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家有仙妻》

標籤: 暫無標籤

《家有仙妻》取材於美國六七十年代的同名電視劇,雖然影片的劇情有所改變,但是它一如既往地承載了女人的夢想和打破一種原有秩序地希望。

1 《家有仙妻》 -精彩劇情

《家有仙妻》《家有仙妻》

喜劇演員傑克(威爾·法瑞爾飾)事業走下坡路有一陣子了,不過,希望還沒完全消失,他將扮演重拍經典電視劇「家有仙妻」中的男主角達倫,在經理人的建議下,為了自己的地位,傑克強烈要求讓一個新人飾演劇集中的女巫薩曼莎。「家有仙妻」將會讓傑克重新成為巨星——前提是,他能為節目找到一個合適的女巫飾演人選。

千挑萬選,傑克終於碰到了他心目中完美的女巫,依莎貝拉(妮可·基德曼飾)。她不僅迷人漂亮、有股女巫的味道,甚至還會像真的女巫一樣動鼻子。鼓動起自己的三寸不爛之舌,傑克終於勸得依莎貝拉加盟劇組。果然,電視劇的播出讓傑克聲名鵲起,依莎貝拉也成為了眾人心目中的完美女巫。 為依莎貝拉的魅力所俘虜,也為了鞏固自己的地位、讓「家有仙妻」繼續下去,傑克決定向依莎貝拉求婚。很快,兩人就步入了結婚禮堂,不過傑克不知道的是,他的可愛妻子還真是一位有魔法的美麗女巫。想騙女巫的感情,可有傑克好受的了!

2 《家有仙妻》 -演員介紹

妮可·基德曼

 

《家有仙妻》妮可·基德曼

澳大利亞女演員,出生於美國夏威夷,在澳洲長大,自小學習芭蕾舞,1982年14歲時踏入當地影壇,1985年因迷你連續劇《越南》獲最佳女主角,一夜成名。1989年以《航越地平線》引起美國電影界注意,1990年開始轉往美國發展。1995年以《愛的機密》獲金球獎最佳女主角獎。1999年在英國全裸主演舞台劇《藍色房間》 ,轟動一時。2002年因《時時刻刻》成為奧斯卡影后,成為兼具偶像美貌和實力派演技的一線女星。和湯姆·克魯斯因《雷霆壯志》結緣,並於1990年12月24日結婚,十年後離婚。2006年6月與鄉村歌手凱斯厄本再次步入婚姻殿堂。

威爾·法瑞爾

 

《家有仙妻》威爾·法瑞爾

不僅是一名編劇,更是一名出色的演員。1995年的《亡命天涯》雖然讓尼古拉斯·遮住了光芒,但是1997年的《王牌大賤諜》給觀眾留下了深刻印象。1998年,他拍攝了《舞翻天》並擔任編劇。1999年,他趁勝追擊,推出了《王牌大賤諜2》 ,這是一部口碑比較好的續集。2004年,他編劇並主演了《王牌播報員》。威爾·法瑞爾繼《王牌播音員》后再度出手,出演《足球老爹》 。雖然法瑞爾在好萊塢的喜劇之路並不平坦,卻阻礙不了他急遽上漲的人氣。2005年,他與著名女影星妮可·基德曼聯袂主演了喜劇片《家有仙妻》,該片翻拍自60年代熱門肥皂劇,而由威爾·法瑞爾飾演的傑克是個過氣的電影明星。據說,此角色原定是由金凱瑞出演,不過威爾·法瑞爾憨態可鞠,「楚楚可憐」的表情,所產生的強烈的對自尊,信心的刺激,讓觀眾看起來也十分合胃口。而在表演方面,威爾·法瑞爾拿出了《Saturday Night Live》中得心應手的搞笑段落,威爾的角色傑克在電影當中的處境,活脫脫畫出好萊塢殘酷的生存法則。2006年,他的新片《好奇的喬治》相信會給觀眾帶來歡笑。有人評價他是是獨一無二的喜劇天才。
                        

