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馬克(達里奧 葛蘭帝內提Darío Grandinetti飾)和貝尼諾(加維埃爾·卡馬拉Javier Cámara飾)在一場表演前都被深深感動。馬克眼裡淚光點點,坐在旁邊的貝尼諾看到,心裡被某種柔軟的感情擊到。本以為是萍水相逢,卻不料這兩個同病相憐的男人日後還有交集。  馬克的女友莉迪亞(羅薩里奧·福羅雷斯Rosario Flores飾)本是一個職業鬥牛士,比賽場上的意外令她變成了植物人。現在莉迪亞就躺在貝尼諾的診所里接受治療。馬克每天來到這裡,盼望莉迪亞能蘇醒過來。  其實,貝尼諾也在這裡守著他的愛情,一守就是四年。女孩阿里西亞(蕾歐諾·瓦特林 Leonor Watling飾)是一個芭蕾舞女生,貝尼諾曾經住在她的舞蹈室的對面,每天對翩翩倩影暗暗心動。當女孩遇到車禍變成植物人之後,貝尼諾每天都對她說話,相信她能聽到的信念在他心中從未動搖。

1 《對她說》 -劇情

玫瑰色幕布帶著巨大的金色流蘇從舞台上緩緩升起,展現在觀眾面前的是"馬勒餐館"(Cafe Muller)里德國現代舞蹈家平娜-鮑希(Pina Bausch)的場景。觀眾席上,二位素不相識的男人碰巧坐在了一起,他們是年輕的男護士貝尼諾

《對她說》《對她說》
(Benigno,賈維爾-卡馬拉飾,Javier Camara)和四十齣頭的作家馬科-朱洛加(Marco Zuloaga,達里奧-格蘭迪尼提飾,Darío Grandinetti)。舞台上擺滿了木製桌椅,二個女人緊閉著雙眼,張開雙臂,伴隨著亨利-珀塞爾(Henry Purcell)的音樂《精靈女王》(The Fairy Queen)
翩翩起舞。這個情景是如此地感人,以致於馬科忍不住地流下了眼淚。黑暗中,貝尼諾碰巧看到了前座這位觀眾隱隱的淚光。他想跟馬科說他也很受感動,但沒有說出口。

幾個月以後,這二個人又在貝尼諾工作的「埃爾-博斯奎」(El Bosque)私人診所里相遇了。馬科的女友莉迪亞(Lydia,羅薩里奧-弗洛里斯飾,Rosario Flores)是個職業鬥牛士,她被頂傷,處於昏迷狀態。而此時,貝尼諾也正在照料著處於昏迷之中的年輕芭蕾舞學生艾麗西亞(Alicia,利奧諾-沃特林飾,Leonor Watling)。

《對她說》《對她說》

每當馬科經過艾麗西亞病房時,貝尼諾會很自然地與他打招呼。牢固的友誼就這樣開始了……就象過山車一樣不可逆轉。在診所的這段時間裡,這四個人物的過去、現在和將來都發生了全方位的碰撞,將他們拖向了一個難以置信的境地《對她說》描述了二個男人之間的友誼、孤獨,以及激情過後心靈的復甦。它也講述了情侶間缺乏交流與交流的重要性。電影可以作為會話的主題,在一個不善言語的人面前獨白也是一種有效的對話方式,而沉默"這種肢體語言"影片也賦於它人際關係中傳達思想感情的理想工具。一部用語言來表達的影片可能讓時間停滯,並在說者和聽者的生活中體現出來。影片充分表達了講述的快樂,語言對於孤獨、疾病、死亡和瘋狂也是一種獨特的武器。片中描述的那種近於柔弱和正常感官的瘋狂,與常態幾乎沒有什麼區別。

本片編導佩德羅-阿爾莫多瓦(Pedro Almodovar)的《關於我的母親》(「All About My Mother」)以劇院中幕布的拉起,展現一個黑暗的舞台而結束;《對她說》也以同樣的幕布拉起開始。《關於我的母親》一片中的人物基本上都是女性,那些冒牌者或女人們在舞台上下都能進行表演;《對她說》中的人物則都是男性敘述者,他們對那些能聽到,尤其是聽不到他們說話的人不厭其煩地講述自己的生活。

2 《對她說》 -影片特色

《對她說》《對她說》
帷幕慢慢拉起,舞台上兩個女舞蹈家表演著哀傷的芭蕾雙人舞,一個男人跌跌撞撞地移動著她們面前的椅子。馬科,一個旅行作家,注視著舞台上的表演,感動地流下了眼淚。他身旁坐著貝尼諾,一個年輕的護士,他默默的注視著馬科,想告訴他自己也一樣被深深地感動了……

