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對沖基金到底是什麼?》

標籤: 暫無標籤

《對沖基金到底是什麼?》全書分上下兩篇,上篇從武俠的角度解讀對沖基金,下篇從禪的角度解讀投資理念與思維模式。用中國的文化解讀舶來的對沖基金,中西貫通,視野開闊,趣味無限。

1 《對沖基金到底是什麼?》 -內容簡介

神秘、投機、高風險、高不可攀?也許這就是對沖基金給你的印象。但這就是對沖基金嗎?對沖基金到底是什麼?在這本《對沖基金到底是什麼?》里,作者用非常通俗的語言既全面又精練地介紹了對沖基金行業,為讀者還原了沖基金行業的真實面目,介紹了對沖基金各種投資策略、經典案例、各類流派等,並從對沖基金經理人的角度為讀者解析了許多和投資者息息相關的金融投資理念與思維模式。
  

2 《對沖基金到底是什麼?》 -作者簡介

  黃徽,特許金融分析師(CFA),金融風險經理(FRM),美國HH Capital Management基金創始人,興邊富民投資基金執行董事。

3 《對沖基金到底是什麼?》 -媒體評論

  投資是一種修行,修行有十萬法門,投資也是個好法門。
  這本書記述了一個投資人闖蕩對沖基金江湖的實戰經歷和切身感悟,非常生動又恰如其分。對於初涉江湖的投資新手來說,這是一部通俗的《九陰真經》,帶你進入投資修行的上乘法門。
  ——證大集團董事長 戴志康

  《對沖基金到底是什麼?》一書,堪稱金融界武林指南。展卷一閱,如識秘籍,操盤頓覺內功有長。但求天地人和,方始全身而退。
  ——著名交易員 江平

  很多人都在談論對沖基金,但是江湖裡的人的說法,最值得聽一聽。
  ——第一財經傳媒有限公司總經理、《第一財經日報》總編輯 秦朔

  少年模樣的黃徽用一種最細巧的武器把對沖基金這扇沉重的大門輕輕地推開了。你所見到的是一支最普通的鉛筆,你所見不到的是綿厚的內力。
  ——廣東二十一世紀傳媒股份有限公司總裁 沈顥

  這是一本聚知識性與趣味性於一體的難得的好書。它融匯了作者在對沖基金行業十年磨一劍的積累。
  ——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經濟學與金融學教授 熊偉

  江湖得由江湖人士以江湖的方式來給出道道,黃徽的這本書符合這個路子。
  ——零點研究諮詢集團董事長 袁岳

  對於了解對沖基金行業,《對沖基金到底是什麼?》這本書不錯。
  ——赤子之心投資基金 趙丹陽

  以詼諧和睿智道說金融江湖,好書!
  ——東京經濟大學教授 周牧之 

  過去幾年裡,我讀過許多本介紹對沖基金的華爾街書籍,但黃徽的《對沖基金到底是什麼?》竟用本土的語言和文化將對沖基金這個「舶來品」介紹得十分有趣易懂,著實令人耳目一新,為我們提供了一部金融與劍俠小說相結合的不可多得的創新之作。
  ——IDG資本合伙人 周全

