍的氣氛,所以特意囑咐了那兩個托一定在開場的時候大殺四方。
「一千二百兩!」
「一千五百兩!」
「兩千兩!」
「兩千四百兩!」自從李管事鳴鑼開始后,還沒有等底下競拍者回過味來,那兩個托便把價錢翻了一番多。
「兩千四百五十兩!」一個鬍子花白的老頭兒終於忍受不住出手了,那兩個托完成任務后當然不會再出手了,剩下來就看真正的競拍者的表現了。
「兩千六百兩!……」現場的氣氛終於被調動起來了,李管事雖然沒有經過拍賣師的培訓,但在王靜輝的眼中,他比二十一世紀那些拍賣師還能調動現場競拍氣氛,在他不動聲色的主持下,一個少女在競拍的時候走上前台用玻璃杯表演起茶藝來了。
這個時代鬥茶可謂是一種風尚,當台下的競拍者看到少女表演的茶藝后,更是火燒猴子屁股似得舉牌競拍。但讓王靜輝比較遺憾的是那幾個契丹商人在一旁喝茶聊天,與場內的火爆氣氛極不協調,但當他發現這些契丹商人眼中不時冒出輕蔑的眼神后,他微微的笑了。
經過一段時間的競拍后,繼續跟進的人已經很少了,只剩下三五個忠實的競拍者,但此時玻璃杯的價格也被炒到了一個讓王靜輝眼熱的程度:一萬兩千兩銀子。
王靜輝打開摺扇扇了扇平息了自己內心的火氣,看了看還在堅持的競拍者:六號桌上坐的是兩個年輕男子還在悠閑的喝茶,看來還能堅持一會兒;十五號和二十三號桌上各坐了一個老者,其中一個正在用手絹擦汗,看來是堅持不住了,另一個更有意思,每次只加價五十兩,看來沒有什麼潛力。
當價格升到一萬五千兩的時候,十五號桌的競拍者終於不再舉牌放棄了。「一萬五千五十兩!」一聽就是二十三號桌的老頭兒,他報完價后還萬分關注的看看六號桌的兩個年輕人,但他很快就失望了。
「加兩百兩!」正是六號桌上那個年齡略微顯得大些的男子在報價,他每次都是加價兩百兩,也是非常有規律。
「一萬五千兩百五十兩!還有沒有加價的了?一!二!」李管事正在那裡賣命的蠱惑著,此刻他也是異常的興奮,他此時的形象和王靜輝第一次看到他那彬彬有禮的樣子完全是兩回事。
老頭兒還是不甘心,又加了五十兩,這次報價使得台下眾人哄然大笑。他都快用乞求的目光看看六號桌,但六號桌的年輕人顯然還想加價,所以給老頭兒報以一個非常抱歉的眼神,正想舉牌加價的時候……
「你們這些漢人就是那麼小氣!連加價都這麼羅里羅嗦!兩萬兩!」契丹商人座位上的競拍者終於出手了!
此時徐老也從後面走到王靜輝這一桌坐下來輕輕的對他說:「契丹人終於出手了!那個報價的就是他們契丹商人的領袖,叫蕭遠封,是遼國西京道雲內州大馬場的主人,不僅在我大宋是第一大遼商,而且還聽說他是蕭太后的遺族,不過他與遼國官員關係甚好到是真的,大宋的官員與他有來往的也很多!」
彷彿是受到了蕭遠封話語的刺激,六號桌的兩個年輕人都顯得十分憤怒,旁邊那個男子舉牌報價:「兩萬兩千兩!」
聽了六號桌的報價后,二十三號桌的老頭兒終於挺不住了,不再舉牌競拍,剩下來的就是六號桌和契丹商人互掐了。
王靜輝聽了徐老對那個契丹商人的介紹后,在徐老的耳邊輕聲說道:「讓我們的人出手吧!每次在契丹商人的價格加上兩千兩,連續加上三次脫手!」徐老聽了王靜輝的話後點點了點頭走開了。
蕭遠封聽到那個年輕人報完價格后哈哈大笑:「加三千兩!」
「加上一千兩!」年輕人也毫不示弱,但王靜輝感到他有些力竭了,再說當時李管事給他的報價是兩千兩,他自己也覺得這是一個比較公平合理的價格,能夠堅持到現在還在競拍的人都是對這個玻璃杯極度的喜愛才這樣的,當然契丹商人顯然把這裡當成了他們出風頭的地方。
