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完美的主人》

標籤: 暫無標籤

《完美的主人》是尼克•湯姆納(Nick Tomnay)自編自導的第一部電影長片,創作靈感則來源於他在2001年製作的一部名為《主人》(The Host)的短片,由演員大衛·海德·皮爾斯、克萊恩·克勞福德、 內森奈爾·帕克主演。

1 《完美的主人》 -劇情簡介

《完美的主人》《完美的主人》劇照
一個人與他可能呈現出來的樣子,究竟有著多麼巨大的差距和天壤之別呢?沃里克•威爾遜(大衛•海德•皮爾斯飾)是一個完美又好客的主人,他小心翼翼地為一個宴會派對做著準備工作,不管是餐桌上的擺設還是食品的可口程度,他都要求達到一種沒有任何缺點的程度,就連飯後的打牌消遣遊戲,也被他安排在了一個恰到好處的時刻——晚上八點半。約翰•泰勒(克萊恩•克勞福德飾)是一名職業罪犯,他剛剛搶劫了一家銀行,急需一個地方暫時躲避一下警察……很快,約翰就發現自己出現在了沃里克的家門口,假裝成了一個朋友的朋友,他還編排了一個聽起來非常合理的理由,聲稱自己因為第一次來到洛杉磯,人生地不熟,結果被惡棍攔路打劫,甚至連行李都丟了。隨著杯中的酒一點點地被喝光,夜色也越來越深,沃里克與約翰的生命毫無意外地以一種想象不到的方式緊密地交織在一起——隨後,大家很快就會意識到,一個人的表相究竟具備的是什麼樣的欺騙性。