3 《家有仙妻》 -幕後製作

《家有仙妻》《家有仙妻》

1964年,美國廣播公司拍攝了愛情喜劇劇集《家有仙妻》 ,劇中一個女巫下嫁給一個普通男人,總是不由自主的用魔法解決家庭中的一些麻煩事。該劇很快成為熱播劇,而且一拍就是8季,一直持續到1972年。製片人道格拉斯·威克(Douglas Wick)和露西·費舍爾(Lucy Fisher)一直希望將這部成功劇集改編成電影。

威克說:「影片講述的是兩個有著天壤之別的人的愛情故事,丰姿卓越的妮可·基德曼賦予給角色完美迷人的外表,她的光彩讓人足以相信角色的超自然能力。妮可的鼻子為影片錦上添花,而且與劇中扮演女巫的伊麗莎白·蒙哥馬利(Elizabeth Montgomery)驚人的相似。」

最先推薦諾拉·艾芙恩執導本片的是哥倫比亞電影公司的聯合主席艾米·帕斯卡(Amy Pascal),因為艾芙恩擅長愛情喜劇片,她的《當哈利碰上莎莉》 、 《西雅圖夜未眠》和《電子情書》都堪稱類型片的經典之作。

艾芙恩雖然希望向原劇致敬,卻不打算刻意模仿。威克說:「諾拉和迪莉婭(編劇)所要做的是設法保持原有的愛情和喜劇成分,再灌輸以巧妙、現代的靈魂。」

為了構思影片,艾芙恩姐妹倆仔細研究了《家有仙妻》電視劇,發現其中蘊涵著一些永恆的主題。「迪莉婭和我看了很多集《家有仙妻》,雖然那是一部老式電視劇,但其中關於男性與女性的能力平衡頗具當今的時代感,很值得深入探索。」

基德曼承認,最初被影片吸引是因為懷舊情結,但當發現艾芙恩加入,基德曼意識到這部影片不僅僅是懷舊,能在擅長愛情喜劇的導演手下重新演繹經典角色的機會很難得。「所有人都說我很像伊麗莎白·蒙哥馬利,所以我對電影版充滿期待,」基德曼說,「小時候,我很喜歡看《家有仙妻》,幾乎從沒錯過一集。當諾拉告訴影片將由她執導,我想我必須加入。」其實,基德曼不僅僅是長相酷似蒙哥馬利,連能抽動鼻子的天賦都如出一轍,艾芙恩曾讓全體演職人員先睹為快,所有人都折服了。

可以說本片中伊莎貝爾的角色與基德曼以往塑造過的角色截然不同,伊莎貝爾是那種鄰家女孩,是直率的樂天派。艾芙恩說:「我認為妮可從未扮演過相似角色,和其他傑出的演員一樣,妮可能夠演繹任何深度和廣度的角色,她在努力讓自己的表演輕鬆自如。」

最先想到由威爾·法瑞爾扮演傑克的仍是哥倫比亞影業主席帕斯卡,用艾芙恩的話來說,物色演員的慧眼是快於其他人的先知先覺,在《聖誕精靈》上映的幾個月後,製片方一致認為法瑞爾很合適。

艾芙恩非常高興將法瑞爾介紹給基德曼,她回憶說:「我們是在Kaufman Astoria Studios碰面的,當時妮可正在拍攝《斯戴佛的妻子們》 。威爾穿著肥大的T恤和短褲,還有運動鞋和運動襪。當我們走進妮可的化妝間,頓時感覺眼前一亮,妮可一身精美絕倫的白色套裝,妝容精緻完美,看上去就像一個仙女。可想而知,共處一室的威爾和妮可反差巨大,極不相配,甚至滑稽可笑。然而即便如此,他們依然發現了彼此的魅力。」

在開始著手影片劇本時,艾芙恩就決定不允許任何人改動自己完成的對白。但隨著準備工作的逐漸深入,她發現沒有理由去拒絕演員的即興發揮,因為那比劇本中的文字更有趣,法瑞爾尤其擅長即興表演。在正式開拍前,艾芙恩組織了為期兩周的排練,旨在培養兩人的默契。艾芙恩在排練中發現,妮可的即興創作也非常不錯。

