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寒食帖》

《寒食帖》《寒食帖》

宋/蘇軾

釋文

 

自我來黃州,已過三寒食。年年欲惜春,春去不容惜。今年又苦雨,兩月秋蕭瑟。卧聞海棠花,泥污燕支雪。闇中偷負去,夜半真有力。何殊病少年,病起須已白。

春江欲入戶,雨勢來不已。小屋如漁舟,蒙蒙水雲里。空庖煮寒菜,破灶燒濕葦。那知是寒食,但見烏銜紙。君門深九重,墳墓在萬里。也擬哭塗窮,死灰吹不起。

右黃州寒食詩帖二首。
宋元豐三年二月,蘇軾時年四十五歲,因「
烏台詩案」發,謫至黃州(今湖北黃岡),任黃州團練副使。第三年四月作此兩首寒食詩。因其首句「自我來黃州已過三寒食」,後人稱《黃州寒食詩帖》。

蘇軾《寒食帖》,筆意酣暢多變,大小錯落,可謂心手相暢的完美傑作。元朝書法家鮮於樞稱之為繼王羲之《蘭亭序》、顏真卿《祭侄稿》之後的「天下第三行書」。 為蘇軾存世品中最佳精品,元符三年是卷收藏者蜀州張氏取之邀黃庭堅觀賞,並書一則題跋,與原跡可謂互為輝映。此卷同治年間為粵人馮氏收藏,遇火災,詩帖下端留下火灼痕迹。一九二二年為日本收藏家菊池惺堂收藏,約一九四九年歸台北收藏家,一九八七年由故宮院長秦孝儀以百萬美元之價購藏台北故宮博物院

蘇軾在《黃州寒食詩帖》中情感波瀾起伏,前七行書家心境較為平和,書寫中規中矩,後隨情感激越,用筆率意奔放,恣肆揮灑。有徐起漸快,嘎然而止的節奏,可明顯看出被貶謫黃州的悲憤情感,兼具東坡字體自謂的「短長肥脊各有態」。黃庭堅跋言盛讚此卷:於詩勝李白,於書兼有唐、五代諸家之長。蘇軾曾說:「我書意造本無法,點畫信手煩推求。」實為此卷寫照。

上一篇[十八頃鎮]    下一篇 [蘇尼特右旗]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