2 《完美的主人》 -幕後花絮

隱藏在好客背後的邪惡目的《完美的主人》是尼克•湯姆納(Nick Tomnay)自編自導的第一部電影長片,創作靈感則來源於他在2001年製作的一部名為《主人》(The Host)的短片,由此展開的是一場充滿著懸而未決的各種可疑性的驚悚之旅,同時還描述了一個人究竟與他呈現出來的樣子可能有著多麼巨大的差異和距離……從最初只是單純地揭露人類真實的本性,發展到一個能夠引發所有人的思考的疑問——為了滿足我們的需求和慾望,如果條件允許的話,我們到底會做出什麼樣超出常態的事情和選擇?湯姆納承認道:「一開始的時候,在原版短片中,故事的背景被安置在了澳大利亞拜倫灣的鄉村地帶,看起來更像是那種通過環境製造心理驚悚氣息的懸疑片,但是隨著我當時的精神狀態的轉變,我也從郊外搬到了市區居住,故事的基調和發生地都有了實質性的改變。當我完成了短片的第一個版本的劇本草稿之後,馬上徵求到了我的一位好朋友克里希納•瓊斯(Krishna Jones)的幫助,在我們共同的努力下,我們於1999年完成了《主人》的劇本,2000年拍好了這部短片,然後就把它送到了各大電影節上進行展示。」 《主人》為尼克•湯姆納贏得的是一系列的獎項和讚譽,其中之一就是澳大利亞電影學會獎的最佳電影短片的殊榮。而在此期間,湯姆納也沒閑著,一直在做一些商業廣告的剪輯工作,直到他遇到了製片人史黛西•泰斯特羅(Stacey Testro),所有的一切也突然出現了一個轉機,湯姆納說:「泰斯特羅的到來賦予我的是另外一個可能性,於是我開始想辦法將之前的那部短片擴充成一部電影長片的長度……這一次,我再度找來克里希納•瓊斯幫我修改和調整劇本,隨後,我和我的妻子就離開了澳洲,動身前往紐約。」 在那之後,又過去了5年的時間,尼克•湯姆納一直在紐約繼續著劇本的工作,這中間有兩家不同的電影製作公司都對《完美的主人》表現出了深厚的興趣,可惜最後都不了了之,湯姆納回憶道:「到了紐約之後,我仍然專攻的是商業廣告的領域,劇本雖然已經完工了,可是卻始終找不到願意為影片投資的電影公司……直到一天晚上,我突然接到了史黛西•泰斯特羅的電話,她對我說她已經厭煩了這麼無休止地等待下去,決定和她的合作夥伴馬丁•卓蘭(Martin Zoland)共同出錢製作這部影片——我當然是同意並舉雙手贊成了,隨著另外一位製片人馬克•維克托(Mark Victor)的加盟,我們終於積累了足夠的資本,可以進行下一個階段的工作了,那就是尋找一位能夠扮演沃里克•威爾遜的完美的演員人選。」 尼克•湯姆納明白,即使他們為《完美的主人》籌措到了拍攝資金,卻也只能分攤出少得可憐的片酬,再加上影片本身的性質和要求,使得選角工作成為了一個異常艱難的過程,湯姆納說:「對於沃里克這個角色,要求演員必須得做出很多極端的嘗試,所以我們確實是很難做出定奪……尤其是我們只能考慮那種有著非常偉大的表演才能的演員,所以這基本上變成了一個不可能實現的任務。就在我們差不多已經絕望的時候,非常幸運的是,大衛•海德•皮爾斯(David Hyde Pierce)終於做好了各種準備,願意和我們一起承擔風險——隨著皮爾斯同意出演沃里克,所有的碎片也終於拼湊成了一個整體。2008年秋天,我告別了我的家人,飛往洛杉磯,在這裡拍攝我生命中的第一部電影長片。」 由於《完美的主人》只有3個星期的拍攝周期,尼克•湯姆納也不得不面對的是前所未有的挑戰和壓力,他表示:「雖然我在完成劇本的過程中,腦子裡已經預先一遍又一遍地播放了這部影片可能會有的樣子,可是到了最後,當它真的到了變成現實的關鍵時刻,我發現還是和我當初設想的有著很多不一樣的地方——特別是在我回到紐約,坐在剪輯室里之後,當影像具體地呈現在我面前的時候,我的腦子裡也冒出了很多以前不曾有過的想法和點子。」 最終,《完美的主人》成功地在截止日期之前完成了所有的製作工作,順利地被提交到聖丹斯電影節,尼克•湯姆納說:「對於能夠參加這個美國的獨立電影的盛會,我感到非常地興奮,我終於等到了可以和別人坐在一起感受我的作品的那一天了……其實我想說的是,不管是什麼類型的影片,都是拍給觀眾看的,我想這可能是我所經歷過的最為奇妙的一種體驗了,我渴望著大家可以和電影里的人物一起完成一次妙趣橫生的影像之旅,而且一路走來全部都是歡聲笑語——我希望每一個人都能從這部影片中獲得最大化的娛樂享受,同時還會出現產生困惑和心生煩惱的時候。」 