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尋子三萬里》

標籤: 暫無標籤

《尋兒三萬里》就講述了失去兒子的未婚媽媽和糊裡糊塗把那個孩子養大的王老五爸爸間的搞笑愛情故事。

1 《尋子三萬里》 -基本資料

 

《尋子三萬里》《尋子三萬里》

 片名:尋子三萬里 尋兒三萬里   

韓文片名:아들찾아 삼만리   

電視台:韓國SBS   

類型:喜劇/愛情   

首播:2007年11月2日-2008年1月25日(每周五晚韓國時間9:55連播兩集)   

集數:21集   

導演:裴泰燮   

編劇:李根英   

主演:蘇幼珍--飾羅順英、李勛--飾姜啟弼、吳民碩--飾姜承浩、李彩英--飾宋喜珠

2 《尋子三萬里》 -內容簡介

 
  「生育之情」、「養育之恩」似乎是電視劇集里永遠不會過時的話題,然而當「生我的媽媽」與「養我的爸爸」遭遇時會怎麼樣呢?SBS周五新劇《尋兒三萬里》就講述

《尋子三萬里》 劇照《尋子三萬里》 劇照

 了失去兒子的未婚媽媽和糊裡糊塗把那個孩子養大的王老五爸爸間的搞笑愛情故事。   

女主人公順英是一位6年來費盡心神尋找兒子的潑辣女子,雖然聰明卻純真得有一點傻氣;男主人公啟弼則是一位與孩子沒什麼兩樣的弔兒郎當的財閥之子,有愛心卻很笨。這樣的兩個人如果能雙劍合璧,其實堪稱完美,然而圍繞著啟弼帶大的孩子,一個要要回,一個堅決不給,於是乎兩人針尖對麥芒,搞得硝煙四起,戰火紛飛。當然,這源於深深的母愛與父愛間的火花四濺帶給人們的是歡笑和感動。   

全劇輕鬆搞笑。劇中被戀人拋棄、失去兒子仍頑強生活的海鮮店老闆女兒順英由《漢城1945》后長時間沒有露面的蘇幼珍飾演; 《我男人的女人》中短暫登場卻給人們留下強烈印象的李勛出演懵懵懂懂間成了別人棄兒父親的財閥二世啟弼。在這一對笑料百出的男女周圍,活躍著眾多個性鮮明的人物,他們間發生了許多妙趣橫生的故事。其中女笑星姜柔美飾演劇中千方百計要與啟弼結婚卻沒成功的財閥女兒,周玄、崔蘭、徐東源等個性演員也加盟該劇,都為該劇中增加了不少爆笑因素。   

這部劇由曾合作過早間劇《愛也罷恨也罷》的裴泰燮導演和李根英編劇再度攜手打造。針對周五劇場主收視群體是四、五十歲主婦們這一特點,該劇有別與青春偶像劇,強調貼近生活,但平凡的日常生活刻畫中也不乏漫畫式的想象,使觀眾在輕鬆活潑的氛圍中,為真摯的愛情及父母對子女的愛時而開懷大笑、時而感動淚下。

3 《尋子三萬里》 -人物介紹

  

羅順英(蘇幼珍飾),

有點傻呼呼的潑辣女性。   

父親在她上中學時去世,媽媽靠經營海鮮生意養活她的妹妹。任何粗活累活都難不倒順英,性格直率的她工作時很聰明,但心地善良得近乎傻氣,會輕易相信別人的話,被人

《尋子三萬里》 劇照《尋子三萬里》 劇照

 利用;而且她脾氣急躁、毛手毛腳,經常惹出麻煩,如果再多2%,順英就是一個百分百的完美女子,不過那點缺陷恰恰讓她多了人情味兒。   她有同情心泛濫的毛病,看不到成泰惡劣的一面、盲目地愛上他就是這個原因。最後她為成泰生了孩子,但卻遭到了拋棄,孩子也被奪走。這件事之後她不想再重蹈覆轍,從此不再對男人敞開心扉,然而後來認識了財閥之子啟弼后,她舊「病」複發。   