4 《對沖基金到底是什麼?》 -目錄

推薦序一 江湖代有英雄出
推薦序二 對沖基金在中國的發展
推薦序三 對沖基金與金融的開放
上篇
對沖基金就是一個江湖
對沖基金的三個特點
阿爾法和貝塔
對沖基金即江湖
七種武器:對沖基金常見投資策略
長生劍/宏觀(Macro)
孔雀翎/統計套利(StatisticalArbitrage)
碧玉刀/事件驅動(EventDriven)
多情環/可轉換套利(ConvertibleArbitrage)
離別鉤/相對價值(RelativeValue)
霸王槍/新興市場(EmergingMarket)
拳頭/股票對沖(EquityHedge)
運用之妙,存乎一心
控制風險不露破綻
套利不是壞事
劍氣滿天:基本面分析vs.技術分析
紛爭由來已久
懷疑的聲音
市場是對還是錯
招要活使
一劍飛仙:對沖基金經典投資案例
1992年狙擊英鎊
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
1998年美國長期資本管理公司崩盤
2000年沽空安然
2006年amaranth崩盤
2007年保爾森的暴利
2008年金融危機
血海飄香:對沖基金經典敗局案例
亡命天涯
天下第一騙局
竊聽風雲
華山論劍:著名對沖基金經理簡介
東邪/布魯斯?科夫納
西狂/肯?格里芬
南帝/史蒂文?科恩
北丐/保羅?瓊斯
中神通/喬治?索羅斯
獨孤求敗/詹姆斯?西蒙斯
激蕩三十年
金融生態:對沖基金相關金融生態環境
對沖基金大本營
需要監管
監管需要幫助
對沖基金為什麼扎堆
俠之大者:對沖基金經理必備素質
對沖基金經理基本素質
投資和兵法
為國為民,俠之大者
武穆遺書:上篇小結
下篇
對沖基金就是一種修行
持戒:漫談風險控制等
主觀的和系統的
財富公式
龍蛇混雜
對沖基金經理是職業運動員
別人都在做
忍辱:漫談行為金融學
為何不放手
別愛上股票
求人不如求己
精進:簡介部分投資策略思路
除了巴菲特和索羅斯
讀書要小心
kiss原則
禪定:漫談禪和投資
要做和大多數人相反的事情
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
戒貪嗔痴
布施:泛談公益組織
把慈善和公益分開
公益組織的重要法則
智慧:下篇小結
跋:對沖基金是個好東西——陳志武、吳伯凡、黃徽談對沖基金

