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富貴流氓》

標籤: 暫無標籤

時裝劇《富貴流氓》講述一個年青人如何經不起一朝富貴的考驗,終於淪為流氓,令親人痛心失望。劇情充滿戲劇性,發人深省。

1 《富貴流氓》 -劇情介紹

《富貴流氓》

時裝劇「富貴流氓」講述一個年青人如何經不起一朝富貴的考驗,終於淪為流氓,令親人痛心失望。劇情充滿戲劇性,發人深省。

七十年代,林昌(岳華)一家從大陸偷渡到香港,投靠遠親,一家受盡白眼,昌對生活充滿怨忿,經不起同屋周七(譚柄文)之調唆,盜用公款,不料東窗事發,昌乃拋妻棄子,逃往外地避難,令妻易芷韻(蘇杏璇),女易華(陳敏儀)及子易暉(黃子揚)對他恨之入骨。

十多年後,昌從貧窮中掙扎過來,成為富翁,遂返港欲向妻女等作出補償,在周七之子周添祿(李中寧)和許志恆(吳鎮宇)之斡旋下,林終於一家團聚。暉一朝富貴,變得奢侈放縱,更被許志恆利用。許見財心起,一方面欺騙華之感情,欲人財兩得,另一方面慫恿暉盜用公款經營黑市生意,終至欠債累累,暉無奈唯有鋌而走險 ,與許合作綁架妻子蔣嬋禪(曾華倩)勒索父錢,嬋知悉暉策劃擄自己,傷心欲絕,暉後悔不已,華到此見許真面目,對許死心。林家面對此重創,能否同心互勉,渡過難關?

2 《富貴流氓》 -分集介紹

第1集

一九七零年間,林昌與懷有身孕的妻子易芷鰂及一四歲大女兒林華來港,可惜盤纏不夠,蛇頭扣留芷鰂母女,逼林昌交出足夠贖款。林昌向表叔程有求助,但程有置諸不理,令林昌彷徨無計。芷鰂久候林昌不回,頓感凶多吉少,遂施計帶同女兒逃出市區找到林昌,怎料途中被蛇頭跟蹤,威逼林昌交出贖款。林昌再向程有求助,始將妻女救出。林昌為著生計,在程有經營的米行工作,受盡程有的白眼與欺壓,大感鬱郁不得志。芷鰂做一些粗重工作以幫補家計,怎料弄至早產,誕下兒子林暉,致身體虛弱非常,令林昌經濟百上加斤。

第2集

林昌對生活充滿怨忿,經不起同屋周七的教唆,偷米私賣,被程有發覺,終無奈盜取公款,畏罪潛逃。其後更狠心拋下妻子,離開香港潛逃美國。芷鰂對林昌之所為大表痛心,但為著生活,必須咬緊牙關面對生活困難,一方面替林昌還債給程有,另一方面力圖振作撫養一對子女成人。周七恐被查出與林昌同流合污,乘機出外暫避風頭,常留下獨子添祿不理。芷鰂同情添祿,照顧他如同己出,甚獲添祿尊敬。周七好賭成性,欠下貴利賭債,竟暗中偷去芷鰂的錢,被林華髮覺,窮追不捨。林華不慎墮地受傷,令添祿大表不安。正當芷鰂的生活稍為安定時,其家突遇火災,被政府徙置,而添祿則跟隨其父到親戚家投靠。芷鰂久候林昌,卻杳無音訊,悲憤之餘,將子女改姓為「易」,以示與林昌決裂,而易華亦對林昌恨之入骨,視父已死。