西班牙導演阿爾莫多瓦的近作《對她說》獲得2002年金球獎最佳外語片獎,並獲得奧斯卡最佳導演和最佳編劇兩項提名,最終奪得最佳原創劇本獎。出於鼓勵後進的考慮,西班牙官方選送了另一部影片《陽光星期一》參加2002年的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角逐。影片公映以後,無論是影評人、影迷、還是奧斯卡的投票人都對該片大加讚譽。該片在紐約電影節首映時,《紐約時報》影評人評價該片說「影片讓人無法忘懷,這是導演從影以來帶到銀幕上的最成熟的電影」。阿爾莫多瓦早在70年代就開始拍片,代表作品有《精神快要崩潰的女人》、《捆著我!綁著我!》等,1999年憑影片《關於我母親的一切》獲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縱觀阿爾莫多瓦以前的創作風格,新片《對她說》是有著相當的變化和突破的。阿爾莫多瓦接受路透社記者的採訪時說:「《對她說》是一部關於如何交流、選擇不同的方式表達思想、孤獨、被愛傷害的男人、以及死者留給朋友和家庭的影響的影片。」「我不知道怎樣解釋這部影片,很難用語言描述。它涉及到很多東西……」他還說,與他以前的影片相比本片帶有更多的個人的思想和情感,他自己本人身上就具備著片中主角貝尼諾

《對她說》《對她說》
和馬科的部分性格特徵,他常常像貝尼諾那樣感到與世界疏離,又像馬科那樣要花很長時間來「縫合激情的傷口」。

阿爾莫多瓦的以往影片以女性題材居多,一般從一個女性主角來展開故事,但《對她說》是一個例外。影片主要聚焦在兩個男性角色貝尼諾和馬科身上,儘管貝尼諾身上多多少少帶有一點女性氣質,相反兩個女主角(莉迪亞和艾麗西婭)在銀幕上的大部分時間是在昏迷和緘默中度過的。如果說,《我的秘密之花》、《關於我母親的一切》等影片是從女性角度來挖掘兩性關係,而這裡阿爾莫多瓦是從男性角度來探討兩性世界。阿爾莫多瓦一貫的風格是這樣的,女性們孤獨並且寂寞,她們美好的理想在男性世界中無法實現,她們總是一次又一次的被男人們所傷害,畢生在絕望和痛苦中喘息掙扎。比如在《關於我母親的一切》中,羅拉是個雜種、混蛋、變態者,他傷害了母親曼努拉,但曼努拉為他生了一個兒子伊特班,並用心血把他撫養到十七歲,十七歲的伊特班在車禍中死了,母親曼努拉雖然活著也像死了。羅拉還傷害了少女羅莎,他把愛滋病毒傳染給了她,豆蔻年華的羅莎也為羅拉生了一個孩子,自己卻死在了分娩的手術台上,而這個孩子從剛生下來的那一刻起就得開始與自己父親的病毒作抗爭。但《對她說》總的說來是一部充滿溫情的電影,它雍容華麗,浪漫主義並具有柏拉圖的精神特質,情思扭結十分動人。相信許多在電影院的觀眾會為這部煽情的影片流下眼淚。不同於其以往的驚世駭俗、畸形怪異的手法,這一次導演阿爾莫多瓦更像一個精於世故的智者,沉穩而有力,不再鋒芒畢露。但這樣說的意思並不是說導演開始退歸保守,阿爾莫多瓦一貫的藐視權威的對抗道德習俗的傾向仍然是十分鮮明的。影片的主人公貝尼諾性格善良溫和,渴望愛情,但又與世隔絕,缺乏必要的社交能力。感性上說,他對艾麗西婭的單相思令人同情又感傷,但從理性上說白了就是一個男護士對他的女病人的性侵犯,這是一種多幺稀奇古怪的愛啊?它也許很合情,但好象又很不合理。阿爾莫多瓦又一次用情理相悖的特定情境向傳統的宗教觀念和道德習俗發起了挑戰。這就是阿爾莫多瓦的電影最具個性魅力之處,很少有一個導演能夠像他一樣把情節劇和畸形怪誕的題材完美地融合在一塊加以表現。