5 《對沖基金到底是什麼?》 -前言

  江湖代有英雄出
  在格林尼治鎮的一次聚會上,我認識了年輕的對沖基金專家黃徽先生。在此之前,一位朋友告訴我,黃徽參與負責管理的對沖基金在2007年被美國著名的《彭博市場》雜誌依據三年業績列為全球宏觀基金前十名。不用說,黃徽是一位傑出的基金經理。當我與之見面后,感到十分意外:他不是一個表面上看上去久經風霜的人,反而更像一位「少俠」。黃徽早年畢業於中國科技大學少年班,在留學美國期間放棄博士學位,進入充滿挑戰性的對沖基金行業,屢經考驗,終於躋身華爾街精英的行列。更能顯示其智慧的是他洞燭先機,在本輪金融危機即將洶湧而來之際急流勇退,辭職離開公司,在國內做自己喜歡的公益事業。在金融危機消停下來的時候,他又回到對沖基金行業,走上自行創業之路。
  由於職業的關係,黃徽向我了解了許多中國期貨界的故事與機會,以及中國未來CTA(商品交易顧問)的發展機會,我們因此有了更多的接觸。真是有緣分,我得以閱讀並與他討論了其剛剛封筆的大作《對沖基金到底是什麼?》。讀完之後,我深以為然,不僅驚嘆於他對於中國武俠小說的熟悉,更欽佩他遊刃有餘地將對沖基金行業冠以「江湖」之名並進行栩栩如生的描寫。在他的筆下,對沖基金的各個流派被一一梳理,分門別類地予以解說,將對沖基金的神秘性一掃而光。如同將帳幔打開,使我們得以窺見心儀已久的各路對沖基金豪傑。黃徽不僅逐一分析他們賴以成功的各種獨門暗器,而且將他們的發展歷史娓娓道來,如同放電影般使我們在最短的時間內了解到最多關於對沖基金的知識。我們真的應該感謝這位「少俠」所作出的貢獻。
  對沖基金是一個江湖,這是黃徽的斷言。何謂「江湖」?江湖即英雄豪傑廝殺的戰場。在當今的金融市場上,對沖基金是最具有軍隊和戰爭色彩的行業。人們使用不同的策略和武器,僱用不同的高手過招,目的是戰勝對手,取得勝利,賺取高額回報。當今國際金融市場上,大約有1.4 萬億美元的對沖基金,其足跡所至,引起了各種不同的反應。特別是全球金融危機之後,由於麥道夫之類醜聞的影響,人們對對沖基金行業產生了莫名的恐懼,尤其在中國這種幾乎沒有對沖基金的國度里,更是杯弓蛇影,令人望而卻步。實際上,對沖基金既不是傳統金融工具,也不是洪水猛獸,它是全球金融群落的重要組成部分。在全球化的今天,對沖基金作為投資和理財的新工具,正在快速成長並且產生日益重要的影響。對沖基金無國界,但是對沖基金經理們卻是有祖國的。中國的金融家們必須儘快學會使用這種武器,這是一種責任。
  我們欣喜地看到,在這一波金融危機之後,一批久已進入華爾街的中國金融專家們開始了人生的新旅程,他們由金融專家向金融企業家轉變,開始創辦自己的對沖基金。儘管這些公司很小很小,但是我們有理由期望它們會走向光輝的未來。在中國經濟崛起的過程中,中國金融家一定會同步崛起。在這個新的「江湖」中,我們一定會看到不同的流派和他們發展起來的新的制勝武功。黃徽先生為我們繪製了參照系,同時也折射了中國金融家們的未來。我們被告知,江湖代有英雄出,下一代的英雄當然少不了中國人。
  田源
  於紐約
  對沖基金在中國的發展