「笑吧!笑吧!」王靜輝看著契丹商人那得意的神情,在心中冷冷的狂笑著。他招來店小二,那毛筆寫了張便筏讓店小二交給六號桌的主人。他剛寫完便筏,二十一號桌的托兒已經加價兩次了,六號桌與他聯合起來對契丹商人施加壓力,此時價格已經漲到了驚人的三萬五千兩了。拍賣會到了這個地步,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就大大的超出了喜愛的地步,完全是雙方在鬥氣了。不過在王靜輝的眼中,蕭遠封的實力和氣勢明顯遠遠在六號桌之上,至於王靜輝事先安排好的托兒只不過是渾水摸魚罷了。
六號桌上的兩個年輕人剛剛報出三萬七千兩的價格后,就接到了王靜輝給他們的便筏,中間那個年輕人看過便筏後用疑惑的目光朝王靜輝看了看,王靜輝朝他抱拳拱了拱手,那個年輕人也朝他點點頭。
蕭遠封接著六號桌又報出了四萬兩銀子后,與他那桌的其他人繼續大聲說笑,全然不顧周圍其他人朝他投來憎恨厭煩的目光。
「四萬八千兩!」
當王靜輝聽到這個報價后不禁將正在低頭喝茶的頭抬起來,原來是他安排的托兒報出來的價格。「這個托兒真是有意思!有膽色!」王靜輝這才仔細的看到他是個稜角分明的年輕人。
蕭遠封當然不會咽下這口氣,一氣之下報出了六萬兩的天價,報完價格后還朝那個托兒投以輕蔑挑釁的目光。
「七萬兩!」聽到這個價格后,王靜輝也有些愕然了:這也太膽大了吧!
「八萬兩!」蕭遠封幾乎是喉出來的聲音,目光如同餓狼一樣狠狠的盯著那個托兒。
「九萬兩!」那個托兒繼續用不溫不火的聲音報價。王靜輝疑惑的朝台下的徐老看看,不過徐老也有些愣神兒了,很明顯,這不是徐老做的安排,是那個托兒自行其是。
「十萬兩!」蕭遠封狠狠的盯著那個托兒,再一次報出了最高競拍價格。
那個托兒慢慢的喝了口茶,朝蕭遠封問道:「請問這位大爺,您現在有足夠的銀兩來支付款項嗎?!」
蕭遠封聽到這話后目光一滯,然後說道:「在徐氏珠寶行的後院,我蕭某人提前備下了五萬兩銀子,不過我這裡還有八顆夜明珠,半個月前從覽寶齋用十三萬兩銀子剛買下的在這裡,現在我作價五萬兩!」
說完蕭遠封便從懷中掏出八顆龍眼大小的夜明珠,旁邊的店小二用托盤裝了后就送到台上覽寶齋胡先生面前,胡先生一顆一顆拿起來仔細看后說道:「這八顆夜明珠確實是本店賣給這位先生之物,當值五萬兩!」
聽了胡先生的話后,台下更是一片竊竊私語聲,而蕭遠封更是向那個托兒投以挑釁的眼神,而那個托兒的臉上更是一幅嘲笑他的表情,這讓蕭遠封很是惱火,也讓王靜輝對他另眼相看,心想以後一定要好好了解一下這個年輕人。
「既然胡先生都這麼說了,在下沒有什麼意見了。佩服!佩服!」那個托兒面色平靜的對蕭遠封一抱拳說道。
蕭遠封聽到這話后也是一愣,淡淡的對那個托兒說道:「英雄!」只是把目光投向了台上的李管事。李管事看到他的目光后也醒過神來,說道:「還有沒有人出更高的價格?!一、二、三、成交!」
蕭遠封臉上並沒有露出了勝利的笑容,到台前簽字后把玻璃杯中盛滿的清茶一飲而盡,把玻璃杯放回到楠木盒子中后便和他的同伴悶聲不響的一起走了。李管事在台上說了兩句場面話后就散場了,這場拍賣會過程真是激動人心,但後來蕭遠封競拍得手卻來了個虎頭蛇尾,一聲不響的走了,令那些好事之人多少有些掃興,只有少數人很有深意的看看那個敢和蕭遠封這種遼國巨富互相抬價的年輕人。
王靜輝找到李管事讓他把那個托兒留住,等會要見見他。而他自己則是在店小二的帶路下來到了一個普通的花廳,花廳中坐的正是六號桌的兩個年輕人。他走進花廳后朝這兩個年輕人一拱手行禮說道:「真是抱歉,有勞兩位公子在這裡久候了!鄙人姓王,是這次拍賣會上玻璃杯原來的主人。」
由於在拍賣會上離他們比較遠,除了在身形上能夠判斷出來他們就是六號桌上的競拍者以外,王靜輝連他們張的什麼樣都沒有看清楚,所以這才仔細打量了他們。這兩個年輕人可能比王靜輝還要小上一兩歲,他們明顯是以那個年齡稍長的年輕人為首,但他旁邊的那個人讓王靜輝感到了很不自在,因為他們長的也太英俊了,一看喉結才知道他是個西貝貨色,不過他們兩個人在長相大體到是很接近,可能是兄妹吧。