姜啟弼(李勛飾),

准財閥級的三羅集團姜會長之長子。   喜歡鮮亮自由奔放的服飾,開著進口SUV車,一眼看去就知道是一個風流的時髦人物。   他5歲時母親過世,和繼母及同父異母弟弟生活在一起。他與聰明能幹的弟弟不同,對經營公司毫不關心,只喜歡玩樂,既無熱情也無鬥志。他有時說謊,面對兒子和奶奶時,可以看到他純真的感情。   他身材魁梧,表面是富家的貴公子,但其實是一個孤獨可憐的人。自幼在繼母不易被察覺的嚴格管束下長大,與父親關係疏遠,不自信也得不到認可,家中沒有一個他可以吐露心事的人,因此很容易被對他好的女人吸引。接觸的都是些俗不可耐的女人,因而他愛上了真誠坦率的喜珠,但喜珠是弟弟喜歡的女人,他一直沒有流露過自己的感情。   

姜承浩(吳民碩飾),

啟弼的同父異母弟弟。   三羅集團企劃室理事,公認的公司繼承人,公司內的實權派。   紐約雅皮士風格的高級西裝、一絲不亂的頭髮、瘦高的身材、濃濃的眉毛,外表如此,實際上他是一個非常冷漠的人。說話斬釘截鐵,無論何時都充滿自信。外型俊郎,風度翩翩,且才華出眾,這些是他的魅力,但他對自己有著過頭的信心,是典型的權力中毒者。   喜歡下命令,居高臨下才會使他覺得快樂和有成就。如果自尊心受到傷害,他就會狂怒,恨不得把對方踩扁。與啟弼的人情味不同,他的經營哲學帶有攻擊性和挑戰性。   和喜珠在留學生聚會中相識並發展成戀人,他想通過和喜珠的策略婚姻鞏固自己的地位。   

宋喜珠(李彩英飾),

三羅集團企劃室職員。   財力雄厚的證券公司宋會長之幼女,非常漂亮。   她是承浩留學時認識的朋友,由於兩家父親互相熟識,抱著學做事的想法,喜珠到姜會長的公司工作。她善良、開朗,但在男人面前很會做樣子。喜珠是一個不諳世事的女孩。   她向來渾身名牌,號稱活動的名牌博物館。她自己根本意識不到自己的奢侈,如果誰想要她的衣服或鞋子,她會欣然相贈(對錢的概念非常有限)。性格率真,絲毫不隱藏喜歡或討厭的情緒。做事從來都大大方方,從不看別人臉色,生氣的話就會毫不顧忌地發脾氣,有時會像孩子一樣幼稚地神經質,但並不會沒完沒了,能很酷地做到先道歉。

4 《尋子三萬里》 -分集介紹

 
  

第1集

      閣樓中順英邊給兒子換尿布,邊絮絮叨叨地向小嬰兒講述自己的故事,這時順英媽媽賢淑進來,順英給孩子爸爸成泰打電話,讓他早點回家,但成泰卻借口有事去

《尋子三萬里》 劇照《尋子三萬里》 劇照

 了珍珠家。珍珠的父親同意成泰和珍珠結婚,並讓成泰婚後接管公司,成泰心事重重。   順英聽從媽媽的指點,成泰一回家,順英就以孩子的出生問題為由,提出下月10日辦理結婚手續。成泰聽了反應激烈,順英雖覺得奇怪但並沒在意。   從美國歸來的計弼聽父親姜會長安排他與成娜結婚,想起高中時成娜的兇惡形象,十分不情願。計弼無奈地與成娜見面,成娜一身公主打扮,還說自己喜歡計弼,讓計弼跌破眼鏡。   順英在市場忙著買東西,回頭不見了孩子……   

第2集

   首爾車站前,順英和媽媽、妹妹向路人發傳單,哀求大家幫助尋找孩子。看到這一幕的邦喬心中煩悶,喝了一通悶酒後給成泰打電話,說順英好像並不是成泰所說的那種壞女人,成泰生氣地掛斷電話。邦喬猶豫之後撥通了順英的電話,承認6年前是他帶走了孩子,但孩子被一輛高級車載走。   計弼在睡懶覺,兒子一東過來給他搗亂。吃飯時姜會長挖苦計弼應該再多睡會兒,但對一東疼愛有加,爺爺走後,一東把肉夾到計弼碗里。上班時,計弼對著電腦中喜珠的照片,回想起當時自己正打算把喜珠當女朋友介紹家人時,卻聽弟弟說喜珠是自己的女友,這時,警察來找計弼,問起6年前被放在他車中的孩子……   

