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實習醫生》

標籤: 暫無標籤

《實習醫生》是程棟・符的一部文學作品。

 

1 《實習醫生》 -作者名

程棟・符

2 《實習醫生》 -書摘

《實習醫生》《實習醫生》
「具體要求我也不多說了,昨天院長開會時都給你們說過了,但幾點我還是要說說,實習的時候,每天要早到半個小時,把辦公室收拾的乾乾淨淨,工作起來才舒心,帶教醫生教你的東西也更多,事事都要搶著做,這樣你們才可以學到東西……」

講台上已半徐老娘的班主任滔滔不絕的向著下面的學生狂噴著口水,課堂下面符飛無聊的趴在課桌上,他本想好好的睡一覺的,偏偏在面臨校園生活的最後一天里,一向來無影去無蹤的班主任要召開班會,而且一定要全班同學到會,不然就不發去醫院實習的介紹函,美名其曰明天同學們要離開學校出去實習了,她要講講面臨的一年實習中學生們應該怎麼做,不要在實習中丟學院的臉……

話說符飛這個人在這個學院里可是大大有名,雖然長相平平,體型還算馬馬虎虎了,海拔大概在180CM左右,除了有人打擾到他睡覺引起他憤怒時眼睛能暴出精光讓人感到新奇外,可以說長得一無是處,在大街上隨便丟個磚頭過去都可以砸到一打的那種大眾人了。他從不曠課,但也不會聽課,無論什麼課他都在睡覺,他睡的時候天打雷霹都不會醒來,除非是他自己起來,卻每次考試卻從沒掛過科,使人大為不解,向他討教秘方,他總是說運氣來了誰也擋不住。

為什麼這樣的人學校不被踢出校呢,原因無它,他可是南海大學的驕傲,有著一手好書畫絕技,剛入學時,南海大學舉行「樹優良學德學風,做文明學生」書畫藝術大賽,要求每個班級都要交幾篇作品,符飛所在的中西醫班苦於班上無人能拿出一件象樣的作品,這不是要受其他班級的笑話么,眼看明天就要交作品了,這時候貌不驚人,一向趁於平淡的符飛大義凌然站出來了,救各位倍受半徐老娘逼迫的同學於苦難之中,向半徐老娘打包票,這作品就交給他好了,他下午就搞定,才讓這位半徐老娘沒急得團團轉,囑符飛之,交上一幅畫和一幅毛筆字就行。

利用下午課間時間,符飛拿著捲成長約1.5米的長桶狀厚厚的紙張,到辦公室交給那半徐老娘的班主任,說已經完成了。那個半徐老娘狐疑的瞄了符飛一眼,好象在說,這麼快完成,不會是什麼好作品吧。順手把紙展開,打開大約是正方形了,一看紙上就一寥寥幾筆,構成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半徐老娘的顏色有點不好看了,難道是這個小子是敷衍我,她心裡想著什麼符飛當然是不知道,想歸想,她還是繼續打開那捲紙張,越看越驚訝,嘴巴就快成O型了,直到快要打開完的時候,一幅古典的山水畫完全展現出來了,她完全痴迷在了這幅畫之中,直到符飛說要走的時候才醒悟過來,她不得不承認這是幅好畫,但事情並沒完,她問符飛,還有一幅書法呢!符飛努努嘴,示意就在她手中,那半徐老娘想著畫這麼好,字應該也不錯吧,連忙打開一看,一下叫好了起來,引得辦公室里的教師全部都過來看了。原來符飛覺得要是又畫又寫的太麻煩,乾脆買了張長達5米的宣紙,畫與字一併弄到了上面,反正中國人就是愛講究字畫搭配。一個大辦公室的正中,那半徐老娘小心翼翼的把畫全部展開,畫的右上角,一首山水詩魚躍於紙上,字體簡直是達到了古時說的筋骨分明、入木三分的境界,原先就看畫還沒什麼,字畫連在一起,整幅看的時候感覺一股凌然之氣撲面而來,筆鋒顯露又蓄勢而發,讓各個教師邊看邊嘆,都忘記了這幅畫的作者還在旁邊。

符飛看他們的眼神就知道他們不相信自己是這幅畫的作者,他特意指著畫的右下角豎著那一行小狂草字,念道XX年秋符飛筆。小字上面還歪歪斜斜的印了個紅章。如果不是念出來,誰會知道這看似一條拉直的蚯蚓般的一行小字是什麼鬼東西,(作者:我討厭狂草,認個字要幾分鐘。)再仔細看那章,確實是符飛兩個篆體字,其實那不是個章,符飛看古人畫畫總蓋上那麼個章,他就有樣學樣,拿支紅筆在作品上描了個章。得到符飛肯定自己是此作品的作者后,教師們嘆道:天才!這樣的人才應該是去學文學院藝術系,怎麼會跑到醫學院來了。