《對她說》《對她說》

影片中還有一對戀人,馬科和莉迪亞。馬科是貝尼諾的唯一的朋友,他們的心靈深處有許多息息相通的地方。莉迪亞身材修長,鬥牛場上的她英姿颯爽,充滿自信,極具有男性的陽剛之氣。她的形象很容易讓人聯想起19世紀末20世紀初的義大利畫家莫迪利亞尼?阿梅代的繪畫。她身上兩性的曖昧氣質也是阿爾莫多瓦的影片中一貫的做派。《對她說》主要是一部表達交流和溝通的影片。有意思的是,片中的兩個男主人公和各自女人的交流在她們昏迷時要比醒著時做得更好。陽光明媚,沉默的女人們坐在輪椅上曬著日光浴,男人們為她們理髮、修指甲,在她們的耳畔說著心思,樂趣融融,春光流逝。類似的對比讓影片充滿了反諷的意味。完美的交流是不是要在一方完全緘默的代價下才成為可能?如果現實讓愛情遍布障礙,是不是一定要用這種殘酷的方式才能換得平等?

《對她說》還展現了阿爾莫多瓦細心捕捉日常細節的才華,這和他一貫粗糙的自然主義的風格有所不同。阿爾莫多瓦說一個導演不能在一部部影片中老是重複自己,「拍了十部電影以後,我幾乎變成了一個商標……我很討厭自己的影片被稱著『阿爾莫多瓦』的。」影片中細節描寫是十分細膩的。如貝尼諾細心地替艾麗西婭梳頭,洗沐,活動關節,按摩不讓肌肉萎縮,翻動身子防止褥瘡等。鏡頭細心地表達了一種深及肌膚的濃濃愛意,也捕捉到了貝尼諾一個男性身上的柔弱的女性氣質,也許真的如他所說,一個男人只有這樣做才能觸摸到女性深處微妙的神經吧。再如,鬥牛即將開始,身姿矯健的莉迪亞即將出場,她穿上玫瑰色的長襪和金絲線的波萊羅無鈕短上衣,扣上鑲著金邊的紐扣……所有這些華麗而流暢的細節充分顯示了阿爾莫多瓦大師級的才華。談論《對她說》這部影片時說得最多的就是那段黑白的「片中片」

《對她說》《對她說》
——《縮小了的情人》,該片亦由阿爾莫多瓦自編自導。這是影片中最古怪的一個段落,但美妙的音樂配合充滿演員彈性的動作也顯得富有美感。阿爾莫多瓦運用這個段落巧妙地掩飾了貝尼諾對艾麗西婭的性行為,如果這裡用自然主義的方式去表現顯然是和整部影片的風格不相統一的。

阿爾莫多瓦對時間的控制使敘事顯得十分緊湊而流暢。影片像一顆成熟的果實,慢慢地剝去它的果瓣,然後露出內核。片中的許多閃回和閃前保證了影片的線性敘事。兩個男主人公的往事都是用閃回來表現的,閃前主要是藉助銀幕上的字幕。阿爾莫多瓦一向鍾情於紅色,紅色象徵著生命和激情,以及對愛情和情慾的渴望,它也體現了西班牙民族對對絢麗色彩和生命與激情的鐘愛。影片華麗的畫面,這當然是出於西班牙導演特有的強烈的色彩感覺,部分還歸功於攝影師加維爾·阿奎瑟羅布的傑作,他精確地傳達了導演想讓溫暖和冷漠,富有與貧瘠相併置的複雜的二元性的意圖,片中無論是華麗的場景還是陰翳的瞬間都是十分耐看的。例如,影片中有一個令人驚艷的段落是夏天的夜晚馬科陪莉迪亞一起聽巴西歌手的吟唱,燈火闌珊,歌聲如泣如訴,在場的觀眾皆被陶醉,然後馬科一個人跑出去,眼睛含滿淚水…….

3 《對她說》 -影片製作

幕布開啟,開場歌舞里黑衣男子如影隨形,亦步亦趨地陪伴著一個緊閉雙眼,瘋狂旋舞的白衣女人,生怕她在林立的堅硬桌椅間跌倒受傷;塵埃落定時,收束全片的結尾歌劇中一群年輕男子高高托舉起一個華衣女子,供她高歌不息……誇張的情境都表現著男性對於女性的照拂與衛護,他們是在用無聲的行動「對」各自劇中的那個「她說」:「我希望你能越過所有的障礙,然後你就能舞進你的新生活。」——這也是我們所聽到的貝尼諾對阿麗西亞第一次溫柔的告白。