第3集

   看到剛在幼兒園門前大哭過的順英,啟弼朝她怒喝是否想誘拐孩子,正敏辯白她們不是人口販子。順英止住哭泣,要當場找警察來確認她們的身份,啟弼聽后慌亂起來。啟弼去咖啡店,恐嚇順英和正敏不要再出現,因為一東和她們沒有任何關係,順英哭哭啼啼地求啟弼讓她見一東一次。   啟弼回到家裡,拿出初次見到一東時的衣服,又確認了一東的血型,心裡直犯嘀咕。一東睡夢中看見順英過來從奶奶的懷中搶走一東跑開,嚇得醒來。公司召開理事會,啟弼滿腦子一東的事,沒有聽到別人的問題,張口結舌答不上來。這時警局打來電話,啟弼高度緊張,偷偷地為一東做親子鑒定……   

第4集

   順英在公園裡哭,啟弼為不知該怎樣才能避免這個危機而發愁。順英質問他養著別人的兒子為什麼不去報警,啟弼答信箋上寫著不要報警,因為自己很善良,所以養大了一東。順英說現在她要帶走一東親自撫養,啟弼驚慌起來,問順英是否考慮到那麼做可能給一東帶來的衝擊。   順英回到家裡,把真相告訴了賢淑和正敏,賢淑想立刻把孩子接過來,但正敏認為一東在三羅集團會長的家裡享受著榮華富貴,沒有必要一定要接過來,並推測偷走一東的事有可能是成泰籌劃的。   改天順英再見計弼,要求他還回孩子,卻聽到啟弼要求她賠償一筆巨額費用作為這些年來一東的撫養費,順英沒料到還有此說,一時語塞……   

第5集

   一東不在車上,順英憤怒地向啟弼抗議。啟弼只好承認,奶奶和爸爸都視一東為寶貝,他根本無法開口提出送走一東的事。順英非常惱火,啟弼辯白:這件事嚇著一東怎麼辦?自己一想到馬上要把每天搗蛋的一東送走,心裡就難過,建議順英一步步解決這個問題。   順英苦思冥想之後,要給一東做保姆,啟弼很為難,但同意了順英的要求。   奶奶怪罪南希,稱都是因為她啟弼才從兒時的聰明小孩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一日,啟弼接到成娜的電話后出去,反而和喜珠一起喝起酒來,不理喝醉的成娜。兩人在一起時恰好承浩進來看到……   

第6集

  啟弼在房間中和喜珠一起彈吉它唱歌,啟弼撫摸著喜珠的頭髮,這時,承浩進來,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喜珠也嚇了一跳,馬上裝著醉酒離開。承浩向啟弼提起順英的事,問順英是不是啟弼現在追求的對象,啟弼說只是保姆。承浩又問啟弼是否喜歡喜珠,稱自己想和喜珠結婚的理由是因為需要SP證券強大的資金,並說啟弼當初要是和成娜結了婚,公司就不會遇到困難。   啟弼馬上辯白自己對喜珠沒有任何想法,告誡承浩不要認為所有事情都能如已所願。   順英很高興自己可以和一東睡一張床,但是一東嚴重的夢話攪得順英根本沒有睡好。啟弼睡夢中發現喜珠在掐自己,睜開眼睛一看原來是順英,嚇了一跳。後來,啟弼偷偷支使一東,要讓順英吃點苦頭……   

第7集

  南希邊大罵啟弼邊摑了他一耳光,啟弼一臉錯愕,不知為何,聽著南希繼續數落:喜珠是承浩的女友,你竟敢有非份之想。啟弼馬上辯白說兩人只不過是兄妹關係,但南希不聽他的解釋,警告他如果再對喜珠有意思,真的不會放過他。   順英躲在樹叢后驚訝地看著這一幕。順英告訴啟弼,不能任由一東繼續在這家裡呆下去,她要帶一東走。啟弼面色尷尬,正想無論如何也要求順英改變主意,順英推門離開。順英來到南希面前,啟弼突然像表演給順英看似的號啕大哭了起來,順英本來以為啟弼是故意在演戲,卻發現啟弼真的在哭,順英心軟了下來,告訴啟弼如果他能給孩子做好榜樣,那麼會他機會……   