第3集

廿年後,芷鰂憑其堅毅不屈的意志,將一對兒女撫育成人。易華在李氏制衣廠中努力工作,得到老闆娘李萍的賞識,將全廠生意交由她全權打理,但易暉卻被縱壞,無心向學,令芷鰂擔心不已。添祿因工作關係,搬到鰂家天台僭建木屋,與芷鰂一家儼如一家人。另一方面,添祿因與易華青梅竹馬,對她早生情愫,但易華對添祿一直視如兄長,令他悵然不已。易華在百貨公司購物時,遇上許志恆,被其溫文外表與談吐吸引,對他產生好感。志恆畢業后,利用有限資金開設一間貿易公司,重用何兆倫為左右手,並將其舊老闆蕭偉南一客戶撬走,從此雄心萬丈,欲在商界大展拳腳。周七死性不改,仍嗜賭如命,常向添祿諸多需索,添祿無奈幫助他。易華得一機會與志恆接洽生意,發現其果斷非凡才幹,大表欽佩。

第4集

李萍舉家準備移民外地,但不欲結束制衣廠生意,遂將全盤生意交由易華打理。易華以報知遇之恩,決全心全意在廠中工作。周七藉詞在茶樓幫芷鰂,從中取利。芷鰂雖討厭他,卻大方諒人,但周七卻得寸進尺,令她大表灰心。易暉與友人在球場練波時,與蔣嬋嬋發生衝突,對她懷恨於心。其後他發現嬋嬋在一體育用品公司工作,故意到鋪頭無理取鬧一番,令嬋嬋大感氣結。志恆為使早日得到貸款,與兆倫施計,騙易華趕貨,易華亦樂意合作,從此被志恆用作唯利目的。易暉練波時,與另一球員蕭永漢發生誤會,其後他發現嬋嬋乃其親密女友,彼此結怨更深。

第5集

易華為志恆趕工而操勞過度,致不支暈倒,令眾人擔心不已。志恆向她表示關懷,並乘機展開追求攻勢,令易華大感心甜。添祿目睹志恆追求易華,而且易華亦接受其感情,甚感不是味兒。易暉球技超卓,被邀加入體育會足球隊,有機會代表香港去外地出賽,大表興奮,但易華恐他因而荒廢學業,大力反對。易暉不甘被控制自由,與易華髮生爭執,一怒之下離家。易華經考慮后,不想姊弟因小故而反目成仇,終答應讓他加進球隊。姊弟和好如初。永漢因父出錢贊助球隊,順理成章成為球員,態度囂張,受到易暉嫉妒,與友人施計作弄他,令永漢大為忿怒,不時互相戲弄。易暉硬要駕駛添祿的車練習時,不慎與另一汽車碰撞,與司機發生爭執,驚動了車上客人林昌,父子見面皆不相識。

第6集

原來林昌畏罪潛逃,屈蛇至美國,不幸犯法,被判入獄,無法與芷鰂接觸。其後他出獄后,獲悉舊居曾發生大火,妻兒下落不明,大感難過內疚。林昌恨自己鑄成大錯,無法挽回,乃寄情於事業,終成小富。廿年後,自覺已一把年紀,遂結束美國生意,回港定居,並希望有緣能與妻兒團聚。林昌被老友劉國輝與偉南邀作洗塵,剛巧添祿為慶祝升職,邀請芷鰂全家在該處吃飯,可惜林昌與芷鰂緣慳一面。易暉吃飯時連番狂飲,致酩酊大醉,誤上林昌的汽車。林昌以長輩的身分教訓他一頓。易暉不甘受罵,一怒而去。志恆利用完易華以達到目的后,刻意疏遠易華。當二人偶然撞到時,大表尷尬之色。偉南欲利用林昌的資金,助長自己的勢力,極力遊說他入股自己的制衣廠,林昌亦大表心動。偉南乘制衣廠喬遷酒會時,強行當眾宣布林昌加入其董事局,幸林昌圓滑否認,令偉南當眾丟臉。志恆乘機兜搭與林昌合作,令林昌對他留深刻印象。