《對她說》《對她說》

《對她說》一開篇,沿襲了阿氏一貫對道具、場景的精心設置的風格,調出更加明亮的影調,貝尼諾那些有條不紊地為阿麗西亞護膚,擦身,洗浴的動作和絮絮娓娓的訴說,形式與內容的和諧搭配,為全片定下了美與善的基調。但再怎麼精心勾勒的現實都不能如童話般完美,得與失,生與死之間,存在著無法彌合的殘酷守衡定律。以至於當貝尼諾耗盡「無我之愛」喚回了阿麗西亞的再生之後,他只有化做一個漂游飛升的靈魂,才能繼續自由地守護他永遠的愛人。

平常的男女之愛都是予取予求的,比如電影里馬克對莉迪亞。當莉迪亞第一次鬥牛的場景在凄愴的音樂和沉滯的慢鏡中徐徐展開時,已在提醒我們她的人生會以悲劇告終;沒有人知道為什麼莉迪亞在那一次的鬥牛表演中一瞬間完全喪失了防護能力,一任憤怒的公牛肆意的踐踏,是她的疏忽還是命定都未可得知;變生肘腋之間,馬克的愛情遭遇了嚴峻的考驗。可以設想,如果莉迪亞沒有負傷成為植物人,在正常的兩情相悅狀態里,馬克會是一個無微不至的好情人;只是生活並不是一張可以反覆修改,斟酌比較的草圖,沒有綵排,也無法與假設兩相對比,當唯一的軌跡已趨向了崎嶇,馬克就只能在既定的情境里用行動證明自己的愛情。但從影片開始就多次流淚的馬克,平凡普通一如你我;對於莉迪亞的最後辭世,我們沒有權力去苛責馬克,畢竟這樣境況下的愛情已負載了常人不堪承受的沉重壓力,不是每個人都能象貝尼諾那樣創造出神跡來。也正因於此,才顯見了貝尼諾之愛的非同凡響。

《對她說》《對她說》

「為什麼我不能同我深愛的女人結婚呢?……我們能象所有夫妻那樣交流。」貝尼諾如是申訴,百思不得其解。數千年前,當老莊艷羨著暢遊在水裡的魚兒的快樂時,已能理直氣壯地反駁惠子只訴之於理性的「子非魚,安知魚之樂?」的質問;而陸遊也能吟誦出「我見青山多嫵媚,青山見我應如是。」的詩行。敏感柔軟的人的心,如果連山水百物都可以移情,更何況去碰觸愛人的心房,聆聽到愛的迴響?所以貝尼諾堅信雖然阿麗西亞不能用言語動作回應,但是,女人一定都有神奇又神秘的感悟力,她那沉入幽冥深淵裡的心靈,仍將反射到自己愛情的靈光。他似乎不是生活在這個現實世界里的人,在他的愛情邏輯里,他與阿麗西亞互有彼此,對這個世界決無妨害,早已相戀多年。

貝尼諾有一顆孩童般單純又執拗的心,對輾轉病榻的母親20年漫長的悉心呵護已經在他的世界里樹立起了女性的崇高地位,對於他的天使阿麗西亞,懷著頂禮膜拜般的虔誠,既象對待母親般奉上忠貞的陪伴,又如對待嬰孩般給她最溫柔的疼寵。這完全是一種無我的愛,貝尼諾不會為那些經常折磨人類情侶的問題而庸人自擾,諸如「她愛我嗎?她是不是有其他的愛人?她比我愛她愛得更多嗎?」也許所有這些關於愛情的問題,這些度量、測定、試探、猜疑,都只有一個附加效果,就是把愛情削弱。我們總是要求從對象那裡得到什麼東西(比如愛),不知不覺已代替了我們向他(或她)的奉獻給予。也許我們不能愛的原因,就是我們急切地希望被人愛。而對貝尼諾而言,他按照阿麗西亞本身的狀態去愛她,她健康的時候愛那個舞蹈著的她;她昏迷的時候愛這個安靜的她,從未有抱怨苛求,甘之如飴地享受著和她長相陪伴。如果你愛他

《對她說》《對她說》
(她),就敞開你心靈所有的空間去容納他(她)吧,一如《離開拉斯維加斯》里莎朗.斯通扮演的妓女對尼古拉斯.凱奇扮演的酒鬼的愛情,當凱奇對她說「如果你愛我,你一定要答應我一件事……,絕對絕對不要勸我戒酒。」時,莎朗.斯通毫不猶豫地答應,甚至送上了小巧精緻的酒壺作為他們愛情的信物。金屬的酒壺在陽光下閃爍著耀眼的光芒,見證著一個關於愛情的信念,這個信念在基督教的婚禮上,化作了締結連理的夫婦莊重的誓言,「不管你貧窮還是富有,不管你健康還是生病,我都會愛你。」,莎朗.斯通對凱奇,貝尼諾對阿麗西亞的愛情都不見容於社會的規則,但他們都用行動踐行著這個諾言,並至死不渝。