第8集

   順英為了糾正一東的壞習慣打了一東,遭到姜會長狠狠的責備,順英一時不知如何是好,但馬上鎮靜下來,向會長道歉,稱聽說大家都當一東是寶貝,為了讓他受到教訓所以才打了他。姜會長聽后也同意順英的觀點,但認為暴力不會有效果,同時拿眼睛乜斜著啟弼。   喜珠打開手機檢查保存的通訊錄,看到啟弼的名字后,猶豫了半天按下了刪除鍵。其時,啟弼也心情複雜地刪除了手機中喜珠的電話號碼。順英大大方方的舉止讓會長很滿意,當奶奶誤把順英當成親孫媳后,會長委婉地詢問順英能否在家裡多照顧一東一些時日,但順英原打算只做一周保姆,聽了會長的話后回答說很抱歉。之後順英與啟弼商量她和一東的去留問題……   

第9集

   在啟弼家中,順英剛提起一東的話頭,啟弼就嚇壞了,拚命阻攔。但順英下決心說出心中的話,她表示雖然和一東在一起只不過一周時間,但感覺到一東缺少某種東西,她希望所有的家人好好照看一東,啟弼也能為一東娶一位好媽媽。出了啟弼家的門,順英癱坐在地上泣不成聲。   啟弼把喝醉的順英送回家。意識到順英離開,啟弼高興自己終於解放了,但隨即又為要履行新的承諾而無精打采。啟弼到公司上班,發現順英經會長的推薦擔任自己的秘書,十分意外和不情願。啟弼想辦法擺脫順英對自己的看管,提出秘書守則,要求順英無條件服從他,但順英並不理會他,宣布自己只按會長的意思行事,同時拿出上次啟弼寫的遺書,啟弼的氣焰馬上委頓下去。   承浩和喜珠從兩家母親那裡獲悉已經為他們確定了定婚日期,二人很吃驚……   

第10集

   順英接到啟弼求救的電話后趕到,看到成娜正背著醉酒的啟弼。順英要求成娜放下啟弼,並警告她不要一廂情願地騷擾啟弼,就在兩人正箭拔駑張時,露珠扶著啟弼坐車離開。   承浩在電話中得知喜珠護送啟弼回家,心情很糟糕。喜珠走後,兄弟二人回到家中,承浩心緒複雜,啟弼似乎沒有注意到,借著酒勁兒評論承浩和喜珠二人的關係,承浩大怒。   順英以啟弼的遺書相要挾,啟弼不得已只得聽從順英的安排做好工作,即使這樣,啟弼還是偷偷地溜去打高爾夫球,為了教訓啟弼,順英把那封寫有一東秘密的遺書投進了郵箱……   順英陪啟弼參加公司的會議,而站在講台上的正是一東的生父成泰……   

第11集

   順英發現面對三羅集團高層們講解產品的人正是成泰,驚訝地瞪圓了眼睛,成泰也吃驚地發現了順英。會後,成泰和順英二人坐在了一起,順英責怪成泰為什麼不來找自己,成泰反而把所有都怪罪到順英頭上,稱自己為了讓心情穩定下來,早已和別人結婚。   順英鬱悶地返回辦公室,啟弼見她不開心,取消了與別人的約會,陪順英去買衣服。啟弼生日那天,順英為他買了勵志的書籍當禮物。啟弼的生日只有順英記得,啟弼覺得感動。   接到一東電話,順英去會長家照看他,哄著一東在他的床上睡著。夜裡,酒醉的啟弼回家,迷糊糊地也倒在一東床上睡覺。兩個人都以為同床的人是一東,第二早晨,抱在一起睡著的二人被全家人發現……   未來戰略本部成立,但是好像他們沒有特別的任務,這讓順英很驚訝……   