6 《宋風》 -《宋風II——相守》

《宋風》《宋風貳—相守》
王靜輝預言中的暴雨果然如期在汴都上空降下,城市防疫體系初顯效果。在忙碌地準備制舉科考試的同時,王靜輝也在為改良大宋的軍械而操勞,新式火藥等一系列現代軍械的誕生,使北宋的軍備遠勝周邊的游牧民族。而在大宋財政因玻璃鏡子而改善的同時,遼國和西夏卻在經受王靜輝獨特的「經濟滲透」。
高中榜首后,王靜輝如願得英宗趙曙賜婚,和蜀國公主趙淺予喜結連理。婚後的王靜輝破例被老丈人外放楚州。歷史上王安石變法的諸多舉措經過王靜輝改良后,首次在這裡施行了,而他和王安石的初次交鋒也即將開始!
西北的緊急軍情使得大宋面臨新的考驗,西夏國主提前身死,西夏國情大變,北宋的歲賜因而終止,北宋歷史出現了第一個大的改變!

7 《宋風》 -編輯推薦

左《竊明》右《宋城》,掀起跨越歷史新熱潮,演繹大宋風雲新紀年! 扭轉北宋命運的全程記錄,朝堂與邊塞的雙邊精彩對決!王靜輝預言中的暴雨果然如期在汴都上空降下,城市防疫體系初顯效果。在忙碌地準備制舉科考試的同時,王靜輝也在為改良大宋的軍械而操勞,新式火藥等一系列現代軍械的誕生,使北宋的軍備遠勝周邊的游牧民族。而在大宋財政因玻璃鏡子而改善的同時,遼國和西夏卻在經受王靜輝獨特的「經濟滲透」……

8 《宋風》 -本書目錄

第一章 難治
第二章 天機
第三章 將至
第四章 大災
第五章 瘟疫
第六章 醫者
第七章 面聖
第八章 辯經
第九章 參謀
第十章 成婚
第十一章 外放
第十二章 戰報
第十三章 財政
第十四章 病危
第十五章 俘虜
第十六章 吏治
第十七章 安石
第十八章 銀行

9 《宋風》 -精彩書摘

第一章難治
王靜輝不知道趙頊正在福寧殿高興,他現在正在平民醫館專門給蘇洵養病的小院子裡面為接觸過蘇洵的蘇家人挨個診斷是否有感染肺結核的癥狀。在這個時空中還沒有二十一世紀那樣先進的檢查身體的醫學設備,全憑醫生給病人把脈來判斷病情,再好點兒也就是藉助王靜輝發明的聽診器來檢查心肺功能。這樣簡陋的條件下給病人檢查身體幾乎對診斷肺結核感染沒有任何有效的作用,王靜輝這樣做也不過是略盡人事罷了。
「哪怕有顯微鏡,也可以通過觀察受診者的痰液來判斷是否被感染肺結核啊!」王靜輝對以這樣的手段來檢查蘇家人身體感到極為不滿意。現在王靜輝與徐氏合辦的玻璃作坊,在王靜輝教會工匠燒制玻璃的工藝方法后,由於他對發明創造實行重獎制度的催化,這些工匠充分發揮了他們的聰明才智,經過不斷的努力,這些工匠們已經可以生產純凈度很高的玻璃製品了。
玻璃產業在王靜輝的產業布局當中是重中之重,雖然玻璃的意義沒有印刷術這麼大,現在看來也沒有商務印書館的賺錢能力強,但王靜輝打算在商務印書館確立了印刷界的地位后,便把鉛活字水力印刷技術傳播出去。像鉛活字印刷術這樣具有變革性的發明,在外人眼中它是王靜輝的超級賺錢機器,他能夠在大宋書商面前嗓門這麼粗全靠鉛活字印刷術所賜,王靜輝當然不能讓這樣的技術爛在他一個人的手裡。玻璃產業便是王靜輝長期而又穩定的財源了,圍繞著玻璃產業,今後還有更賺錢的東西--把法國人逼得跳樓的鏡子。
雖然能夠生產出純凈度很高的玻璃毛坯,但對於製作顯微鏡或者是望遠鏡這些東西,王靜輝心中實在是沒有底氣,他只知道向玻璃熔液中加入鉛可以增大玻璃的折射性,可具體怎麼操作就難了,除此之外還有玻璃毛坯的磨製,這東西他更是一竅不通……
「算了,等有空的時候跟那些工匠說道說道,加上高額獎勵,也許他們真的能夠把顯微鏡和望遠鏡給造出來,現在是指望不上了!」王靜輝收起了他的狂想,細心地給蘇家人診斷。
下一個輪到王靜輝診脈的是一個婦人,非常美麗,王靜輝對她也有印象--她就是那天在院子裡面碰到的蘇偶像的夫人,王靜輝和氣地向她打招呼,旁邊的蘇軾顯然對她更是殷勤,不過這一切在王靜輝給她診脈后就發生了變化:她的脈相告訴王靜輝她的身體有問題,是不是感染了肺結核他不敢確定,但他能夠確定蘇軾的夫人心臟有大問題。
王靜輝問道:「蘇夫人,最近你的身體是不是有些不適?胸悶、氣短,有時候心口會輕微地有些疼痛?」
蘇夫人還沒有回答,旁邊的蘇軾就
……

10 《宋風》 -參考資料

1.http://www.amazon.cn/mn/detailApp?ref=BR&uid=168-6177345-2627463&prodid=bkbk856201#
2.http://www.amazon.cn/mn/detailmore?showtype=3100&ref=SR-DT&prodid=bkbk841450

上一篇[鮮網]    下一篇 [菲莉斯·艾利斯]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