最後,此作品當然同時得了繪畫組與書法組的頭獎,人人都知道有人同時得了兩個賽事的頭獎,但在宣傳欄里沒看到這個作品……理由是作品太大,宣傳欄放不下。卻不知,此作品引起校方的涌動,校長大人親自出馬把畫鑲邊,掛在學校的展覽廳正中。百忙一疏,忘記在畫的下面標明作者是符飛了,讓那些看了畫之後的同學,還以為是哪位名家畫的呢,誰叫符飛那行狂草沒人看懂……

這樣一個人才,學校當然看重了,要求轉到藝術系被符飛拒絕了,他才沒心情天天和那些書畫混在一起呢,再說藝術系是在文學院,離他住的地方遠著很,懶得天天跑這麼遠去上課,還有請參加學校的書法社啊,指點下別的同學等等,符飛不耐煩的拒絕了,據說後來和校長達成了什麼協議,才讓校長放過了符飛,這也許是他天天睡覺而不被學校開除的原因。(不廢話了,回正題。)

差不多一個小時了吧,咋這個半徐老娘有這麼多廢話要說呢,還有完沒完,估計我兩個寶貝在家都做好飯了,現在在等我回去吃飯呢。符飛伸了懶腰,打著呵欠暗罵著這個多事的半徐老娘,以前上課期間要找她有事的時候就沒見她到教室過,現在大家要各奔西東了,她才來說這些廢話,難道在最後時刻表示她還是關心這個班級的……

想起自己的兩個寶貝,符飛懶散的臉上露出了笑容,在這個學校里,也可以說無人不識他的兩個寶貝。

大寶貝劉佳欣,醫學院臨床醫學系的系花,長得可是婷婷玉立,婀娜多姿,粉嫩香臉,桃腮杏渦的笑靨,讓符飛第一次見到她時,立即驚為天人,一年多的情書(每次提起,劉佳欣都說是一些鬼畫符,橫看豎看還是不懂),鮮花(校園裡摘的)無賴式的攻勢下,摘下這朵嬌艷的鮮花,實在羨煞了不少男同胞,也讓很多男生大為感慨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了,也因此符飛差點幾次死在了幾千名護花使者圍攻之下,還好他輕功夠勁,幾次逃脫大難。

又一次喝高后,符飛在眾目睽睽下和一個女孩焚香跪拜,成了干兄妹,而那個人家正是他的小寶貝,也就是乾妹妹李雪君,護理系系花,人長得嬌小可愛,惹人愛憐。也因他那次喝高成就了南海大學校園裡一個傳頌的佳話。

在這裡,值得一提的不外那些無聊單身男士們擬的南海大學十大校花榜,劉佳欣列為南海大學十大校花之首,李雪君同樣榜上有名,列為第八名。

符飛正幸福的想著,耳尖的他聽到講台上那半徐老娘說出了能讓他一下子達到高潮的話:「我就講這些了,最後祝同學們實習順利,散會。」

歷經一小時一刻三十五秒的煎熬終於解放了,符飛立起第一個衝出了教室。如果不是怕驚蟄世俗,符飛早就使出輕功第一時間飛回他租住的那個小洋房了。

雖然沒使出輕功,但符飛還是以人體極限的百米衝刺跑了起來,教室到他租住的小洋房上千米的距離,符飛用短短的不到兩分鐘搞定了。一路引得雞飛狗跳,行人紛紛讓道,看得旁人又一陣大嘆,此人不去學體育真是浪費了,沒準能跑個百米世界冠軍。

「寶貝,我回來了……」還沒到家門口,符飛那標準式大嗓子喊了起來。

門咿的一聲打開了,裡面輕輕走出一個女孩,清秀的瓜子臉上是一雙漆黑清澈的大眼睛,柔軟飽滿的紅唇,嬌俏玲瓏的小瑤鼻秀秀氣氣地生在雪玲那美麗清純、文靜典雅的絕色嬌靨上,再加上她那線條優美細滑的香腮,吹彈得破的粉臉,身穿著最近興起的米色太陽裙,一塊同色的喬其紗披肩象徵性的遮住了裸著的滾圓的肩膀,露出那雪藕般的柔軟玉臂,哇!活脫脫一個國色天香的大美人兒。