  幾個月前朋友黃徽提起他在寫一本介紹對沖基金的中文書時,我的第一反應就是:「好!中國太缺乏對我們行業的系統介紹了。」最近5年我在香港主管一家美國大型老牌對沖基金的亞洲業務,與國內同行常有交流。每每談到對沖基金,就感覺大家對我們這一行誤解太多。少數介紹行業的書不是外行寫的,就是外文書翻譯過來的,脫離中國國情。《對沖基金到底是什麼?》這本書出版得很及時。
  說起對沖基金,除了它的高費用、高門檻外,大家通常最先想到的是神秘、投機和高風險。神秘感來自公眾對基金和經理人的不了解。很大程度上不是這些基金不願宣傳,而是監管機構不允許其在大眾媒體曝光。很多大型對沖基金連一個公眾網站都沒有,也從不接受媒體採訪。少數的媒體報道也以負面為主,例如索羅斯如何攻擊亞洲貨幣、麥道夫如何騙人等。相反,大批優秀的基金管理人默默無聞,年復一年低調地為他們的投資人創造著穩健的回報。
  說對沖基金投機和高風險是一個誤解。高額的激勵機制必然決定了大批傑出的投資經理從傳統投資業流入對沖基金。很多人自己的錢也在基金里,他們追求的是穩健回報,而不是高風險的投機。對沖的本義就是「規避風險」。牛市能賺錢算什麼本事?熊市能不虧、少虧,甚至能賺,才是真正優秀,才值得投資人高費用聘請。而作為對沖基金主流客戶的有錢家族和機構投資者,資本翻倍的吸引力遠不及虧本帶來的災難性風險。試想某歐洲第三代爺爺留下來的「老錢」,它投資求的是本金的安全和保值,而不是高額回報。這一類對沖基金期望的回報率通常在15%~25%,而它們的賣點在於對風險的控制,即使在很差的年頭也希望將虧損率控制在10%以內。這一點深得機構投資人喜愛,即所謂業績與傳統投資產品的低相關性。
  對沖基金這一個古老的行業,歷來是有錢人的特區。作為一種投資產品,有它存在的必然性。不管金融風暴帶來多大的衝擊,也不管監管機構出台什麼樣的限制政策,最優秀的經理人都寧願管自己的錢也不願給傳統基金打工。資本市場的不對稱性也決定了優秀的經理人在脫離傳統基金后一定有更出色的表現。有表現就有人願意出「2-20」的價錢(即2%的管理費,20%的業績提成)把錢交給他們管,就有了對沖基金。
  近年來,對沖基金在美國和歐洲機構投資人中已經逐步普及。在中國以中國投資有限責任公司為首的投資機構也開始投入國際對沖基金。同時本土的陽光私募基金迅速發展,隨著中國資本市場的進一步開放和監管機制的完善化,相信不久的將來就會普及起來,並向國際對沖基金靠攏。《對沖基金到底是什麼?》用非常通俗的語言比較全面和精練地介紹了對沖基金行業,在今天很有意義,希望能進一步促進國內外同行間的交流。
  羅佳斌
  於香港
  對沖基金與金融的開放
  南美洲有一種植物,它的果實色澤鮮艷且傳其有劇毒,因而被稱為「狼桃」。雖然該植物成熟時鮮紅欲滴,美麗誘人,人們還是對它敬而遠之,無人敢冒險吃上一口。直到後來,有膽大者「拚死吃狼桃」,才發現狼桃居然無毒,不僅無毒,反而營養極為豐富。從此,「狼桃」風靡全世界,為世人喜愛。
  時至今日,我們早已知道「狼桃」即為番茄,但將「番茄」視做「狼桃」,因無知而恐懼,因誤解而隔閡的案例卻從未消失過。對沖基金即是一例。
  國人對對沖基金的認知可追溯到1998年。1998年的亞洲金融危機,索羅斯狙擊港幣,他所掌控的量子基金與香港金融管理局激戰近一個月,最後一敗塗地。但憑恃一己之力竟可對抗一個政府,其所帶來的震撼實在太過巨大,使得「金融大鱷」之名為國內盡知。
