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小夜曲》[音樂劇]

標籤: 暫無標籤

《小夜曲》根據瑞典電影大師英格瑪·伯格曼的影片《夏日的微笑》改編,由音樂家斯蒂芬·桑德海姆和劇作家休·惠勒共同創作,於1973年首次在百老匯亮相。

1 《小夜曲》[音樂劇] -基本資料

《小夜曲》[音樂劇]海報

 百老匯首演:1973年2月25日
場次:601場
地點:舒伯特劇院(Shubert Theater)

創作團隊:
詞曲:斯蒂芬•桑代姆(Stephen Sondheim)
編劇:休•威勒(Hugh Wheeler)
導演:哈洛德•普林斯(Harold Prince)
編舞:帕特里夏•伯奇(Patricia Birch)
舞美設計:波里斯•阿隆松(Boris Aronson)
根據英格瑪•伯格曼1955年電影《夏夜的微笑》改編。
演員: 格里尼絲•約翰斯(Glynis Johns),里恩•卡利奧(Len Cariou),馬克•蘭伯特(Mark Lambert)

倫敦西區首演:1975年4月15日
場次:406場
地點:阿德爾菲劇院(Adelphi Theatre)
演員:簡•西蒙絲(Jean Simmons),大衛•科南(David Kernan),喬斯•阿克蘭(Joss Ackland)

倫敦西區第一次重排:1989年10月6日
場次:144場
地點:皮卡迪里劇院(Piccadilly Theatre)

創作團隊:
導演:伊安•嘉吉(Ian Judge)
編舞:安東尼•范•拉斯(Anthony Van Laast)
舞美設計:馬克•湯普森(Mark Thompson)
演員:多羅西•圖汀(Dorothy Tutin),皮特•麥克恩尼利(Peter McEnery),蘇珊•翰普舍爾(Susan Hampshire)

倫敦西區第二次重排:1995年9月26日
地點:奧利弗劇院(Olivier Theatre)

創作團隊
導演:肖恩•馬希亞斯(Sean Mathias)
編舞:韋恩•麥克格雷格(Wayne McGregor)
舞美設計:斯蒂芬•布里姆森•路易斯(Stephen Brimson Lewis)
服裝設計:尼基•吉拉布蘭(Nicky Gilabrand)
燈光設計:馬克•亨德森(Mark Henderson)
演員: 朱迪•丹奇(Judi Dench),西恩•菲利普斯(Sian Phillips),喬安娜•萊丁(Joanna Riding)

2 《小夜曲》[音樂劇] -創作背景

《小夜曲》[音樂劇]海報

 在《富麗秀》遭遇商業失敗后,桑代姆與普林斯迫於整個產業的壓力決定創作一部相對容易被觀眾接受,同時成本不過分高昂的作品,他們看中了英格瑪•伯格曼1955年電影《夏夜的微笑》,這部電影富有諷刺意味的幽默與桑代姆審美如出一轍,他用華爾茲慢三拍音樂貫穿全劇,營造出上世紀初的懷舊氣息。

該劇於1973年在百老匯上演后,儘管略有媚俗的批評,但因為悠揚的曲風和相對低廉的成本,演出贏利,為桑代姆下一次藝術嘗試創造了機會。 

3 《小夜曲》[音樂劇] -劇情介紹

《小夜曲》[音樂劇]劇照

 19世紀末20世紀初的瑞典,中年律師弗雷德里克•伊格曼娶了一位18歲的續妻安妮,妻子雖然愛他卻沒準備好面對真正的婚姻生活,結婚11個月仍然沒和他同房。律師的兒子亨利克,比繼母還年長一歲,他的對生活十分沮喪,儘管他是神學院學生卻形成了消極的世界觀。安妮被他的舉止吸引,卻不能明白他字裡行間的深意。同時她對丈夫許諾,將儘快與他同房。安妮愚昧的女僕佩特拉只稍微年長一點,給她女主人提了很多粗陋的同房建議。

此時,女主角,當紅演員迪塞麗•阿姆菲爾德閃亮登場,她與弗雷德里克是老情人,同時也是個相當自私的女人,她把女兒弗雷德里卡交給其外祖母阿姆菲爾德夫人撫養。女兒非常想念母親,但迪塞麗始終為了演出而推脫不去見女兒。聽說她所在劇團將來到弗雷德里克家鄉演出,她邀請他前去欣賞。弗雷德里克攜妻同行,安妮懷疑女明星與丈夫有染。於是安妮謊稱頭疼要求丈夫帶她回家,在家裡佩特拉正在勾引亨利克。

弗雷德里克對迪塞麗舊情難忘,偷偷溜出家見她,兩人的重逢場景相當歡樂也很做作,他們告訴彼此自己的生活現狀,弗雷德里克一直說他多愛他妻子,迪塞麗飽含揶揄的回應他。她則告訴他自己的新相好——已婚的卡爾伯爵。聽說弗雷德里克結婚11月尚未行房,她決定送給老友一個禮物,滿足他的慾望。

阿姆菲爾德夫人向外孫女講述所謂人生真諦,並回憶了她的動蕩人生,並追憶她年輕時的幽會。卡爾伯爵來到迪塞麗家,弗雷德里克和迪塞麗用極其粗糙的謊言讓伯爵相信兩人是清白的,但伯爵仍滿腹狐疑。他回到妻子夏洛特處,妻子知道他的不忠,而伯爵沉浸在對迪塞麗的耿耿於懷中。夏洛特建議丈夫把事情弄清楚,同時意識到自己也可以參與其中,她妹妹和安妮是同學。
夏洛特拜訪安妮,透露了弗雷德里克的不忠行經,安妮十分驚訝害怕。夏洛特勸戒她,這就是妻子的宿命,必須要接受這份痛苦。迪塞麗去母親家聲稱要為弗雷德里克家舉辦一次晚會,母親勉強同意。受到邀請的弗雷德里克家一片騷動,安妮拒絕前往,夏洛特則希望她去讓迪塞麗顯得黯然失色。卡爾則決定給妻子一個意外的生日禮物,不請自來的參見迪塞麗晚會。卡爾決定要和弗雷德里克決鬥,而夏洛特則打算勾引弗雷德里克讓丈夫嫉妒,從而終結他的不忠。