「飛哥哥,你回來啦。」女孩高興的迎了上去,拉住符飛的手,又道:「欣姐姐已經做好飯了,等你回來吃呢。」

「嘿嘿,大寶貝真好,小寶貝也不錯,吃飯前先吃你。」符飛說完,頭伸過去,在女孩的櫻桃小嘴上快速的點了一下。

不錯了,這個就是符飛剛剛想起的兩個寶貝之一,小寶貝李雪君乾妹妹。

「討厭,別讓人家看見了。」 李雪君害羞的往屋裡躲去。

「哈哈,怕什麼,我親我寶貝是天經地義的事,他們有本事就回去親他們寶貝嘛,呃,真甜,我們再來幾個……」符飛打哈哈的笑道,拉住正想往裡躲的李雪君,然後伸出舌頭在嘴角舔了幾下,欲再親李雪君。

「不要,飛哥哥,你真噁心。」

李雪君半推半拒的還是讓符飛得逞了。

「阿飛,又在欺負小雪了。」

一陣銀鈴般聲音響起,嚇得李雪君趕緊使勁推開符飛,整個臉紅通通的,埋首於胸下,猛摳著自己的十個手指頭。

不用看,就知道這個聲音是大寶貝劉佳欣了,符飛乾笑了幾聲,轉過身來,只見劉佳欣站在廚房門口,雙手各托著一個菜,那秋水眸子含情脈脈看著符飛,櫻桃小口一顫一合著,似嗔似怒,她的胸部隨呼吸一起一伏,一對毛飽滿的尖峰有節奏的上下顫動著。只看得符飛血壓上升,腦門充血,兩條熱忽忽的東西即將要從鼻孔流出……

「還呆在那做什麼,快來幫忙,不想吃飯了么」把菜放到桌子上面,劉佳欣小腳一跺,狠狠盯了符飛一眼,又不是沒看過,有必要看這麼久么,但她心理還是美滋滋的,看得越久就說明自己符飛就越愛她……

「啊,就來。」符飛手往鼻子一抹,還好,沒流出來,不然就要被兩個寶貝笑話了,自己的寶貝魅力就是大,百看不厭,每一次各有不同的滋味,而今天是越看越有味道,難道是昨晚經過他的洗禮后,這個就是傳說中的獨有的少婦魅力。

經過劉佳欣身邊時,符飛飛快的在劉佳欣耳邊說道:「寶貝,你今天更美……」說完,在劉佳欣還沒來得及反應時趕緊跑進了廚房了。

哪個女孩子不喜歡自己心愛的人對她說讚美的話,無論說過多少遍,她永遠是那樣的美滋滋的接受,但今天符飛說此話的時候要多輕佻就有多輕佻,想起昨晚兩人的激情,臉不由紅了半邊……

「哇哇,今天這麼多菜!」坐在兩女的中間,符飛大叫著,這個人就是這樣,如果說這個世界有什麼能讓他這個懶散的人變勤快起來,惟有美女與酒菜了。

「飛哥哥,你最喜歡吃的魚燉茄子。」

「嗯……」

符飛嗯的一聲,不客氣的把李雪君夾給他的菜連帶飯一口掃光,整個人跳到椅子上,對著桌上的菜狼吞虎咽起來。誰說女人不能才貌雙並,符飛心裡小小的鄙視了說那個話的人,看他大寶貝不僅人漂亮,身材一級棒,學習成績好,菜更是燒得頂瓜瓜,哇喀喀,魚燉茄子,我最愛吃,不一會,整盤魚燉茄子就見底了……

「慢點吃,別咽著了。」雖然見慣了這樣的場面,但劉佳欣還是很擔心的說道,記得她第一次燒菜給他吃的時候,比現在更誇張,符飛竟一個人把她燒的五個菜全吃光了,導致當天肚漲不能行動,整整坐在不動休息了幾個小時,那一次,想起來還真是幸福,劉佳欣嘴角不經意的掛起一絲微笑。

劉佳欣很斯文的一小口一小口的吃著,邊回憶兩人(最後是三人,兩個寶貝嘛。)度過的幸福時光,她不知道她怎麼會愛上這樣的一個無賴般的男人,懶散的性格,那不修邊幅的外表,但總是那樣萬事難不倒他的豪邁的壯言,無不影響到她,相處了兩年來,她知道他不是一般人,就以昨晚那事來說,他是一個真正的男子漢。

3 《實習醫生》 -參考資料

http://shu.xmtip.cn/zuopin.php?book_id=26962

上一篇[痂]    下一篇 [胛]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