第7集

林昌重回舊地緬懷往事,無意中重遇周七,連忙追問其家人下落。周七乘機敲詐林昌,但始終不肯指引林昌尋妻。芷鰂在街上被搶劫時,巧遇林昌,頓方寸大亂,竟慌忙走避。林昌窮追不捨,千辛萬苦才跟到鰂家樓下。易暉在大排檔遇見嬋嬋,欲作弄她,在其食物上「加料」,怎料嬋嬋已於事前吃下不衛生食物,忽大呼肚痛,易暉見闖下禍,連忙送她入院。正當嬋嬋欲向易暉表示感激時,揭發原遭易暉陷害,大表忿怒,其後得添祿調解下,二人關係轉緩和。林昌一直守在易家樓下,以窺探芷鰂一家的生活,但卻不敢提起勇氣與易華等相認。

第8集

芷鰂對林昌恨意猶新,恐他會搶回子女,力阻他與華、暉見面。林昌甚感無奈,惟暗中與易暉見面,伺機幫助其家人,以補償當年不顧而去的過失。志恆欲拉攏易華與一美國大客戶合作,從中取利。易華髮覺被利用,大感不滿,拒絕合作。易暉夢想與永漢斗車,可惜無能力買車。林昌愛子情切,答應借車予他,讓他一展威風,令易暉喜出望外。偉南要為其製成品拍一輯宣傳廣告,急欲找一合適模特兒。林昌極力推薦易暉擔任。怎料永漢乘機羞辱易暉,二人繼而動武,幸林昌趕至,平息爭執,易暉亦因而受傷。林昌送易暉回家時,遇見周七父子。周七無意中在添祿面前拆穿林昌的身分,令添祿大表驚奇。其後添祿聽到林昌細訴當年苦衷后,答應代他照顧其家人。添祿故意安排林昌與易華見面,藉此使二人聯絡感情。林昌入股偉南制衣廠后,力主與易華合作承接一大生意,偉南無奈答應。志恆乘易華生日,特意到易家到賀,令易華大為感動,剛巧見到林昌派人送來一份名貴禮物,令眾人嘩然。

第9集

易華不好意思收林昌的厚禮,特意送回給他,但經林昌解釋下,感盛情難卻,亦欣然接受。添祿見林昌甚有悔意,勸芷鰂原諒他,可惜芷鰂已對他絕望,拒絕給林昌改過的機會。志恆憑其個人機智,將偉南手上大客撬走,然後將訂單交由易華製造,令偉南大為忿怒,在林昌面前惡意中傷易華與志恆。易暉腳傷未愈,已急不及待回球場練習,可惜力不從心,錯過了代表球隊出外地比賽的機會,心情極為惡劣,幸得嬋嬋安慰,二人間感情萬進一步。永漢眼見易暉與嬋嬋出雙入對,醋意大生,向易暉大肆侮辱。嬋嬋不滿其不可一世性格,對他漸生厭惡。林昌冷眼旁觀易華被志恆利用,囑她小心提防。易華幾經調查下,發現真的被志恆利用,令她大為忿怒,立刻終止彼此間合作。其後經志恆苦苦哀求下,易華終改變初衷。

第10集

易華親眼見到易暉駕著向林昌借來的車,在馬路上亂闖亂撞,險釀成意外,大表氣忿,回家后更發現易暉被趕出校,大表痛心,痛斥易暉一頓。志恆見「李氏制衣廠」的機器太舊,根本不可能應付大批訂單,且在趕貨階段,極力遊說易華另購一批新機械。易華以工廠資金有限,大感猶豫。林昌獲悉易華苦況,通過添祿廉讓一批機器予易華。易華初時對林昌居心懷疑,其後被其真誠所動,亦欣然接受。偉南對志恆懷恨於心,暗中收買兆倫,破壞「李氏」的生產計劃后,拉攏他跳槽,令易華再度陷於困境。林昌不值偉南的卑鄙所為,毅然與他拆股,並願意鼎力資助易華。

