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宜麟策 作者:佚 名 朝代:清 年份:公元1644年—1911年,雖法之垂諸古者,已不為少,然以余覺之,則若有未盡其妙蘊者焉,因而臚列其法,曰天時,曰地利,曰人事,曰葯食,曰疾病。但犯其一,便足敗乃公事矣。賓於晚年得子,率鑒乎此。凡苦於是者,惟察之信之,則嗣續之猷,或非渺小,故命之曰《宜麟策》。

1 《宜麟策》 -簡介

書名:宜麟策 作者:佚 名 朝代:清 年份:公元1644年—1911年
《宜麟策》,2卷,著者佚名。作者抄錄了明代著名醫家張景岳《景岳全書·婦人規·宜麟策》1卷,又根據歷代對嗣育的認識及作者自身體會再續1卷,分大意、畜德、培原、布種、胎教等內容(上卷詳見《婦人規》),強調人類生殖中男精女血的重要作用,反對男淫(即男性同性戀),力主調養身心而生子,葯忌燥熱。

2 《宜麟策》 -總論

天地,萬物化醇;男女媾精,萬物化生。此造化自然之理也,亦無思無為之道也。故有人道,即有夫婦;有夫婦,即有子嗣,又何有乏嗣之說?然天有不生之時,地有不毛之域,則人不能無乏嗣之流矣。然則生者自生,乏者當乏,而求嗣之說,又何為也?果可求耶,果不可求耶?則其中亦自有說,亦自有法矣。所謂說者,非為不生不毛者而說也,亦非為少壯強盛者而說也。蓋不生不毛者,出於先天之稟賦,非可以人力為也。少壯強盛者,出於妙合之自然,不必識,不必知也。惟是能子弗子者,無後難堪,本非天付;衰老無兒者,精力日去,豈比少年?此所以有挽回之人力,則有說而有法矣。雖法之垂諸古者,已不為少,然以余覺之,則若有未盡其妙蘊者焉,因而臚列其法,曰天時,曰地利,曰人事,曰葯食,曰疾病。但犯其一,便足敗乃公事矣。賓於晚年得子,率鑒乎此。凡苦於是者,惟察之信之,則嗣續之猷,或非渺小,故命之曰《宜麟策》。

3 《宜麟策》 -辨古

種子之法,古人言之不少,而余謂其若未盡善者,蓋亦有疑而云然,謹並列而辨之,亦以備達者之裁正。

一廣嗣訣雲∶三十時辰兩日半,二十八九君須算。落紅滿地是佳期,金水過時徒霍亂。霍亂之時枉費功,樹頭樹底覓殘紅。但解開花能結子,何愁丹桂不成叢。按∶此言婦人經期方止,其時子宮正開,便是布種之時,過此佳期,則子宮閉而不受胎矣。然有十日半月,及二十日之後受胎者,又何為其然也?又一哲婦曰∶若根據此說,則凡有不端者,但於後半月為之,自可無他慮矣。善哉言也!此言果可信否?

一道藏經曰∶婦人月信止后,一日三日五日合者,幹道成男。二日四日六日合者,坤道成女。按∶此以單數屬陽,故成男,偶數屬陰,故成女。果若然,則誰不知之?得子何難也?總未必然。

一褚氏遺書雲∶男女之合,二情交暢。若陰血先至,陽精后沖,血開裹精,精入為骨,而男形成矣。陽精先至,陰血后參,精開裹血,血入為本,而女形成矣。按∶此一說,余初見之,甚若有味有理,及久察之,則大有不然。蓋相合之頃,豈堪動血?惟既結之後,則精以肇基,血以滋育,而胎漸成也。即或以血字改為精字,曰陰精先至,似無不可!然常見初笄女子,有一合而即孕者。彼於此時,畏避無暇,何雲精泄?但其情動則氣至,氣至則陰辟,陰辟則吸受,吸受則無不成孕,此自然之正理也。若褚氏之說,似穿鑿矣。

一東垣曰∶經水斷後,一二日,血海始凈,精勝其血,感者成男,四五日後,血脈已旺,精不勝血,感者成女。按∶此說亦非確論。今見多生女者。每加功於月經初凈,而必不免於女者,豈亦其血勝而然乎?

一丹溪曰∶陰陽交構,胎孕乃凝,所藏之處,名曰子宮,一系在下,上有兩歧,中分為二,形如合缽,一達於左,一達於右,精勝其血,則陽為之主,受氣於左子宮而男形成。精不勝血,則陰為之主,受氣於右子宮而女形成。按∶此乃與  《聖濟經》 「左動成男,右動成女」之說同,第以子粒驗之,無不皆有兩瓣,故在男子亦有二丸,而子宮之義,諒亦如此。惟左受成男,右受成女之說,則成非事後,莫測其然。即復有左射右射之法,第恐陰中闔辟自有其機,即欲左未必左,欲右未必右。而陰陽相勝之理,則在天時人事之間,似仍別有一道耳!

上一篇[舌岩]    下一篇 [《堯舜陰道》]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