在貝尼諾的世界里,阿麗西亞就是他生活的全部。他看她愛看的歌劇,看她喜歡的無聲電影,阿麗西亞會在這其間享受到怎樣的生活樂趣呢?貝尼諾盡己所能地與之感同身受,也許「因為愛著你的愛,因為苦過你的苦……」最後就可以「幸福著你的幸福」吧。當鏡頭第一次走進貝尼諾的家時,第一個滑

《對她說》《對她說》

過我們視線的就是阿麗西亞靜靜躺卧的照片,最後又落在了放在貝尼諾腳邊的一張家居廣告上,那是貝尼諾想象著能和阿麗西亞共同分享的一張柔軟又寬闊的大床,是他期許著共同組建一個家庭的的象徵。「幸福是對重複的渴求。」(米蘭.昆德拉)——日復一日的守護在阿麗西亞身旁從事著簡單又繁複的護理工作,已構成了貝尼諾生活的方式,當他被剝奪了這一使命甚至是權利的時候,他再也找尋不到存在的意義了。退回到社會秩序之中的馬克邂逅了蘇醒的阿麗西亞,影片最末特意將他們擱置在一個鏡頭之中,字幕浮現「馬克和阿麗西亞」,暗示著回歸常態的生活仍將繼續,而創造出奇迹的貝尼諾只能在天堂里享受到終極的愛的自由。

4 《對她說》 -幕後花絮

《對她說》是西班牙電影的不倒旗幟——阿莫多瓦的最新作品,是繼轟動國際影壇,並最終捧得2000年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關於我母親的一切》之後的又一力作。很多業內人士看過該片后就預測這部作品將是明年奧斯卡的又一熱門。
談到賣點。首先,這是阿莫多瓦第一次把眼光放在男人身上,並且摒棄了他一貫喜愛討論的題材,諸如性,毒品,暴力等,而是比較純粹的友誼。看看阿莫多瓦如何講述男人之間的故事,這恐怕是本片最值得期待的地方吧;
其次,這位大導演很喜歡合作多次的老搭檔,這些演員知根知底,用著順手,最重要的是比較容易溝通,然而卻很難創造新的味道,與他們是否能夠擦出新的火花,這也是阿迷們最想得到的答案。

5 《對她說》 -評論

《對她說》劇照

揣著《關於我母親的一切》所取得巨大成功和偉大成就,阿莫多瓦已經沉寂了很久,這一次的《對她說》會帶給人們更多的驚喜還是一絲失望呢?
《對她說》講述的是一個關於友情,愛情,寂寞,生存和談話的故事,與所有的阿式影片一樣,這個故事又是從女人展開的,所不同的是,這次講述的不是女人自己而是兩個男人如何愛女人,如何因為他們而最終成就一段珍貴友誼的故事。影片的主人公都是男性,故事也以男性為主題,這在阿式電影中的確很難見到。這樣的情節談不上驚喜,只能算是有點新意吧。然而無論如何創新,這仍然是一部具有純正阿式味道的作品。對像阿莫多瓦這樣的大師來說,保持也許不是一件壞事。而適時的西班牙式幽默貫穿始終,時不時地讓人們擺脫厚重感,給人一些調味料,卻絲毫不會破壞完整的氣氛,不但給影片增色,也充分體現了阿莫多瓦深厚的功力。
阿莫多瓦的電影家族中活躍著許多優秀的演員,不得不承認他們是阿氏電影成功的重要功臣。被孤獨所困擾的男護士貝尼諾由年輕演員加維埃爾·卡馬拉扮演,應該說他的表演成功的撐起了整部影片,是全片最大的亮點;阿根廷演員達里奧扮演的馬克則是一個少言寡語四處奔波的記者,表演也十分出彩。
在一步步走進阿莫多瓦影片的同時,人們也越來越感到,恐怕我們永遠都無法走進他的內心世界並接受他的思維方式。也許這也正是阿式電影一種獨特的魅力所在吧。
題外
貝尼諾說:和她談談吧,即使她無法回答。
是啊。我們的生活中有太多人在需要說話時不願開口;也有太多人在無話可說的時候滔滔不絕說一些沒有意義的話;還有一些無法說話的人,雖然無法表達但卻能理解你的用意;還有一些人即使他聽得到說得出也不能明白你在說些什麼…你明白我要說什麼吧。