 第11集

周七債台高築,向芷鰂諸多敲詐,但她堅拒被利用。周七一怒之下,向易華揭穿林昌身分。易華自覺受林昌矇騙,感到他雖曾多番努力,實難以彌償當年過失,堅拒接受林昌的投資,令父女間感情陷於僵局。嬋母發現嬋嬋與易暉相戀后,感到易暉不及永漢家富,大力反對二人來往,反促成二人感情更進一步。易華見因個人原因,竟累至「李氏」面臨倒閉危機,大表內疚。芷鰂與添祿不忍她終日愁眉苦臉,欲傾盡家產幫助她,可惜離目標尚遠。嬋嬋一時意氣離家出走,到易家暫避,被父母找上易家,嚴斥易暉一頓后帶走嬋嬋。永漢被易暉奪愛,深心不忿,提議與易暉斗車,以決定嬋嬋的占有權。易暉不甘示弱,再向林昌借車。

第12集

易暉與永漢斗車時,不慎憧車受傷,被送入院急救。易華與芷鰂埋怨林昌借車予易輝,對林昌誤會更深。易暉知道林昌乃其父后,內心暗喜,滿以為可借著父親的財富,從此吐氣揚眉,奈何華、鰂阻止他與林昌來往,被逼聽從。志恆向易華痛陳利害,易華亦不願拖累李萍,終接受讓林昌入股制衣廠,但堅持辭去工廠經理之職。林昌見易華如此痛恨自己,心痛不已。林昌欲向華、鰂解釋,可惜不獲機會,遂求助於志恆,安排與易華在工廠見面,當面向她解釋。周七被高利貸追債,求助無門下,惟向林昌強行索款。時林昌趕著往工廠與易華見面,勉強敷衍周七。林昌求易華寬恕自己,但易華堅拒接受其解釋。時周七因記恨林昌不肯給予金錢幫助,竟放火燒工廠報復。昌、華被困火場內,林昌冒險救易華離去,卻自願留在火場,願一死以表懺悔心跡。

第13集

志恆久候華、昌不見,連忙跑上工廠,發覺二人身陷險境,忙救二人脫險,但林昌已身受重傷。易華與芷鰂經此一役后,終被林昌之悔意感動,與他相認,一家團聚,合力重建破碎家園。嬋嬋父母見易暉搖身一變成為富家子,立即改變態度,鼓勵嬋嬋與易暉拍拖。周七逃避高利貸不果,終被發現橫屍街頭。添祿自覺因自己未盡全力幫助周七,間接累死他,變成自暴自棄。易暉自覺身價十倍,變得揮霍無度,竟欺騙林昌拿出金錢,買一金錶送給嬋嬋。林昌獲悉,大表不滿,嚴厲責備易暉,父子間初起不和。

第14集

易暉一之下向嬋嬋索回金錶,退回給林昌。林昌怒意稍消,教訓易暉一頓后,提出計劃安排他到工廠幫輕易華,令他滿懷希望。志恆為向偉南報復,極力遊說易華擴充「李氏」,並精心研究一計劃書,刻意打擊偉南。怎料林昌認為志恆過於急進,擱置其計劃,令志恆大失所望。添祿心情欠佳,與同事發生爭執,因而鬧上法庭。易華疏通原告,庭外和解,但他仍失去原職。易華在公事上不時與志恆發生爭執,令她對工作失去興趣,告假散心,陪添祿往新界遊玩,令志恆以為易華移情別戀,醋意大生。

第15集

易華見添祿賦閑在家,安排他在「李氏」出任機械修理部主管。志恆為鞏固自己的地位,刻意向易華加緊追求攻勢,易華果然心動。志恆為向偉南報復,哄得兆倫偷出偉南制衣廠新貨的紙樣,然後在「李氏」做私貨生意,並引誘易暉合作。偉南獲悉志恆生產冒牌貨,願以高價收購其樣板。怎料志恆在收到巨款后,旋即將貨辦以低價在市場出售,令偉南大受刺激。偉南知道志恆與兆倫串謀,激忿難平,與二人大打出手,終被兆倫錯手打死。另一方面,兆倫自知罪孽,精神大受刺激,終至神智失常。