所有人各懷鬼胎來到阿姆菲爾德夫人家,除了佩特拉,但她意外的被主宅僕人弗里德吸引。所有貴夫人相互擠兌,亨利克遇到弗雷德里卡,向她承認自己深愛繼母。 弗雷德里克和卡爾暗自發現自己對迪塞利無條件服從。大家懷著心事開始了一噸鴻門宴。
夏洛特在晚餐時於弗雷德里克調情,安妮與迪塞利相互攻擊。大家迅速陷入爭吵中,惟獨亨利克第一次主動表達自己的情緒,他高聲斥責大家的不道德行為並離開餐桌。所有人都被他震驚,也離開了晚餐。弗雷德里卡向安妮透露了亨利克的愛意,於是兩人出去尋找他。迪塞利胸有成竹的問弗雷德里克是否需要她把他從生活的桎梏中解救出來,但弗雷德里克說他對她的愛只能在夢裡。原本一切都在掌握之中的迪塞利突然感到人生的無常。

亨利克在莊園湖畔準備自殺,被安妮攔下,兩人互訴衷情,並導致安妮獻出初夜。離他們不遠處,佩特拉和弗里德也在享受雲雨之歡,佩特拉慶幸自己在進入婚姻牢籠前能享受如此多的快樂。亨利克與安妮滿心歡喜稱火車離開,準備開始新生活。弗雷德里克發現了他們的秘密,卻發現自己並不惱怒。夏洛特向他坦白了自己的計劃,離開了他。卡爾不明就裡,嫉妒的要求決鬥,決鬥中弗雷德里克傷了耳朵。卡爾對自己的勝利非常滿意,夏洛特看到丈夫如此在意自己也很滿意。沒有任何束縛的弗雷德里克也想迪塞利表達了自己的愛意,女明星終於吐露實情,原來弗雷德里卡正是他女兒。

在故事寧靜而強有力的結尾時刻,阿姆菲爾德夫人詢問外孫女對當晚發生事件的感想,她平靜的回答,愛情充滿坎坷也導致很多詭異的結果,但是這些都是無可避免的,最終人們能意識到愛情才是唯一真實的東西。夫人微笑點頭睡過去,並平靜的死去。

4 《小夜曲》[音樂劇] -曲目介紹

第一幕:

序曲 (Overture)

夜之華爾茲(Night Waltz)

如今(Now)

後來(Later )

很快(Soon)

魅力人生(The Glamorous Life),

記得嗎?(Remember?)

你一定要見我妻子(You Must Meet My Wife)

連音(Liaisons)

讚美女性(In Praise of Women)

每天消亡一點(Every Day a Little Death)

鄉村周末(Weekend in the Country) 

第二幕:

夜之華爾茲一(Night Waltz)

夜之華爾茲二(Night Waltz II) 

本可以很精彩(It Would Have Been Wonderful)

永恆的期待(Perpetual Anticipation)

讓小丑進來吧(Send in the Clowns)

 蠢貨(Silly People有些版本刪除了該曲)

磨房工之子(The Miller's Son)

讓銷售進來吧重複(Send in the Clowns reprise)

最後華爾茲(Last Waltz) 

5 《小夜曲》[音樂劇] -所獲成就

獲得1973托尼獎(Tony Awards)最佳音樂劇,最佳編劇,最佳曲譜,最佳女主角,最佳女配角,最佳服裝設計6項大獎,以及最佳男主角,最佳男配角,第二最佳女配角,最佳舞美設計,最佳燈光設計,最佳導演6項提名。

1973年戲劇桌獎(Drama Desk Awards)傑齣劇本,傑出作詞,傑出作曲,最佳女主角,最佳導演,最有潛力演員6項大獎,以及最佳女配角提名。

1995年勞倫斯•奧利弗獎(Lawrence Olivier Awards)最佳女主角獎。

該劇獲得的巨大轟動,使其走出英美舞台的局限,從1975年起分別在奧地利、瑞典等歐洲國家上演。1978年,該劇受到好萊塢青睞,被改編成電影版,由巨星伊利莎白•泰勒(Elizabeth Taylor)出演女主角,舞台版男主角里恩•卡里奧(Len Cariou)重塑他在百老匯的角色。斯蒂芬•桑代姆為電影為《夜之華爾茲》創作了新歌詞。電影榮獲奧斯卡最佳配樂獎,最佳原創歌曲,最佳改編音樂獎。

由於藝術價值極高,《小夜曲》也成為歌劇院常備劇目,紐約城市歌劇院曾於1990年,1991年和2003年三度搬演該劇,休斯頓大歌劇院和落衫飢歌劇院分別於1999年2004年搬演該劇。《小夜曲》已經超越音樂劇範疇成為跨界經典。

1995年英國皇家國立劇院重排版CD封面。

6 《小夜曲》[音樂劇] -相關評價

「舞台上優秀的演員在一部關於浪費時間的音樂劇中塑造了多個鮮活的不浪費時間的角色。」
「桑代姆、威勒和普林斯創作了一部分原比表面上看起來更複雜、世故的的傑作。」
「每個角色都經歷了充滿幽默和溫情的性與愛深度探索。」
——梅爾•嘉索(Mel Gussow) 《紐約時報》 1973年3月27日版(New York Times p. 54, 3/27/73)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