一個自投羅網的罪犯不管是誰,不管出於一個什麼樣的原因,都曾有過參加某個糟糕可怕的晚宴派對的經歷,而對於正在遭受警察的圍追堵截的搶劫犯約翰•泰勒來說,也許這個世界上再也沒有比他更倒霉的傢伙了——他隨便編排了一個蹩腳的謊言混進了沃里克主持的派對,卻驚恐的發現這裡的主人甚至比他這個罪犯還要危險。在尼克•湯姆納的視覺想象力中,《完美的主人》其實更接近於一部黑色喜劇,只是包裹著驚悚片的外衣而已,他解釋道:「雖然這部影片是以它的驚悚懸疑氛圍作為宣傳的手段的,其實我一直把它當成了一部尖銳、幽默的喜劇片,而且一旦你也能像我一樣換一個角度去重新審視它的話,就會發現這裡面蘊含的是更加偉大的結構體系。我覺得如果是黑色喜劇的話,你就不能再把它當成一部嚴格意義的類型片了,因為它已經完全換了另外一種運作的模式……即使我將整個故事都浸泡在了懸疑的大環境中,但幽默卻總是以一種人們無法預期的方式突然造訪。」 顯然,在尼克•湯姆納看來,幽默很可能潛伏在你身邊的任何一個角落,是這個世界上最不可或缺的一種存在,湯姆納說:「哪怕你正在面對的是最為沉重、最令人沮喪的境地,你仍然可以不經意間地收穫詼諧的心情,幽默在每一個人的生活當中都扮演著一個極其重要的角色——雖然它不若直白的惡作劇那麼有噱頭,代表的卻是我們生活中的另一種色彩,我希望《完美的主人》可以帶給大家同樣的感受。」 事實上,尼克•湯姆納覺得真正能夠讓人們發出真誠的笑聲的,往往是那種不經意間閃現的幽默氣息,他解釋道:「在這部影片當中,我一直在努力地構架出一種循序漸進的背景環境,至少要讓裡面的故事氛圍顯得越來越黑暗,而且我不會讓它在最後的時刻恢復光明,取而代之的是通過一些徹頭徹尾的荒謬可笑來製造最具有衝擊力的黑色幽默……我不管別人是怎麼想的,這就是我對待趣味性的想象力的方式,我最喜歡的就是那種荒誕的滑稽和過量的不可思議,當我驚訝到了一定程度的時候,我反而會大笑出聲,相反,那些傳統的情景喜劇模式,卻很少能夠讓我開懷一樂。從我的觀點出發,我當然希望觀眾能夠以一種娛樂的心態去看待這一切,然後從中得到一些無意義的快樂。」 當《完美的主人》還是一部電影短片的時候,尼克•湯姆納就已經決定了要以喜劇的方式來講述這個故事,雖然很容易被人當成是一部驚悚懸疑之作,卻很難掩飾裡面濃厚的喜劇色彩,湯姆納說:「隨後,當演員進入排練期間時,我腦子裡突然閃現出一些靈感,我們反覆的練習,想要知道如何才能讓影片的內容發揮出最大的能動性……而且是在一種絕對嚴肅和驚悚的環境下,再安插大量的直白的喜劇元素,我相信這樣的做法肯定能讓這個故事更具有娛樂效果和滑稽色彩。」 尼克•湯姆納在創作這部影片之初,所依據的靈感其實來自於一個真人真事,他形容道:「我的一個好朋友就生活在鄉村地帶,一天,他正在屋子裡畫畫呢,突然一個男人在他背後清了清嗓子,把我的這個朋友嚇了一跳,他說他的車子壞了,希望我的朋友能夠幫幫他……不過我朋友馬上就意識到這裡面有什麼地方出現了問題,他開始有所懷疑,雖然他被嚇壞了,可是他說的第一句話卻是,『要不要先來一杯茶?』在我朋友幫助這個人發動車子的時候,他不斷地在想,『他肯定會殺死我的。』當這個陌生人開著車子離開之後,我的朋友馬上報了警,直到這個時候,他才知道原來那個人只是剛剛出獄而已,並不是什麼危險分子——他的經歷正好成了我創作這個故事的核心內容。」 毫無疑問,尼克•湯姆納之所以產生想要製作這樣一部影片的想法,其實他一開始的目的是想嘗試著探討和挖掘一下隨處可見的與偽善有關的信息,湯姆納說:「從很大程度上來看,我是在以一種與眾不同的方式呈現某一個不一樣的自我,比如說一個好客的晚宴主人,可是他的背後,還隱藏著什麼樣可怕的秘密呢?這是我經常忍不住思考的一個問題。一直以來,我都特別喜歡那種英式幽默的韻味,也在我創作的過程中為我提供了很多可供參考的素材……除此之外,我還從我最喜歡的喜劇作品《謀殺綠腳趾》(The Big Lebowski)、伍迪•艾倫(Woody Allen)的《百老匯上空的子彈》(Bullets Over Broadway)和《迷失東京》(Lost in Translation)中提煉了一些我最中意的元素——包括瑞奇•熱維斯(Ricky Gervais)和他的電視節目《辦公室》(The Office),都是我的最愛。我從沒看過像《辦公室》這麼吸引人的電視劇,如此富有智慧,甚至就連細節的部分都處理的很真實,還有這部劇的概念與結構,非常直白,而且令人驚嘆,就好像是一部紀錄片,我希望能夠賦予《完美的主人》的是相似的風格和情感角度。」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