邁克爾·凱恩和雪莉·麥克雷恩也在片中發揮了重要作用。其中奈傑爾的角色是為邁克爾·凱恩度身打造的。凱恩非常高興能與雪莉·麥克雷恩再度合作,正是因為麥克雷恩的舉薦,凱恩才得以出演第一部美國片。他回憶說:「當時雪莉擔綱主演《Gambit》,而且她有權選擇男主角,她看過我演的《伊普克雷斯檔案》 ,將我從英國接到美國。和那部影片一樣,我們在《家有仙妻》中又成了一對,只是稍遲了些。」

本片攝影指導約翰·林德利(John Lindley)曾與艾芙恩合作多年,為了獲知影片場景的整體狀態,艾芙恩和林德利共繪製了300多幅情節串連圖板。艾芙恩說:「多年來,我和約翰一直依賴於情節串連圖板。當我開始執導時,我唯恐不知道當天需要拍攝的所有鏡頭,這正是情節串連圖板的偉大之處。你可能會偏離,但至少有起點。當你編寫劇本時,頭腦中肯定會形成每個場景的畫面,圖板正是將這些畫面串連到一起。」

因為影片故事中在拍攝一部電視劇,所以林德利必須面對戲中戲的挑戰。他說:「在電影中拍電視劇很有難度,因為一般情況下,布景是建在攝影棚中的,而在《家有仙妻》中,攝影棚就是布景。在拍攝片中的電視劇時,我們既能看到布景,又能看到背景,於是要求燈光的使用完全不同。」

為了讓電視劇的布景有別於電影布景,製作設計師尼爾·斯畢薩克(Neil Spisak)有意讓電視劇布景更暗淡,這樣就能與背景形成鮮明對比而易於區分。

4 《家有仙妻》 -花絮

《家有仙妻》《家有仙妻》

影片的很多幕後人員都在片中的電視劇中客串,其中包括製片助理、劇本總監和化妝師等等

影片拍攝共選用了20處外景和66個布景

妮可·基德曼曾與製片方達成協議,在影片上映前不得在公眾場合抽動鼻子,但在喬納森·羅斯(Jonathan Ross)主持的《Friday Night with Jonathan Ross》電視節目中,基德曼還是沒忍住,向觀眾展示了一下

瓊·普萊懷特是扮演克拉拉姑媽的最初人選,但她無法出演。後來克里斯汀·肯諾恩斯推薦了卡羅爾·謝莉(Carole Shelley)

金·凱瑞曾希望扮演片中的傑克,但因其他片約而無法出演。

在妮可·基德曼簽約之前,珍妮弗·安妮斯頓、格溫妮斯·帕特洛、卡梅隆·迪亞茨和艾麗西亞·希爾維斯通都曾為女主角人選

瑪麗亞的角色是為克里斯汀·肯諾恩斯度身打造的

片中伊莎貝爾租住的房屋是由導演諾拉·艾芙恩親自選定的,房子的主人是她父母的朋友,童年時的艾芙恩曾多次拜訪。完全出於巧合,她父母的朋友就是拉里·伯恩斯及其妻子桑德拉·古爾德(Sandra Gould),後者曾是電視劇《家有仙妻》中格拉迪斯的第二任扮演者。格拉迪斯的第一任扮演者艾麗斯·皮爾斯(Alice Pearce)在第二季完成後去世,後來由古爾德接替。艾芙恩在DVD花絮中稱,她在影片完成後才發現這戲劇性的巧合。                     

5 《家有仙妻》 -相關評論

疲憊無聊地相愛武束衣

《家有仙妻》《家有仙妻》

一部沒有任何作為的舊瓶新酒片,妮可的加入使得電影的製作素質看起來還是比較養眼。但是從觀賞角度而言,假如沒有純粹為了看看光鮮的明星的目的,這100分鐘多半有讓人覺得浪費了的嫌疑。所以對於編劇的迷信也就此打破的好,因為這部電影是由《西雅圖夜未眠》的諾拉伊伏朗所寫的。

故事雖然號稱翻拍,實際上是借用懷舊的情調去敘述另一個故事,也就是現在大家都見怪不怪的「戲中戲」模式。威爾法瑞爾扮演一個過氣的電影明星傑克,當他轉戰小銀幕以後,接受了出演《家有仙妻》新版的片約。根據經紀人的建議,傑克要求其他的演員名氣不能大過他。而因為這個要求,片商不得不重新在新人中尋找一個適合扮演女巫薩曼莎的女孩,他們評選的標準就是誰能在鏡頭前最好看地左右聳動鼻子(女足施展魔法的方法)。而傑克也是在圖書館里無意發現妮可基德曼所扮演的伊莎貝爾聳動鼻子的瞬間,從而確定這就是她的女主角。問題是,伊莎貝爾真的就是個女巫。