第16集

易華揭發易暉與志恆串同作私幫生意,大表忿怒,嚴厲教訓他一頓。易暉不甘受罵,離家出走。易華不值志恆卑鄙所為,決向他提出分手,令志恆大表失望。永漢飽受亡父之痛,大受打擊,怒闖易華的辦公室,怒毆志恆出氣,幸得林昌解圍。志恆不欲失去機會,力圖挽回與易華的感情,假裝懺悔過失,並以退為進,向易華辭職。易華終被其手段打動,與他重修舊好。易暉在波樓與友人賭錢,因而欠下大筆賭債。林昌聞訊大表激忿,但愛子情切,以添祿的名義代易暉還債。一晚易暉與嬋嬋談心,一時胡塗發生關係。二人向雙方家長提出婚事。嬋嬋父母乘機索巨額禮金,林昌覺其過份,大力反對,易暉以為林昌與他作對,大表不滿。

第17集

林昌不想易暉變成「二世祖」,毅然將財產的八成捐作慈善基金。易暉感到林昌針對自己,根本不當他為兒子看待,與父決裂。易華雖名義上接受林昌,但卻難與他維持父女之情,令林昌大感遺憾。志恆不滿意林昌的決定,加上「李氏」改制,自覺大權旁落,頓另謀計算,利用工廠之配額,私自經營私幫生意,另一方面更騙得易暉合作。易暉為向林昌報復,亦樂於答應。芷鰂因病入院施手術,受到子女的悉心照顧。林昌睹狀,相比之下,倍感孤單。添祿冷眼旁觀,替林昌難過,勸易華多些關心林昌。

第18集

嬋嬋父母發現其女身懷易暉骨肉,催促二人結婚。嬋嬋對易暉輕浮的性格失去信心,拒絕婚事,並聲言可獨力將腹中塊肉撫養成人。易暉自覺深愛著嬋嬋,向她苦苦哀求,嬋嬋被其所動,終答應婚事,雙方家長大表安慰。志恆見易華存疑色,欲購回配額向她交代,怎料配額價格暴升,加上投資股票與黃金失利,欠下巨債,令他大表焦慮。志恆急謀對策,竟著易暉弄壞工廠機器,以阻止生產,藉此瞞天過海,卻被添祿撞破,大事質問,易暉和盤托出。添祿不想昌、華傷心,未有將事情揭露。

第19集

林昌為向客戶守信,不惜低聲下氣要求永漢代趕貨。永漢不計前仇,答應林昌要求。志恆獲悉林昌能安排工廠如期交貨,大表驚愕,必須以高價搶購配額予易華「出貨」,再欠下巨債。志恆為求自保,頓即向易華求婚,易華不虞有詐,居然答應婚事,添祿看在眼裡,頓感矛盾不堪。志恆見債務拖無可拖,向易暉獻計擄走嬋嬋以勒索林昌,怎料途中被添祿揭發。志恆恐添祿會破壞好事,與他搏鬥一輪后,終擺脫了他。嬋嬋揭發易暉策劃擄自己,傷心欲絕,竟動了胎氣,易暉欲取消計劃,卻遭拒絕,遭志恆一同縛下,向林昌勒索。

第20集

志恆致電林昌勒索巨款,令眾震驚不已。易華到此見到志恆的真面目,知道他一直欺騙自己的感情,以圖謀利,痛心疾首,對他死心。易暉為博取嬋嬋原諒,故意與志恆發生爭執,著嬋嬋乘虛逃脫。林昌愛子心切,竟冒險往贖回易暉,當志恆挾持易暉以求逃生之路時,嬋嬋已帶一大班警員至,混亂中林昌被志恆打傷,危殆倒地。林昌被送入院急救,得嬋嬋捐血,終脫離危險時期。志恆與易暉在嬋嬋的供詞下,雙雙被判入獄,而嬋嬋一直對易暉余恨未了,一直不肯前往探監,令易暉大表失望。究竟嬋嬋會否原諒易暉呢?易華與林昌父女能否真正和好?請留意本劇大結局。

上一篇[大頭仔]    下一篇 [《刀手》]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