  量子基金正是對沖基金的一種,在此種背景下,加之國內的金融政策,對沖基金在國內所受禮遇如何,可想而知。對沖基金的命運一如番茄,一度被視國人視做洪水猛獸,很長時間內幾乎是談對沖基金而色變。其實在國外,從收益和風險兩個角度來看,對沖基金都是回報極佳的金融產品。然而,政府出於金融安全和管制的考慮,一任對其妖魔化。
  正如蘇格拉底曾經指出的那樣:最大的惡是無知。這種建立於蒙昧基礎上的憎惡將帶來更大的危險,它使人喪失客觀的評判標準,而與真相相去萬里。這種無知的後果在2008年的金融危機中被放大到極致。
  2008年的金融危機,我們所受衝擊甚大,但對次貸、對沖基金等金融概念卻近於無知,片面臆斷近於盲人摸象,倉皇恐懼猶如同影子敵人作戰。看到國內各色謬種流傳,實在讓人痛心。這種受困於體制的弊端和信息的匱乏,遠甚於危機本身。
  然而政府卻對金融開放面臨的風險心有疑懼,生怕稍有閃失,後果不堪設想。在某些人眼中,金融安全對於中國來說,是一個遠比戰略核武器更需要嚴密監督的領域。在建立起一個強有力的金融安全監管機制之前就貿然全面開放,乃是取亂之道。在金融安全的名義下,中國金融開放的進程仍是亦步亦趨。
  因此,陳志武教授在《金融的邏輯》一書中痛下針砭:「中國要成為創新型國家,如果在金融方面的創新不顯著,那麼其他行業也不可能實現創新。中國式的監管,並不能提高自身抵禦風險的能力。打個比方,把一個人關在屋子裡不讓他去學游泳,他當然不用擔心被水嗆住,但他也學不會游泳,等下次掉進水裡,他就會淹死。」
  相對於政府層面的保守與疑慮,民間表現得更為積極、主動、充滿活力。如今的私募大放異彩,各種天使投資人層出不窮,與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經濟的發展一脈相承,中國金融的進程在很大程度上將有賴於民間資本和金融實踐者的推動。而有著國外金融從業經驗的中國人,則無疑會成為未來中國金融開放和創新的主力軍。黃徽便是其中的佼佼者。
  黃徽可謂少年英才,留學美國時放棄博士學位,進入對沖基金行業,躋身華爾街的頂尖金融高手之列,他參與負責管理的對沖基金在2007年被美國著名的《彭博市場》雜誌依據三年業績列為全球宏觀基金前十名。這份成績,足可佼佼不群。而今他自行創業,如何作為讓人期待。
  當黃徽的書稿放在眼前時,我還是有點小小的吃驚。我驚奇於他對文字的把握,在書中,他談武俠,談修持,遊戲文字間便用中國人熟悉的概念邏輯把對沖基金解釋得面面俱到,竟有了「乃至童子戲,聚沙成佛塔」的意味。
  我想黃徽的優勢在於,他是中國人,有著中國人的邏輯,可以用地道的中文表達,同時他親自操作過對沖基金,真正在對沖基金這個江湖中搏殺過,搏殺過則心下瞭然,故下筆極清楚,讀來可明白。國內一直混淆不清的對沖基金,在黃徽的闡釋下,可謂「滿目青山空念遠,如今俱到眼前來」。
  更令人欣喜的是,黃徽延續了陳志武教授一直在做的金融啟蒙工作,他也視此為己任:「我更希望它是一本啟蒙讀物,一本好看的啟蒙讀物。」我深以為然,也希望有更多像黃徽這樣有海外金融實踐的朋友加入這項工作,因他們的努力,中國可早日將制度成本轉換為制度資本,走出「中國人勤勞而不富有」的困境。
  是為序。
  吳曉波
  於杭州