從另一條線上講,伊莎貝爾是一個厭倦了女巫生活的女性,她希望自己可以完全溶入正常人的生活里,電影開場她和父親對話的兩場戲拍得倒不錯,生動地表現了一個頭腦發熱女人渴望把愛情當做一種新生活的狀態。也就是因為她希望自己可以被一個男人需要,才會答應出演這樣一部對她來說無聊的「侮辱巫師生活方式」的電視劇。

然後故事就開始亂講了

在沒有任何感情鋪墊的情況下,伊莎貝爾陷入了情網,然後因為發現自己上當而大發雷霆懲罰男方,結果等到兩個人關係好起來,伊莎貝爾坦誠了自己的身份,卻遭到傑克的恐懼,兩個人不得不再次分道揚鑣,直到……那個在下根本懶得說的結局了。

唯一值得讚許的是電影中一些魔法伎倆的小小展示,因為比較精緻,又出現得很突然,所以看不出很多破綻,相比劇本本身蒼白的表現過程而言,特技組實在是太出色了。

男女主角完全沒有擦出火花的任何痕迹,電影也沒有給出讓人信服的「擦」的過程。傑克的性格一點都不可愛,還拚命在裝可愛,雖然威爾法瑞爾的表演功底在一些具體場景里顯得很搶眼,但是這種搶眼除了給觀眾「過火」的感覺之外,更可怕的是模糊了人物的性格。看完了我也不知道這個大個子心裡到底到底是怎麼想的,隨便拿一堆閃回就可以蒙人了事嗎?

相比來說,伊莎貝爾這個角色稍微好一些,因為從認知角度而言,觀眾是始終站在她這邊在觀察生活的。由於完全沒有任何過去生活的鋪墊,我們對伊莎貝爾厭煩女巫生活和渴望平常愛情的心情只能停留在很平面的基礎上理解。雖然就此可以很偷懶地讓她輕鬆掉入一場並不浪漫的愛情里,本來愛情電影里出現陳詞濫調不是無法接受的事,可電影大概為了後面心情的拉扯,乾脆連陳詞濫調也省了。人物的魅力,以及這場愛情的魅力也就完全消失了。空白的地方,只是一昧填上搞笑的場景。

退一步說,既然是喜劇,總希望有逗人樂的地方,可惜電影連這點也欠奉,除了對好萊塢過氣明星蜻蜓點水地諷刺了一筆外,大部分憋著勁搞笑的地方都簡陋得要命。基本上是看見威爾不停地跳來跳去。所以即便是麥克爾凱恩這樣的冷幽默的高手在無聊的台詞面前,也只能繼續面無表情地「飄過飄過」羅。

其實本片並不是沒有辦法有所作為,兩個人這麼長時間的相處,從懷疑到接納,從誤會到堅持,大把大把的喜劇和煽情段落等著去描寫。伊莎貝爾的心態唯一可以窺見一二的時候,是那次咒語約會下的徘徊和猶豫。當畫面快速倒帶開始,配上傷感的音樂,似乎能感覺到女人對期望的那種情景的留戀,即使那明顯是虛假的,可是因為企盼得太久,人總還是會捨不得的吧。可是倒帶這種做法在後面一次卻變成了報復人而不用負責的手段,讓人大倒胃口。

假如再設想一步,愛情本身在電影中,甚至在理想氣氛的生活中,也和魔法有著並無二致的特點,可為什麼就不在這一點上做做文章呢。就像傑克在劇中對朋友所說的「我不知道是真的愛上她了,還是因為她對我施法」的心態其實頗值玩味,可惜這只是一句台詞。

和《完美嬌妻》比起來,本片的質量或許要再稍差一些,但是兩片都奇妙地維持在一個水平線上,不知道妮可接片的感覺為什麼這麼准,每年都能這樣來一部。



 

上一篇[印版]    下一篇 [洛爾卡]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