第12集

   喜珠對承浩提出分手,並說自己喜歡的是啟弼,轉身離開時驚訝地發現啟弼和順英不知何時走進屋裡。喜珠對啟弼表示她不能再繼續隱瞞,她喜歡啟弼;啟弼聽了不知所措,稱自己是個風流鬼,不是一個有責任心懂得愛的人,讓喜珠回到承浩身邊。承浩向喜珠表示他可以裝作不知道喜珠喜歡啟弼的事實,但喜珠態度堅決地告訴他他倆不合適,承浩深受打擊。   成泰正在聽人向他彙報順英的消息時真珠進來,提起成泰以前的女人……、   南希來到公司,責問承浩和喜珠不能結婚是否是因為啟弼,剛想伸手打人,被順英攔住。順英勸啟弼去向喜珠表白,啟弼為此苦悶,回到家裡后,南希再次朝他發火,於是啟弼宣稱,自己更喜歡順英,將和順英結婚……   

第13集

   公園裡,啟弼去吻順英,讓順英大吃一驚。碰了一鼻子灰的啟弼慌裡慌張地聲稱自己是在表白愛情,但順英告訴啟弼,她是一東的媽媽,並非啟弼要交往的人,說完離開。回到家中,順英往臉上的傷處擦藥膏,突然想起自己給啟弼塗藥四目相對的情形,於是自言自語,啟弼到底喜不喜歡喜珠呢?正說著,猛然……   那一天,在南希的計謀下,順英、啟弼、一東三人去商場購物,玩得很開心。但不巧邂逅喜珠,於是四人一起吃飯。用餐期間一東與順英很親昵,喜珠看到心中不爽。   公司里啟弼很好的創意卻被埋沒,順英發現後向姜會長彙報了情況。姜會長聽后支持啟弼開發新商品……   

第14集

   聽到正敏說順英是一東的媽媽,喜珠驚呆了,順英和啟弼也不知所措,忙推託說這是正敏的醉話。之後,啟弼慫恿順英無條件抵賴。   公司傳聞說啟弼所領導的未來戰略本部是會長的直屬小組,順英很高興,鼓勵啟弼繼續努力。這時,順英接到喜珠電話,順英猶豫再三后對喜珠承認自己是一東的媽媽。喜珠非常氣憤,責怪啟弼既然這樣為什麼還一直對自己留情,傷心地離開。   順英發現成泰提供的原料有問題,去找成泰。成泰意識到順英對他的威脅,心生一計……   

第15集

   成泰把順英是一東媽媽的事告訴了承浩,承浩怒氣沖沖地找到啟弼,揮拳向他砸去,並逼迫二人向會長坦白。啟弼要向會長說出所有秘密,然後和順英一東三人一起生活,順英認為啟弼和喜珠相互喜歡,堅決主張只說自己是一東的媽媽。會長聽了順英的話大為震怒,禁止順英再與一東在一起。順英回家后痛哭一場。   成娜發現啟弼留學美國時順英並沒有在美國,順英是一東媽媽之說令人懷疑。喜珠聽說后再找順英確認,順英向喜珠說出了所有的秘密,並請她保密。喜珠得知真相后找啟弼告白,但是遭啟弼拒絕。啟弼來順英家向順英表白……   

第16集

   順英馬上掙脫了啟弼的擁抱,責備啟弼是一個壞蛋,讓弟弟的戀人心猿意馬,卻又對自己表白愛情,啟弼聽后心中鬱悶,反問順英不應該坦率地表達自己的感情嗎?同時問順英愛不愛自己。承浩勸喜珠回心轉意,不要再為讓她不幸的啟弼動心,喜珠回答說啟弼是一個好人,承浩很惱火。   承浩去問啟弼是否對喜珠說了什麼才使喜珠又改變心思,啟弼告訴承浩他有喜歡的人。啟弼約見喜珠,向她說明過去喜歡她是因為在自己苦悶時她常像媽媽、妹妹一樣安慰自己,而自己愛的人是順英,喜珠聞言大失所望。   正敏看到成泰來公司,非常驚愕,隨即猜出所有壞事可能都是成泰所為。正敏告訴啟弼實際上成泰是一東的爸爸,並說了他在原料中添加飼料的事……   