6 《對她說》 -獲獎情況

奧斯卡(美國電影學院獎)  2003
 最佳原創劇本 佩德羅·阿莫多瓦
最佳導演 (提名) 佩德羅·阿莫多瓦
金球獎(Golden Globe)  2003
 最佳外語片 
歐洲電影獎(European Film Award)  2002
 最佳編劇 佩德羅·阿莫多瓦
最佳男主角 賈維爾·卡馬拉
最佳導演 佩德羅·阿莫多瓦
最佳影片 Agustín Almodóvar
最佳導演 佩德羅·阿莫多瓦
最佳男主角 (提名) 賈維爾·卡馬拉
最佳攝影 (提名) 加維爾·阿吉雷撒羅貝
英國電影學院獎(BAFTA Film Award)  2003
 最佳非英語對白電影 Agustín Almodóvar
最佳非英語對白電影 佩德羅·阿莫多瓦
最佳原創劇本 佩德羅·阿莫多瓦
金衛星獎(Golden Satellite Award)  2003
 Best Motion Picture, Foreign Language 
金衛星獎  2003
 Best Screenplay, Original 佩德羅·阿莫多瓦
最佳導演 (提名) 佩德羅·阿莫多瓦
芝加哥影評人協會獎(CFCA Award)  2003
 最佳外語片 (提名) 
美國國家評論協會獎(NBR Award)  2002
 最佳外語片 
廣播影評人協會獎(Critics Choice Award)  2003
 Best Foreign-Language Film (提名) 
在線影評人協會獎(OFCS Award)  2003
 最佳外語片 (提名) 
凱撒獎  2003
 Best European Union Film (Meilleur film de l'Union Européenne) 佩德羅·阿莫多瓦
Vancouver Film Critics Circle(VFCC Award)  2003
 Best Foreign Film 
Uruguayan Film Critics Association(UFCA Award)  2002
 最佳影片 
Spanish Actors Union(Award of the Spanish Actors Union)  2003
 Film: Performance in a Minor Role, Female (Reparto Cine - Categoría Femenina) Mariola Fuentes
Spanish Actors Union  2003
 Film: Lead Performance, Male (Protagonista Cine - Categoría Masculina) (提名) 賈維爾·卡馬拉
Sofia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  2003
 Best Film 佩德羅·阿莫多瓦
San Diego Film Critics Society Awards(SDFCS Award)  2002
 Best Foreign-Language Film 
Russian Guild of Film Critics(Golden Aries)  2002
 Best Foreign Film 
Robert Festival(Robert)  2003
 Best Non-American Film (Årets ikke-amerikanske film) (提名) 佩德羅·阿莫多瓦
Mexican Cinema Journalists(Silver Goddess)  2003
 Best Foreign Film (Mejor Película Extranjera) 
Los Angeles Film Critics Association Awards  2002
 最佳導演 佩德羅·阿莫多瓦
London Critics Circle Film Awards(ALFS Award)  2003
 Foreign Language Film of the Year (提名) 
London Critics Circle Film Awards  2003
 Director of the Year (提名) 佩德羅·阿莫多瓦
Goya Awards(Goya)  2003
 Best Original Score (Mejor Música Original) Alberto Iglesias
Best Actor (Mejor Actor Principal) (提名) 賈維爾·卡馬拉
Best Director (Mejor Director) (提名) 佩德羅·阿莫多瓦
Best Film (Mejor Película) (提名) 
Best Screenplay - Original (Mejor Guión Original) (提名) 佩德羅·阿莫多瓦
Best Sound (Mejor Sonido) (提名) Rosa Ortiz
Best Sound (Mejor Sonido) (提名) Miguel Rejas
Best Special Effects (Mejores Efectos Especiales) (提名) David Martí
Best Special Effects (Mejores Efectos Especiales) (提名) Montse Ribé
Best Special Effects (Mejores Efectos Especiales) (提名) Jorge Calvo
Best Sound (Mejor Sonido) (提名) Diego Garrido
Best Sound (Mejor Sonido) (提名) José Antonio Bermúdez
French Syndicate of Cinema Critics  2003
 Best Foreign Film 佩德羅·阿莫多瓦
上一篇[《關於我的母親》]    下一篇 [漢兮]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