6 《對沖基金到底是什麼?》 -精彩書摘

  阿爾法和貝塔這個世界上有一種東西叫做錢。我們把一些錢放在一起管理和運作,基金(fund)一般就是指這筆用於特定目的的錢,有時候也可以指管理和運作這筆錢的組織。
  如果這筆錢的目的是為了錢生錢,可以稱為投資基金(Investment Fund)。
  錢怎麼生錢呢?如果錢用來購買實物商品,然後再賣了變成錢,這是貿易,不是我們說的錢生錢。當然錢也不能直接就變成更多的錢。在錢生錢的過程中,錢要先變成一些虛擬的但是又值錢的東西。這些虛擬的東西是各類財產所有權或債權的憑證,也就是證券(securities)。
  在投資完成以後,錢的變化就是回報,或者叫收益率(return)。我們希望收益率是正的,但有時候它也可能是負的。在投資之前,我們無法知道會賺錢還是會賠錢。這種不確定的損失叫做風險(risk)。
  最安全的投資是購買國債(或者存銀行)。我們基本把它們視為無風險投資,它們的回報率也就是無風險收益率(Risk Free Return)。投資就是為了獲得比無風險收益率更高的回報。接下來我們考慮的收益率都是超出無風險回報率之上的那一部分,可以稱為額外收益(Excess Return)。
  風險和回報一般成正比,風險越高,回報越大。
  我們通常同時投資多個證券產品,這些產品的集合就叫做投資組合(portfolio)。
  到這裡需要暫停一下,我們要引入兩個希臘字母,阿爾法(α,alpha)和貝塔(β,beta)。這兩個拗口的名字是希臘語的前兩個字母,相當於英語的A和B或者中文的甲和乙。
  現代金融理論認為,證券投資的額外收益率可以看做兩部分之和。第一部分是和整個市場無關的,叫阿爾法;第二部分是整個市場的平均收益率乘以一個貝塔係數。貝塔可以稱為這個投資組合的系統風險。
  初中物理告訴我們,當一個人在行駛中的火車上走的時候,他的速度等於他對於火車的相對速度加上火車的速度。證券投資組合的額外收益率等於它的相對收益率加上整個市場的漲跌所提供的那一部分。但區別在於,火車速度對於在同一輛火車上的每個人而言都是一樣的,而整個市場的漲跌對各個投資組合提供的收益率卻可能不同。這就是貝塔係數,它取決於這個投資組合和市場的相關性以及投資組合相比市場的風險大小。
  一般的投資組合的貝塔係數通常是正的。這樣,如果整個市場漲了,整個市場的平均收益率乘以貝塔係數就是正的,對投資組合的貢獻也是正的。但如果整個市場跌了,這一部分對投資組合的貢獻也就是負的了。股票指數基金的貝塔係數一般在1左右。
  在把收益率分解成阿爾法和貝塔兩部分以後,一個最重要的事實是,這兩部分的價值是不一樣的。
  簡單地說,阿爾法很難得,貝塔很容易。只要通過調節投資組合中的現金和股票指數基金(或者股指期貨)的比率,就可以很容易地改變貝塔係數,即投資組合中來自整個市場部分的收益。而阿爾法是如此難得,以致許多金融教授們根本不相信它的存在。
  因此阿爾法會很貴,而貝塔很便宜。
  指數基金(Index Fund)和交易型開放式指數基金(ETF,Exchange Traded Fund)是購買純貝塔的工具。因為只有貝塔,所以它們一般只收取很低的基於資本總量的管理費(Management Fee)。沒有阿爾法,所以它們一定不會收取基於利潤的分成費(Incentive Fee)。
  我們常見的公募基金,即共同基金(Mutual Fund),除了指數基金以外有許多是主動型的,基金經理試圖獲得更好的績效,也就是除貝塔以外還想得到些阿爾法。但美國的學術研究發現,一般來說共同基金其實是沒有阿爾法的,所以共同基金一般都只收取比較低的管理費。
  想獲得阿爾法靠的是真本領。貝塔只是隨大勢,但「水可載舟,亦可覆舟」。國內的許多基金都只有貝塔,當然這很大程度上是因為缺乏金融工具的選擇,比如在融資融券出台之前不可以沽空。當大盤開始暴跌的時候,也就是「股神」神話破滅的時候。
  業內的朋友劉震有個比喻:阿爾法是肉,貝塔是面。指數基金全是貝塔,賣的是饅頭;主動型公募基金賣的有肉有面,是包子;而對沖基金賣的就是純肉。肉比包子貴,包子比饅頭貴。
  多年以前學術界不相信阿爾法的存在。沒有肉,只吃饅頭。業界因此催生了指數基金等產品,目的就是為了給公眾提供便宜的貝塔。近年來,許多人漸漸相信阿爾法是存在的。專攻阿爾法的投資開始興起,它們被稱為另類投資(Alternative Investment),或者替代投資、非主流投資。主流投資是購買貝塔,非主流投資是購買阿爾法。
  另類投資有許多種。如果投資於非上市股權,或者上市公司非公開交易股權,就叫做私募股權投資(Private Equity,簡稱PE)。廣義的私募股權投資涵蓋了企業首次公開發行前各階段的權益投資,包括大家可能熟悉的創業投資(Venture Capital,簡稱VC、創投)等。
  那我們最關心的對沖基金(Hedge Fund)投資什麼呢?現在的對沖基金基本上投資所有的有價證券。只要證券有價格,有可能在買進賣出的過程中賺錢,就可能有對沖基金去做。為了跟私募股權投資基金區別開來,如果基金主要做的是上述的私募股權投資,它就算是私募股權投資基金,不然就可以算做對沖基金。現在對沖基金也可能做私募股權投資,而私募股權投資基金也可能做對沖基金做的事情,界限越來越模糊。
  現在我們漸漸清楚了,試圖獲得純阿爾法的,又不像私募股權投資基金那樣投資於非公開上市交易股權的基金,就是對沖基金。
  因為對沖基金獲得的是純阿爾法,阿爾法又很難得,所以它們才有資格收取很高的管理費(一般是每年收取資產的2%左右)和分成費(一般是利潤的20%左右)。因為它們一般沒有什麼貝塔,所以它們的收益率基本不受整個市場走向的影響。不論市場大盤漲了或者跌了,成功的對沖基金都應該賺錢,基本沒有市場系統風險,這也就是「對沖」這兩個字的意義。
  正因為阿爾法難得,對沖基金行業中濫竽充數者也比比皆是。有些號稱對沖基金,其實提供的都是貝塔。說賣的是肉,其實只是饅頭,或者是包子里搭了那麼一絲肉。要甄別阿爾法和貝塔,有時候並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為了最大限度獲取難得的阿爾法,對沖基金往往運用最新的投資理論和極其複雜的金融市場操作技巧,充分利用各種金融產品,承擔風險,追求高收益。因為它們需要操作靈活,所以政府對它們的監管很少,也正因此往往限制它們允許接納的投資者的類型。現在一般局限於機構投資者和被認為可以承擔高風險的富有人群,不可以對普通公眾開放。
  ……

上一篇[神采奕奕]    下一篇 [軟勞動]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