第17集

  成泰對承浩說出了一東並非啟弼親生兒子的秘密,承浩被震驚得目瞪口呆。承浩找到喜珠問她喜歡啟弼的理由是否是因為知道一東的事,喜珠說當時啟弼為了逃避與成娜結婚不得已才那麼做,並求承浩不要對家人說出來,免得啟弼受到傷害。承浩再一次對喜珠表白自己的感情,可是喜珠沒做任何回應。   啟弼接到喜珠承浩已知道一東身世的電話,他和順英都不知該如何是好。承浩對姜會長講出一東身世真相,姜會長盛怒之下把啟弼趕出家門,但告誡家人不要傷害到一東和奶奶。   啟弼無處可去住進順英家,順英媽媽提出二人結婚。喜珠得知承浩捅破秘密,憤怒地離開公司。喜珠來到順英家找啟弼,看到正在幫順英洗碗的啟弼……   

第18集

   會長請順英見面,問她對一東有什麼打算,順英表示雖然想馬上帶走一東,但事情並不那麼簡單,很感謝會長悉心照料一東。會長也表示,自己一直視一東為親孫子,突然要分開對他來說也難以接受,一東暫時由他照料。承浩為自己以前不知情時辱罵過順英道歉,告訴順英他將勸媽媽好好照顧一東,請她放心。   啟弼聽順英講完一東和家裡的事,對順英滿心感激,正要對順英摟摟抱抱親熱時,順英媽媽和正敏進屋,媽媽問明了啟弼對順英的真心。   那一天,啟弼正認認真真跟隨順英媽媽學習賣魚時,會長來到。原來喜珠和啟弼分手后一病不起,喜珠父親提出要啟弼和喜珠結婚,否則將撤出在三羅集團的注資……   

第19集

   啟弼無精打采地返回順英家,聽說為了拯救公司和喜珠,會長命令啟弼與喜珠結婚,順英心情絕望。啟弼試圖勸喜珠回心轉意,但喜珠表示只要和啟弼在一起就感覺幸福,啟弼無語。會長又約見順英,請她理解,為了公司,也因為喜珠的病情,不得已讓啟弼和喜珠結婚。   順英強忍住心中的難過,裝出一幅平靜的樣子祝啟弼幸福,但啟弼提出要與順英私奔,順英告訴啟弼以後不要再見面了。之後,順英又去醫院看望喜珠,祝她和啟弼幸福,拜託她照顧好一東。回到家裡,順英躲起來嚎啕大哭了一場。   啟弼因為與喜珠的婚事而煩惱不堪,而承浩更接受不了喜珠將嫁給啟弼之事,終日在賓館呼酒買醉。喜珠聽說後去看望承浩,承浩頹廢的樣子大出喜珠意料……   

第20集

   順英聽成泰在電話里大吵,委屈得淚水直流。啟弼陪著喜珠喝粥,鼓勵她儘快恢復健康,但喜珠說她和啟弼現在在開心地約會,讓啟弼吻她,啟弼躊躇了一下,輕輕地吻了喜珠的額頭。   成娜拉順英去喝酒散心,順英對成娜講了有關一東的所有的事,成娜感嘆順英這麼辛苦,真稱得上「尋兒三萬里」。   南希收買成泰阻止啟弼與喜珠結婚,成泰卑鄙地以帶走一東要挾啟弼。見要挾不成,成泰來到一東學習的游泳館外,欲搶走一東。啟弼及順英及時趕到,幾人動起手來……   

第21集(大結局)  

 果然是成泰指使人偷走了龍久!順英深受打擊,傷心得淚流滿面,壞事做盡的成泰被警察帶走。   會長得知原來是南希指使人帶走一東,還指使副社長與啟弼作對,氣得大發雷霆,南希也毫不示弱,曆數自己結婚以來所受不公平待遇,坦言自己所做都是為了承浩。會長一怒之下把南希趕出家門。南希重返她喜歡的演藝圈。   啟弼代表公司召開記者會,就成泰導致的麵粉中摻有飼料一事向消費者道歉。啟弼的表現令會長很滿意,順英也很高興。喜珠母親要求順英去釜山工作。臨行前,啟弼把一東帶到車站,當著一東的面說出了一東和順英的母子關係。這時,去濟州島旅遊歸來的喜珠趕到,拘留住順英,祝他們一家三口幸福……

上一篇[《狎歐亭日記》]    下一篇 [真山真水]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